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父亲,父亲!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未来之星
摘要:时间过得好快,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这三十天的日日夜夜,父亲,我无时无刻不想念您,乃至于我打开键盘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又一次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时间过得好快,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这三十天的日日夜夜,父亲,我无时无刻不想念您,乃至于我打开键盘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又一次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一   父亲是14年11月29日11点10分走的。   那天早上,父亲的神志好像清醒了些,喉咙间痰声也少了。我们问父亲,饿吗?吃点蛋白粉吧。父亲点了一下头。妹妹赶紧弄了一些蛋白粉给父亲喂下。之后,妹妹和侄儿帮父亲换了尿不湿,搽洗了身子。看见父亲有些疲倦的样子,我说,阿爸,您休息一会吧,我们守着您呢。父亲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缓缓地闭上眼睛睡去了。   可不一会儿,妹妹悄悄地拉了拉我的衣角,告诉我,二姐,你看,阿爸的脸在变色。我定睛一看,父亲的脸在渐渐地消肿,开始由红转白,嘴巴好像没怎么吐气了。姐姐一下慌了,急忙叫楼上的哥哥弟弟快下来,当他们跑进房间时,弟弟用手探了一下父亲的鼻息,发现父亲已经没气了。   一时间,我们齐刷刷地一起跪下。姐姐和妹妹还有侄儿龙龙哭得极为伤心。那一刻,很奇怪,我竟然没哭,反而劝他们,不要哭,要不,父亲走得不安心。   母亲叫我们赶紧为父亲烧纸,哥哥弟弟为父亲净身换衣。父亲像一个睡熟了的孩子耷着脑袋任由他们更衣,剃了头发和胡须的父亲,穿了一身蓝色的寿衣比前几天好看多了。待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我静静地守候着父亲,就这么久久地看着他。父亲是那样地平静,那样地安详。恍惚间,我觉得父亲只是睡去了。我轻轻地叫着父亲,“阿爸、阿爸、阿爸!”一声、两声、三声,竟发现父亲没有应答。一时反应过来,父亲走了!再也回不来了!刹那间,我的心一下子抽紧,难受万分,泪顿时汹涌而出……   请来的四个男子抬着父亲慢慢地把他放入冰棺中,我叫他们轻点,再轻点,生怕他们弄痛了父亲,弄醒了父亲。我把手伸进棺中,拉着父亲的手,想把卷曲的手指拉伸。父亲在痛风后期,十个手指已弯曲了几年,每次回家为父亲洗手、剪指甲,总是要花一些时间才能完成。而现在,我再也不能为父亲做这一切了。我握着父亲的手,不忍放下,我知道,这一放下,将成永远。   冰棺缓缓盖上,父亲在里面,我们在外面。一层玻璃让我们阴阳相隔,这种距离,看似近在咫尺,实则是遥不可及。      二      父亲的一生是辛苦的。   曾经我们刘家是大地主,但父亲出生的时候家族已经衰落了。祖父当兵、做工常年在外。祖母是三寸金莲,生了十四个子女,成活下来的只有五个,抱出去一个,父亲是老大。在这样的环境里,上有裹着小脚的母亲,下面有几个弟弟,父亲不得不过早地扛起家庭重担。父亲八岁当学徒学织布,个子还没机器高,加上师傅极其严厉,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晚上要干到深夜。可想而知,父亲小小的年纪经历了多少磨难?父亲十二岁开始走南闯北,干过买卖,脑袋灵活的父亲总是能为贫困的家庭带回很多充足的粮食;当过挖煤工人,在一次地下作业时煤矿塌方差点要了父亲的命;做过演员,他的嗓音足以让人如痴如醉。一晃近三十岁的他还没成家。虽然父亲长得一表人才,满腹诗书,可成分不好,是地主崽子,那年月,成分不好是一顶压在头上致命的帽子,有谁家的闺女肯嫁给他?   幸好,父亲在一次演出中,台下十八岁的母亲看中了他。   “当时台上有三个人唱戏,我看见中间那个,长得相貌堂堂,着一身兰色长衫,更衬出他脸色的白净,以及眉目之间的俊气。他的声音真好听,很清亮,让人回味无穷。那个人就是你父亲。”母亲后来对我说,依然是一脸的甜蜜。母亲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大美人,为她做媒的很多,几乎踏破了门槛。但她,偏偏就相中了父亲。好在外公是个有见识的人,通情达理,他爽快地答应了这门婚事。   父亲和母亲结婚了。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在“投机倒把”“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每个人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生产队干活,谁也别想出去做生意。母亲生下来的第一个儿子因营养不良夭折了。后来,我们姊妹接二连三地出生,父亲每逢节假日总是偷偷摸摸地跑出去做一趟买卖,换回来的钱给我们买肉吃,买衣穿,还有读书、看病和家庭开支。   父亲是能干的。在队里插秧,父亲做得最好,笔直的一条线,像是描过的。因此,每到插秧的季节,总是父亲带头领先,其他的人跟在后面,这样,插的秧苗才整齐好看;父亲的算盘打得极好,他那时是队里的会计兼记分员,每天收工回来,听见他把算盘打得啪啪直响,一会儿就算清楚工分谁多谁少了,而且,从来没有差错;父亲的毛笔字也写得好,很大气、厚重、粗犷、飘逸。过年的时候,我们家总是有络绎不绝的人找上门来,要父亲帮忙写对联;父亲的编筐技术很棒,每一个造型都漂亮、艺术。每次拿到市场卖,总能卖出比别人高许多的价钱;父亲读了两年私塾,后来全靠自学,他读的书很多很杂,加上走了很多地方,见多识广,所以阅历很丰富,懂的也多,周围乡亲如遇到什么难事之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父亲出面帮忙。而父亲,从不会推三阻四,总是很乐意去做。因此,乡亲们都十分敬重父亲。   父亲是辛劳的,每天清晨我们睁开眼时,父亲已经在田里劳作了,要么挖地,要么浇水;每天夜里我们梦中醒来,看见父亲要么编制筐兜,要么修理桌凳。大热天,父亲帮人盖草房,火辣辣的太阳像盆火,烤得父亲汗水湿透衣背,皮一层层掉;寒冬腊月,父亲在齐腰的水田掏藕,凌厉的寒风像刀一样割在父亲裸露的手脚上……但父亲,从没有在我们面前叫过一声苦,说过一声累。   父亲真的像一把撑开的大伞,为我们挡住了风雨,在他的庇护下,我们无忧无虑地快乐成长。   三   等我们全都成家立业后,父亲也进入了晚年。   因父亲早年劳累过度,没有顾得上自己的身体,到晚年的时候多病缠身。首先是痛风,每次发起作来,即使吹口气,骨头里面都像虫子啃噬般疼痛。越到后来,越发严重,手脚变形,指头弯曲,包块溃烂,最后,连站立都费劲;还有高血压,父亲最大的爱好是酒,可每次喝酒,血压就会升高,不得已,父亲只能尽量少喝或者不喝;后来,患有前列腺炎,如果药一停,就尿不出,而且胀痛得要命;还有胃病,还有便秘,还有气踹,还有白内障(去年为他做了手术)……特别是最近几年,父亲吃进去的药可能比食物还多,天天每两个小时就是一大把药。我们看见常常直皱眉,而父亲,却早已把它们当作了家常便饭似的,一把药抛在口中,喝口水,咕噜一声就吞下去了。坚强的父亲,即使有时候痛得额头上直冒冷汗,也没有哼过一声,最多就是咬紧牙齿挺住。   十年前,父亲还可以走路的时候,我们曾经带着他和母亲到青城山、都江堰、黄龙溪古镇等附近的地方走走看看,陪他们喝喝茶,拍拍照,或带他们赏地方小吃,买些喜欢的小玩意。那个时候,他们笑得是多么地开怀!翻阅以前的照片,父亲手摇孔明扇,嘴里含着烟斗,微笑着注视前方,那气质,多潇洒,多风流!   可后来,父亲根本走不动了,走不了几步脚就没劲,而且喘气不止。从那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出过门。每天不是坐在弟弟家门口看行人过往,就是坐在哥哥的茶铺看别人打牌。有次回家,看见父亲在哥哥的茶铺外,躺在椅子上睡着了,风吹乱了白发在父亲脸上舞蹈,身旁的收录机在依依呀呀地唱着京剧。茶铺内,人们高声喧哗,热闹非凡。而茶铺外的父亲却是如此的孤独冷清,那一刻,我泪水一涌而出,觉得父亲好可怜,好凄凉。   今年上半年,我特地买了一个轮椅给父亲。每次回家,吃过午饭,喜欢推着他在乡间水泥小路到处走走,看看庄稼的生长情况,看看水果结果怎样,或者和田间干活的乡亲说说话,或者到茶铺喝茶、晒太阳、和别人聊天等。看得出,父亲是开心的,有时候玩几个小时好像还余犹未尽,总是说,再呆一会,再呆一会。或许,那个时候,父亲已知自己来日不多了吧?   父亲离世的前几天,屋前的路正在扩修,当时我对父亲说,等春节过后路修好了,我推着他到黄土场街上喝茶。父亲高兴得连连说,好啊,好啊,我几年都没去那里喝茶了。想不到,路还没修好,父亲却先走了。父亲,您明明答应我的,为什么不守信用?   四   父亲的一生虽然艰辛,但父亲很会享受生活,非常豁达,总能苦中作乐。父亲爱好很多,看书、唱曲、品茶、喝酒。农闲时节或者下雨天,父亲会拿着一本书静静地看,一会微笑一会叹气,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里;或者一个人饮一口酒,用筷子打着节拍,摇头晃脑,清唱两句;或者邀请三五朋友聚在一起,高谈阔论,行酒令猜拳等。父亲一生结识的朋友很多,五湖四海的都有,无论权贵还是贫穷。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里隔三差五的总有人来。父亲很好客,每次都叫母亲把家里最好的酒菜拿出来招待,换上干净的床铺。有时候白天玩得不尽兴,晚上继续喝酒、畅谈,乃至于通宵达旦。   父亲刚正不阿、心地善良,同情弱者,嫉恶如仇,看淡名利,从不阿谀奉承 ,像菊花的性格。即使在“斗私批修”的年月,父亲也是高昂着头颅,怒目而视,让批斗他的人胆战心惊。父亲一生的言行影响着我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父亲的一生做过很多好事,遇到有困难的上门者,父亲会给衣给粮给钱。记得有次来了一个安徽的中年男子,到我家要饭时突然发病倒在地上,父亲急忙把他抱进屋,为他请来了医生,帮他熬药,甚至把家里唯一一只生蛋的母鸡杀了,给他补养身子。几天之后,那人完全康复了,临走时,父亲送了一袋米,还把穿在身上的棉衣也送了他,那人感激涕零,对父亲磕头又磕头。   父亲是真正的男子汉,顶天立地,敢于担当。祖父去世早,父亲在他几个弟弟中,既是哥哥又是爸爸。父亲比幺叔大了整整二十岁。二叔是个木讷的人,沉默寡言;三叔从小体弱多病,到七岁了才学会走路,而且心脏先天不足,经常发病,深更半夜都往医院跑。几十年中,父亲先后把每个弟弟带大,一直到他们都结婚成家。之后,父亲又供养祖母和我们五个姊妹,等到祖母老去,我们长大,父亲已经进入了暮年,而且疾病缠身,终于在85岁时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   五   父亲的灵堂布置得大气庄重,两边是青青的松柏,父亲被黄色的菊花簇拥着,笑容可掬。父亲的笑永远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为父亲燃上一对蜡烛,敬上三炷香,再点亮一盏长明灯,只为父亲去天堂的路上一片光明……   周围的乡亲来了,远近的亲戚来了,朋友来了,同事来了……花圈放了一层又一层,鞭炮、纸钱堆了满屋。每个人恭恭敬敬地为父亲敬香、烧纸、鞠躬、跪拜。父亲是喜欢热闹的人,父亲,您在天之灵,看见这么多人来悼念,您应该含笑九泉了吧?   我们跪在父亲的灵堂前,穿着黄色有八卦图案的道士口中念念有词,三位神仙的画像高挂上方,父亲,他们在超度您的亡灵,希望您在人世间所受的苦难和罪孽全部放下,轻装上阵,快乐前行。   当一切仪式完毕,父亲被送到了殡仪馆。四个大客车坐满了送行的人。父亲,他们都说,您是大好人,应该送您最后一段。火炉旁,我们再一次整理父亲的衣帽,父亲一生都是爱整洁的人,每次出门头发一丝不乱,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从不邋里邋遢。我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审视父亲的脸。我深深知道,父亲啊,这是最后的一眼,我将把您的样子刻入我的记忆,我的灵魂。从此以后,我再也看不见您了,除非是在梦中……   一曲《父亲》吹响,鸣炮三声,父亲被缓缓地推进了火炉。我们再一次哭着下跪,撕心裂肺地叫喊着。透过小窗,我看见炉内的火在熊熊燃烧。父亲,您是不是正在涅槃,正在踏歌而去?   四十多分钟后,父亲化作了一团灰装在金坛中,被哥哥紧紧地抱在怀里。父亲,那一刻,您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过眼云烟,人再伟大,再富有,再强势,到头来还不是只剩下一把灰?   父亲的墓地选在我家老房子原来的正堂屋里,坐东朝西,视线开阔,背后的一片竹林,前面是一片果园。   安葬父亲的那天清晨,天上的启明星已经亮了,一切准备就绪,父亲被四个精壮的男子抬了出去。唢呐声声,鞭炮阵阵,送行的队伍披麻戴孝像一条白色的长龙在慢慢游动。这条儿时走过无数次的小路,感觉是那么地难行。即使被妹妹牵着手,我仍然一路跌跌撞撞。这条路上,多少次父亲背着我们唱着歌儿回家,多少次我们站在路口等着父亲熟悉的身影出现,而现在,父亲,这一切,只能成为永久的回忆了。   装着骨灰的坛子轻轻放进了墓坑,我们撒下一把祝福的米。从此,老房子的土地上又多了一座新坟。父亲,您安息吧。在这里,您不会感到寂寞孤单,因为这里有祖母,有太祖母,还有很多的亲人。待到来年春天来临的时候,这里梨花桃花,姹紫嫣红,蝶飞蜂吟,还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清,鱼翔浅底……   六   时间过得好快,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这三十天的日日夜夜,父亲,我们无时无刻不想念您。父亲,您在天国还好吗?快乐吗?幸福吗?   今天,我跪在您的新坟前,摆上您爱吃的水果、糕点、饭菜,还有一杯酒。父亲,您闻闻,这酒多醇香啊。只是,您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同饮了。   其实,父亲,今天我堆积了很多话要对您诉说,可堵在喉咙竟不知从何说起,还是让我为您唱一首歌吧。      想想您的背影   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您的双手   我摸到了艰辛   有老有小您手里捧着孝顺   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温馨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生活的苦涩有三分   您却吃了十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      写于2014年12月29日晚      ——谨此文字悼念去世一个月的父亲,愿父亲在天国幸福快乐! 武汉小儿羊角风能否治好武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武汉小儿痉挛性癫痫怎么治淮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