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斑鸠奇缘 (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无论乡村或都市,不管清晨或黄昏,对于大自然鸟类的印象,总是停留在那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之中。这些记忆中的鸟叫声,往往会依循晨曦夕照,配合季节时令,扮演着有如时钟般的准确、尽责之角色。

在家乡台南,斑鸠和麻雀是相当普遍的鸟类。被称为“厝角鸟”的小小麻雀,总是喜欢整排密密麻麻地站立于电线上头,成为农村晨昏奇特的一景。而斑鸠就比较偏向于郊区活动,栖息于原野林木之中,和人类维持着一些距离,因此在主观的印象上,也就不如麻雀那样来得亲切。然而,就因为一件原本不应该发生的偶发事件,让我对记忆中农村斑鸠的刻板印象,有了一番重大的改变和诠释。而我与斑鸠的那份绵绵情缘,也就从三年前的新春二月,一个南台湾晚霞夕照下的黄昏时分开始……

那天傍晚,我从二楼的办公室信步走到学校的停车场,远远就看到有一只灰色斑鸠,停留在车子的旁边。起初也不以为意,因为在这肯氏南洋杉环绕的停车场,本来就会有很多斑鸠漫步其中,只要一有人靠近,牠们就会主动起身飞离。可是这只斑鸠,似乎并不怕生,因为当我靠近时,牠却仅仅跳跃几步,并无任何飞离的意图。

基于好奇的心理,在打开车门放妥随身物品之后,我又转身往这只灰斑鸠靠近,只是没想到,正当我伸手欲抓牠时,牠却突然静止不动。检视这只灰斑鸠,翅膀显然已经受到伤害,因为两支翅膀上头,都被夹着五、六支女生专用的发夹,这就是牠之所以无法有效飞行,而仅能采取快走和短距离飞跃的原由所在。

由于车上没有纸箱,因此乃将这只灰斑鸠,安置于驾驶座旁的位置,让牠可以看到车外的天空和彩霞。从屏东朝西返回高雄,在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之中,牠竟然乖乖地站在椅座上,一路静悄悄地伴我回家。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与这只灰斑鸠,以往尘世所曾经修得的一份情缘吧。

去年夏季,朋友得知我正在饲养一只灰斑鸠,所以特地送我一只他所人工繁殖孵化的第二代珠颈斑鸠,以便让这只灰斑鸠能够有个伴。为了让牠们能有较为舒适的家,我特地购置了一个大型鸟笼,并做了防范风雨的设施。从此以后,我家每天都可听闻到斑鸠“咕咕……”的歌唱声,不论清晨或是黄昏时分。

自今年春天起,我就时常见到灰斑鸠在狭小的鸟笼里,紧抓笼门展翅拍打,作欲遨翔天际之状;但是珠颈斑鸠则不然,只会默默地站在一旁,欣赏朋友展翅欲飞的英姿而已。女儿认为这两只斑鸠很可怜,曾建议我将笼门打开,以便让其能够在外自由飞翔,玩累了之后再自行返家休息。

这个建议虽然不错,可是我却担心牠们在没有经过事前飞翔练习的情况下,会夭折于都市的水泥丛林之中,所以就没有认同这项慈悲的建议。暑假期间,在征求女儿的同意后,利用清晨时分,谨慎地将这两只斑鸠,载往学校的大鸟笼中继续饲养。鸟笼之中,原已饲养着孔雀、鸽子等禽鸟,由于有专人负责饲养,因此不用担心饮食的问题。

当两只斑鸠从小鸟笼走出来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灰斑鸠瞧一瞧新环境后,立即拍拍翅膀,高兴地上上下下飞翔于学校鸟笼中。但是,珠颈斑鸠却仅是怯生生地环视周遭环境,并紧缩着翅膀,还不时地侧着头用眼睛瞧瞧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像要告诉我什么似的。

隔天,我再度到鸟笼时,两只斑鸠的情况仍然一样,珠颈斑鸠依旧畏缩地站立一旁。但是,当我第三天再行前往探视时,鸟笼的地上,已经不见珠颈斑鸠的踪影,内心不禁兴起了一丝的欣喜。可是,在多次环视整个鸟笼之后,却是遍寻不着珠颈斑鸠的踪影,心中不免产生疑惑。在纳闷之余,乃转而探询喂食的服务员,才知道原来那只珠颈斑鸠,已经被孔雀啄死了。

灰斑鸠原本出生树林之中,从小就有父母带领,接受正常的飞翔训练,虽然曾经一度被抓而失去自由,但是其内蕴的飞行本能和遨翔天际的意志仍然存在。这也就是牠为何会抓住笼门振翅拍打,并且于学校鸟笼内,立即能够自由飞翔的原因所在。

但是,珠颈斑鸠自从出生后,就一直在狭小的鸟笼中度过,不仅没有受过父母的飞行训练,可能连看到鸟类飞翔的机会都没有。没有父母的教导,缺乏飞行的练习,让珠颈斑鸠丧失了原本的飞翔本能。这应该就是牠进入学校大鸟笼时,不断侧头瞧着我的主因。原来牠是希望我能了解牠内心的惶恐,并且设法替牠解决此项困境,可是我却因为一时疏忽而无法会意,因而导致这只珠颈斑鸠的平白牺牲。

不同的成长过程,造成了两只斑鸠截然不同的生命际遇。这倒让我想起了一部颇富教育意涵的电影──《返家十万里》的内容情节来。片中的主角是十三岁的艾咪和一群野雁,地点则是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农场……

为了打发时间,艾咪时常在农庄附近游荡。有一天,艾咪在已遭推土机大肆破坏的树林中,无意中发现了一窝被遗弃的野雁蛋,野雁父母可能受到惊吓,早已不知去向。基于同情心的驱使,她小心翼翼地将这窝蛋带回,并放置于仓库的抽屉内,以衣服和毛巾,替牠们布置一个柔软的窝,并利用电灯热气替代野雁父母孵蛋。

在艾咪悉心的照顾下,小雁孵化并逐渐成长茁壮。然而,野雁是候鸟,到了秋天北方天气转冷之际,牠们就得南飞避冬。问题在于这群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孤雁,根本从未在野雁父母的教导下,学习过任何飞行,也没有其他野雁可充当南飞的向导。野雁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有寄望艾咪能够带领牠们飞越山湖,重返家园。

为了让这些野雁能够重返自然,父亲特地为艾咪制造了一架像野雁模样的小型飞机,它有头、有身躯、更有着两翼大大的翅膀,并且还设法教她驾驶飞翔。当艾咪开着小飞机冲上蓝天时,在飞机的背后,一队长长的野雁,总会以人字形的队伍,陪伴她一起遨翔天际。

片中的野雁只只健康壮硕,只有“伊果”先天肢体残障不善飞行。在艾咪的鼓励下,伊果终于克服心理障碍,首度展翅跟着同伴一起飞翔。只是由于经验不足,第一次飞行就不幸撞上树梢,受伤摔落于树林之中。在疗伤过程中,艾咪依旧安排伊果到现场,观看同伴的飞行训练。

时届秋末,从加拿大往南飞行的时刻终于到了,一群野雁聚在一起兴奋地交头接耳,只有伊果孤伶伶地站在一旁。但是,艾咪却不放弃牠,仍然将牠妥适地安置在飞机驾驶座的右后方,让牠可以一路观看野雁同伴的飞翔,认识将来返家的路。不放弃任何一只野雁,正是本片最佳的脚注。

固然,以人类替代野雁父母,直觉上是有些荒唐。但是,在这群野雁的心目中,艾咪就是牠们的妈妈,而且无以取代。这固然是动物第一印象(铭印现象)使然,但却也是经由长期彼此心灵交往所形成。真诚相待,顽石点头,在人类世界中,亲子之爱、师生之情,又何尝不是这样。

虽然,野生保育官员告诉艾咪,饲养野雁是违法行为,除非剪掉牠们的翅膀,使其无法飞行。但是,动物有其天性,刻意的环境变化和人为操控,显然违反自然生存的基本法则。终究,翅膀乃是鸟类所独具,飞翔绝对是野雁天生的本能。唯有依其自然本性,方可顺势而为期待有成。

当艾咪驾机抵达南方沼泽区域时,这群野雁立即迫不及待地滑入水中,不停地翻滚、嬉戏,一幅动人的生命律动图,就在大家兴奋的欢呼声中,自然无瑕地绵绵舒展,犹如一幅大自然的原野动画一般。这就是生命,这就是大地,只有依循自然法则,方能共创物我之间的和合之美。

随着时序的轮转,原本银白覆地的加拿大严冬,也终于盼到了春天的讯息。就在一个寒露凝窗的清晨,外头薄冰的湖面上,隐约传来了阵阵吵杂的雁鸣声。艾咪不假思索,立即从阁楼的床上跃起,擦去了玻璃窗上的雾气,她清楚地看到湖面上有着一群野雁,正在七嘴八舌地叙说往事,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那只曾经受过伤的伊果。

顾不得外头的天寒地冻,艾咪仅着睡衣,立刻下楼冲了出去,而湖面吵杂的声音,也顿时寂静了下来。群雁逐渐靠拢,有的含情脉脉仰着头静静端详,有的热情洋溢用身体磨蹭艾咪的脚,一场温馨感人的湖畔“母子会”,就在薄雾笼罩的冰天雪地里,悄悄地在彼此的心灵中热烈展开。

呀呀学飞,称职父母护双翼;巧布困境,远见良师施爱心。扮演好父母和师长的角色,其实并不困难。而其成功与否,也仅端赖于我们是否有“心”以面对而定。终究,一个困境,就是一项挑战,也是一种自我成长的契机。当老师者如此,那为人父母者,又何尝不是这样!

飞翔无价,海阔天空用心翱游;翅膀有功,鸿图万里羽翼希望。胸怀赤诚之心,探索返家之路。秋去春回,野雁候鸟本性;故乡何处,莫论北是南非。心存善念,期盼民胞物与;坚持理想,冀望克竟全功。

衡之《返家十万里》的动人情节,反观两只斑鸠的不同际遇,身为教育工作者的我,内心着实有愧。因为我无法民胞物与,将一些善念和做法,推之于其他大自然生物身上。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我不禁要虔诚地扪心自问……

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癫痫病中医治疗的效果怎么样武汉到哪家癫痫医院医治较好?老年人患上癫痫病会有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