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点点滴滴都是情(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生活似海,人生如舟。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无论是谁也离不开爱的点点滴滴。有人说,幸福是一种感觉,我表示赞同。因为无论是感受,还是觉悟,都离不开一颗心、一颗蓄满爱的心灵。爱自己也爱他人,爱工作也爱生活。我和妻子都是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员,上班的地方也就和我们居住的小区一墙之隔。我平时没有太多爱好,有时上网写点文字。妻子无事时喜欢侍弄个花草,家里面角角落落都充满了绿意。女儿在南京读书,今年也该大学毕业了。闲来无事,摘取几则生活花絮,与大家一同分享。

(一)碧竹幽情

学校办公楼前的碧馨园,草也盛,木也茂,假山石虎也峥嵘。只是不见一些花的影子,多多少少令人遗憾。记得初来时园子的中心原本有个花坛,不知什么时候荒废了,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空地,零星的点缀着几竿孤立的枯枝和几株荒凉的杂草,算是寂寞中的一缕安慰。

有人的地方不会空落太久,生机和活力也会蔓延。说不清什么时候,也说不清是谁,反正空心的地方出人意料地长出了数根竹子。而且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蓬蓬勃勃地拉起自己的队伍,很快占据了整个园子的中心。郁郁葱葱,密不透风。颀长而秀气十足的竹子,碧绿劲拔,个个气宇轩昂,它们似乎比人还懂得团结,手拉手,肩并肩,竟然创立了一个自由而独立的竹子王国。

我很喜欢竹子,竹竿修长,竹节结实,竹叶青翠。未出土时先有节,及凌云处更虚心。节操、谦德,是中华民族最珍视、最崇尚的。松竹梅,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有德的方为君子,有志的才成朋友。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是儒家文化修身之根本。

陶渊明南山采菊,悠然之趣顿生;周敦颐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随流俗,不媚世态。大丈夫善养吾浩然之气。一代才子苏东坡,身处逆境,志趣不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其对竹子的偏爱胜过生命,充分体现了一个士大夫阶层的精神力量。

大画家郑燮有一首题画诗名为《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石无情,人却有志。竹根立于破岩之中,千磨万击,坚劲无比;而人独处困境,志在奋起。云无心以出岫,鸟振翅而高飞。生命的奇迹正是在于超越,意志的升腾才会有青春的葱郁。雁过寒潭不留影,时光如水;风过疏竹不留声,岁月如歌。

爱是一种召唤。早晨辅导,清风徐徐,细云淡淡。葱郁碧绿的幽篁里传来几声鸟鸣,竹梢晃动,竹叶舞动,互唱互和的对答中,情意绵绵。种下梧桐树,不愁凤凰来;栽上千竿竹,自有悦耳声。环境是人与自然的佳酿。虎啸山林,驼走大漠,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自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其实就是一种选择,选择有时是一厢情愿,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双方自愿,或者说是一种缘分一种情分。

难道不是吗?这里原本是一所师范学校,也曾远近闻名,也曾红红火火,谁会想到如今变成了一所普通高中;而又偏偏是我不早不晚恰逢其时来到这里教书。更为奇妙的是这废园荒坛中竟然长出数竿修竹,正是这秀丽可爱之竹,才引来了不知名的鸟叫声。一切都是巧合,一切都是自然。巧就是好,合就是妙,顺其自然乃是好中之妙,妙中之好!

正当我沉思之际,竹林里的唱和早已变成了交响。走进教室,同学们正在大声朗诵昨天刚刚学过的李贺的《李凭箜篌引》,“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我被这眼前的情景陶醉了。我感谢同学们,感谢鸟鸣,感谢竹林,当然也感谢这如诗如画的生活。

(二)八角金盘

妻子早起买菜,回时却带了一掐子碧绿的小树枝。家里又未养兔喂羊,要此何用?正在我疑惑不解之时,妻子说:“赶快找个盆,弄点土,我把它栽上。”“开什么玩笑,给哪捡的树枝,这大伏天栽上能活?”我毋庸置疑地说。妻子看我不信,连忙说“这是我给花圃寻的,主人说能栽。”看着妻子一脸的热诚,我将信将疑地按照吩咐,很快端来一盆土,放在了妻子面前。

我随手拿起一只碧绿的枝儿,仔细观看,它好像老家的从前种过的国槐的细枝,深绿而凝重;但叶子与国槐相差甚远,每柄叶片都呈分裂状。无意中我数了几柄,几乎都是八片,而且分布排列对应整齐,仿佛人为设计的一个小小的八卦罗盘;叶柄很长,一根根像是伸出去的直挺挺的伞骨。我轻轻的摇了摇,一根碧枝儿就是一把娇小玲珑的绿伞。

我有些好奇的问妻子:“这是什么花呀?”妻子斜我一眼说:“怎么做学问的连这都不知道?”我反唇相讥:“书上不是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吗?”“那你看了半天,白看了?”我灵机一动,“好像叶子有点学问。”“那就对了”“对什么?”我又有些疑惑了,求知的兴趣让我急不可耐了。“别卖关子了,老实交代它到底叫什么。”妻子终于说出了它的名字——八角金盘。

名字确实不错,挺有意趣和韵味的,我佩服那些文人雅士的想象。不过,越是精贵,越不易移栽。妻子似乎察觉了我的疑惑,“听花圃的主人说八角金盘这东西,很泼皮,又喜阴,只要保持土质湿润,是很容易栽活的。”我说:“现在可是大伏天,蒸发快,这东西叶片又多。”妻子说:“碰碰运气吧!”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这之后,我知道妻子不少忙活,又是浇水又是察看,阳台客厅搬进搬出。一天过去了,没什么变化;两天过去了,还没有变化,谢天谢地;到了第三天,突然八角中有的翻脸了有的低头了;妻子还是不懈劲,只是更加小心翼翼;五天过去了,低头的似乎有了点精神;一周过去了,翻脸的慢慢的有了笑意;整整过了十天,八角金盘终于枝叶青青,恢复了元气。

我非常景仰这靑枝碧叶,本来是剪掉离开了母体,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应是熬过了艰难的断奶期,这是一种独立的能力;一刀切开了营养供给,看似简单而又果断,但对于一个生命体来说,它需要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这是生命的韧性,这是生存的欲望,这是一种生命的力量。一切只有重新开始,生活才会有新的希望。

妻子说:“再过一段,等扎了根活稳了,干脆把它移到客厅,或许是一道很美的风景。”我想,一定会这样。看着妻子忙碌的身影,我不由得走近了那曾经攥在手里的碧枝,轻轻地抚摸着一个小小的叶片,忽然心有所悟:一个家庭不也正像这八角金盘一样吗?父母就是那支撑的手臂,每个人都要紧紧的连在一起,无论你的岗位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都要尽力制造生活的营养。

是的,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要离开母体,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土地;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挫折乃至绝境,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弃生存的希望。人来到这个世界,造化就赋予了你不可估量的生活能力,不折腾自己,不放弃自己,让生机冲破死亡,让生命重新闪光。

再反过来想想,如果不是妻子对花草的热爱,如果不是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如果不是她的一味的付出和永不放弃,八角金盘,面前的这盆八角金盘又怎能在我家的客厅里昂然挺立,又怎能在不远的将来灿烂芬芳?再仔细想想,这个家里的一切的一切,哪一样也离不开全家人的劳动和创造,更离不开紧密团结和奋发向上。

带着兴致,我上网查阅,发现八角金盘原产于日本南方近海的山中林间,属于亚热带树种,喜阴湿温暖的气候,萌蘖力较强。早年引种我国,现广泛栽培于长江以南地区,用作城市绿化和庭园观赏,台湾尤多。八角金盘除具有园林绿化观赏价值之外,还有舒血化瘀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用。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还赋予了它“八方来财”“更上层楼”等寓意。

八角金盘作为一个友好使者,早已落户中华大地,如今也将要生活在我的家里。爱是人类的天性,美是人类的追求。只有相互善待,我们的共同家园——地球才会更加美好。

(三)手机坠儿

女儿打电话,说要考研,这个暑假不回来了。这可是大学最后一个暑假了,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咋的,我捧起那壶老酒,一直看着刚刚打过电话方才放下的手机。

手机的左下方,挂着一串精美的坠儿。坠儿用一根细细的暗红色的丝线串着,由四颗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饰物组成。饰物是用黄泥般的塑胶做成的,光滑润泽,坚硬结实。最下面是一枚枫叶,古铜钱那么大。每面都有凸出的四个字,一面是出入平安,一面是一帆风顺。字体笔画平直,给人以端庄敦厚之感。枫叶上方是一面麦粒状的小鼓,鼓腰的铜钉和上下的纵纹依稀可见。小鼓上方是一个心形的香袋,香袋上三朵小小的蒲公英竞相开放,让人想起那轻盈飘飞的毛毛。香袋的上方是一朵豌豆大的含苞待放的玫瑰,恰似一个美丽而羞涩的笑靥。

我仰脖喝了一大口酒,又从新拿起放下的手机,仔细端详着这串坠儿,往事又一幕幕回到从前。

那是一个热天的黄昏,吃过饭无事,我正在一棵蓊郁的大槐树下纳凉,女儿高高兴兴来到我跟前。只听她笑着说:“爸,拿你的手机给我用用。”我正无聊在那里拨弄着玩,便顺手给了她。只见她轻轻地打开了后盖,从兜里拿出个什么东西,穿针引线似的小心翼翼。我说:“闺女,你在干什么?”她说:“等会你就知道了。”还真如她说,很快就安好了,我看到她合上了手机后盖。“给,自己看吧!”

记得当时我不屑一顾的大声说:“要这干啥?净花钱!”“花不几个钱,很便宜。”她看我不信,又说“真的,就是两块钱!”“我不是怕花钱,只是——”我试图反驳她。“我知道现在没钱,一切还是靠你们供养。你们是我的大本营主心骨,一定要答应我,好好保重身体。离家这么远,我不在你和妈跟前,我想你们,你们也想我。送你一个坠儿,只是让你们想我时有个寄托。”一席话说得我心里软软的。

想起这些,我喉咙里似乎有些东西。又猛喝了一口酒,呛呛的咳了两声,觉得心里发热。说句实在话,在农村长大的我生性朴实,又有些固执,喜欢直来直去,简简单单。平时不太喜爱这种鸡零狗碎的东西,更不愿佩戴扯扯拉拉曲曲连连的饰物。但看着女儿那高兴而有认真的劲儿,我从内心里真不想扫她的兴。想想她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在家门口上的,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家,心里常是酸酸的。

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三年前去报到,她还依恋着不愿出门,两眼红肿的像小桃一般。我和妻子劝她:“小鸟总要飞向蓝天,谁也不会跟你一辈子,勇敢些!”好说歹说,她非拉着我俩一起,才算踏上了南去的列车。报到后,她提出让我们再陪她两天。我看这样哪行,家里又忙,便和爱人一商量就悄悄的走了。她知道后,在我们回家的一路上,不知打了多少电话,一直在哭。

刚开学那会儿,人生地不熟,又想家,几乎天天联系。渐渐地,环境熟悉了,心情平静了,生活才正常起来。到后来,或许是大学学习紧张,或许是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慢慢的联系也就少了,我们相约每到周末通一次电话。大前年暑假回来,说是她和同学一起去苏州玩了,给我们每人捎件礼物,不说是什么,最后让我们惊喜。我的惊喜便是大槐树下的一幕。

我似乎有些酒意了,心里畅快了许多。坠儿,不就是父母心里连着儿女吗?儿女是父母心中永远最重的。“出入平安”,家里人盼着出门在外的人,出门在外的人的人又祈求着家里人。人生不就是“出与入”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闯出去;我想有个家,常回家看看,能回则回,就是好。至于“一帆风顺”那只能是永久的期盼。闯出去不容易,守住家也不容易。我喜欢那首《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也照在外边。

女儿上大学,每年只有寒暑假才回来。南来北往,像一只候鸟,只不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家人相聚的机会真是太少了。亲近亲近,亲是改不了的,血缘连着你和我;但近不近就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的,距离似乎更增加了亲情的思念。不能相厮守,只能借物传情了。

时间过得真快,春晚不是有一首歌叫做《时间都去哪了?》吗,唱得真好。生儿养女,柴米油盐,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眼睛就花了。我们都老了,女儿长大了。大学真是磨练人的地方。女儿从不敢单独出门,到节假日也能和同学一起走出校园,真是进步了许多;不但拓宽了眼界,还不忘给老爸我买一串坠儿,挂在手机上,真是懂事了。我真心的为她高兴,也为自己没有白费而庆幸。

我再次捧起壶酒,想起女儿的话,我如有所思。也许是真的老了,如今有事没事总想女儿,有时明明知道她不在家,竟还大声地喊道:“闺女,把那个啥给我拿来”。只是见没人吭声,方才醒悟,少气无力地看着天边的云发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拿起坠儿仔细端详谛听,仿佛真的要从中找出点什么。

坠儿陪着我,已经几年了,是他让我有了精神寄托。从前,我曾听说草木是有情的,猪狗是有情的,我信;因为它们毕竟是有生命的。后来我听说玉石是有情的,山水是有情的,我也信;因为它们毕竟是有灵性的。如今,我觉得这黄泥般的塑胶也是有情的,它仿佛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坠儿,我醉了吗?

那教学楼前苍翠挺拔的碧竹呀,那早起买菜捡来的八角金盘呀,那挂在手机上的连心玉坠儿呀!工作与热情,家庭与爱情,儿女与亲情,这一束束生活的浪花,谁不说是生命中须臾不可或缺的营养?思考付出与忧伤这或许就不是生活的全部,幸福温馨与美丽也是生活这部曲子的音符。亲爱的朋友们,热爱生活,就从珍惜生活的点点滴滴开始吧!

武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南昌看癫痫病的好医院经常抽搐的癫痫怎么治疗好癫痫病的日常护理常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