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聆听叶语(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一』

时光飞一般,转眼,我们在网络里相依着,已从2013年的秋天,走到了2015年的春天。

窗外的世界,已是花开满天。

杏花,桃花,梨花,樱花,玉兰花,海棠花,丁香花……太多太多的花,正在倾情绽放。

这样花开水暖的春天,目光所及之处,皆为诗意。而你的生日,便是在这样一个诗情画意的季节。难怪,我总会情不自禁地陶醉在你娟秀轻盈的文字里,原来,你的血液,乃至你的骨子里,在出生时,就已沾染了这个季节的灵气。

那日,我看着院子里欲开未绽的丁香花,不由得想起电视剧《匆匆那年》里,乔燃写给方茴的那封信:“每年都只有一个春天,我不知道我们会在多少个春天擦肩而过。有人告诉我,五片花瓣的丁香能够给人幸福,于是我找了很多朵五瓣丁香,多得我都觉得这个传说不可信了,却始终不敢送给她一朵……那天我从树丛中摘了一朵五瓣丁香送给她,她也回送了我一朵。如果这朵丁香花灵验,那么我宁愿把我的幸福也送给她。 ”读着这段话,我的心再次陷入淡淡的忧伤之中,然后点击屏幕,把这段话发给了你。你读完,告诉我说,你的内心,也有着强烈的丁香情结。

你的话,我记住了。你的情结,我也懂。丁香花,本身有着幽怨的气息,而这份幽怨,极易打动多愁善感的女子。而你,便是这样的女子,感性多于理性,常因一句话而忧伤,又会因一句话而欢喜。在你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很多时候,我会感同身受你的情愫,你的不安,你的快乐,以及你的忧伤。

你说,我们有太多的相似。

我说,你是我文字的知己。

然后,你笑了,拥抱我。我亦如此回应你。

第二天,我外出,在街角一隅,遇见一棵大叶紫色丁香树,那淡紫色的丁香花朵比院子里的开得灿烂十倍,阵阵清香迎面而来。我走近它,端详着,希望能有一朵五瓣丁香花出现在我的面前。

恍然间,我发现了一朵,接着又是第二朵,第三朵……那一刻,我满心欢喜,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你,叶子,我找到五瓣丁香花了。事实上,在我心里已对你喊了出来。

那晚,我把五瓣丁香花的照片发给了你,并说,把幸福送给你。你微笑着,给予我拥抱。

你说过,你喜欢花,并且喜欢那种清幽的花。所谓清幽,既是清净幽香。你的这种情怀,早在那篇《夜深花睡》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尤记,那朵昙花盛开时的美妙,你几乎是静坐在侧,记录着它随时绽放的精彩。我可以想象得出,那个温婉诗意的女子,以一颗慧心,与一朵花的对话。在你与花之间,不需言语,只要这样静静地陪伴着,相守着,花便会盛装开放,清香自溢满心房。

前些日,你说你阳台上的米兰花也开了,细碎的花朵,金黄的米粒,惹得满室清香,你的心也为之荡漾。

对于花的钟情,你近乎痴迷。一颗柔软的心,会随着一朵花而升腾起思绪万千,在寂静的夜,将思绪延伸,一直融入进一个忘我,幽静,神秘,诗意的境界。

你说,你不喜欢凡尘的生活,这样的你,更适合隐居。我知道,你有一颗趋于完美的心,所以,你的文字,你笔下的故事,都会美好到极致,读着,便会使人生出疼惜。

『二』

读过许多你的文章,我却偏偏钟情于《时光带不走的爱》这篇小说。

记得,那天晚上我读完这篇小说后,眼角不知不觉溢出了泪水。伴着黑夜,我一点点在你的故事里沉沦,仿佛我化身成了文中的女主人翁冯可可。她对爱情的理解,执着,追求,都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弦。

那一刻,我以内心最深刻的感受,写下了一段段关于这篇小说的话语。然而,我心中的感受还是未能写完,我说,叶子,我要为你这篇小说写篇文字。你很开心,给我发来一个拥抱的表情,你说,你这样懂我,我该怎样感谢你?你会让我感觉欠你太多。

你就是这样,一个很容易知足的女子。别人对你稍好一点,你便会倍感温暖。看着你开心的样子,我亦满心欢喜。

《时光带不走的爱》这篇小说,我又读了两遍之后才开始动笔。每读一遍,我的感受便加深一点,当故事定格在心里时,我依着自己的理解,开始一点点诠释这篇小说隐藏在文字背后,各个人物的心理,性格,追求,态度,以及观念。

我以散文的形式重新解读了这篇小说,你看完后说,我甚至比你更懂得冯可可的心。其实,我想告诉你,叶子,我不是懂她,而是懂你。在与你因文字相识,相知后,那种发自内心的默契,已然无形中日益浓厚。

诚然,我喜欢你的诗意,你的谦和,你的温柔,你的善良。你常说,你大我十岁,我在你眼里不过是个小孩子。可我却始终当你是我的同龄人,于你,我从未感到过年龄上的差距。只是,你对我的呵护,让我明白,你的内心早已把我当做妹妹,当做亲人般来疼爱着。

那日,你说,好想和我一起去逛街。

恍然间,我竟不知如何回复你。你我之间,隔着屏幕,有着近一千里的距离;你我之间,隔着生活,有着这样那样的无奈。我们一起逛街,是个多么奢侈的愿望啊!良久,我才发过去两个字,好啊!我不知道,那一刻你是怎样的想法,是否如我一般,无可奈何。

你说,你的朋友不多,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无奈,身边联系的朋友越来越少,反而与网络里的朋友更亲近些。你还说,常常这样,突然很想念一个人。你说这句话时,我感到了阵阵忧伤,那是种发自内心的牵扯,甚至有些微疼。尽管如此,你的话,还是让我的心好温暖。因为你的想念。

林微因说:“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千万之遥,终会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纵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无份相逢。”我想,你我,定是那所谓的有缘人。

源于文字,我们相识。

犹记初识时,你我各自行走,几乎毫无交集。然而,时间多么奇妙,它终有力量改变一切现状。

一个人的心,总会随着时间,在各种特定的环境下得以改变。如同你我,不经意间开始默默关注对方,阅读对方。透过文字,更真切地了解对方,感受对方,最终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个你,与我如此相似。

『三』

我们初遇在空间,再遇便是流年。

看看来江山的日子,我2013年7月8日注册,你2013年7月27日注册,时间上,我比你早了19天,我们算是同时在流年起步的作者。

虽然我比你早些日子来到流年,可你的到来,继而又成为流年的一名编辑,我发自内心地欢喜。因为我初来流年,熟识的人并不多,你本是我的空间好友,所以我从心里对你生出了许多亲切感。

你是个勤奋的女子,虽然我们同期来到流年,可你的笔尖转动的速度,绝对让我望尘莫及。看着你的文集数量与日俱增,我从心里佩服你的才思敏捷。你书写的速度,你跳跃的思想,都带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我说过,羡慕你写字的速度。一两个小时,你就可以写出一篇三四千字的散文,并且质量上乘,构架完美。而我,写一篇这样的散文总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我写得慢,又会细细推敲每一句的遣词造句,总想尽可能地完善。所以,当写一篇文字占用我很多时间时,熬夜便成了常事。也因此,我时常把写字这事放一放。

你见我久未发文,便会时不时地督促我一下,让我写篇文,或要与我写个同题。面对你的要求,我亦会欣然接受。可是,你也知道我是有惰性的人,我未曾怠慢生活,却时常怠慢文字。每每这时,你都会说,小孩子贪玩正常,好好玩儿,玩够了回来写文字。每次你说这样的话时,我都会很开心,因为比你小,注定会被你给予许多心理上的宽慰。

我亦知道,虽然我有时贪玩儿,可我并未放弃过文字。我们一样,不为名利,只是在随心所欲地记录生活,书写爱情,美化人生,尽可能地将真善美融入笔尖,转化成文字。这样的书写,让我们的内心得以充实,并且快乐着这份快乐。

记不清你说过多少次,让我来做流年编辑。而我迟迟未曾答应你,当时我已是流年的评论员,评论员的工作相对编辑简单许多,我惯用手机,做编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的拒绝,似乎并未使你彻底灰心。只要少有缓和的余地,你就会“威逼利诱”让我加入流年的编辑行列。其实,有几次我亦是蠢蠢欲动,可始终迈不过心里最后的一道坎儿,总是不敢答应。

2015年2月末,流年几位资深领导先后找我聊天,想让我加入编辑群。我想了很久,答应先试试,在你的帮助引导下,我成功编辑发表了一篇文章,并且排版亦未出错,带着这份欣喜,于3月1日,我正式加入了流年编辑的行列。

我的加入,你开心不已。我说,叶子,我来做编辑,你比我都开心。你说,是的,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你来了,我也安心了。我知道,你一直害怕我会做了文字的逃兵,你怕我离你而去,再不会与你一起畅游在文字的海洋里。如今我没有掉队,反而与你更近了,所以你开心,比我还开心。

转眼,三月已悄然走过,整个三月里我共编按了37篇文章,书写了4篇文章。这小小的成绩我很知足,自然,我亦知道,在这些文字背后,离不开你对我自始至终的鼓励与陪伴。我曾问你,为什么时刻都惦记着我。你说,因为你想和我在文字的路上走得更远,所以你非常希望我也成为流年的编辑,这样我们就可以离得更近一些。你的话再次温暖了我,有你与我这样相依相伴,我确定,以后的文字之路都不会感到孤单。

前几天,你写了一篇散文《聆听花香》。你说,这篇散文要交给我来编按。对于你的文章,我早已望眼欲穿,这是我做了编辑之后,编按的你的第一篇文章。文字如旧,诗意轻盈,真挚感人。我不得不承认,叶子,你的文字,与初来流年时已经有了质的突破。我为你开心,为你欣慰,亦为你加油。

在这蹉跎的时光里,我们就这样以文字为媒,彼此相依着,温暖着,走过了一程又一程,我想对你说,叶子,谢谢你,在时光的河流里,能与我相逢,这份情意,我必珍惜。

『后记』

今天是农历二月十六日,你的结婚十五周年纪念日。两天后是二月十八日,你的四十周岁生日。这两个于你来说都有着特殊意义的日子,我以文字当做礼物,为你送上深深的祝福。

此刻,我已将文字折叠,打包,寄予你。我要让你知道,你的细腻,你的懂得,我都将珍藏在心里。在以后的日子,我还会用心去聆听你的文字,你的故事,你的诗意。

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会如同愈久弥香的佳酿,将你我一点点染醉。叶子,我们约定,时光不老,温情不散。我相信,我们这份情意,定会裹着阳光般的暖意,成为流年里最美好的一道风景。

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最好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陕西哪家专科医院能治好癫痫呢?癫痫抽搐漠河哪家医院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