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情良药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我在家排行老三,是父母最小的女儿,他们视我为掌上明珠。我本想着,这种被父母捧在手心的生活,会一直伴我到长大成人。但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上高二那年,因父亲被查出肾病,我这种生活而早早结束。当时,两个姐姐都已出嫁,弟弟还小,我不得丢下学业,出外打工,帮家里分担负担。   东莞一家叫同心的电子厂宽容地接纳了一无事处的我。同心厂待遇不错,加班也不算晚,更重要的是,我在这里还邂逅了生命中的他。   那时候,由于特殊的家庭原因,为了给家里多赚点钱,我非常节俭,一个妙龄少女,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下班后,别人都出去玩,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看书消磨时间。但那时候,已身为技术员的他,却对那么多对他心仪的女孩视而不见,稀罕上了我这个丑小鸭。   他叫薛贵,是我们车间的技术员,最初找我说话,是看我工作老出错,上班老发呆。确实,有段时间由于父亲病情加重,弟弟考上大学没钱读,自己一月可怜巴巴的一点工资只是杯水车薪,我曾一度深陷苦恼中不可自拔,工作接二连三出错,被领导和同事都当成了傻子。   “小妹,看你天天闷闷不乐的,有什么心事?”有一天,只顾着想心事,我负责的工序又做错了,导致不少不良品,本想着肯定又要挨骂了,但没想到来找我的技术员,对我如此客气。   看我低头不说话,他接着说:“我叫薛贵,在这个车间负责生产技术工作,工作中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我年龄比你大点,算是你的大哥哥,生活中有什么困难也可以对我说,大家能在一起上班都是缘分,能帮的我也尽量会帮助你。”   我怎么能把自己的困难强加给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那天,我并没把家里的情况告诉薛贵,但显然他留给我的印象非常不错。   当一天和尚还得撞一天钟,自从薛贵找我谈话后,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再想那些烦心事,把身心都投入到工作当中。以后,工作中有什么不懂的,我都会主动请教薛贵。每次,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我,直到我学会弄懂为止。接触的次数多,不知怎么的,我似乎发现,自己慢慢爱上他了。当然只是暗恋,苦于自己家庭情况,怕拖累他,我没勇气更多地去接近他。   或许是心有灵犀吧!说来比电影里演的还巧,当年情人节,薛贵倒先拿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站在我们女生宿舍门下等我了。当我看到他时,既感到惊喜又觉得苦恼。之所以惊喜,是因为我早就偷偷爱上他了,做他的女朋友正是我所想的;之所以苦恼,是因为我家里这种情况不能答应他,但拒绝又怕伤了他。   “俊,做我女朋友吧!”薛贵第一次朝我喊,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俊,做我女朋友吧!”薛贵第二次朝我喊,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   “胡俊,胡俊,答应了吧!薛贵会爱你一辈子的!”我们身边已围了不少同事,薛贵平日对他们不错,这时都当起了薛贵的义务“拉拉队”。   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薛贵,但早就被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也不顾周围有人,猛地一下扑在了他的怀里。   那天,我告诉了他很多关于我的家庭情况。薛贵说,他不在乎一切,只在乎我这个人,会跟我一起撑起这个家的。   那天,我成了薛贵的女朋友。   有人说,爱情是一个蜜罐罐,掉进去后,会让人甜得走不着北;但我觉得,爱情于我,更是一剂良药,自从有了薛贵,有人替我分担家庭负担不说,受伤了、累了也有了可以依靠的肩膀——爱情治愈了我所有的心疾。   就这样,跟薛贵相处了整整四年,等父亲病好了,弟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们才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结婚后,我们的感情并没因此而变淡,每每我痛苦、失意时,爱情依然像良药一样,在为我疗伤。 荆州哪些羊角风医院好天津羊角风医院哪有好的周口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较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