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好事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影视戏剧
   一天晚上,我正在和美丽贤惠的妻子吃晚饭,手机铃响了,我赶紧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老家镇长的电话,手指一滑,传来了镇长王大伟那高亢的声音:“红卫哥,明天早晨快回家一趟吧,有好事和你商量。”我笑着问:“啥好事?”他说:“你回来才和你说,要是不回来,好事可就给别人了。”我刚要再问什么,他已经挂断了手机。   美丽的妻子微笑着问道:“啥好事呢?”我思量着说:“啥好事,说不定镇里又要建设什么项目,让我捐款。”妻子说:“五年前你中了福彩五百万,不是已经捐给镇里三百万搞建设了吗?还要捐呀。”我说:“这几年,老家的人都知道咱们在德州市里开着大公司,赚了不少钱,真要是造福乡里的好事,哪能不帮忙呢,那可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啊。”妻子点头说:“也是,不过明天我也要跟你回去哦,看看咱大哥,要不顺便把大哥接到德州来住吧,他一个人在家多孤单啊。”听到贤惠的妻子这样心痛我的大哥,我感动得差一点掉下泪来,用筷子夹起一块香喷喷的鸭肉送进她的口中,她也脉脉含情的看着我,幸福的咀嚼着美味的鸭肉。   那一晚,我辗转反侧,没能睡好觉,倒是妻子躺在床上,吐气如兰,睡得很甜美。所以早晨一起床,我就提议让她开车,我还要在车里闭目养神。她高兴地搓着手说:“好呀,我给王总做一回美女秘书兼司机。”我笑着摸一下她的秀发打趣道:“美女,半路上,我可要玩车震的啦。”她伸出小拳头捶打着我的胸脯娇嗔说:“色鬼,色鬼,人家告你非礼呀。”我说:“就怕到时候,你就不喊非礼了。”她说:“那我喊什么?”我说:“那你就会扯着小声音喊,亲爱的,亲爱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她扑上来扭住我的鼻子:“我让你猛烈,让你猛烈……”我举起双手投降说:“好了,我不猛了,我轻轻地,轻轻地。”她便亲我一口说:“咱别闹了,带上银行卡走吧。”   三小时后,我们的轿车驶进了章丘龙山镇的辖区,透过车窗,看到公路两旁的田野里有很多弯腰弓背干活的人,我说:“咱先上地里看看吧,说不定大哥正在地里干活呢。”妻子说:“好吧。”就把车开到了我和大哥的那三亩六分地的道边上。我们下了车,果然看到矮小的大哥正在玉米地里弯腰间苗。毒辣辣的阳光下,大哥的草帽发着光,青色的上衣已经被汗水湿透。我声音哽咽地叫道:“哥哥。”大哥直起腰来,转回身子,看到是我,高兴地说:“刚来啊?”我说:“啊,天这么热,回家歇着吧,一早一晚,趁凉快干吧。”大哥说:“习惯了,不怕热,还有三趟地就间完了,给你俩钥匙,先回家吧。”我说:“干脆我俩一起帮你干完吧。”说完,我就开始弯腰间苗,妻子小娟也学着我的样子干起来,她还一边说:“大哥啊,依我看,你就别种地了,把地承包出去,跟我们上德州享福去吧。俗话说,长兄如父,我们一定会给你养老的。”大哥笑笑说:“我还是喜欢种地,一天不上地里来干点活,浑身不自在。”我说:“哥哥就是放心不下这三亩六分地,才不愿去德州的。”大哥说:“别看这点地,它可是养活了咱兄弟俩,没有它,你连初中都上不起啊。”我说:“是啊,多亏哥成年癫痫病患者哥风里来雨里去,也种粮食也种菜,才供我上完了大学。”妻子小娟说:“所以我说,大哥的恩情,不能忘啊。”不知不觉,三趟玉米苗就间完了,我们都拍拍手上的土,一起上了轿车。   这回是我开车了,因为妻子不清楚去镇政府的路。五六分钟,我们就进了镇政府大院。大哥说:“红卫,我就不进去了,给你们丢人。”我说:“有啥丢人的,镇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群众进自己的政府办事,没人笑话。”我就拉着大哥的手,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办公区,妻子跟在我们身后。有一位美女办事员拦住我们问:“请问您是德州来的王红卫先生吗?”我说:“是啊。”她兴奋地说:“可把您盼来了,快跟我来办公室吧。”我们跟在她身后,走进了镇长办公室。   镇长王大伟长得英俊威武,一见我进来就爽朗地笑着说:“红卫哥,你摊上好事了!”我说:“你现在是大镇长,我是老百姓,可不能再叫我哥了,得有个官样。”他热情地吩咐我们坐下,摆着手说:“我这个镇长还不是老少爷们选的嘛,只要我在任一天,就要给全镇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谋福利。我可不想拿官架子,让父老乡亲寒心。”我由衷地竖起大拇指说:“兄弟,好样的,不愧是土生土长的镇长,够格。”他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大事小事,我可都记在心上呢。”我问:“你招呼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又要搞啥建设,让我捐款?”他笑着说:“不是搞建设,是你私人的事,好事。”我纳闷地问:“我有啥好事?”他指点着我说:“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还记得上次你嘱咐我说,给你大哥介绍个合适的对象啵?”我一拍脑瓜,恍然大悟地说:“对呀,有合适的吗?”他说:“有一对四川地震灾区移民来的父女,父亲六十五岁了,女儿三十五,是个盲人,没找过对象,想在咱镇里成家,我一想,你大哥不是四十五岁吗,年龄也算相当,都是未婚。这不就给你打电话了吗?”妻子小娟高兴地说:“好事啊,可真是好事,咱可得谢谢镇长。”镇长说:“红卫哥为咱镇做过那么些贡献,他的事情,我咋能不上心呢,赶快回家准备准备,我通知女方去相亲呀。”我连忙说:“好好好,咱们分头行事。”   回到家里,我给饭店打电话订酒菜,小娟收拾桌椅,大哥刮胡子洗头、换衣服,忙得不亦乐乎。我们的脸上掩饰不住的高兴,我亲爱的大哥终于有了平生第一次的相亲。饭店的酒菜刚送到,镇长就领着那对父女来了。大哥像个害羞的孩子一样躲在我的身后,伸手抓着我的衣服。我和小娟上下打量未来的嫂子,她身材健美,秀发飘飘,肌肤白嫩,戴着墨镜,真是个美人。我回身问大哥:“哥哥,相中了吗?”大哥满脸羞红地说:“人家这么好,能看上我啵?”我把大哥拉到未来嫂子的面前说:“哥哥,别害羞啊,让人家相相你呀。”没想到,未来嫂子很大方地说:“镇长都说了,你叫王小成,是个天下最善良最勤劳的男人,还是个童男子呢,就是个头矮点,来吧,让我摸摸你的脸,方正不方正啊?”说着,她伸出双手捧住我大哥的脸细细抚摸起来。她的老父亲满脸高兴地环视着房里房外,一个劲地朝镇长点头说:“挺好,挺好。”这就说明,无论是家庭还是大哥,老人家都相中了,现在就等他女儿一句话了,所以,我们都把期待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了他的女儿。   镇长哈哈笑着说:“英子姑娘,摸着咋样,端正不端正啊?”英子点头说:“嗯,挺端正。爸爸,小成子应该是挺好看吧?”老人家就说:“是挺好看,你俩在一起,真是应了一句话,是啥来着?”英子说:“金童玉女,郎才女貌。”镇长附和道:“对,天作之合。”英子满脸绯红,扶着我大哥的头顶说:“小成子啊,你的个头正好做我的拐杖,以后你就是我的眼睛啊,好好对我吧,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听她这一说,我们就都开心的笑起来。老人家等我们笑完了,说:“我还有一个要求,我得随着英子搬过来住啊,我就这么一个孩子,还得指着她养老呢。”我赶紧说:“大爷,你就放心搬来住吧,我大哥是个好人,一定会孝敬您的。”妻子小娟也说:“对啊,你是我嫂子的亲人,也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都会孝敬您的。”我赶紧拉着大哥的手让大哥也表态,大哥一脸憨厚地笑着说:“孝顺,准孝顺。”老人家喜悦地说:“那就改口叫爸爸啦。”大哥张了几次口才羞赧地喊了一声:“爸爸。”老人家喜不自禁的答应:“哎,我老汉儿终于武汉癫痫病的危害有儿子啦。”   镇长说:“好了,既然双方都相中了,咱就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谈,英子和小成哥都到岁数了,我提议下午就去民政局登记,再选个好日子举行婚礼。”英子就问:“镇长啊,领了结婚证就是合法的夫妻了对不?”镇长说:“对啊。”英子说:“不举行婚礼也能生活在一起了对不?”镇长说:“行啊。”我们都莫名奇妙的看着美丽的英子,她说:“既然是合法夫妻了,咱就给小成子省着点花吧,这顿午饭就算婚礼了,下午补个结婚证就行了。”我们这些男人面面相觑,不知说些什么,妻子小娟抓住英子的手动情地说:“嫂子,不给你举行个盛大的婚礼,我们不忍心啊,你和大哥是我们最亲的人,说啥也要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一切费用有我来出,咱不差钱。”英子说:“妹妹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呀,你的好意我心领啦,与其浪费那些钱,还不如把钱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呢,我和你大哥都是残疾人,将来还有很多困难要面对,就按我的意见办吧。”妻子小娟感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抓住英子的手说:“嫂子,我的亲嫂子。”   下午,我们一行人都去了市民政局,没想到登记武汉擅长看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结婚的人很多,要是排队的话,肯定登不上,那就要等明天了。镇长王大伟说:“自从我上任以来从没走过后门,今天为了两个善良的有情人,我可要破例一次了,我去找找局长。”说着,他晃着高大的身躯走了。我们焦急地等待着,英子嫂把白嫩的手掌放在我大哥的头顶上,我大哥的一只手攥着她的上衣下摆,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白一黑,这极大的反差引来大厅里所有人好奇的注目。我们一点也不感到难堪,只是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亲爱的大哥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我为大哥感到自豪骄傲。   不一会儿,镇长领着民政局长来到大厅,给他介绍了大哥和英子嫂。局长仔细审视了这一对新人,然后走到队伍前面,向大家招手说:“各位新人们好,今天有个特殊情况跟大家商量。”排队的新人们齐刷刷看向他,瞪着疑惑的眼睛。他继续说:“我是这里的局长,想给排在最后的一对新人走个后门,先让他们把证领了,因为她们今晚就要洞房花烛夜啊!这对新人走到今天不容易啊!都是四十来岁的人了,而且行动不方便,来一次多不容易啊!咱们都是年轻人,发扬发扬风格,怎么样?我先谢谢大家!”局长双手抱拳给新人们施礼。排在最前面的一对新人高声说:“我们学习雷锋啦,来吧大哥、嫂子,别耽误了洞房花烛啊。”于是,我大哥和英子嫂互相搀扶着上了最前面。大厅里竟然响起了一片鼓掌声,我和妻子小娟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2017年7月6日,于德州 共 38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