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沉香(散文)_8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曾经以为,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会深深的雕刻在脑海里,没想到最终,还是败给了时间。当初说好的闯天下,只不过是年幼无知。

———题记

【我以为放不下,其实早已忘记】

朋友来电说,昆明又下雪了,灰蒙蒙的天,雪花带着狂风席卷着那四季如春的港湾。算算,两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时间总是悄悄的在指尖流逝,转瞬便成了过眼云烟,再回首也是陌路。

朋友小心的问道,你和他还好吧,语声犹如清风低语,仿佛就快随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渐渐消失,直到寻觅不见。朋友见我迟迟不肯作答,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便急忙道歉,我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还好。一阵寒风吹来,冷冷的,空气里的温度似乎一下子低了好几度。许久不见的朋友,此时竟找不到共同话题。闲扯了几句,便匆忙的挂了电话。

他,还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静静的坐在梧桐树下的椅子上,冬日暖暖阳光洒落在身上,没有一丝隐瞒,没有一丝自私。脑海中不断寻找着他的痕迹,却却只有残缺的片段,好多都已忘记。如若不是今天朋友一个电话,突然提到他,可能最后的一点痕迹也快随冬天的过去而渐渐埋藏在这里了吧。

还记得最初离别之时,每天以泪洗面,而如今,却连他的样子也难以恢复如初。终究我们都不是彼此的归人,有一天,我们终会从彼此的生命中渐渐模糊,直至看不见、寻不到。

茫茫人海,滚滚红尘,不知最终会为谁尘埃落定。

两年,来河南也已经两年了,离开你,也快两年了吧。我以为距离和时间会让彼此还惦记着彼此,无奈,我们终究只是红尘中的微尘。在这场懵懂青春年少中,我们都输给自以为是。

从最初的不舍到现如今的不忆,在流年中,我们褪去了青涩,慢慢走向了成熟,才发现,曾经的我们是如此的幼稚。

曾经我以为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我们不会再迷路。曾经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我们便能手拉手走到最后。

曾经我以为如果那两个字没有说出口,我们会一如既往。轻轻的靠在你怀里,数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听你唱着动听的情歌。

曾经我以为如果我们当初不曾一个南,一个北,没有在樱花盛开的季节告别,我们一定会一起在雪中慢慢携手变老,一起迎着夕阳纪念昔日的年少轻狂。

到现在,才发现没有了彼此,我们同样也会好好的。树不会因为叶子的飘零而拒绝成长,同样,你也不会因为我的远去而一蹶不振。

【当知道你幸福,于远方送上深深祝福】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巨大的勇气,多想并没想过失去你,最后只是在骗自己……”一大早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睁开惺惺睡眼,四处寻找着铃声来自哪里。

看到手机上没有存名字的号码,心一下子揪了一下。虽然没有存你的号码,可这个号码时隔两年却还是不曾改变。我以为可能你早就换号码了,没想到还是这个。

犹豫接不接的时候,寝室里的人渐渐被吵醒,说了一声:“怎么拿着电话不接啊,快接啊,不然一会儿就挂了。”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

“知道我是谁吧。”

“知道。”我回答着,“为什么突然想给我打电话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给人打电话,突然想找人说话。”

“就因为这个吗。”

“对啊,就因为这个,不然还是啥。”

“哦,知道了。”

“……”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扯了些什么,但我知道,我的心一直很平静,没有半点波澜起伏,似乎只是和一个多年不见得朋友闲聊罢了。

你问我还好?你问我是否重新找了一个人照顾我?你说北方现在肯定比南方冷吧,记得多添加一点衣服。

我说我还好,我现在仍然是如雪的我,不过这两年的北方却不曾见到雪,可能上天怕我一个人冷着吧。

最后的最后,你说,你在南方重新找了一个女朋友。

奇怪的是当我听到这些的时候,心中却不曾哭泣。笑着说了一声祝你幸福。心中那块沉沉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你去寻找你的幸福,我真的很高兴,在远方,遥遥的祝福你。

分开两年,这是我们之间第一次说话。说了好长好久,直到肚子开始反对,却似乎还没有把想说的给说完。其实说也没有说什么,都是一些平常闲聊的事儿。

你还是那么的会关心人,为他人着想,什么都想着对方,很少为自己想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给我打这个电话,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接这个电话。可能一切就这么奇怪吧。时光的转角处,看来彼此都已理清了这层关系。

冬日里,泡一杯清淡的茉莉花茶,手捧一本心爱之书,执一支素笔,于书笺中写尽繁华,也不失为一种享受。淡淡的,浅浅的,不争不夺,做一个如雪的女子,得之,我幸,不得,我亦幸。就这样,享受每一天的赐予。

【时光清浅,唯有文字留香】

昨日,友问,你的同题写得如何了。

对于沉香,想说的太多,想写的太多,却不知如何下笔。心有千千结,却难得解开。总觉得我们欠了时光太多太多。

对于你,我知道已成为了过去,倒不如趁此埋葬于此。在纷扰的尘世,可能终有一天,我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不再想,不再念。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也不想让你看见,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没有谁欠了谁,只是不适合罢了。

哒哒的马蹄是个错误,我们的相逢只是个意外。

花落花会开,曲终人散难相逢。

只愿君,幸福。

湖北那个癫痫医院好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湖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