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水窖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这一年,陈建新家的水窖却有了另一个作用,做了凶器。他媳妇王秀云跳进水窖自尽了。这可是惊破天的大事,王秀云的娘家兄弟闻风而动,兄弟四人齐刷刷坐着三轮车来到他家,只见大门已经挂上了白色的孝纸帘,院内传出阵阵哀乐声,悲哀的曲子提醒着人们这家在办丧事。兄弟们跳下车,气势汹汹地闯进到院子,满屋子找陈建新。   王秀云的哥王世国代表王家找到陈建新的父亲,问:“大,陈建新人呢?”   陈建新的父亲凄然地回答:“建新回电报了,说是部队军事演习,他回不来了,演习结束他就回来上王家门请罪。”   王世国压抑着愤怒质问道:“我妹都死了,他都不想回来,这事能搁滴哈嘛?!”   建新父亲平心静气地说:“你看,大侄子,咱好歹是一家人。秀云是你家女子,还是我家媳妇,她寻了短见,我们一家大小都伤心很,秀云就这样撒手走了,孩子那么小没妈了,我建新以后可咋办嘎?”   可所有的房间和旮旯都没有陈建新的影子,王世国这下火了:“好我地大呢,你咋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儿建新多少年没有回家咧?你们这些老人谁认为你儿错咧?秀云是他陈建新自己看中,明媒正娶回来的!秀云在你家可是做哈啥丢人现眼的事咧?可是不贤不孝咧?可是作风不正咧?让你家建新如此糟蹋?逼死才到头?你倒是说说看。我秀云做哈喔肮脏事了,我王家兄弟自己扇着耳光,退出你陈家门!”陈父一脸凄然地听着,难过着挨着难场。   王世国果断地说:“大,这事,他陈建新不回来给我娘家人一个说法,人就不能下葬!这事就搁不哈!”   陈父忙解释说:“你娘家也要讲理么,建新在部队,他是国家人么,不是老百姓,可以随意请假。你娘家不让安葬,你们愿意秀云臭咧烂咧?我们老人都出面来料理这丧事了,你们还要咋样?你们王家人是要我给你们下跪才能顺利办丧事?那走,到院子!我给你王家人下跪,替我儿谢罪!”   王世国怒气冲冲地转身走出去了,其他兄弟开始在院子里骂陈建新的劣迹。       二   话还得从几年前说起,王秀云和陈建新从小学开始是同班同学,王秀云长得面容俊俏,楚楚动人,且品学兼优,在陈建新一把子里像个女神一样的存在着,他们一起考入了初中、高中,她年年学业优秀,陈建新看着一把子们对王秀云的膜拜,自我感觉一向良好的他,自然就萌生出追求王秀云的心思,他天天等着王秀云一起上学,结伴同行。他少有和一把子走在一起了,渐渐和一把子疏远了。   转眼高考结束了,陈建新和一把子沮丧地坐在高高的黄河岸上,俯视着黄河浑浊的河水,看着白鹭悠闲地在水里找食,哀叹他们没有一个人考上大学,命运不济!又替王秀云可惜,那么好的成绩居然也没有考上,肯定是发挥失常。陈建新忽然一跃而起,宣布:“王秀云的遗传基因绝对优良,将来生出的孩子肯定聪明,我要娶王秀云!”   一把子个个盯着历来变化无常的陈建新,觉得他又胡说了。明天起床不定又变了,谁都没有当真。可陈建新后来的举动真的让他们出乎意料,他真的说服父母,托人去王秀云家说媒了,王秀云家还是一说居然就同意了。第二年刚开春,陈建新就热热闹闹地把王秀云娶回了家,按照习俗婚礼办得很排场。结婚后小两口的确过了一段幸福时光,让一把子好羡慕。可小夫妻还没有甜蜜够一年,这年秋天,陈建新当乡长的哥,就想办法把陈建新送到部队去了,王秀云和陈建新开始分居两地。   陈建新分到了河北廊坊的陆军部队,义务兵没有探亲假,他一门心思扎根在部队,脏活累活抢着干,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积极学习,很快就得到了连里领导的赏识,连领导也习惯了艰苦的工作找陈建新。新兵连结束后,陈建新被分到运输连,这是他喜欢的工作,开车是门技术活,将来肯定有用,因此他脚踏实地钻研着这门技术。   陈建新走的时候,王秀云已经怀孕了。她常写信鼓励陈建新,并让陈建新在部队好好干,不要担心她。娘家,婆家在一个堡子,两个妈妈都会照顾她。陈建新的妈妈是个退休教师,常常带些吃食过来陪王秀云拉家常,宽慰王秀云孤独的心灵,让她支持陈建新在部队好好干。   那年元旦,黄河边的平原上寒气袭人,朔风怒吼,土坷垃都冻得硬生生地像石头,温度低得滴水成冰,王秀云的妈妈看着女儿的大肚子,直接搬来和王秀云同住便于照顾她,陈建新的哥给镇上卫生院院长也打好了招呼,王秀云提前住进了卫生院,只等王秀云临产接生了。   元旦后第三天,王秀云开始阵痛,痛得撕心裂肺,大汗淋漓,疼得她阵阵迷糊,没有胃口,医生鼓励她忍着也要吃东西,她在不怎么疼的时间,顽强地吃几口食物。熬过两天三夜后,她被推进产房,顺利产下一个女孩六斤八两,母女平安。她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女儿,就累得昏然入睡。   三天后王秀云出院,乡长大哥派吉普车把她们送回了家,王秀云的炕膛里生着了柴火,炕道烤得滚烫滚烫,头上包着产妇护头布条的王秀云坐在暖暖的炕上,享受着产妇的待遇,她感觉也暖暖的。她心里一遍一遍和陈建新说着女儿的可爱,想象着陈建新在部队怎么样?廊坊比陕西冷,他部队的棉衣是否足够暖和?在月子里第十五天,王秀云就急着让母亲拿来纸笔,给陈建新写了一封信,诉说可爱的女儿现状:女儿眼睛能盯住人了;女儿伸懒腰像打猴拳;女儿睡得多舒服……   陈建新的母亲替儿媳寄了信,陈建新母亲和王秀云母亲两个人商商量量轮番照顾王秀云,虽然陈建新不在,王秀云还是感觉很幸福。两个妈妈给了她无私的爱,让她舒心暖心。陈建新的母亲给孙女取名陈睿媛,睿媛不仅身体健康长得很快,而且已经能预测她未来是个的聪明的孩子:她眼睛很有神,半个月就能盯住人,显示出月里孩子超常的机敏,王秀云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满足。   陈建新知道自己做了父亲,看着妻子信中形容女儿的话语,忽然有一种神圣的感觉,他一个人走出营房,来到旷野,“啊啊”地狂喊了几声,欢呼雀跃地放声大笑,乐不可支。他暗下决心:更要好好干!他拿打火机烧了秀云的来信,纸灰飞扬中,他眼里闪耀着快乐的火花,因当兵提走的档案里他是未婚,他只能瞒着部队他已经是结婚生女了。       三   春节后的第十天,陈建新收到大哥发来“爷爷病危,速归”的电报。他知道他们的爷爷六年前就去世了。陈建新暗暗佩服大哥的智慧,难怪人家能当乡长。他向部队请了假回到家时,女儿已经快两个月了,看到活泼可爱的女儿和消瘦的妻子,他搂着秀云母女哭了。内疚和心疼,让他真诚地表示将来要让秀云过上好日子。他殷勤地洗着女儿的尿布,给秀云做饭,尽善尽美地表现出一个丈夫对家的责任和担当。他在家里过了元宵节,和一把子聚了一次,一把子里的青峰也当兵去了,东明去当押车员了,余下几个和他聚在一起,他们喝酒聊天,欢聚一堂,欢声笑语中各自说着毕业后的情况,发小们谁也没有想到,最不靠谱的他,却最早成家有孩子,一把子到底是一把子,他们掏心掏肺地表示对陈建新的羡慕和祝福。   陈建新心花怒放地回了家,这种幸福感让他很惬意。他终于在一把子里拔了尖,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回家看到当年品学兼优的王秀云,如今仍风韵犹存,心中沾沾自喜。他不知道当年还有多少人惦记过王秀云,而只有他把秀云娶回家了,因此他心满意足。   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他搂着王秀云有说不尽的知心话:“秀云,你要努力教育好咱们的女儿,我在部队好好干,争取转志愿兵,到复员的时候,就能安排工作了,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秀云温顺地说:“我会教育好女儿的,你放心!你一个人在外,自己要多保重。”   陈建新依依不舍地返回了部队,他真的如在家给秀云说的那样,更积极努力了。他起早摸黑地干,擦车、保养、清扫连队车库场地,出板报……战友纳闷他何来那么大的毅力和精神。   当兵第四年,由于表现积极突出,陈建新被转了志愿兵,他一下感觉生命有了升腾的质感,他终于脱离了世代的“农皮”,将来复员了,他就可以安排工作成为公家的人了,这太让他扬眉吐气了。   话说廊坊的冬天滴水成冰,再冷陈建新也不忘维护车,每次出车都顺利安全,领导都喜欢坐他的车,他开车技术好,车又干净。为了保持车卫生,陈建新擦车常把手冻得紫一块红一块,有时候还到炊事班烧萝卜擦。   陈建新为了表现自己,已经五年没回家了,开始他一周写一封信回家,后边变成了两周一封信,后来又变成一个月一封信,再后来两三个月,半年才写一封信。慢慢的王秀云女母女在他的眼中,越来越淡,淡到一个字都懒怠去写。       四   陈建新是以未婚男青年入伍的,转成志愿兵,自然就有本地的哥们给他介绍女孩子,他不敢明言,只得跟着去应付场面,有的以不合适为由不再来往,后来认识了一个叫罗春芳的女孩,长得如花似玉,人又聪明能干,女孩家里人对他很满意,话说河北人有教养懂礼貌做事厚道,他对罗春芳一家很满意,他感觉惬意得很,一下就迷糊了,开始和罗春芳密切交往起来。   有了罗春芳的陪伴,陈建新越来越想不起来他已有妻女这件事。他给罗春芳许诺复员就娶她,罗春芳本人和家人对他都像姑爷一样照顾着。他离开家的第六年春末,王秀云的爹死了,电报要陈建新回家,他以部队忙为理由没有回去。在王秀云父亲的葬礼上,表姐提醒秀云去部队看看。   葬礼一个月后,王秀云带着五岁的女儿悄悄去部队找陈建新,从西安到北京,又从北京北站风扑尘尘地到了廊坊市,逢人打听,才辗转去到陈建新在郊县的部队,陈建新见到王秀云时显得很慌张,埋怨她不该来部队找他。给门岗说王秀云是他表姐,就领着王秀云去县城登记了宾馆,安顿好秀云后陈建新以部队纪律严明为由,急匆匆地回部队去了,把秀云和女儿留在空荡荡的房中。   话说王秀云是个很有头脑的女人,出门应对是不存在问题的。她在宾馆等烦了,就带着女儿上街逛逛,在商厦门口,女儿向远处忽然喊道:“爸爸!爸爸!”王秀云顺着女儿喊声的方向,看到陈建新和一个女孩,正卿卿我我地相拥着在街上走。王秀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险些晕倒。她的精神世界顿时崩塌了。她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秀云决定找陈建新好好谈谈,她去部队门岗留了言。   黄昏时分,陈建新悻悻地来到她面前。王秀云开门见山地问:“建新,我来几天了,包括今天就见了你两次,上午还是女儿睿媛看到你,我才看到你陪一个女娃逛街,我想知道你到底咋想的?嫌弃我们母女而另觅新欢了?难怪你六年不回家?”   陈建新如何敢承认自己另有所爱,他巧舌如簧地辩解那是战友的妹妹,经常一起玩,人家女孩有男朋友,也是一个连队的战友。他还非常担忧王秀云母女呆久了,会让部队起疑惑,信誓旦旦地承诺年底回家过春节。   深明大义的王秀云,回味着陈建新的话,感觉自己真不适合呆在这里,第二天就带着女儿离开了部队。回到家里赶上收麦子,虽说旱原上麦子不那么长势喜人,毕竟是收获呀!黄灿灿的麦穗随风摇摆,她和相好女友娟子两人在麦田里,边割着麦穗,边叽叽咕咕地聊天,喝着水壶里的水,擦汗的瞬间,彼此看一眼,虽然累,但收获的喜悦让这两个朴实的女人倍感美好的生活。娟子丈夫开着三轮摩托车把麦穗运到秀云院子,秀云只有二亩地麦子。两天就割完,第三天才去帮娟子割麦子。晚上秀云路过母亲门口,就回家看看母亲。   王母听了女儿的述说,抹了一把眼泪,叹息:“唉,都怪我和你大,以为本乡本村知根知底,当时咋就没看出来这娃这么没成色呢?”   王秀云安慰母亲说:“妈,你不敢上心,我大不在了,就剩你一个大人了,往后再看看。”   这一年过得很慢,因为陈建新说他过年回家,腊月下旬,王秀云早早开始准备年货,她买了膘肥肉厚的猪肉,回家细细切了炼了肉臊子,油炸了面叶子,油酥面果子,面叶子面果子里打了好些鸡蛋,又酥又松;买了十斤羊肉,准备等陈建新回来,把双方老人都请到家里来吃羊肉饺子。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湖北什么医院看癫痫好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男性癫痫该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