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走出沼泽地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心情随笔

  
   路好黑,夜好长,心儿赤着脚,披着一头赤褪色的波浪长发,满脸焦急不安地往前跑着。
   爱情海快到了,距离跟泽泽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可是,不管她怎么跑,拼命地跑,那片明明就在眼前的爱情海却是怎么跑也跑不到。
   “心儿,快过来啊,我在此岸等你呢!”正当心儿筋疲力尽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她抬头一看,高大俊朗的王超泽正在对岸向她招着手呢。
   心儿鼓足勇气又向前跑了几步,突然,她被前面的石头绊住了。
   “啊,好痛,脚扭到了。”心儿疼得哭了起来,她无助地向四周望了望,什么人也没有。
   “泽泽,我跑不动了,脚受伤了,你快过来拉我一把。”心儿只好向远处的王超泽求助了。
   “心儿好笨,你慢慢等吧,我不陪你了!”一脸微笑的王超泽突然变了脸色,他的目光不再看着跌倒在地上的何诗心,他看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在前面走着,便毫不犹豫地朝着她走了过去。
   “泽泽,等等我……”无论心儿怎么哭都叫不回变心的背影,她眼睁睁地看着曾经对自己百倍呵护的王超泽一步步地走远了。
   “泽泽,你好狠心……心儿使劲地从地上爬起来,费力地爬着爬着。终于,她满脸泪痕地爬到了爱情海,可此时,哪里还有等待她的人?
   心力交瘁的何诗心再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她颤微微地站直了身子,浑身发抖,看着前面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影子,她闭上了眼睛,朝着深不可测的爱情海跳了下去。
   突然,她被一双强劲有力的双手拉住了。
   “心心,你怎么啦?天塌下来有哥哥为你顶着,你忘记了?”杨仲沼焦急地喊着。
   “哥哥,他不要我了,跟别的女人跑了……我再也不想活了……”何诗心两眼无神地看着远方,似乎那片海才是她的归宿。
   “心心,早就告诉你了,他是个爱情骗子,别跟他走得这么近,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了?”杨仲沼提高了声调,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这个笨女人。
   “哥哥,不是这样的,他很爱我的,他说过要一生一世对我好的。”诗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拼命地挣扎着要跳下去。
   “心心,他不只一个女人。今天,梦琳也哭着找我告状了,他同时交了好几个女友,每个人都这样表白,你何苦要对这样不负责任的人痴心呢?快醒醒吧……”杨仲沼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他再也不怕诗心受伤了,痛过这一次就好,相信她一定可以走出这片苦海的。
   “梦琳?他竟然敢打我闺蜜的主意?”诗心一听自己的好友也在王超泽的芳名录上,一把无名火顿时烧得她两眼发亮。
   “他从来就不会放过每一个接近女人的机会,早就告诉你了,你就是听不进去。”杨仲泽也很后悔,本以为王超泽这次会收了心,毕竟何诗心是大家公认的标准女友,没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还同时脚踏了这么多只船。
   杨仲泽把何诗心拉上岸后,陪着她坐在地上,然后一五一十地把王超泽的真实面目告诉了她。正当他们两个说得起劲的时候,王超泽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他一看到何诗心坐在杨仲泽身边,恶从心来,立即抄起一根木棍往杨仲沼头上敲了下去。
   “不要……不要……”何诗心吓得花容失色,她大声哭喊着,哭得嗓子都哑了。
   ……
  
   二
  
   “老婆,你怎么了?快醒醒……”张华阳被何诗心的哭声吵醒了,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满脸泪痕,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
   何诗心终于从一场恶梦中醒过来了。想到梦里发生的一切,她的心痛成一团。没想到那场变故过去半年多了,她还没有从恶梦中摆脱过来。
   结婚前,美丽动人的何诗心认识了外表平常却才华横溢的王超泽。家境不错的何诗心身边有不少追求的男孩子,其中,跟她青梅竹马的杨仲沼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为了把何诗心追到手,王超泽可是费尽了不少心机。
   何诗心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从小就在三个哥哥的保护下快乐成长。在邻居杨哥哥的帮助下,她更是没有遇过什么困难。对于爱情两个字,她一向只有羡慕的份。直到上了大学,她还是一个人,那些对她有好感的男同学,总会不知不觉地一个个后退,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也搞不明白。反正,她也没有中意的对象,就没有去深究其中的原由。
   诗心与王超泽是在一次街上偶遇的。那时心情不好的何诗心一个人去逛街,没想到逛太久了,等到她要回家时,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车了。她打电话给三个哥哥,他们都在上班,无法抽身过来。后来,还是杨仲泽有空,他叫何诗心站在大润商场旁边的停车场等着。
   王超泽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诗心的。当时的他正好与女友分手了,一个人正在商场旁边的酒吧喝着闷酒。一看到这个貌美如花的小家碧玉,他就忍不住动了心。他走到诗心旁边不停地找她搭话。诗心一开始看到这个嘴里吐着酒气的男人,非常讨厌他。不管他怎么询问她的名字,她都是一语不发。她向来不喜欢跟登徒子打交道,这是三个哥哥反复叮嘱她的话。
   王超泽岂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他跟在诗心的后面,一步也不停,非要问到她的联系方式为止。后来,诗心被烦得受不了了,只好告诉他自己的QQ号,她一向少上网,以为告诉他QQ号不要紧。没想到却为自己种下了祸根。
   等杨仲沼到达商场时,发现一个男人紧紧地跟着何诗心,心里非常生气。他停完车后马上跑到诗心旁边,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她?”杨仲沼气势汹汹地质问王超泽。
   “我是谁,关你屁事?”王超泽出言不逊,满嘴脏话。何诗心在旁边听得一肚子反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她朝杨仲沼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不要理这种人渣。
   “我们走吧,别理这种人!”诗心拉了杨仲沼的手转身就走,再也不想看到这种小人。
   “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王超泽朝着远去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在心里暗暗下了狠心,一定要摘到这朵带刺的玫瑰花。
  
   三
  
   “老婆,是不是又梦见那个恶魔了?”张华阳见诗心迟迟不回答,心里很担心。这不是诗心第一次做恶梦了,每次听到她在梦中那种惊恐万状的呼喊声,他就非常心疼。他真的很希望诗心能够早日走出那片沼泽地,他愿意耐心地等待下去。自从第一次看到这个面容姣好,却一脸苍白,双眼无神的女子,他就发誓要保护她一辈子,让她重新绽放美丽的容颜。
   “阳,我害怕……为什么他还不放过我?为什么我总会梦见他……”诗心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张华阳身边靠。在自己最孤独的时候,幸亏有张华阳的陪伴,她才能够远离那个坏蛋。
   “老婆,别怕,别怕,快睡吧,有我在呢,没人伤害得了你!”在张华阳的慢慢安慰下,诗心终于再一次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人身边。
   “泽泽,快来追我呀,呵呵呵……”身穿粉红色雪纺连衣裙的何诗心快乐得像一只小鹿,在世纪公园的绿色草坪上来回跑着。
   “心儿,你别跑啊,我跑不动了,我们一起坐下来吧!”王超泽一路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大声喊着。
   “好啦,我也累坏了,不跑了……”诗心一坐下来,王超泽马上递上她最爱的统一麦香奶茶。
   “我的小公主,你怎么这么爱跑?”心里非常不快的王超泽硬挤出几丝笑容,跟着坐在诗心身边。
   “人家高兴嘛,你没看到这里的景色这么漂亮吗?怎么看也看不厌!”何诗心贪婪地吮吸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何诗心为什么会跟王超泽在一起呢?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就长话短说。其实,王超泽还是不错的。他有一支怎么写也不会断的秃笔,在他的妙笔生花下,总能编出一些华丽的诗歌来。而他,就是用这支钝笔欺瞒了无数年轻漂亮的女子,用自己的甜言蜜语俘虏了无数女孩子的芳心。他的个人资料上写着30岁,未婚。其实,他已经快五十岁了,只不过是保养有术,看上去没有实际年纪那么老。
   何诗心在一次无意上网中,发现了十几个好友请求,都是同一个名字“走出沼泽地”,她一向很少加陌生人为好友,看了以后,便置之不理。没想到,这个人非常有耐心,每天都发十次请求过来。后来,诗心便产生了好奇之心,她查看了一下这个人的资料,又去他空间看了一下,发现他很有女人缘。在他的空间里全部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子,而且全部是非常有才华的。这下,诗心的好奇心更重了。
   在收到一百次好友请求后,她终于接受了这位网友的好友请求,加了自己平生第一个陌生的网友。也就是这次的意外,使她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一开始,王超泽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当然,只有一面之缘的他确定,何诗心不会记住自己这种平常无奇的外表,他要用自己的花言巧语来收获这朵带刺的玫瑰。凭他纵横网络的花名,他完全有信心可以捕获诗心的芳心。
   事实证明王超泽的战略是正确的,在他的左右夹攻下,何诗心一个月后,就对他言听必从,百依百顺了。在网上,王超泽总是亲昵地叫着诗心“宝贝,小公主”,其实,他对每一个女友都这样做。对于关系更好的,他则直接叫“老婆”。据他自己不完全统计,行走网络三年来,他已经拥有十个老婆,至于女朋友,则是不计其数,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反正,有去过他空间的人,最后都会变成他的女友。
  
   四
  
   诗心就这样轻易地掉进一个不见底的深渊里。在她的心里,王超泽就是她的天与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几乎天天伴随着她。王超泽因为不再年轻,所以心里非常渴望回到过去。对于每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他要嘛叫她们叫自己“哥哥”,要嘛叫她叫叫自己“老公”。对于这两种叫法,诗心都觉得很不舒服,也不习惯。她管王超泽叫“泽泽”,她总想把他占为已为。诗心向来就被三个哥哥捧在手里疼着哄着,怎么肯跟其他女孩子分享自己的爱情呢。
   虽然她有好几次撞见王超泽跟其他的网友调情,发出暧昧的表情及留言,但她更相信王超泽对自己的承诺,在爱情的游戏里,其他女人都是配角,只有她才是主角。就这样,三个月后,诗心就从王超泽的“宝贝”,变成他的“老婆”,也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治疗好从网上发展到生活中。
   诗心生日那一天,王超泽特意从A城赶到B城为她庆生,还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日志,表明了他们两个的关系。何诗心没想到王超泽会为自己做这么多,虽然第一眼看到王超泽时,她的心里很失望。王超泽长得确实不怎么样,人很瘦,个子也不高。但是,当她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羊角风医院是哪家己百般呵护,特意从那么远的地方跑过来为她庆祝生日,她就特别感动。
   ……
   “老婆,祝你生日快乐!”王超泽从背后突然拿出一束鲜艳的玫瑰花来。
   “天啊,你什么时候买的?”何诗心这可是第一次收到玫瑰花呢,她激动得脸都红了。
   “快数数,有多少朵?”王超泽一脸得意地看着何诗心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真恨不得马上就亲下去。
   “1,2,3……”何诗心一直数到手酸,也没数出到底有多少朵。
   “99朵,爱你到天长地久……”王超泽深情款款地对何诗心表白。
   “老公,我爱你……”何诗心终于叫出了王超泽最想听到的称呼。她踮起脚尖,轻轻地亲了王超泽的额头一下。
   王超泽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立即紧紧地抱住了诗心的身躯,在她那张充满诱惑的小嘴上,深深地吻了又吻,吻到何诗心全身微颤,直喊呼吸困难才停下来。
   “哎呀,羞死人了!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之所啊!”诗心慌里慌张地从草坪上坐起来。
   “老婆,今天晚上也陪着我,行吗?”王超泽苦苦请求着。
   “泽泽,不行呀,今天哥哥在家里为我开庆祝会呢!我这还是偷跑出来的。”诗心感到很为难。
   “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人?我可是特意从A城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过来的。”王超泽一看到诗心没有按自己的计划走,心里有点不快。
   “亲爱的,我知道啦,可是,没有我这个寿星,生日Party要怎么开下去呢?你跟我回家吧,我把你介绍给家人认识。”何诗心兴致勃勃地说,其实她也很想跟王超泽在一起,可是,真的没办法。
   “算了,我还是回去吧!”王超泽垂头丧气地说,他怎么敢跟何诗心回家呢?他知道自己肯定过不了诗心哥哥的那一关。
   一听王超泽要回家了,诗心非常难过,她舍不得王超泽,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泽泽,不要走,陪我回家啦!”诗心继续求着。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心心,你在哪里?晚会快开始了!”杨仲沼在电话里急得跳脚。
   “哥哥,我在外面玩鸡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快回去了!”何诗心看了王超泽一下,停了片刻才说道。
   杨仲沼问清了何诗心所在的位置,便叫她等着自己过来载她。
   “是谁?”王超泽紧张地问了一下。
   “是我的一个邻居哥哥,从小就很疼我的,他现在要过来接我了,你跟我一起回家吧!”何诗心最后请求着。
   王超泽想到今天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心里实在很不甘愿。本来,他还打算跟诗心回家再找机会和诗心独处,没想到杨仲沼一过来就认出他就是当日在大润发商场旁边纠缠诗心的那个男人。当他听诗心介绍这是自己的男友时,他一时气不过来,挥拳就打过去,把王超泽打得落花流水。

共 831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