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大美葡萄沟·智慧坎儿井(散文)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外国文学

一、大美葡萄沟

新疆民谣说:“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人人夸,叶城的石榴顶呱呱。”道出了新疆著名的四个水果之乡,而吐鲁番的葡萄独居榜首,可见这里的葡萄名驰中外,享有盛誉!

2017年7月23日,游览享誉中外的吐鲁番葡萄沟。

我们去的时候,葡萄还没有成熟,但是可以吃了,看到的正是满架葡萄丰收的大美。

韩愈《葡萄》诗写道:“若欲满盘堆马乳,莫辞添竹引龙须”,诗人希望种葡萄的人能对葡萄多加培育、让它结出丰硕的果实。“添竹”,指在架子上多加竹条,扩大修缮,将葡萄的枝蔓引好。“龙须”,比喻葡萄卷曲的藤蔓。

要想葡萄生长得好,要想葡萄丰收,种葡萄的人一定要搭建好葡萄架子。这里的葡萄架子搭得特别好,是高大宽敞的葡萄走廊:两边是高高的白色柱子,顶棚是又长又直的竹竿,竹竿纵横交错,排列有序。走进葡萄沟,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葡萄走廊,仔细观赏:棕色的藤蔓弯弯曲曲地缠绕在架子上,葱绿色有点像手掌的叶子上洒满了阳光,变成葱黄色,还有那葱绿的葡萄须,犹如一根根卷曲的丝线,环绕在藤蔓枝叶间。更叫人喜欢的,是那一串串晶莹剔透、玲珑圆润的葱绿色葡萄,密密麻麻地悬挂在架子上,叫人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摘一串下来尝个鲜——然而此刻不行,理智提醒自己,这里是旅游区,如果游客都随意摘葡萄吃,那我们现在还能看到如此美好的丰收景象呢?

“分岐浩繁缛,修蔓蟠诘曲。扬翘向庭柯,意思如有属。”刘禹锡的《葡萄歌》,为我们描绘了葡萄那种曼妙无比的姿态。今天,在吐鲁番的葡萄沟,我亲眼目睹了“繁葩组绶结,悬实珠玑蹙。马乳带轻霜,龙鳞曜初旭”的情形,葡萄将要成熟之时的美景,让人喜悦,让人惊艳!

站在葡萄走廊里,感慨万端,原来吐鲁番的葡萄是这么生长的,架上的葡萄是如此的繁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以为是人造的景观呢!平时逛超市,见到袋装的、散装的新疆吐鲁番的葡萄干,心里还想:吐鲁番哪里能生产出这么多的葡萄干,是不是别的什么地方的葡萄干冒充吐鲁番的葡萄干呢?现在,我相信了,吐鲁番的确有这么多的葡萄干;这么多的葡萄干,确实是吐鲁番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生产出来的。

吐鲁番位于新疆中东部,天山东部山间盆地,素有“火洲”之称。正值中午,站在这葡萄长廊下,呼吸着清新、带有甜甜的味道、夹杂着些许泥土、青草味的空气,神清气爽,精神抖擞;阳光透过葡萄架,形成了一个个细碎的光点,微风吹过,那些细碎的光点跳跃着、闪烁着,但更多的是浓浓的树荫,一点都不觉得热,倒是感觉清爽、舒适。

漫步葡萄沟,到处都是葡萄走廊,满眼都是一串串长长的水灵灵的葡萄,有着珍珠般的圆润,有着玉石般的光泽,诱惑着人们,招引着人们……

吐鲁番葡萄沟的葡萄为什么这么甜呢?这是由吐鲁番的特殊地理位置决定的。吐鲁番地处我国西北内陆地区,远离海洋,是大陆性气候。这种气候冬冷夏热,雨量少,气候非常干燥;晴天多,日照充足。由于日照充足,使高山冰雪消融,给农作物输送来宝贵的水。白天温度高,可以加强农作物的光合作用,有利养分的积累。夜间温度低,农作物的呼吸作用减弱,减少了养分的消耗。因此,瓜果蔬菜长得特别大,也特别甜。

吐鲁番主要种植无核白葡萄,还有马奶子、红葡萄、喀什哈尔等13个品种。尤其是无核白葡萄,皮薄肉嫩、多汁味美,营养丰富,素有“珍珠”的美称,含糖量高达20-24%,超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葡萄,居世界之冠。用无核白鲜葡萄晾制的葡萄干,含糖量高达60%,是葡萄干中的珍品。

逛了大大小小的葡萄长廊,我们才到景区前面的园子中,看到长廊尽头碑石上有“葡萄沟”三个鲜红大字,格外引人注目,游客争先恐后在此照相留念。碑石的后面,是一块怪石,前面看像一只昂首挺胸的小狗蹲在那里,身子下面是一个小小的拱门,可以弯腰通过。碑石的对面,是鹰嘴岩,突出的岩石,尖尖的,长长的,很像老鹰的嘴巴,更为奇特的是鹰眼圆睁,鹰喙线条清晰,鹰喙的上面是灰土色,下面是灰黑色。鹰嘴岩的身体部位,是一块巨大的岩石,有竖直的突出的岩柱,上有三个白色的大字“葡萄沟”,还有两个拱门,一个拱门长有树木,另一个可以穿石而过。

此外,园内还有民族风味的食堂,有卖工艺品的蒙古包、卖丝巾帽子等旅游用品的,还有划船游玩的地方等。

二、阿凡提故居和巴依老爷豪宅

葡萄沟的旁边,还有一处重要的景点,就是阿凡提和巴依老爷的故居。

首先参观阿凡提故居。

走过一条甬道,来到阿凡提故居前。院墙是用大块的土坯砌成的,院墙的左手边有阿凡提的简介:生于19世纪初的一个贫苦家庭,6岁读完私塾,11岁开始学习古兰经,17岁就可以翻译阿拉伯语的书籍了。

原木板的大门很小,仅容一人通过,门柱门槛底下垫着两层砖头,门楣上有一块拱形的木板,上有隶体字“阿凡提故居”,字的左边,有阿凡提赶着小毛驴的图画,小毛驴的样子很夸张:耳朵长长的,脖子长长的,头比较大;阿凡提站着,穿着维吾尔族人的传统服装,留着维吾尔族男子典型的短胡子,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扬起,似乎在赶毛驴。

走进院子,看到的是维吾尔普通民居的样式和家居,在干旱少雨的吐鲁番地区,一般民居都采用大块的土坯修建居所。小小院落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最显眼的是阿凡提雕像,他头戴一顶维族白帽子,身穿蓝绿相间竖条维族袍子,站在小毛驴旁,小毛驴依然是巨大的头—几乎和身子一样大,又圆又大的眼睛。左边,则是一方一尺来高的土平台,平台上方是个葡萄架。靠着大门院墙的地方,有一张简陋的床。我想,这张床应该是阿凡提特别喜欢的,也许这位聪明伶俐的阿凡提,只要是吃饱喝足之时,大概经常是一个人悠闲地躺在这张床上,仰望天空,思索着怎样和巴依老爷斗智斗勇,或者琢磨着用什么办法将巴依老爷捉弄一下。

至于阿凡提的房间,陈设是再也简单不过了,除了生活必须品,一样多余的东西都没有。真和陶渊明的“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差不多。也许,正是这样极其简单的生活,简单的住处,阿凡提的头脑里才充满了智慧,我们经常说“心为物役”,物质的富裕,住处陈设过于繁复,就会占据一个人的太多的时间,也会耗费一个人太多的精力,使你无暇顾及你的内心,让你无暇丰富你的思想。

巴依老爷的豪宅,和阿凡提的故居是一墙之隔,然而两处院落却是天壤之别。

首先是院墙,是用青砖砌成的。木质大门上雕刻有花纹。进入院子,房子修建的更是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维吾尔族普通人家的院子,房子的地基和院子都是同样高度,这地方常年少雨,不用考虑雨水渗漏、雨水通道等问题。但是,巴依老爷的单层平顶的宅子却是建在一个有一尺多的高台之上,使原本高大的房屋更是显得富丽堂皇。巴依老爷的房子,有一个宽宽的走廊,走廊边上有雕刻华美复杂的栏杆、廊柱等,衬托出了房子的华丽;还有,房子的沿墙、门窗、走廊、顶棚等,都有镂空的花纹、雕花的墙砖,木刻几何图案等。廊檐上的彩画,也为整个建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廊檐下的斗拱,在檐下排列着,从房屋的建筑风格可以看出伊斯兰建筑风格。走进房间,更是锦绣辉煌,陈设华丽。顶棚、墙壁上有装饰图案,地上有毛毯,塌塌米上当然是绸缎被子,阿拉伯毛毯,在塌塌米的角落,还有一个金色的小箱子,估计巴依老爷的金银财宝都藏在在里面……

真是叫人难以想象,要建造装修一栋这样的房子,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有钱的巴依老爷也太会想办法花钱了,他们大概把所有的钱财、所有的心思都耗费在这奢侈的衣食住行之上了。也难怪阿凡提喜欢打抱不平,在嬉笑怒骂中惩罚了贪婪愚蠢的巴依和国王,大快人心。

三、“地下运河”——智慧坎儿井

从葡萄沟出来,参观了中国古代三项伟大工程之一—坎儿井。

当初,中国地理课本上有介绍,可那时只是为了高考记住了这个名词,至于坎儿井是什么样子,怎样灌溉却是不知道。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了:坎儿井原来就是“地下运河”。

坎儿井,“井穴”之意,在《史记》中有记载,当时称“井渠”,而新疆维语则称为“坎儿孜”。吐鲁番的坎儿井总数达1100多条,全长约5000公里。

景区大门建筑很特别,以乳白色为主,顶部是圆柱形,也许代表坎儿井的竖井。大门上方有六个楷体字“吐鲁番坎儿井”。进入大厅,有高大的穹顶、拱形的门窗,穹顶上雕满了繁复而精美的花纹,宽敞华美。正面有一面巨大的岩石,上有一行红色的大字:“坎儿井—中国古代三项伟大工程之一”。

走下一个螺旋式楼梯,进入了坎儿井展览厅,有坎儿井的模型图。导游介绍,吐鲁番地区自古以来干旱少雨,由于高温炎热,空气干燥,地表水很容易蒸发,极难留存,因而古人利用地形的坡度,巧妙地引地下潜流灌溉农田。

坎儿井大体上是由竖井、地下渠道、地面渠道和蓄水池四部分组成。

首先要挖好竖井,然后通过竖井清理地下渠道挖掘出来的淤泥,竖井也是送气的通风口。井的深度因地势、地下水位高低而不同:一般是越靠近水源头就越深,最深的可达90米以上。竖井与竖井之间的距离,随坎儿井的长度而有所不同,一般每隔20到70米就有一口竖井。一条坎儿井,竖井少则10多个,多则上百个。井口一般呈长方形或圆形,长1米,宽0.7米。

乘车临近吐鲁番时,在郁郁葱葱的绿洲外围戈壁滩上,可以看见顺着高坡而下的一个一个的圆土包,排列有序地伸向绿洲,就是为了防止风沙掩埋井口,在井口搭的保护井口的土棚子。

 走进坎儿井,迎面有一个大的铜壶,是维族家庭常见的洗手壶,肚子大脖子细,壶身上刻满了花纹。洗手壶旁有一颗大树,下有一条小渠,这就是坎儿井的地面渠道,即明渠,也是暗渠出水口到农田之间的水渠。

继续向前走,有地下通道,即暗渠,是坎儿井的主体工程。为了参观方便,水面上装有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水在脚下静静流过,玻璃下有的地方装了彩灯,彩光交替闪烁,渠里的水在彩灯光线照射下,呈现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其实,坎儿井工程最艰难、工作量最大的就是地下渠道。像黄土高原上挖地道一样,人们在有水源的地方,采用最原始的方法挖掘地下沟渠。据记载,天山融雪冰冷刺骨,而掏挖者必须跪在冰水中挖土,因此长期从事暗渠掏挖人,寿命一般不超过30岁,所以总长5000公里的吐鲁番坎儿井,被称为“地下长城”。

暗渠的作用,是把地下含水层中的水汇聚到一起。一般按一定的坡度由低向高处挖,这样水就可以自动地流出地表。暗渠高约1.6米,宽约0.7米,短的100—200米,最长的长达25公里。

暗渠不仅是挖掘掏土非常辛苦,更重要的是要讲究挖掘技巧。开挖暗渠时,为了尽量减少弯曲、确定方向,人们创造了木棍定向法。即相邻两个竖井的正中间,在井口之上各悬挂一条井绳,井绳上绑上一头削尖的横木棍,两个棍尖相向而指的方向,就是两个竖井之间最短的直线。然后再按相同方法在竖井下用木棍定向,地下的人按木棍所指的方向挖掘就可以了。此外,还有油灯定向法,在竖井的中线上挂一盏油灯,掏挖者背对油灯,始终掏挖自己的影子,就可以不偏离方向。

坎儿井能够成功地灌溉,和吐鲁番的土质也有关系。吐鲁番土质为砂砾和粘土胶结,质地坚实,井壁及暗渠不易坍塌,为大量开挖坎儿井提供了良好的地质条件。

在暗渠出水口,修建一个蓄水池,积蓄一定水量,这种大大小小的蓄水池,称为涝坝。水蓄积在涝坝,随时可以灌溉农田。

在走过明渠暗渠两边,有不少的塑像,表现的是开凿挖掘坎儿井的情形:有摇着辘轳从竖井里把挖掘暗渠的泥土吊上来的,有用木棍定向、油灯定向的,有跪着挖掘地下河通道的……一个场景就是挖掘坎尔井的一个步骤,形象地再现了挖掘坎尔井的全过程。

在参观坎儿井时,看到两位著名人物的雕像:林则徐、左宗棠。

林则徐,是近代提倡和推广坎儿井最有力和影响最大的人物。林则徐在去伊犁途中,看到坎儿井,十分惊讶,询问后便极力推广。在日记中写道:“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正月十九日……二十里许,见沿途多土坑,询其名曰卡井,能引水横流者,由南而北,渐引渐高,水从土中穿穴而行,诚不可思议之事。此处田土膏腴,岁产才棉无算,皆卡井之利为之也”。

另一次兴建坎儿井的高潮便是光绪六年(1883年),左宗棠进兵新疆以后。光绪九年建新疆行省,号召军民大兴水利。在吐鲁番修建坎儿井近200处,在鄯善、库车、哈密等地新建不少坎儿井,并进一步扩展到天山北的奇台、阜康、巴里坤和昆仑山北麓皮山等地。

正是由于林则徐和左宗棠的推广和大力开凿,吐鲁番现存的坎儿井,多为清代以来陆续修建。在此,我想到了更多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名留青史的人物:大禹、李冰父子、白居易、苏轼、范仲淹、胡则、于成龙、焦裕禄、孔繁森……

坎儿井的清泉,浇灌滋润着吐鲁番的大地,使火洲戈壁变成绿洲良田,生产出驰名中外的葡萄、瓜果、粮食、棉花、油料等。现在,尽管吐鲁番已新修了大渠、水库,但是,坎儿井在现代化建设中仍发挥着生命之泉的特殊作用。

坎儿井是地下暗渠输水,不易被蒸发,不受季节、风沙影响,蒸发量小,流量稳定,可以常年自流灌溉。水流地下,不容易被污染,同时经过千层沙石自然过滤,最终形成天然矿泉水,富含众多矿物质及微量元素,当地居民数百年来一直饮用至今,不少人活到百岁以上,因此,吐鲁番素有中国“长寿之乡”的美名,这都得益于古人开凿的坎儿井。

坎儿井在中国内地各省叫法不一,如陕西叫“井渠”,山西叫“水巷”,甘肃叫“百眼串井”,也有的地方叫“地下渠道”。

参观了坎尔井地下水利工程,我想到了都江堰。我认为,这项伟大的水利工程,完全可以和李冰父子率众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媲美。毋庸置疑,这两项伟大的工程都是造福于人类的伟大事业,开创了中国古代水利史上的新纪元,在世界水利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章。坎儿井水利工程,是中国古代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文化的杰作。

从坎尔井出来,外面有卖新鲜葡萄的,一公斤十元,我们买了一点,果然香甜美味,人间臻品!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都有哪些呢?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治疗癫痫最新药物郑州哪家医院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