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小公务员的一天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小李并不是没机会升职的,上回就差这么一点点就荣升科长了。考察公示几个关口都顺利通过,心里美滋滋的,也有同事提前祝贺,打招呼以后多多关照,要好的同事私下里也已提前定好请客酒,就等公文下达了。小李的老婆按捺不住心情的激动,早已在她的朋友圈传播开来。几天来小李的老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主动承担起家务事,忙里忙外所把有的温柔充满着整个小屋子。人还未进屋门已打开,一股温馨附带着佳肴的美味扑面而来。   “爸爸!回来了!”读初一漂亮的女儿从里屋冲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搂住小李的脖子。   “宝宝,放开你爸。”   “累了!洗洗吃饭。”小李的老婆关好门深情地望着丈夫。   小李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微笑着和女儿说话,心里还是很沮丧。晚上和妻子温柔后,才告诉提拔的事已没戏了。小李知道在机关里他没有天线没有关系,兢兢业业工作,到了三十八九岁这次是最接近目标的。以前领导也多次口头许愿,他也没放在心上,他知道,就如马戏团的猫猫狗狗表演时给点食品的鼓励。如今如此的接近希望,彷如到手的鸭子飞了心不甘气不过。一个晚上和老婆怨天怨地怪自己命不好。其实他隐隐约约知道小王是厅里领导的亲戚。   上班的铃声响了。小李打开电脑,局域网OA内的工作任务一一展现面前。   小李想今天的工作,一个报表要交,两个许可要审核提交领导,还有一个办公室要的报告要写。稍微整理后小李着手手头的工作。从表面上同事中看不出小李没提拔后有什么影响,大家不想也不愿意提那件事,小李也知道大家的好意。他视乎已习惯了,他知道自己是个小人物,没有本钱发牢骚,就是发疯发泄有用吗?上回老陈给领导提意见,也只是不够婉转而已,小鞋穿上一直到现在都摘不下,就如植入脚里的鞋,一辈子不用买鞋了。小李如今就当自己做了个梦,好梦。有时也自己挖苦自己,嘲笑想为什么不做个局长梦呢?科长太小了,反正是做梦做大点又不用本钱。领导不会霸道的连做梦都不可吧!   小李人缘好,同事有困难他会主动帮忙。也老大不小了,大家还是愿意叫他“小李”,他自己也要求大家叫“小李”好了,从进机关到如今近四十岁“小李”这个称呼就一直未改。也许到退休这个“小李”还武汉哪个医院治疗青少年羊羔疯好未成为“老李”。有新进同事叫“李老师”或“老李”,小李好像没听到,忙着自己的手头事,不是他装领导,耍威风,摆老资格。他不习惯有人这样称呼,以为叫他人,不是在叫他。改叫“小李”,他立马反应过来“需要我帮忙吗?”,微笑热情。小李自己给自己定位,是个小人物小公务员而已。   “小李,你先把手头的活放一边,这里有个稿子你先写下,我下午急用。”郑处长着急地递给小李。   “好叻!我马上就办!”小李放下在办的工作,手脚麻利地必恭不敬接受新任务。   小李能者多劳心甘情愿,新任务也不是挺复杂,只是时间紧点吧了。小李科室人浮于事的大有人在,闲聊喝茶看报玩游戏的,无所事事的,比比皆是。各种关系各种天线指挥着人事,一有机会千方百计地塞进小李的科室,能干活的没几个。新上任的小王科长靠关系提拔,除了应酬拍马屁这个特殊本事外,就没有可以拿出手的业务了。郑处长心中明了的很,安排他工作只会耽误事。郑处长知道也惹不起,上级机关领导的亲戚照顾不周关系到自己的前程,发挥其特长有应酬都有他在。小李在科室里的重要性郑处长是知道的,拿五个人换也不舍得,他明白他亏欠小李,这次答应小李升职又没兑现了。因此还特意请客说明原因,我也无能为力这社会就是如此,上面一定要有人啊。下回我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小李说心领了,他知道他不可能找到天线,祖坟没冒青烟,找不到皇亲国戚。他其实主要只想提高工资,一辈子做科员,薪水基本就固定了。小李忿忿不平心里说,这该死的官本位制度。   领导交办的任务。每项工作都建立程序,指南,手册,有的还建立体系。但不管什么,在后面都有一条,领导交办的工作。小李知道什么是导交办的工作,就是领导急你就给他解决。就如领导在茅坑里呕屎,大叫忘了带纸,你马上递上,领导高兴“及时解决”。上午上班小李就是按照领导交办的工作,放下手头该做的,及时解决领导之急。什么体系,什么程序,什么指南,这些都是给上级领导检查用的,都是做样子,也可以说面子工程。我们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制约机制。   “爸爸啊,我这道数学题不会做。”上初一的女儿也不管小李忙不忙打来电话问。   “宝宝,不要急。”小李边打电话边拿起纸笔记录下来说,“过一会儿,告诉你!”。   小李忙的焦头烂额,还时不时拿点时间给女儿。小李小的时候父母对他关照的少,那时也没有条件,如今总感到欠债似的在女儿身上还。抽空必定会询问女儿的情况,什么吃了没,什么冰箱里还有牛肉在微波炉里热热就行。此时正是中学放假期。   午饭过后,原本晴空艳阳的天空转眼变成大雨滂沱的天气,噼里啪啦的雨水打在路面上,晒得发烫的路面冒着蒸汽,空气变得又闷又潮。雨水和汗水把疲惫不堪的小李引到路旁的商场。   小李在想电瓶车刚被偷,今天又碰上大雨,我最近碰上霉运了。背后有人拍了下他,原来是老同学。两人边避雨边聊天。小李此时像换个人似的,对社会的腐败和官场的黑暗抨击着,对社会上不公不正的事愤慨着,对单位的吹嘘拍马的人厌恶着,对弄虚作假危害社会的事感慨万分。滔滔不绝慷慨激扬,完全不像在办公室里的小李。在单位小李是唯唯诺诺敬小慎微,任劳任怨把领导的指示当圣旨。老同学问你不是也在体制内吗?小李不听则以一听就来气,工作近二十年到手的月薪才三千四百元,原先还有一些补贴还有一些灰色收入,如今八项规定这些都没有了。“全中国最小的公务员”小李感慨地说。小李想如今状态就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在单位兢兢业业工作近二十年,虽没交社保但也被牢牢控制,此时离开连社保都没,还不如农民工。要离职也要早点。公务员八年未涨工资,公务员只有升职才涨工资。要升职像小李这样老老实实是不可能的。机会机遇还有不可预料的问题,千军万马挤破头。现今社会好似围城,城外莘莘学子努力往里挤,城内有苦说不出。   办公室内小李不断地打电话,核实下面基层的数据,他必须把报表在下班前赶出。小李感到报来的数据编的也太离谱。正确的数据才能提供准确的决策,才能反映事物的客观规律。在他这个小小的部门上报的数据就有虚报,集中起来就会放大,影响就更大。在做报表时,小李想到了国家的GDP,那会不会也很虚。   “郑处!这个数据实在太不符合常规了,我已落实过水分太多。”小李坚定地说。   “那就改成3450吧!”郑处长随口明确地回答。   小李先是一惊,看了看报表郑处长只是把以前的数据加了十位数。小李知道他不可能与领导拎着个,就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又有什么用呢?只有自讨没趣。他这把年龄不比年轻人,火气旺有本钱。前段时间单位有新考入的同事离职,觉得没前途没机会发展机会渺茫。小李觉得早走比晚走好。小李想社会上的精英考入机关,十多年后只会写八股文和学会听话,没有一点社会需要的技能,就是原先有点技能十多年后也都荒废,社会不需要这种人,一点生存能力都没有的人。记得八九年代朱镕基总理在位时,国有企业改制大量的工人下岗,那些都是身怀技能的熟练工人,市场需要,大量吸收人才。如今社会发展,国家机关大而全,管得多,公务员人数多,已不适应市场的规律,制约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他预测不到十年也要轮到公务员改制下岗了,到时那些精英只有会写文会听话的技能,到了社会上将茫然无助,将会被社会淘汰,两个都在机关工作的夫妻公务员就更惨了。   “妈!是我!你按照说明书一天吃二次药,水要多喝点。”小李的丈母娘打电话询问。   “我问你,我想吃鲳鱼,今晚下班去买。”自从知道小李升科长的事泡汤,他老婆温柔也180度的转弯。   “爸爸!老师要数学习题集,你下班去买。”女儿命令的口吻说。   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知道小李似乎有三个女儿,老中青。同事接电话常常直接喊,“小李!你的电话!”“谁啊!”“你的老女儿找你。”。他家里的三个女人不论大小事都找小李,才不管小李忙不忙呢。小李在单位在家里总是用平和耐心的语调回答,只有在外面在朋友同学面前像个愤青,玩世不恭的激烈。   想起去年丈母娘住院时,大小舅子借口没时间业务多,两个大小舅嫂看护两天找理由家中事多跑了。小李在老婆哭哭啼啼的谩骂中,白天上班,晚上值班,陆陆续续坚持一个月。挂瓶吃药跑医生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丈母娘就如她女儿一样娇气,有其母必有其女,小李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作用下差点疯了。同病房的病友羡慕说,你的儿子真孝顺啊。他的丈母娘自豪地说不是儿子是女婿,我有两个儿子,他们工作忙。小李差点晕过去,儿子可以疼,女婿就不是人了。就是这样小李还要考虑女儿的学习吃住问题。   “下午两点半,上级检查组会到我处检查工作,大家手头上的活抓紧完成。”郑处长说。   “小李,你不能离开,检查时需要你,主要业务都是你经办的。何况组长何局长是你的老同学,多多少少会照顾的。”   检查组一行人挤满了屋内。新任王科长从睡梦中醒起似的,跑前跑后端茶端水,如同哈巴狗低着头摇着尾巴,尽情的巴结。   “老同学,最近还好吧。”组长何局长主动向小李打招呼。   小李微笑点头说:“谢谢,还是老样子。”。   小李和何局长是大学同学,上下铺的关系。上学时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小李是学习委员,何局长以前经常求小李快点做作业,他到附近的学校泡妞去,回来好抄袭。大家常常打趣问,又去找姐姐了。也经常带些好吃的,藏在抽屉里,同寝室的同学嘴馋撬开抽屉偷吃。小何回来大叫,谁偷吃的,没人认账。个个装傻,是你吗,是你吗。小李和小何毕业后一起到单位报到,两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对前途满怀希望。虽然一个成绩好一个成绩差,并没有影响追求仕途的欲望。十几年后小李原地踏步,小何百米冲刺。小李如今只想能够加点薪水,何局长除了考虑仕途还想到其他东西。上级单位领导何局长也想关心小李,只是各种利害关系和不可言状的事,阻碍了小李的仕途。机关里体制内仕途的发展机遇刻苦才学是一方面,还就是武汉哪家医院治肌阵挛羊羔疯你懂你不懂的那事。   “把今年的许可和备案的档案拿几份查查。”   “好的,你要几月份,四月份的好吗?”   “三月份的,拿五份,许可三份,备案二份。”   “你们应该知道许可要申请的,没有当事人申请许什么可,还有许可应在7个工作日完成。”   “这份是备案的档案,不是许可档案。”小李马上解释。   这几年国家依法治国,制定《许可法》《复议法》《行政诉讼法》规范行政行为,提高行政效率。要求所有的行政许可必须公示批准,不能随意增加行政许可。国务院还陆续取消了多项行政许可。许多行政机关不想没了权利,许可改为备案,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备案的条件和许可一样,还没有时间程序限制。更有甚者改为核查,条件更为苛刻。   检查期间,小李的老婆还不时打电话来。   “我很忙,回家再说。”   “那你…...”   “好了,我会……”小李捂着嘴小声的回答。   小李的老婆娇滴水润,小李黝黑瘦干,两人反差极大。这几年小李身心疲惫,压抑的心情无处发泄,人前人后人格分裂,家里单位人鬼不分,好不容易在朋友同学面前可以表达真性情了,又成为愤青,牢骚满腹怨天怨人的怨妇。头顶的头发越来越少,两鬓白发增多,背也微微驼了,走起路来就如想要捡地上的东西似的往前冲。小李和他的老婆散步,彷如父亲带女儿。遇上小李的熟人打招呼,和女儿去散步啊。是我夫人。哎呀看不出你夫人真年轻。小李的老婆笑得合不拢嘴,感到自己会保养,小李配不上自己。小李没好气的说,不要太得意,人家还以为我二婚了。或者认为我也太张扬,带着二奶逛街。小李的老婆娇嗔地说,美得你!   小李家的女人们,并不知道小李的烦恼痛苦。小李也不想告诉她们,因为他爱她们,心甘情愿的宠她们照顾她们。   小李这一年来夜里一直在做梦,重复做同一个梦。他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带有红色地貌的高耸入云的崖壁上。远处乳白的云雾缓缓地被吸入崖底,黄昏的天空昏沉昏沉的,天际外隐约抹上一丝丝鲜红的光线。他全身僵硬望着那鲜红的光,寒风刺骨的阴风中夹带阴沉的语调,“往前走”“往前走”。不自觉缓缓地走向深渊,心在喊,却喊不出,“我不要”“我不要”全身虚汗惊醒。小李老婆问,这么拉。没事,做了个梦。最近,小李有时突然在梦中会喊着,我不要,我不要。吓得小李老婆摇醒梦中的小李。   小李纠结,疑惑,无奈,又不甘心。努力想抓住每天每时出现在身边的机会,献媚低三下四地对待人和事,不想放弃从小自己给自己种下的希望和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目标和希望越来越离他而去。他心不甘,但他能花钱找天线吗?他能做出没良心的事吗?纠结的他,如今把他搞得人不人鬼不鬼。还好心底里的良心告诉他那是底线,做人的底线。   “现在已五点半了,所有人都不要回去,食堂已准备便饭和检查组一起聚餐。”郑处长宣布。   “何局长啊,八项规定后查得紧,就在我们食堂将就了。”郑处长不好意思的说。   “应该的,应该的。”何局长皮笑肉不笑的说。   小李想已答应老婆了,最近老婆心情坏,自己再不回去吃饭她必定发飙。他向处长请假,不行!其他人可以,你不行。你要陪陪何局长,你们是老同学,好好陪他喝几杯。   是同流合污,还是自命清高,小李在两者间摇摆。他想找到最佳点最适合的位置,在不放弃底线的条件下,又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得到提升。在现行的官本位制度下是不可能的,小李随着年龄增大理想的逐渐远去,那个噩梦还会常常关顾他,除非下定决心做个真性情的人。   外面已一遍漆黑,机关的食堂灯火通明。郑处长和王科长轮流不断和检查组的人员敬酒。   “大家辛苦了,我代表本处先敬检查组。”   “何局长亲临我处检查,是对我们的关心爱护,我干了,领导随意。”   “这么能随意呢?喝酒不能随意,工作就更不能随便了。”   “领导豪爽,祝何局长身体健康,干杯!”   “宁可伤身体,也不能伤了上下级关系。”。   酒过三巡,大部分人都带醉意。小李在处长的催促和老同学盛意下,两眼慢慢下垂,满脸通红,看着老同学何局长。他想起去年大学同学聚会,他高兴的好一阵,在压抑的环境下可以放松放松,有机会高谈阔论,回到有理想有抱负的年代。小李老婆非要一起去,打破他的计划,他说没人带老婆,你会无聊的。拗不过老婆,双双赴会。她就像万绿丛中一点红,小李不断介绍这是我老婆。羡慕的眼光并没有使小李自豪,有敬酒者必喝光,不敢言语,一个劲的喝。就如在单位如今的场合。那惺忪醉意的眼神瞟向何局长,何局长正和他老婆有说有笑的聊天。第二天,何局长碰到小李,一个劲的解释,昨晚喝多了,我说了什么?我记不起来了,我有没有过分举动,我喝醉了,记不起来。小李的火一下冒了起来,“你不是就想泡你嫂子吗。”。   九点过后,小李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摇一晃的回家。   砰砰砰,砰砰砰。防锁的门就是不开。   “开门!开门!”里面也不回答。   “开--门呀,是我啊!”还是不开门不回答。   “伊妹呀!你不开门,我就先到澡堂将就一晚上了。”。   门拉开一个缝,一个纤细的手一把将小李拉进门内。         共 58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