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捉黄鳝(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一 钓黄鳝

昨天,路过一农庄,见水田里秧苗嫩绿,池塘边的茭白高高地挺立着,浅水处爬满革命草,塘水清澈,水沟也活鲜起来。这水田,这绿的草清的水,使我想起小时的趣事――钓黄鳝。

小的时候,每当插完早稻秧,我们就会去钓黄鳝,说起钓黄鳝,竹篓、铁铲和黄鳝钩是不可少的。铁铲是买来的,平时用来栽菜和铲草,我们可以用它来挖蚯蚓,黄鳝是最喜欢吃蚯蚓的了,只要你把蚯蚓送到洞口,它一定不会放过。竹篓用来装黄鳝,是我们自己编织的,我们那里的竹子很多,不论是河道的沙滩,还是村前屋后到处都有,砍几根竹子破开去节削薄,再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式编织,我们编织的竹篓,下部分是圆鼓鼓的肚子,上部分是漏斗形状,看上去就像是泡菜用的小瓦罐,然后再补上提手和防止黄鳝溜走的倒须口,就算是完成了。黄鳝钩也是自己做的,取一根二尺来长的铁丝,将一端磨尖,再将其扭成一个月牙形的小钩,把另一端绕成圆环便于携带和使用,讲究的还在铁丝外包上装饰,不讲究的直接使用,一个黄鳝钩就做成了。

吃过早饭,我们就提着竹篓、铁铲和黄鳝钩走向田间或水渠塘埂,沿田埂细心寻找,只要是浸在水里的洞口,那里大都藏有黄鳝,这时只需将串有蚯蚓的黄鳝钩伸入洞口试探,没有动静,将钩在洞口轻轻晃动等待,还没有动静的一般都是空洞。有黄鳝就不一样了,就能看到洞口有水涌出,接着黄鳝钩开始抖动,然后猛地向深处伸去,这时我们用力把钩子向外拉,随着钩子退出黄黄的光滑的脑袋就跟着一起出来。黄鳝是很贪嘴的,不论是钩子钩上还是没钩上,它都紧咬着不肯松口,等你将它整个拉出为止,有经验人都知道,拉出一半身子时,就得伸手用食将它紧紧扣住取出,这时它会紧张地在手上乱摆,接着用身子将你的手臂缠住后缩试图逃跑,同时张口咬人的手指或手背,黄鳝的身子光滑而有粘膜,手掌握不住的,只能手指扣,等放进竹篓时,它还在跳动不已。

有时把钩子靠近洞口,它也会主动伸出头在抢食,小小的眼睛,似乎看不到身边的人和等着扣它的手指,只专注于眼前的美食,当然,要等它整个身子都暴露在洞外,再去抓它是很难将它抓住的,它会灵活地向水田中间游去,迅速地钻进软泥,一摇尾巴就不见了踪影。

与田埂不同,沟渠和池塘钓黄鳝另有趣味,不需要找洞口,只需将串有蚯蚓的钩子放在茭白或革命草的根部,轻轻晃动,静静等待。不久,就能看到那黄褐色的,带有暗黑斑点身子在悄悄向黄鳝靠近,它们有的将头藏在革命草的根部,只看到若隐若现的身躯,有的将身子藏在软泥里,只露出脑袋在水里观望,有的已在软泥里爬出,将泥划出一道道痕来,伏在泥上不动,它们从你想不到的地方钻出来,从你不注意的地方爬过来,从四面八方向这里会聚,像是围观戏剧表演。它们犹豫着,徘徊着,时而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时而扭动着身子向钩子接近,时而又将头偏向一边准备向后退去。这时,钩黄鳝的人,只能耐心不能急躁,唯一能做是只是让钩子在水里晃动,产生一种蚯蚓如活的一般欲走而不能的还在蠕动的假象,这种诱惑会让它们无法抗拒了,它们不时的吧哒着嘴,向前移动着身躯,这时快速游动的小鱼都会让它们静止下来,停了一会,等周围安静了又悄悄向钩子靠近,悄然而又谨慎。

最先到达的猛的将钩子咬住扭动一下身躯后静止不动,我们轻轻将钩子翻转,紧咬的黄鳝的身子也跟着翻转。最后将肚皮朝上的黄鳝缓缓地给提了上来,接近水面时将另一只手伸进水里猛的一扣,一条又粗又长的黄鳝给钓了上来,将蚯蚓串好,伸进水里继续,直到把周围的全部钓上为止。

二 照黄鳝

以前,我们这里经常照黄鳝,照黄鳝和钓黄鳝不同,钓黄鳝在白天,照黄鳝是在夜晚,钓黄鳝只需一个人,照黄鳝大都二个人配合,钓黄鳝往往需要等,照黄鳝只需沿田埂向前走就行了,钓黄鳝需要钩、铲、竹篓之类,照黄鳝需要竹篓、油盆、火把之类,油盆是在废旧的塑料筒上安上一个提手,火把也只是用铁丝绕着一团棉布,再装上一个把手。

每到晚稻发青之际,水田里水清秧绿,新长的秧还没有成型,稀疏的秧苗还没能遮盖地面,正是照黄鳝的好时候。

晚上,我们一个提着油盆举着火把,一个提着竹篓沿着村庄的小路向田间走去,拿火把的在前面带路,走到田间,将火把伸向水田,黄黄的火苗在空中闪跃,不时有没燃尽的油滴带着火苗掉到水里,发出“噗~噗~”的声音,浓烟滚滚,水和秧苗被照成黄色,四周一片寂静。田间最多的是泥鳅,横七竖八地平躺着,它们都伸直腰杆,伏在水底的软泥上或静浮在水里,没有了白天的灵巧和好动,只是静静地躺着,和映下的秧苗的影子混杂在一起,画上去似的。

偶尔遇见小鱼,小鱼也是静立不动,只是滴下的油滴或我们行走时的震动,才使它们极不情愿地摆动一下尾巴,稍稍挪动一下位置,又在不远处停下,以抗议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打扰了它们的清梦。这时的黄鳝也已从洞里或软泥中爬出来,和泥鳅一样平躺着,每当见到黄鳝,一人就握火把不动,另一人就放下竹篓,悄声走下田去,靠近黄鳝双手瞄准,狠狠地一扣,黄鳝在睡梦中惊醒,没等它有任何反抗,已被放入竹篓,接着又在竹篓里沉睡,也有反映快的,或是捕捉动作慢的,它会猛地回头反咬同时摇动着尾巴来抗争。但也没用最终还是不声不响地乖乖躺在竹篓里,黄鳝是细牙咬人不是很痛,但它会咬住人的手背或手指并在上面留出道道牙痕,有经验的人很少被咬的。等到竹篓差不多满了,或是油差不多尽了,我们就会沿原路往回走去,通常都是虫声唧唧,清风徐徐,星光闪闪,树木影影,村庄都沉浸在睡梦中。

夜里到家,把捉到的黄鳝倒入小水缸中,听水声啪啪响动,接着又安静下来,我们洗澡爬上床,也进入了梦乡。

现在市场售黄鳝的很多,大都是饲养的,既没那种野性,也没有那种野味,更重要的是没有那种人黄鳝争夺钩子和扣黄鳝时的乐趣,也没有了那种在火把下捉黄鳝的趣味了,有人说吃鱼没有钓鱼的乐趣,这我是相信的。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好儿童癫痫的症状具体有哪些卡马西平有什么功效鸡西最好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