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流浪的故乡(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影视戏剧

当花开烂漫溪水漫流时,我在远方的灯火中想念你,想你麦田青青微风轻抚时的俏皮,想你稻田飘香热浪翻滚时的成熟。多少个异乡的日夜,我在你的梦里辗转难眠。我们每一次的相逢,都是千山万水行到尽头时的相视一笑。

那次离别,我的背包藏下我稚嫩的笑容,我脚下的泥泞画出我心的印记,我身旁的松树在山风中挥手告别,我的身影在故乡的怀抱里越来越瘦小。我是故乡的孩子,无论我走到哪里,故乡蜿蜒的小路总能找到我。

身在异乡的日子里,故乡的小河静静地流淌在我的心里。河水平静无半点波澜,鱼儿翻过我的手掌自由自在地游着,鸭子避开我的呼唤无忧无虑地觅食,我看见自己盘腿坐在田垄上,辛勤劳作的外公外婆在日出日落中耕耘着自己的生活。我紧跟在外婆身后,小黄狗努力摇晃着尾巴讨好我。我新种的栀子花落下几片叶子,三棵樱桃树下的葡萄藤缠上我的思绪。

有时,我在油菜花地里潜藏着自己的一份童趣,凋谢的油菜花装扮着我的头发,我手握一根竹条追逐着蝴蝶。我站在山坡上,眼望故乡的山川,每一寸土地都是我思念能够触及到的地方。山中早有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白墙黑瓦的房屋整齐地排列着,一块块田地比邻而居,我卷起裤管,在溪流中捕捉离家出走的鱼虾。远处,外公赶着水牛正在耕田,疲倦的水牛大口喘着粗气,外公吹着口哨跟在水牛身后,翻起的新泥散发着秋天的芳香,我贪婪地呼吸着。

我的故乡,在我的远方流浪。一堵白瓦墙,一地冷月光,这该是我长大后多少年的异乡匆忙?此刻,灯火辉煌的街道悠长悠长,空寂的黑夜弥漫着几许忧伤。你是否还是最初的模样?我多想回到你的身旁。

外婆的岁月在故乡中徜徉,外公的酒杯在故乡清空我留下的忧伤。很多日子里,我的心绪爬满外婆家的每一片砖瓦。在那里,我曾不顾岁月阻隔刻意生长;在那里,我曾不顾生命禁锢肆意流浪。没有一只蟋蟀能唱出我的心声,没有一只青蛙能叫出我的情深。

多年后我才发现,我的流浪便是故乡的流浪。我是故乡离家出走的孩子,每当明月当空,我的点点心事便消隐在月光的温柔中。明月是故乡派来的探望人,我羞愧地低下头。我手捧月光,走在回家的路上。

故乡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慢慢苍老,厚厚的黄土无情吞噬着驾鹤西去的老人们的岁月。儿时的玩伴早已远去,一些婴儿纷纷来到故乡的怀抱,这份孕育延续了千百年来的思乡情怀。我不敢停止思念的脚步,那些纷乱花开迷失了我太多的回忆。

我曾与故乡深情对视,它眼神里飘过洁白的云朵,醉人的晚霞映射着我的心房,野兔从洞里探出头来四处张望,我在野草泛滥的荒野上种下希望和幸福。故乡它对我笑了,它像母亲一样呵护着我,我惬意地躺在草地上,回味着红薯经过舌头时的甘甜,回味着玉米粒粘在牙齿上时的满足。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在故乡的麦浪中被岁月变成一个老头子,我的头发和胡须都会变得苍白,就连我的骨头也会变得如故乡的心一般柔软。可是我并不担心,因为我是故乡缺失的那一部分,我会披戴着他乡的星月光尘回到故乡,我会在我咽下最后一口气时用笑容粉饰故乡憔悴的脸庞。

我的故乡,我的流浪。岁月远去人不老,白首望月故乡遥。这黎明,这黑夜,这悲欢,这苦笑,抵不过故乡对我的那一回眸一笑。萤火虫在我的手上寻找,我的身影挣脱故乡河流的浪涛。我对故乡那份沉寂的相思不会迟到,梧桐树下,暮暮朝朝。

2019.10.16竹鸿初

大同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儿童癫痫医院郑州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用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