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东北】我的母亲(散文)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优美句子

母亲活着,我没觉得我不孝,也不曾常常想起她,可母亲一死,我才突然感到天塌了,是没日没夜地想她,念她的好,欠她生我养我的大恩大德,恨自个的不孝。

人一死,总觉得时间溜的快,一晃荡,母亲都去世百天了。这在百天里,我闭门不出,看见啥,想起啥,都会想起母亲,一想起母亲,母亲的面孔便浮现在我眼前。可我一想到母亲死了,娘亲再也没有了,我们母子将永远阴阳两隔,再也不能见到她、孝敬她,我就不自觉地痛哭流泪,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我知道我再怎么伤心哭泣,也换不来母亲了,人死如灯灭,人人如此,母亲怎么能逃脱掉呢?

母亲病重了,发高烧,我就给母亲擦身子,洗洗脚。我一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母亲洗脚,母亲觉得别扭,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拒绝我,我一边洗,母亲是一边落泪,洗完脚母亲说困了,想睡会,我就搀着母亲躺下了。这一躺,母亲再也没有醒来,母亲在睡眠中脑梗了,大面积出血,后来几天的抢救,都没能挽回母亲的生命。

听大嫂说:“自从母亲住院了,时不时常念叨你,说你怎么还不回来?”母亲见了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我流泪。我劝母亲说:“妈……别哭了,我不好好的吗?母亲便摸我的脸,说:“儿啊……妈想你呐,妈每天都在想你呐,你总算来了。”母亲又说我人瘦了,吃了不少苦,便抹起了眼泪,心疼起我来了。几天里,母亲一直输液,气都喘不上来,瞧着都心寒。我还没来得及跟母亲聊几句,母亲便安然地走了,一句告别的话也没有,又偏偏在我生日的那天走的。母亲可是在曾生下我的那天坚强地活着、而为什么又在生我的那天死去呢?难道就为了养大我想我时见我一面,惦念着我给她洗一次脚吗?母亲的走给我撇下了很多痛苦与遗憾,为此,我常常责怪自己给母亲洗一次脚将母亲洗走了。冥冥之中,我总又觉得那是母亲惦念我,是我这辈子欠她的,该孝敬她的,就等着我偿还她了。

母亲最大的优点就是她心地善良本分,待人亲热,勤俭持家。她有文化识很多字,脑筋活,算账是一撸秤杆数从口出,邻居都夸母亲聪明伶俐,一股热心肠,总见不得谁家受苦受难,又常为自家身陷贫困而煎熬着。有些不顺心的事,一旦让母亲瞧见了,人家不哭,她总憋不住。母亲动不动就爱哭,却又总劝我们哥弟不要哭,要坚强,男儿有泪不轻弹,一次次鼓励我们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我受了屈委,总想跟母亲说,可一想到母亲爱哭,爱放在心上,也就一次次地忍住了。即便在我以后的人生中,我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我都不曾在母亲面前讲。每当母亲问我:“受罪了吧?”我总说:“没有。”母亲便说:“世上的事哪有那么简单容易?”一次次地劝我要怜惜自个,我是怜惜自个了,母亲却不怜惜她自已,就知道光为我们着想,这是我最心痛、敬畏母亲的地方,也是我母亲的平凡伟大之处。

我出生在云南武定的姥姥家,听姥姥说因中越战争的缘故,母亲才嫁那么远。与我一同出生的还有个姐姐,可惜出生没几天就夭折了,母亲见姐姐扔了,我又才有几斤重,嘴小得连奶头都噙不住,饿得哇哇叫,担心得母亲丢了魂,抱着我跪在地上说:“苍天呀!可怜可怜我们母子吧!,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了,我不能再失去儿子了……”母亲为了能养活我,费劲了心思,她将奶挤出来,再用棉花蘸着往我嘴里挤,我就是母亲这样用她一点一滴的乳汁养活的。可我又时常闹夜睡反觉,整日整夜闹腾得母亲筋疲力尽、两眼红扑扑的。长大后,跟人家吵架,他们骂我妈是“外路货,”我气得不行,就跟他们打,打不过我就气得哭。母亲知道后,就劝我说:“他们说他们的,妈是‘外路货’怎么了?就不是你妈了?妈妈还有贵贱之分吗?”我哭着说:“你是我妈,妈妈都一样。”母亲笑着说:“那不就对了吗?你是妈身上掉下的肉,这是谁也割舍不开的。”

母亲因为养我,烙下了不少病,还患上了肺结核。我六岁那年寒冬的一天夜里,外面下起了大雪,雪将门都封住了。母亲病情发作,她呻吟的痛疼声将我惊醒了。那会,母亲已昏昏沉沉的,见我醒了,便叫我去喊医生。我穿戴得厚实实的,冒着寒风,从雪窝里滚爬着敲开了邻居的家门。后来,我还在母亲的指教下,给她做熟了饭,我瞧母亲端着碗吃着饭,不住地跟我说:“这是你捣鼓的饭?你都能做熟饭了?我儿都会做饭了……”说着,母亲的眼泪便止不住地淌流。

家穷了过年吃啥都是好的。几斤重的猪肉除了蒸几碗肉,就被一筐的萝卜白菜掺着包包子,剁饺子馅,还要配着炒些菜,即便闻着肉味很淡,但嚼着也是香喷喷的,爱不释手。即便现在吃的条件好了,我却再也吃不出母亲那会做饭的味道了。过年当然好,好的是母亲整日为我们做好吃的,母亲瞧我们哥几个吃得津津有味,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就舍不得吃,总让我们先吃。我们吃饭时,母亲总是忙这忙那,待我们都吃饱了,母亲就将我们吃剩的收拾收拾,撮在一块,盛碗稀饭,凑合着吃。我瞧母亲啃骨头的样子比我都可怜,吃得可香了。家里好吃的东西不多,年没过完也就早报销了。那会,听父亲说村里有人去外地要饭,有几个大人都带着孩子去了,我觉得好奇,就争着要去。母亲嫌我小,不让我去,我便哭着跟母亲嚷嚷,说:“妈……我想去,我想去给你要些大块的肉吃,你就不用啃骨头了。”母亲听了我的话,哽咽着一声没吭,只是憋不住地流泪。后来,我跟父亲去了几天,白面馍馍没少要,可连一块肉也没要到,仅要到几个肉包子。我捧着包子让母亲吃,母亲不吃,见我的手冻肿了,就将我手里的包子拿下来,只是攥着我的手,抱在她怀里暖着,跟父亲说:“我们过得算是啥日子?让孩子去要饭,摊了我们做父母的真是活受罪。”说着,母亲便抽泣了起来。

我们家没有房子,好几年都是借住在别人家里。为了盖房子,母亲夫唱妇随,跟着父亲拉土、担水、脱坯、煤窑,什么体力活都吃得消。该吃饭了,母亲还得回家打水,烧锅做饭,吃完饭,父亲丢了碗去看场,我们哥弟也跑得没影,就剩母亲一个人忙活。先是叮里咣当地刷洗锅碗瓢勺,又将泔水拌些麸子淀粉,端着喂猪,听着猪吞食的声音不响了,母亲就给牲口拌几槽草料,等牲口卧下了,再去厨房检查灶火,怕是失了火,盖好油盐酱罐的。末了闩了门,母亲跑到屋里给我们哥弟掖掖被子,将脱掉的脏衣服卷卷收起来,泡在水盆里,搓搓洗洗搭凉好,预备着我们明日穿。每晚等母亲收拾完去睡觉,都大半夜了,累得她常常直不起腰杆。母亲说:“盖房子一砖一瓦的都是钱,这也得利用,那也得节俭,要举全家之力。”盖房究竟要多么钱?做为孩子我们哪里会知道,总觉得那是一个很大的数,吓得我跟哥哥连吃块雪糕都不敢要。我记得那会家里的粮食总是短缺,不够吃,从春天开始母亲便剜野菜,捋槐花榆钱,剔灰灰菜,跟白面掺着蒸着吃、煎着吃、有时跟葱凉拌着吃。秋天红薯一刨出,便煮着吃,待玉米磨了糁子,就揣窝窝头,白面馍就很少吃了。有次,母亲问哥哥:“天天吃这个够不够?”哥哥懂事,望着母亲不吭声。母亲问我:“好吃不?”我说:“妈……不好吃,可涩了,咱能吃几天馍吗?”母亲听了苦笑不得,摸着我的脑袋说:“咱这就换,妈今个就给你蒸馍吃?”

因为日子过得拮据,为了节约开支,有几年母亲就带领我们哥弟种菜卖,以贴补家用。为了菜能早些卖个好价钱,开了春,母亲便早早动手植了苗,苗稍大些,天一暖,就挪到地里,栽了浇上水,再一垅垅地搭上地膜,封严好,赶忙死了。有回天不亮,母亲便抹黑烧了饭,叫醒我们哥弟吃吃去摘菜,待摘完菜,眼皮还是涩的,等我们娘仨将菜拉到集市上,太阳都升一截高了,我们哥弟就滚在架车上睡,母亲便一个人忙着卖菜。因为菜便宜,拉了几大筐才卖几十块钱。母亲瞧哥哥都上初中了,人都窜过大人高了,见跟哥一样大的孩子都穿上新时兴的短袖衬衫,母亲便给哥哥买了一身。我见哥哥买新衣,便拗着非要不可,母亲气得不行,说:“咱这回卖的菜钱不够花,下回我给你买好吗?”我答是答应了,总觉得委屈,心一躁便哭了。哥哥见我哭,非不要不可,让母亲给我去换一身。母亲不情愿,跟哥哥说我还小,随便穿着都能将就。后来,我见母亲难为得不行,眼里噙了泪,我就不忍心要了,可母亲还是心疼顾及我的感受,狠下心给我买了件上衣,结果钱全花光了,卖了一车的菜就换回三件衣服。多少年都过去了,我跟哥哥早已不上学了,当年买衣服的事也忘得差不多了,可哥哥穿的那身衣服母亲照旧穿着。我劝母亲买件新的,母亲说:“穿啥还不一个样?遮遮身,能纳凉就是了,我瞧你哥这身衣服可是大半车菜钱换来的,丢了几次也没舍得丢掉。再说了,穿着也合身,这人苦日子过惯了,总排场不起来,约摸旧衣裳穿着自然,倒是新衣裳穿着别拗,筋骨伸着都不利索。”听了母亲的话,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祖母祖父相继离世,又欠了不少债,家里的光景越发惨淡,平时父亲便出门打工挣钱,母亲在家里种地。每逢过年那会趁父亲回来,我们哥弟也放了假,一家人便凑上手,齐上阵,做上几天豆腐。石磨一转起来,全家人便个个忙忙碌碌,一整天整夜算下来,能做十来个豆腐。母亲常说:“不忙白不忙,忙了有钱赚,做这几天豆腐挣得钱足够过年用了,多余的还能给你们交学费。”我跟哥哥那会也就七八岁,正是天真无邪,贪玩的年纪,在家这么憋闷整日地干活,总想溜出来玩会,母亲便劝我跟哥哥一鼓作气,多做几个豆腐,趁过年家家都得要好卖,钱好挣,就哄着给我们买零食新衣服。哥哥特别上心,还偷偷地跟母亲学石膏点豆腐。母亲不让哥哥学,说学这个没出息,好好上学才是正经事。有次,哥哥见母亲熬夜熬得太累了,正烧着锅都歪在秸杆柴堆上打了盹,睡着了,我跟哥哥便将母亲扶到床上,母亲说头疼,有些晕,说着便睡去了。哥哥便让母亲歇着,他甚为操心,早跟母亲学会了点豆腐,做起很轻松娴熟,后来,母亲见了哥哥带我做的豆腐,便惊讶地问:“这是你们哥俩做的?你们这么小都学会做豆腐了?”说着,母亲的眼泪都打着漩淌了出来。她夸我们哥弟懂事,能帮大人家卖力干活了。

那会,村里一水都是土疙瘩路。母亲心善、深明大义,见大街里的路泥泞不堪,坑坑洼洼的、还陷了一坑的水,过路的人都绕弯走,便带着我们哥弟拉土垫路。快要垫好了,偏偏又逢上下雨,我们哥弟就觉得累、不想干了。母亲说:“不加把劲垫高些,水一漫上了泡软了,再陷了水去,就又白忙活了。“便劝我跟哥弟继续干活。我跟哥哥怄了气,总觉得亏,就是不干,还跟母亲吵架,讨教起来,说:”一大街的人没人管,咱管干啥?掏力又不落好的事,”就拼命地犟嘴,拗起来,不听母亲的话跑了。母亲听了生气,便撵着我跟哥哥打。母亲追不上我们,气得直哭,说:“养的孩子个个不听话,这活也不能干半截撂了呀?”母亲怕前面干的活白搭了,只好一个人干。我跟哥哥便远远地躲在树下,望着母亲拉着一车土迎着风雨驶来,母亲拉着费劲,垂着头,躬着腰,两手握着车辕拼命地往前冲,结果脚一滑,“哧溜”摔倒在地,泥浆水沾了半身。我跟哥哥便疯癫着跑过去扶起了母亲,可雨又下大了,我们娘三便泡在雨中。后来,路垫好了,母亲也淋病了,我给母亲抓了药,哥哥给母亲熬了姜糖水,母亲捧着碗喝了口,有气无力地说:“……是妈的错,妈的不对,不该打你们,妈给你们赔不是,别见怪就是了。”听了母亲的话,我跟哥哥都流泪了。

父亲害病,卧在床上瘫痪了,母亲是早晚给父亲熬汤药,还得赶忙农活,拉扯我们哥弟,身上的担子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可母亲没一句怨言,任劳任怨,整日起早探黑的忙活。那会正收小麦,母亲一个人怎么能忙得完?母亲用架车子盘一晌,才顶上人家三轮车一趟拉的。我们哥弟瞧不上眼了,亲疼母亲,不忍心让母亲背负那么多苦难。哥哥辍学了,母亲忍气吞声,没有说啥,做为长子,父亲不能动了,母亲有意让哥哥担负家里的重任。可是,当母亲得知我逃学,偷偷跟人去外地打工走了,母亲就急得直跺脚,一连哭了好几天,说:“我们做父母的真不够格,,害得孩子们一个个都上不成学,耽搁了前途,岁数这么小,又没个文化,就开始靠卖苦力挣钱了!”后来,母亲收到我跟哥哥寄的钱,便给父亲买药,等母亲拎着药回到家,激动得是热泪盈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是哭,只是跟父亲说:“孩子才十几岁呐,就干大人家的苦力活挣钱了,我们做父母的真是作孽遭罪呀!”后来,听母亲说:“你们哥弟钱来得真及时,家里连买油盐的钱都没了,更别说给你父亲看病了,真是顶了大事,只是苦着你们了……苦着你们了。”回了家,母亲问我苦不苦,我说不苦,打小吃苦都吃惯了,工地上管吃管住,菜也炒得油腻腻的,就得馒头吃着可香了。母亲看我讲得津津有味,也是一个劲地苦笑着,可她听了笑了后,总憋不住要淌出泪水来。

湖北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癫痫病哪里治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注意事项小孩癫痫发作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