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忘年交(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未来之星

久闻洪铁城老先生的大名。

相识或者与其兄弟相称却是近一、二年的事。

洪老退休前久在政府部门任职,仕途一帆风顺,在职期间,为东阳的建筑和文化做下许多值得后人称道的好事。比如修葺卢宅肃雍堂,引进横店秦皇宫建设项目,现在的横店已发展成为“中国的好莱坞”,洪老功不可没。洪老在出任文化局局长一职期间,曾邀请著名小说家张抗抗,著名诗人舒婷、田间、圣野等来东阳为文学青年讲课授道,一时传为小城文学之美谈。那时的洪铁城事业如日中天,是我等须仰视的人物,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和他互道兄弟。当然,现在能和洪老兄弟相称,主要还是源于洪老谦和温蔼的性格及热衷提携后学的古道热肠。

我年轻时,因为喜欢文学,更多的是关注洪老文学上的成就。洪老作为东阳市作家协会首任主席,本身就颇能说明他在东阳文学界的声望。记得当年作为文学青年的我,曾因拥有一本他的诗文集而狂喜不已,一度废寢忘食沉迷其中。

甲午年春节的正月初八,我接到陈益林老师的电话。陈益林是东阳中学语文学科主任、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诗文俱佳,他也是我近几年结交的文友,陈老师说洪铁城老先生约我们几位热爱文学的朋友到他家一聚。初闻不胜惶恐,颇有些受宠若惊,想自己一籍籍无名之辈,怎会成为洪老邀请之嘉宾,短暂的惶恐过后又不胜自喜,慨然应之。

拿洪老的话讲,家宴是待客之道中最高的规格。那日,我无疑成了洪老尊贵的客人,即使算不上尊贵,起码,在他的眼里,我也是他认为可以结交的文友了。我从跨入洪老先生家中的一瞬起,就感到有一阵温暖的亲近之风扑面而来。

洪老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但精神矍铄,脸色红润,一头银发,不仅丝毫不显老态,童颜鹤发更显长者之非凡气度。他热情地握住我的手,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亲手给我沏茶,其爽朗的笑声,随和的神情,让我有置身家中之感。洪老善饮,我也能喝几杯,这自然又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初端杯时,因头回见面,多少有些“斯文”,洪老敬酒杯到酒干,大有古之侠者之风,他的豪爽顿时令我心中的拘谨之心尽退。我们喝酒,谈诗说文,席间不时爆出开心的笑声。宴毕,我们谈兴未减,又到客厅继续谈诗说文。我记得当时洪老说的一番话给我印象极深——“我已经老了,我想在有生之年把自己拥有的资源都贡献给大家”。其言之诚,其情之切,足见一位长者的拳拳之心。

洪老的奉献资源一说,很快在“中国好诗歌”这个平台上得以践行。

数月后,在洪老的牵头下,首届"中国好诗歌”文本研讨会在横店东磁举办。洪老邀请了《星河》杂志的主编、中国诗歌理论泰斗骆寒超先生以及几位编辑到会。作为这次研讨会的组织者之一,我有幸和洪老“共事”了两天。洪老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其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给每一个与会者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回忆。通过此次诗会的推介,十多位东阳本土诗人的诗作得以登上国家级大型诗刊《星河》的版面,通过诗会也让《星河》的编辑真实地了解到东阳诗歌的整体水准,称的上硕果累累。诗会后,许多诗人亲切地称洪老为“带头大哥”,而“洪老”这个亲切的称呼也第一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诗会之后,洪老还自费为这次诗会制作印刷了一本精美的画册,记录了这次诗歌盛会的点点滴滴。这本画册,日后定将成为了东阳文学史上一份弥足珍贵的图文资料。

中国好诗歌不仅让我结交了许多诗友,我和洪老之间的感情也贴得更近了,洪老成了我作文写诗的良师益友。尽管,洪老已年逾古稀,但仍笔耕不辍,热衷于参加各种诗会活动。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应浦江诗友之邀一同前去赴会,他全然无视长时间的车马劳顿,其精力之充沛,令我自叹不如。洪老为人谦逊,写诗却极其认真,他是著作等身的人,每次和我们聚会,总要拿出近作,让我们帮其指正。我等也乐意拜读,当然,“指正”绝对不敢,从中受益倒是千真万确。

洪老出过多本诗集,最近完成的万行长篇叙事诗《和平与战争》,更是受到骆寒超老师极高的评价。但在大多数公开场合,他都不以诗人自居,戏称自己是个杂家。洪老之杂不是杂七杂八,他的杂都和艺术有关,比如摄影、书法、建筑规划设计等,造诣极高,尤其是他的建筑设计,全国闻名。记得去年六月,九秩高龄的老诗人圣野来到东阳,在接风午宴上,老诗翁情不自禁朗诵起自己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创作的赞美洪老建筑设计之美的诗作,圣翁那一声声激情四溢的"洪铁城!洪铁城"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深深地感受到洪老在圣野老诗翁心里的份量。

洪老是个有“野心”的人,第一届"中国好诗歌"的成功举办,激发了他把“中国好诗歌”做成一个诗歌知名品牌的雄心。去年七月的某天,我接到洪老的电话,让我和几位诗友一起赶到香榧谷喝酒。让我们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此次聚会居然是第二届“中国好诗歌”诗会的筹备会。那次聚会,我们基本敲定了第二届诗会的构架,还成立了组委会,每个人都进行了具体分工。我们对第二届“中国好诗歌”充满了期待,因为洪老邀请了大名鼎鼎,中国早期朦胧派诗歌的代表人物、《诗探索》主编林莽先生;但这一次诗会最终因赞助单位资金未到位而胎死腹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诗会的“流产”成了洪老耿耿于怀的心中块垒,而且,人也似乎在一夜间苍老憔悴了许多,他多次在我们面前流露出深深歉疚,好像此次诗会不成全是自己一人之过,失信于人,他视其为自己一生当中最大憾事,足见洪老为人处世之严谨。

丙申年的4月22日,江南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这一天,对于视诗歌为生命的洪老和东阳热爱诗歌的诗人来说,绝对是值得大书一笔的,这一天,在洪老的极力撮合下,第二届中国好诗歌创作论坛在东阳市马宅镇的将军殿农庄如期举行,这一天,林莽、刘福春、冰释之、柯平、谢鲁渤、董继平、骆寒超等诗坛大腕,远村、杨方、高鹏程、叶丽隽等当红诗人云集将军殿,一时马宅镇星光闪耀,将军殿诗文流芳。

洪老对第二届诗会的举办可谓操尽了心血,光是预备会就开过多次,对任何一个有可能出差错的细节都逐一进行推敲,力求做到万无一失。他甚至不辞辛苦亲自驾车赴义乌机场迎接林莽和刘福春先生。骆寒超夫妇年事已高,组委会在安排住宿时,一时疏忽,给他们安排了床铺较硬的房间,这一个小小的疏忽自然也没有逃过洪老的慧眼,他及时进行调整。事虽小,可见洪老心思之缜密。

在此次诗会上,洪老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和《诗江南》的主编谢鲁渤先生重续了中断二十多年的友情,这次意外重逢,令两位老人感慨万分,他们在叹时光易老的同时,也兴奋不已,人逢喜事精神爽,在当晚的欢迎宴会上,谢鲁渤老师高兴的一不小心就被美酒俘虏了。

与第一届诗会相比,第二届无论从规模,还是规格上都要大而高许多,洪老在整个会议期间,从住宿到餐饮,陪同嘉宾采风,布置会场,主持好诗歌评选等,可以说是事事亲历亲为,吃饭时他总是最后一个落座,每个晚上,既要考虑第二天的诗会事宜,又要处理当天诗会中一些“突发性”事情,总是最后一个睡觉,正是洪老的殚精竭虑保证了诗会圆满成功。诗会结束后,洪老虽显疲惫,却抑止不住内心的喜悦。第二届“中国好诗歌”尘埃刚落定,他又开始筹谋第三届“中国好诗歌”的规划了。

洪老真有一颗不老的诗心呐。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癫痫病好不好治疗男性癫痫病能不能治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