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瘦马】怎一个“痛”字了得?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未来之星
无破坏:无 阅读:2270发表时间:2014-06-08 18:10:06    今天,6月8日,高考进入第二天,耳闻目睹的,都是关乎高考的新闻,一切以考生为重,此情此景,让人觉得特别特别温馨、人文。趁着闲暇,登陆网站,读了数篇关于父亲的散文后,霎时思绪万千。哦,父亲,我的父亲,一生敬重学问,倘若你在世,定然也会念叨关于高考的种种。可惜可叹,现在,竟然只能以无奈的思念,追忆我们的父亲。   爸,你在天堂,过得咋样?   爸,你在天堂,是否安康?   往事如昨,一幕幕,涌上心头。   2010年2月25日上午10:15,永世不会遗忘——那一刹那,撕心裂肺;那一瞬间,泪流满面;那一时刻,我最最亲爱的父亲,骤然停止了呼吸。惊闻噩耗,悲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我在全速行驶的快客上无法自控,心发颤脚发软手发冷,失声痛哭。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半小时、半小时前我刚刚才跟父亲解释,我临时有事去去就来,他怎么可以如此没有耐心,他怎么可以如此残酷,眨眼之间,在我目不能及之际,竟然匆匆与我们永别?   天啊!苍天哪!   当真?当真吗?   不可能假的了,刚才、刚才电话中惊天动地的悲声,刚才、刚才歇斯底里的“姑姑,你回来、回来,爷爷、爷爷不行了……你快点……快点啊……你快点啊”。但是,我依然不敢相信,我心存一份幻想,哆嗦着拔出一个号,想证实一下,或许事情已有了转机,或许这仅仅只是吓唬我,可是、可是,当电话那头让人窒息的声音传来,我不由天晕地转!   一路上,尽管拼命克制着、克制着,可我的失态无疑吸引了武汉儿童羊羔疯治疗医院多人的注视、诧异。踉跄着、踉跄着,终于,我奔到了父亲的身边,绝望中看到的却是,父亲双眼紧闭,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躺着,一如沉睡,任由我拉扯、呼号,丝毫没有任何反应。我疯狂地摸他的脸、揉他的手,这不挺热乎的吗?谁说他已经走了?谁说的?这不好好的吗?   骗我、骗我!我爸没走!我爸没走!   有人上来使劲拉开了我,含泪提醒我——那还不是,他在等你、他在等他最小的女儿回来治疗癫痫最好办法吗?   天哪,苍天啊!   爸啊,您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您难道不明白,您这一走,或许您自己解脱了、轻松了,可是、可是,您让我们如何承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将摧毁我们精神的啊,您不是一向疼惜您的家人,您何以忍心、何以忍心?您就不能再坚持、坚持吗?您不是一向能吃苦吗?您贫寒出生自小吃苦,少小离家当学徒,在那史无前例的特定时期,曾含冤蒙屈受尽非人折磨无数,遭受过多少他人难以想象、文字无以言表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的人生苦难啊,一生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都被您坚强的意志抵御住了,这样的难关都能经受,那么,吃一点药打一些针,又算得了什么?您怎么可以如此逃避、如此逃避,让我们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爸,我悔、我真的好悔啊,为了让极度疲惫的母亲以及哥嫂姐姐们能够休息得好一点,那一晚我自作主张将他们统统“赶”出了您的房间,我想就让我一人陪您吧,希望您能好好睡上一觉。可您当晚却少有睡眠,整整一个晚上,尽管呼吸有点急促,可您思路却非常清晰,您开开心心地跟我聊着天,说着一些家常里短,甚至问到家里的水电煤费是否已交?我怕您太累,我想跟您说话,又不敢多说,几次劝阻着您,我很想让虚弱的您多多休息,但说实话,内心里,那时我也非常非常担心,我担心您突然之间的神志清醒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会不会如民间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可我哪里、哪里会想到,这竟然会是您在世的最后一个晚上?早知如此,咱们家的所有人,谁还会睡觉、谁还有心思睡觉?我也不会如此残忍,生生剥夺了您在世时最后一个晚上的热闹与快乐啊,我有罪啊,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爸,我不知道,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您是否有预知?因为我始终不明白,在最后一个晚上,您为何只跟我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您那么愉快,含着笑意,根本没有任何的嘱咐和交代,以至于我完全放松了。我记得很清楚,您先后问了4次:“你妈呢?”听我回答“在睡觉呢”,您就非常欣慰地点头,那神情分明告诉我——好好地让她休息,别去打扰她!你几次问我时辰,告诉我只有西瓜最好吃,问我西瓜的价格,说您明天自己去买,或者让嫂子去买(因为她内行);您说粥啊开水啊都不好喝,您讨厌,别端给您;您说您不想吃任何东西,只想喝雪碧(可惜那么多的酒类饮料中,我唯独没能找到雪碧)……而我,由于您的神情自若,还天真地祈祷,您或许会侥幸逃过一劫,您仍然会生龙活虎,仍然谈笑风生,仍然能架着老花镜认真看报说新闻……爸,对不起,我太大意,我太大意!现在想来,或许是我反应过于迟钝,有几句话应该有寓意,否则,平白无故的,您缘何让我“马上打电话给***,让他赶快来!”当我告诉您,姐夫老早安排好了,一早就会来的,您流露出满意的表情。是我的疏忽,我错失了与您诀别的时刻,一晚上下来,我以为您会没事,上午,我跟您打了个招呼就顾自离开去办点急事,却不曾料到,这竟是最后一面!当我跨出家门半小时后,您一下子就难受起来,一口痰上来,您就这样、就这样不顾一切地撒手西去。而当时所有的子女中,独独缺了我一人。终身遗憾哪,我无法原谅自己,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   日子如流水一般悄悄地过去,悲伤依然在心间萦绕,不经意间,日历已翻至2014年6月8日,爸,窗外,阴天,小风,不热,这样的天气,无疑是老天爷对莘莘学子的厚待,一如你生前对别人的宽容,而我,呆呆地坐在电脑桌前,深深地思念着您,无助、无奈、茫然,回忆越多,越易泪流。   前段时间,电脑上整理资料时,无意找到了您在生命最后那段日子的视频和照片,这无意而作竟然成了绝唱,成了可以流传后代的珍贵影像资料。泪眼朦胧中,唏嘘不已,您的音容笑貌犹在,可是您已走在了世界的另一端。您在那儿,过得好吗?不会再有身体的病痛了吧?   爸,您这一生,遍尝人生酸辣苦甜,您过得太苦、太累,您从苦难中懵懂走来,从苦难中黯然离去,一生中苦多甜少,您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呢,就这样无助地作别人世,这,怎不让我们揪心?   有人说,您爸高寿了啊,福气不错,人总要迈上这条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想开点。是啊,话虽如此,可于我们而言,爸,我们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哪,当您的子女们条件逐步好转,大家庭所有的人都盼着您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活着,尽享天伦之乐、绕膝之欢时,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突兀地一走了之?   爸,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罪魁祸首是2008年7月19日,一份省级医院出具的ECT报告单,犹如惊天霹雳,震得我们手足无措泪雨磅礴,我们天真地奢望这只是医院的误诊,但当时的症状无疑证明,一向健朗的您确实罹患绝病——前列腺癌,晚期,已经骨转移。怪不得您不明原因地急剧消瘦!医生分析,二种情况最易导致病情的延误,一是病人硬朗身体素质不错,没有及时发现;二是病人不拘小节善于熬痛,小病小痛不重视。如此说来,爸,您应该早有不适,您是否实在熬不住了,才肯跟母亲明说,才自己提出去检查一下?才出现了我们最最不愿听到的结果?主治医师一旁劝慰:由于延误,增加了治疗难度,但情况并不悲观,倘若药效明显,您完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快快乐乐,生活质量不会受到影响。我们泪中带笑,我们祈祷上苍,我们期盼出现奇迹!果然,药物一用,立竿见影,您身上的痛感慢慢消失,晚上可以睡安心觉了。您开心啊,笑称“到底还是省级医院水平高!”是啊,小医院查来查去查不出,内脏都好,血糖、血脂都还正常,人怎么会消瘦怎么会痛,原来只是一点小恙哦,呵呵,您在笑,我们陪着您笑,可我们心底却在流泪,因为您根本不会料到,那只是我们善意的欺骗。我们商定,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医生,不惜一切代价,只求您开开心心、没有痛苦地活着!   自此,爸,您不得不踏上了漫漫的求医路,从省城地浙二医院到杭州邵逸夫医院再到金华艾克医院,一月一次的复查,您,从最初的健步如飞到后来的缓步慢行,从蹒跚挪步到双人扶行甚至于轮椅推行,你打了N多的针吃了N多的药,可人却越来越虚弱,每次的检查结果都让人寒心,每次热切的盼望都落空。在您面前,我们强颜欢笑,在您背后,我们泪洒双腮。你N次问过您的病情,我们轻描淡写一句带过,我们把药包装扔了,甚至把药瓶上的字给磨掉了,您在稀里糊涂中任由我们摆布。无助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该怎么救您?我们求医生,可好脾气的主治医生坦言“我只能医病不能医命哪”,同情解决不了问题,他也别无良策;我们去求菩萨,可菩萨自然也保佑不了您。当您的状况越来越糟糕,当您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不能辨认自己的子女时,我们除了焦心,只有痛心,我们失魂落魄一如惊弓之鸟。我们预感到,或许您想开溜了,或许您吃苦吃厌了,或许上帝想召唤您了,因而我们千方百计地逃避,我们怎么也不愿面对现实,我们苦苦地留您、我们急切地拉您,可怎么就感动不了上帝呢?哪怕您只能卧病在床,至少您在我们身旁,我们还能有福气喊一声“爸爸!”;哪怕您需要24小时陪护,至少我们有子女多人,我们不怕!可是谁想,爸啊,您或许自己怕了,或许您唯恐给子女添了拖累。那天您说“哦哟,弄得要你们服侍了闹,真当难为情!”,爸,这是啥话哪?鸟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养育之恩无以回报,作为子女,这是最最起码的义务,您又有什么可以内疚的?我们不求其他,只求您的病体能渐渐康复。可是苍天哪,最终我们没有苦劳更没有功劳,您,终究还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爸,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您被推入火化炉前的那一刻,我是如何的魂飞魄散,如何的悲痛欲绝、心如刀割,那场面太残酷了,残酷得让人窒息,这哪是常人能够支撑的啊?我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您“咣噹”一声就消失了,一小时之后,出来的竟是几根骨头和骨灰,爸啊,我浑身汗发倒竖,我痛不欲生、万箭穿心,爸啊!空、空、空,人生如梦,您克勤克俭一生,努力奋斗一生,只知道付出不知道享受,值得吗?   爸,每每在您遗像前傻傻地注视,我不知道,子女们的一片哀思,您感受到了没有?   ……   爸,我不明白,在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您为何拒绝治疗、拒绝进食?明明饿着肚子明明可以吞咽,偏偏咬紧牙关不让食物、水、药品入口,您是怕拖累了我们还是因为承受了太多的苦痛,您实在抗不住了,想逃避了?您肯定疼,肯定难受,可您从来不叫苦也不喊痛,以至于我们根本无从得知,您被病魔折磨得如何了?每次问您,总说“还好还好”,想必,心力交瘁的您怕给我们添累,怕您的呻吟会加剧我们的不安和痛苦,您自个儿忍着、熬着,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就想以绝食这样自残的方式放弃生命,想自行了断,想早一点减轻子女负累?狠着心强迫您进食的那几天,您伤心地叹息,说子女没有一个讲道理,还怒“骂”儿媳那么凶,老是逼着您吃东西,爸啊,那是想让您增加一点营养哪!   爸,我不明白,在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我们是在虐待还是在尽孝?看您吃不下、不肯吃,数天水米未进,我们通过朋友请求医生武汉儿童羊角风治疗方法上门服务,哪怕只是输点营养液也好。可您怎么也不肯配合,双手乱舞,无奈中,针头只能挂到您脚上,您一直喊啊抗议着,您求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行行好、帮帮忙,拔掉输液管,可是,大家就是硬着心肠不为所动,每天还有专人紧紧抓住您的脚,使您根本无法动弹,哪怕您再怎么痛苦再怎么恳求……现在想来,那无疑是一种蹂躏。早知您走得如此急促、如此凄婉,我们何必再折磨您?   爸,我不明白,您对自己的病情,究竟知情还是不知情?从您的神态来看,好象是蒙在鼓里一无所知。但我们猜测,您其实很早就知晓了实情。那次在浙二医院等候专家门诊,由于疲劳加上热空调的作用,我们几个昏昏欲睡,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惊醒时发现您居然正低头翻阅着自己的检查单——那可是我们随身携带从不敢让您入目的啊,惊惶失措中,我们几个都在自责,唯恐一时的大意让您获悉病情精神崩溃。但是您的神情表示,您似乎丁点未知,您平静,带着笑意,丝毫不见异样。母亲说,您或许真是老糊涂了,哪怕看了也弄不灵清了。但是须知,爸啊,您脑瓜子好使,您思路清晰记忆超常,您经手的帐目清清楚楚,您对各类资料的存放和保存记得比年轻人还明白,那么,对于一份叙述详细的诊断书,您焉能不明就里?而且后来不小心被您看到的诊断报告也不止一二回,您定然理解我们的苦心,恐我们为您担忧,虽心知肚明,但偏偏不想捅破这层纸,故意装作一概不知。爸,这需要多大的承受能力和气度,这一份心理重负何其难耐!   ……   真是苍天无眼哪,爸,如果您健健康康地活着,咱们这大家庭会增添多少的欢声笑语!   自打您生病起,大家的心一直吊到了嗓子眼,争先恐后想的是如何厚待您,哪怕只是满足您一个小小的要求。可您从来不肯出口,您说一日三餐的营养足已,小时候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现在条件多好啊,还奢求什么?!您说您一生无所求,看到子女们个个懂事、孝顺,您就心满意足了。爸,其实,我们很清楚,您是苦惯了,您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太低了。那么大年纪了,您一直坚持自己生煤炉烧水,当生煤炉被所有人否决之后,您又改在每天清晨起来烧开水,为的是多用谷电。爸啊,您的节俭根深蒂固,您说赚钱不易,怎可以大手大脚浪吃浪用?您不沾烟酒,讨厌烟,虽然当年喜欢小酌一点黄酒,可后来因为高血压,您在十多年前就不得不放弃了这唯一的嗜好,此后再不碰酒,哪怕别人力劝,也从不破戒。 共 78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