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我已经不爱你了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情画意
阴沉沉的天空,忽然乌云聚在一起开会,就下起了雨。雨淅淅沥沥的,并不是很大,外面很多人都撑起了五彩斑斓的伞。地上的小水坑一滴滴的收集着着云的眼泪。在街边的另一头,一个穿着蓝衣服的撑着大红色伞的女孩子,在街的另一边驻足,手里拿着手机在看短信。短信上写着:雨薇,我感冒了,头晕喉咙痒,刚刚测了体温,已经39度。你能来陪陪我吗?   雨薇没有回复,很快地把手机放到包里,一个人朝着前面走,突然很绝望地哭了,失声痛哭。一个多月来,雨薇变了,以往一天,她要换两次电池板,如今她一块电池板可以用两天。她和杨威的关系变得不咸不淡,比陌生人稍微熟悉一点而已。   一年多前,雨薇一个人在松江租住的房子里,发烧咳嗽,一个人躺在床上,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杨威几次打电话都没打通,着急地打车到雨薇的住所。一下车,他朝着雨薇的住所狂奔,敲开门后,看到脸色刷白的雨薇,他关切地问:“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啊?”   雨薇醒着鼻涕,说:“没事,就是感冒了。我躺会就好了。”   杨威问:“去看过医生了吗?药吃过了吗?”   雨薇摇了摇头说:“家里的药吃完了。明天我下班正好路过楼下的药房,去买一点就好了。”   杨威说:“噢,你等会儿。我现在就去帮你买药。”   雨薇说:“不用那么麻烦。”   杨威说:“来都来了,你好好地躺会儿。”   说完,杨威就拎着包去帮雨薇买感冒药。等他拿好药回来,他想帮雨薇弄点吃的,一打开冰箱,除了几包酱菜外,没其他的。家里的热水瓶里一点热水都没有了。杨威只好冲好冷水,在炉子上边加热。然后,他找到电饭煲的锅子,洗了点米,多加了一倍水,点了开始的状态。   杨威说:“雨薇,你家里怎么都不烧点水啊?什么都没有啊!我帮你熬点粥吧!”   雨薇什么也没说,眼里已经含着热泪,此时她的心感觉特别的温暖。   武汉治疗癫痫的最好医院 女人都喜欢憧憬着浪漫,雨薇也不能免俗,而杨威恰恰是很务实的人,不懂浪漫,是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的。记得情人节,雨薇在马路的车站里等杨威,看着街上一对对情侣恩爱甜蜜,雨薇脑海里想象着杨威出现的画面,他会不会买了一大盒心型的巧克力呢?还是他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呢?   看着街区的情侣越来越多,她的期盼使她的眼神里充满着渴望。“雨薇!”她立马转过身,从低沉的声音判断,一定是杨威。没多久,她的眼神里充满着哀怨和忧伤,杨威手拿着一朵玫瑰。   雨薇想试着高兴,对自己说一朵也好,总比没有好。但是耷拉的眉头早就出卖了她的心。杨威看到她有点不高兴,还耐心地问:“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玫瑰吗?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买了!”   “别!”雨薇下意识地制止他的话:“怎么只有一朵啊?”她喃喃自语地说。   “哦!哈哈!你是我心目中的一朵花,一朵花代表一心一意。”杨威坦率地说,哈哈地笑了起来。   雨薇勉强地抿了抿嘴,尽量让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走,我们去看电影去吧!”杨威搂着她的肩。他们朝着电影院方向走。   爱情里的女人都是傻子,雨薇如果足够聪明,她完全可以对着杨威发脾气,告诉他心里多么希望一大束玫瑰,而不是一朵花,可她没有这么做。她唏嘘了一口冷气,然后自我安慰地说,算了,算了。   有些事可以算了,有些事是过不去的。记得雨薇同杨威交往两个多月的时候,雨薇偶然去杨威的微博主页逛逛,看到杨威的签名是:“开心的理由有很多,不开心的理由只有一个:想不通。”有个女孩子默默地在后面跟着:“如果不幸福,不妨回到原点,我等你!”   雨薇一看到这样的留评,气得肺都快炸开了,赶紧追问杨威,说:“她是谁啊?”   杨威没有隐瞒,直接说:“哦,她啊!我过去的女朋友。”   雨薇生气得嘟着嘴说:“她还蛮深情的嘛!回到原点,等你!额!好肉麻!”   杨威看到雨薇不高兴的样子,说:“别烦了,我现在就删了她,不关注她总行了吧?”   说完,杨威掏出手机,登陆了微博,在关注的人一栏里,直接取消了对馨美的关注。雨薇觉得自己好像过了点,连忙地变软说:“真的删除了啊?还是老公对我最好!”   雨薇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她很在乎爱情,很在乎爱的人。她租的房子远在松江,杨威工作的地方在闸北区。有次,她在年休,特地在面包房里买了些曲奇饼干,乘地铁去闸北接杨威下班。   当她走近杨威的公司,前台小姐说:“您好,请问您找谁?”   雨薇想给杨威一个惊喜,她说:“没事,我先站会儿。”刚想打杨威的手机,就听到旁边的同事们小声议论的声音。   “你们知道吗?杨威很快要升为部门主管了。”   “不会吧!他才来半年啊!”   “你们不知道啊!现在的老板的女儿是他的前女友,到现在还忘不了他,经常借着视察公司的名义,来这里转转!还不是为了看他啊!”   “啊!不会吧!”   “我和你说,老板很器重杨威。我看这事,真没准!”   “你们在说什么?”雨薇一下子无法克制住,脱口而说。   一群同事各自散开,忙自己的事去了。杨威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雨薇,说:“你怎么来了?”说着,拉她到旁边郑州癫痫病较专业的医院说话:“我很快就下班了,这样,你到佳木斯癫痫病研究医院我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坐会儿,先点咖啡,我很快来找你。”   “别碰我!”雨薇很生气,挣开他的手臂,转身要走。   杨威和领导打了招呼,披上了皮夹克,奔出去追她。雨薇此时一路边哭边走。   杨威说:“发生什么事了?”   “离开这家公司吧!”雨薇哀求地说。   “雨薇,我事业刚起步,我希望能有长足的发展,为了我们的未来。这家公司给了我很大的发展空间。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杨威说。   “ 发展空间?哼?再次发展成恋人关系吗?我都知道了!”雨薇不屑地说。   杨威没有接口,转身离开了。雨薇看到杨威离开,马上叫住:“给我回来!”   自此后,两个人进入了一个多月的冷战,两个人互不发信息,不打电话,宛如陌生人一样。期间,雨薇曾经一个人大哭过,她心里也有说不出的委屈,她多么希望杨威来哄哄她。如果不在乎,心里就不会痛!这是真的,杨威心里偶尔也会想起雨薇的好,但是一想到两个人缺乏信任,也没有打电话过去。   他最后发了条短信,一方面是自己生病了,另一方面想看看两个人有没有复合的可能性。雨薇读到这条短信后,心里已经拔凉拔凉,自言自语地说:“他在乎的只有自己!我已经不爱他了!不爱了。”她流着泪,一个人走在下着雨的大街。雨虽然停了,店铺的雨棚上面还滴滴地下着雨珠,扑通一声,雨珠滴落到了地上,弹出了叮咚的声音。 共 24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