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四月之风(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四月,风是有颜色的,或是绿的,或是蓝的,亦或是杏花微雨色的,也说不定啊。我想着四月,就不自禁地想起四月的风来了。想起四月的风来,就会想起四月发生过的故事。

于是,四月就似流水,淙淙流过心扉,漫过了空谷鸟鸣,回溯在云水花居间。有鸟声鸣在柳间,有溪水潺潺溪谷,有云出岫,淡淡飘在天边。

记得小时候,四月,故乡的天气还很冷呢。小路很是泥泞,往往是白天花开了冰冻,晚上又再次结成冰冻。寒气没有退出,风儿渐变得温柔,有草芽的苏醒又半是沉酣,有花信寄出又有点舍不得。一切都在梦里,一切又都在路上。

然而,此刻的小小心儿,却如惊蛰后的小虫儿,蠢蠢欲动着。在自己勾勒出的画布软帘上翻着筋斗云。忽然就有些湿眼帘的感觉,才想起,那小路很久没有踏在上面了。曾经还是小小的脚丫儿,如今走出老茧似的,扎实,坚定。不再是莲瓣的稚嫩,也不再天真,无所顾忌了。

况且,很小时候,家搬了一次。童年,是在怎样的烂漫中度过的呢?细一想起来,好似找不到留下来的物件了。唯在心底留下印记挥不去的,是一双小红布鞋子。

母亲为我做的,也不知熬了多少灯油,捻断了多少根银针,搓了多少麻绳儿。那时候,母亲总是怕我长得快了。鞋子会穿不上,因此,做的大一些个。

记得,那时,第一次登台演出,唱了《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是京剧《红灯记》里的唱段。就是穿了那双母亲刚刚为我做好的红鞋子。

其实那段戏,之前,没有排练过,也还没有上学呢。也许因为我天天唱,到处去唱。一位老师就到我家找到我,让我参加演出。太小,没经过什么事情。也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惧怕什么,就答应了。

可是,真的登上台演唱时,当看到台下那么多人,黑压压的做成一排排,一双双眼睛盯看着我。一下子就慌了,心里就好似揣着一只小兔子,左奔右突的,就要撞出来了,到了嗓子眼儿了呢。

脚下就是穿着的小红布鞋子,也不跟脚了。因为做的有些大,本来就并不跟脚,不敢挪动太大的动作,几乎要掉下来。边唱着,边手上做几个动作,脚却不敢轻易挪动,好似鞋子要掉了。心里就愈加突突的跳着,只想快快唱完吧。

等爸爸抱我下来时。鞋子就真的掉了一只,于是,大哭起来,感觉没有平时唱的好,没有发挥好。哈哈,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有多可爱,那么好胜好强呢。

每每想起,会想起,四月的故乡,四月依然有些寒冷的故乡,已经有花信传来,已经有了山野绿意,有了鸿雁鸣叫声,有了河水哗啦啦的在日夜欢唱,吟诵着四月之美。

想想,那样一双小巧的红布鞋子,行走在故乡泥土村径上,鲜艳似花儿,明媚似河面上粼粼的波光。许是,粘着花叶草香,许是沾染着泥土春野芬芳,许是携带着母亲乡亲们关爱目光。总之,无论哪样的一种,如今儿,拎出来,都如四月之春,温暖,甜心。

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走出那么熟悉而美丽的连队,走出故乡,去往很远的地方。还以为,永远守在那里,过一辈子呢。记得,那时候,真的很小,心儿也薄脆的似琉璃盏,是水晶杯。不敢轻易触碰,不敢轻易说一句别离。

可是,还是,要去面对。一只小小瓷的女孩铅笔刀,女孩穿着绿色薄纱裙装,长长乌黑的头发,飘逸临风。手儿芊芊,似嫩笋儿,捏着一把扇子,舞蹈着的样子,很是婉娈精致。

一直带在身边,是一位母亲漂亮的同事,我总喊她红姨的,去城里探望亲戚时,回来送给我的。当时,她已经心里暗自喜欢这村上的一位小伙子,可是,拗不过父母,做主许给了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介绍的城里小伙子,她才不稀罕城里城外的呢。

哭得眼儿红红的,几次想私奔了算了。但是,村里小伙却不敢轻易行动,丢不下乡下的父母亲,也丢不下那几亩地儿。只好眼睁睁看着心上的人儿嫁给了她不爱的人。

我每次,看见这只铅笔刀,都会想起私奔的字眼儿。开始不太明白,私奔是什么意思,当知道后,忽然,感觉爱情好伟大,好震撼呢。竟然,让那么柔弱的女孩子,变得那样桀骜不驯起来。

可是,最终,红姨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是嫁了过去。去了城里,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她并不快乐,他也不快乐,因为他娶了一个他不爱的姑娘。难道爱情是一会事儿,结婚又是另一回事吗?

听着,红姨的母亲数落着:什么爱呀恨呀的,结了婚就都是一回事了。过日子,谁和谁在一起,都是一样的,我和你爸爸不是过了一辈子,结婚前,才见了几面?不过经媒人介绍,父母同意,就算是一桩婚事了,美不美满?好不好?打打闹闹,过到现在了呢。

记得,那天红姨最后一次去我家。说她就要嫁人了,她将那只铅笔刀送给了我,她说那只铅笔刀,是一个爱情故事。那女子翩翩起舞,是化蝶后的英台,已经化蝶,幸福的在翩翩起舞。于是,红姨讲了,祝英台与梁山伯的故事。凄美,缠绵。爱的坚贞,爱的感天动地。

其实,我早已听过祝英台与梁山伯的故事。但从红姨嘴里讲出来,格外感人。她是那么渴望爱情。我想问一问那梁山伯呢?怎么就只有祝英台呀?又怕惹起红姨伤心,就总也没问出口。只是,独自的想象,好似看到那只扇子在舞,神奇的蝴蝶儿在歌唱,在双双对对,蹁跹,恩爱,在一起。

异常的喜欢,几乎天天都要拿出来,看了再看,舍不得用它削铅笔的。当时,就是四月,有雨纷纷飘起,一位同学喊我去上学。路上,过泥泞路段时,她总是,牵着我的手,或是帮我提着沉重的书包。由于跑得有些快了,我的铅笔刀,竟然从书包里划落下来了,粘上了泥泞。俩个就去小河边,用清水洗了又洗。

然后,捧在手上,她很是喜欢。两个女孩儿,轮流的拿起来,看着,看着,嘻嘻欢笑着。那笑脸儿,似山野间,一瓣瓣春风里的蔷薇,单纯,而美丽。

笑声似四月的鸟鸣花香,似四月的溪水潺潺流动,在山间湍急。在我出生的故乡云水间,山岚间,小河旁,红瓦老屋,篱笆小院间,回荡着,散漫成花红柳绿,莺飞草长。

带着那一只小瓷女孩的铅笔刀,我还是离开了我的连队,又离开了故乡。多少年辗转,一次搬家时,竟然将那只瓷铅笔刀碰碎了。手里捧着碎掉的瓷片,心儿几乎落泪,想想也是,就该如此吗?怎么就这样离别呢?我那么喜欢你,在意你呢?如此决绝,还是我太在乎了呢?

那也是四月,风依然吹来,好似越加温暖,粘着些许故乡的味道。我又一次,想起我的那双小红鞋子,想起母亲,乡亲,想起同伴,想起红姨的爱情,想起她送给我的那只瓷女孩儿……

好似被那四月的风儿贯穿着,似一曲纯音乐,在春天的广袤田野间穿行。人生,就是这样,聚散,离分。说是定数,也是。说是缘来缘去,也是。

只有珍惜了,才好。当散了,当分离了,当不再拥有了,因为珍惜过,因为在意过,因此,也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四月之风,我挽在手上吗?飘逸,沉醉。我好似飞去,飞到我的故乡,飞回我的童年。与我的天真一起,与我的欢乐一起,与我的父母乡亲一起。美丽的,四月之风,和风一起,恣意飞舞。自由,随心。

一般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武汉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癫痫病发作的时候怎么办用托吡酯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