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恋征文】三杯两盏话凤州(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现代诗歌

九月,这天气就像遇到了变故,骤然降温,以至于凉快得有些让人措手不及。我的家乡凤州,也匆忙张开双臂迎接秋的来临。

凤州位于安河与嘉陵江交汇处,东有凤凰山,相传远古有凤凰翱翔于此而得名。好久没有回到老家了,今天带着对父母的牵挂,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按照惯例,我依然沿着那段古城墙根缓缓走着。它始建于明代,清朝乾隆二十八年重建,建国初期城墙犹存,后毁于大炼钢铁和“文化大革命”,现仅存西街城门外的残垣断壁和城南的一点城墙头,黄蒙蒙的城墙,经受了风雨侵蚀,斑驳的身影依然坚守着脚下的那片土地。伴着无情的岁月,它亲历四季更替,将身上的外衣一点点地剥落,令人感到痛惜,却又无可奈何。这堵城墙从西门外向南延伸,一直到南山,蜿蜒曲折,宛若一条腾飞的巨龙,即便长度有缩减,但是龙威依旧,总能在我这个家乡人的心目中还原其曾经的容颜。

记得小时候,我总去南山找猪草,喜欢和几个孩子在这里嬉戏玩耍,胆大的男孩子不惜弄脏衣服,总喜欢爬上城墙头,将一声声乐语、一个个欢笑传下来。那耀武扬威的神态,让我这纤弱女子好生羡慕。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当我站在秋风里望着城墙的时候,依然回味咀嚼着那一个个生龙活虎、俏皮捣蛋的场面,不禁哑然失笑。

当我回过神后,再想像这城墙当年还有着保护子民、抵御外侵的作用呢。按照常理,城墙的外面都是有护城河的,那么安河和嘉陵江就是“双保险”了,即便是有外贼入侵,得先过了这两条河,无疑增加了攻城的难度。由此可见,这也是天时地利起到了“天堑”的作用,加上官民同心,哪还有侵略者的便宜可占?记得有一家电影制片厂曾在凤州城墙下拍摄了电影《白莲花》,基本恢复了四面城墙的旧貌。遗憾的是东门城墙已所剩无几了,依稀还能找回历史的痕迹。

当我与凤州结缘的时候,此地已经不是古城原貌了,距离我家不足百米的县衙已经迁至当今的双石铺镇了。没见到多少古城的影子,心中不免多了几分遗憾。庆幸的是那文庙大成殿还在,相传是儒教祭孔之庙,形似一个大礼堂,殿宇巍巍,彩栋飞檐,气象雄伟,月台南岩有斜立石雕云龙大青石一方,庙院古柏参天、气势轩昂。屋顶已经长满了沧桑的见证——瓦松、荒草,在四季风中摇曳着,像是在述说着经年的故事。

只记得小学一年级我在这文庙里上过课,与启蒙老师相识,我的姓名也是拜她所易。大抵上也是占了这文庙的才气、孔子的学识,才有了今天喜爱文字的我。如今,离开家乡已经好多年了,即便是回去了,也没能去文庙瞻仰一番,近日闻听正在修葺,何时再重温一回,也好多沾些才气来。

此刻,想活动下脖子,我便扭头面朝南站着,忽然就想起了城南有松林如海的南岐山,那里有相传为诸葛亮行军歇息的“诸葛思计台”,在山下仰望,那远山与天空相连,分不出颜色来。不知道此景的人,会以为是高空的边缘了。儿时在老师的带领下曾去那里春游过,亲临南岐山松林观云听涛,若如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林间各色的野花点缀在参天松柏之旁,宛若女生的花色裙摆,少了一份单调,多了一份情调。正因为有了这等美景,老师决定在此“安营扎寨”生火造饭。我们几个都分了工,女的在牛蹄窝里舀水,男的去松树下捡枯枝,待万事俱备后便开始了野炊,大约半个小时的工夫,一锅“大杂烩”就做好了,那香味顿时喷溢而出,小伙伴们都禁不住美味的诱惑,围拢过来伸长了鼻子靠在锅沿用力闻着,发出啧啧的赞声——“哇,好香啊!”老师分给每人两勺,我就靠在松树干上,端着饭盒一边享受着这野味,一边接受着林间风的爱抚,那种逍遥自在的美妙感觉,至今都记忆犹新。

这时,我的思绪又调转了方向,往北门寻去了。这里有宋代修建的吴曦堡遗迹,城北豆积山上有唐代修建的张果洞、明代修建的消灾寺。豆积山和甘肃天水的麦积山,称作“姊妹山”。张果老喜欢住冬暖夏凉的窑洞,在消灾寺的西面至今还有他的居处,墙上的“八仙过海”壁画依然保持老样,一尊塑像多了几分仙家的意味,只是未曾见过伴他左右的乐器——“道情”。去年这个时候,邻省的作家来到了古凤州,特意去瞻仰了张果老洞,对墙壁上的悬臂题字甚为敬佩,夸赞古凤州真乃鈡毓灵秀、人杰地灵。随后观看了张果老与神仙下棋的地方,他大为惊讶道:“原来这‘铁棋仙迹’并非杜撰的啊!”

在豆积山上倚栏远眺,大半个凤州城尽收眼底。与之遥相呼应的的消灾寺更是享誉内外,官宦商贾、寻常百姓在每年的正月初都会到这里参加“上九会”,为家人、仕途、生意祈福。那些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全然不顾道路曲折,面对陡峭的石梯,毅然而然地攀登了上去,到了山顶的大殿祈福结束后,便在寺庙吃上一碗面片算是斋饭,便心安理得地下山而来。

说起这消灾寺那是有传说故事的。当年“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李隆基仓皇出逃入蜀避难,一行人马于六月下旬进驻凤州城。唐明皇在萧台寺上香祈福消灾,许愿早些铲除乱党,保大唐太平。次年九月,郭子仪等人打败史思明,平息叛乱,腊月,玄宗返京。第二年正月,李隆基途径凤州,前往萧台寺还愿,并赐名为“消灾寺”。正是这样,后人愈加相信消灾寺的威力,每年都会在“上九会”上演绎玄宗进香的一幕。历经多年,消灾寺现在将大殿挪到了半山腰,在河上架起了一座祈福桥。碧波荡漾、格桑花开、暮鼓晨钟……祈求保佑着凤州城里的百姓康寿永宁。

随着古凤州城的变迁,刘家大院也成了著名的革命遗迹,1932年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策划发动了著名的“两当兵变”,政府在此建起了兵变纪念馆、纪念碑和纪念墙,兵变旧址被确定为市、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闻名的红色旅游景点;赵家大院、薛家大院的四合院仍保持旧居原貌。这赵家老宅坐落在一条小巷内,与消灾寺相距不远。百年老宅的上房门楣上,赫然写着“彝伦攸叙”四个大字,彰显了主人家的文人气概。推开那斑驳的老院门,走过狭长的过道,一座小四合院展现在眼前。在小院里慢慢踱着步,脚下是凸凹不平布满青苔的砖面,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沧桑感油然而生。

……

放飞思绪穿时空,古老凤州显厚韵。在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中,勤劳智慧的先民们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一代代繁衍生息、传承文化播种文明,留下了枚不胜数、星罗棋布的遗迹,如一座座巍巍的丰碑、一条条悠长的文化长廊,成为凤州璀璨的历史瑰宝,也为旅游产业增添了绚丽的画卷。生态民俗文化旅游节、金秋红叶观赏节相继举办,引来了海内外游客纷至沓来,因此荣膺了大秦岭的“会客厅”之美誉。

走进七彩凤州,穿越千年栈道。七彩凤州靓景观,山苍水碧无限意。古老的凤州正焕发出勃勃生机,她就像一只振翅欲飞的涅槃凤凰,沐浴着改革的春风,展翅飞向远方,她将会在历史的长河中与时俱进,成为秦岭以南最璀璨、最夺目的明珠……

沈阳有癫痫医院吗成年癫痫患者如何护理呢哪里治癫痫的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