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扁担里的悠悠岁月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总是自然地忆起挑水的日子,悠悠的岁月里始终那清晰…… 回到家里,拧开水龙头,水儿便倾心地哗哗响起来,把双手和脸庞润湿一下,霎时疲倦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惬意起来……看着举手就来的水儿,一下就想起了儿时挑水的日子,虽已消逝得好久远了,想起来却依然很亲切。   我是一个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那时农户家家都有一口大水缸、一根扁担,一副水桶。每天晨曦日暮,家家户户都要到村边的水塘里挑水。   小时候,每天天刚蒙蒙亮,当孩子们还迷糊在睡梦中,就会听到大人有人起床开门的声音,继而,街道上传来水桶清脆的叮当声响和男人们嘹亮的互打招呼声和咳嗽声。一阵有节奏的“吱扭吱扭”的声音由远而今,不久便依稀听到院子的大门“咿呀”一声打开,紧接着就是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我知道,父亲挑水回来了,紧接着便是“哗啦、哗啦”的两次水倒入缸的脆响。母亲也会在那时起床,开始点灶烧水做饭。风箱吱吱呦呦地一拉,灶炉里火苗开始呼呼作响,土炕立刻暖意融融起来,被窝里更成了舒服的慰籍,那懒散的筋骨更加舒展起来了……   只要炊烟一冒,锅碗瓢盆的奏鸣曲便叮当作响起来,那些闻见气味的动物们开始也躁动起来。狗吠鸡鸣、各种牲畜扯着脖子的叫唤此起彼伏,各式花样腔调儿应有尽有。随之,不时传来母亲那粗旷而急躁的唤叫牲畜的声音,还有那些精灵们忘我吃食的夸张的声音。可能出现了不少捣蛋的,主人厉声的斥责声不绝于耳。   当那淡淡的柴烟伴着诱人的饭香钻进被窝的时候,已经告诉你不能再赖床了,只好睁开惺忪的睡眼,起身穿衣。否则,等父亲挑完水,把扁担倚靠在屋墙上,顺势把两只水桶倒扣在房檐下,进屋,再发现我还在炕上磨磨蹭蹭的时候,这顿训斥肯定是少不了了。   傍晚,一个个羊群随着放牧人犀利的鞭哨声和吆喝声从远处的田野里如云朵般飘向小村,钻进各个狭窄整齐的胡同里,于是,整个胡同里便热闹起来。羊儿肆无忌惮得很。迎面走来挑水的,两只水桶溅出来的水花,足足吸引了整个羊群的眼珠,于是,趁挑水人不备,几只公羊便蜂拥而上,前后夹击,便苦了挑水人的功夫。挑水人气得满脸通红,只好把两只水桶往地上一蹲,任凭它们争抢,两桶清甜的水瞬间便进了羊肚儿,饱了羊儿的饥渴。旁边的放羊人只是傻呵呵的笑着,也不阻止,更加激恼了挑水人的神经,指着放羊的骂上几句不伤大雅的粗语,便一手提着两只水桶,一手拿着扁担,头也不回地,嘟囔着又冲着村边的水塘走去。   农村孩子的筋骨在父母那里得不到娇贵,只要够个,就会顺其自然地把扁担交给你。开始的时候,我个子矮,扁担长,水桶大,乍一挑起来,左右摇晃,要么不是前面的水桶碰地,就是后面的打脚后跟!等挑回来,桶里的水所剩无几。父亲总是有办法,把扁担钩套过水桶的提手,再把铁链子网个花儿反扣在扁担上,这样就缩短了一半的长度,再挑起来就不再怕磕碰了。但是毕竟小,一开始咬牙切齿地走出去不过几十步远,就得停下来歇一歇,喘口气。后来,挑水挑得多了,就学会了换肩,右肩撑不住了,放慢脚步,把扁担围着脖子一转,移到左肩,顿时觉得担子轻了许多,如此左转右移,一口气挑个七八百米一点不成问题。待走进家门,把桶里的水倒入缸里,抹着额头渗出的热汗,听着父母的夸赞,很有点得意洋洋的成就感,心里格外舒坦。   挑水久了,肩膀自然就硬实了。农家的孩子早当家,不用父母的支使,每天都会早早起来,用扁担和两只水桶挑满家中大大小小盛水的器皿,还要挑够各种牲畜饮用水。倒也不觉得劳累,因为日子就是这样,农村的岁月不会让你丁点懒惰。父母的心思有时也是矛盾的,想把生活的责任早早交给子女们,同时又担心孩子们稚嫩的肩膀会被生活的窘迫压垮,每次我们挑水出门,他们总是站在房台的高处,目送孩子们远去和近来的身影。当你大汗淋漓挑水回来,父母总会跑向前来,帮你扶着扁担和水桶,帮你提起水桶倒水,帮你擦拭汗水。在父母呵护中,虽有劳累,但瞬间化作幸福的自豪,相对一笑,更加坚定起我们担当的信心。   如今不用挑水了,每当看到哗哗流水的水龙头,总是自然地忆起挑水的日子,悠悠的岁月里始终那清晰……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正规洛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可靠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小儿良性癫痫会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