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留香】借一朵时光的闲情(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日子日复一日,流光年复一年,仿佛每一天都在重复。人还是那人,日子也还是那日子。朝来的晨曦又岂是晚归的云彩?昨天的飞舞流光焉能还是今日的小酌怡情?

静依窗前,猛一抬头,就看到了河堤上那几棵高大的银杏树。苍劲的躯干,流畅的线条,风霜的骨胳,一树的繁枝茂叶,正以朝令夕改的速度,蜕尽生命的华彩。一片片叶子,从不同角度,呈现着沧桑、凝重,同时布满萧瑟与苍老的味道。

这深秋的叶啊!只待一阵风来,最后一次掀起她们的裙角,踏着一曲离歌的旋律,或狂乱,或安静,或坦然,与天地,做最后的告别。

银杏叶子非常漂亮,外观上就像是一只只蝴蝶,每到秋深叶黄时,那一树树的叶子,黄得赛金,风一吹,一片片的叶子,就像是千万只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那场景,甚为壮观、华丽。

不必追问叶子的离去,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追逐。

只需,静静聆听,风过午夜,旷野寂静,唯有那风卷黄叶的音,还在低吟浅唱。仿佛偌大的舞台,台下的观众席位已一一抽空,而优雅的天鹅湖舞曲,悠然响起,美丽的天鹅踮起脚尖,于拉开的重幕之前,静静起舞。腾空、转体、劈叉、踮足,一羽霓裳,薄如纱,轻如燕,娴熟地穿越在湖面,凌波如仙,飞去来兮。不为任何的喝彩,只为这静静的湖光山色,水温山柔;只为这如水的凝霜月华,霜白月淡。

贝叶千千,翠华如盖,终究是要随季风而去。在季节的长廊,所有的红肥绿瘦,姹紫嫣红,不过就是一程风景,一季花灿。不管曾怎么样的万般风情,千般姿色,芳菲殆尽后,所有的锦瑟瘦成枝头那枯叶,是离别,也是尘埃落定。

一枝叶,从春的怀里醒来,历经夏的绚丽,秋的饱满,至最后的从容离去,也不过一朵时光的距离。一朵时光来时,灼灼其华,去时,寂寂无声。这份淡然,这份镇定,想来,已然高出了生命本身的意义。

恰似人到中年,经历了年少轻狂,激情澎湃,一切看得淡然了。也许外表依然瘦弱纤细,而内心,凝聚的那股力量,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坚韧如钢、坚硬如石。也渐渐懂得,世间万物,都会各得其所、各有所安,不必为这飘落的千千黄叶,感怀伤情。

杨绛先生在《一百岁感言》说: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准备回家。

大家就是大家,看什么问题都比一般常人深刻、通透。就连死,也看得这样云淡风轻,说得这般轻描淡写。

明白,这陌上千树万树的飘叶,也到了回家的时刻。想来它们的心情,也与杨绛先生一样,淡定从容,平和安祥,不伤不悲吧。

是啊,谁不曾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谁不曾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生死也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爱情未必拥有金钱;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

付出与回报之间,永远不会成正比,最后的最后,一切得到终将如深秋的黄叶,纷纷化为尘埃,只留香如故。

这样安静的午后,让音乐随意流淌,我心素已闲。看萧萧贝叶,舞翩跹,且,借一朵时光的闲情,煮一壶清水,取七八朵菊花,于不太精致却晶莹剔透的杯中,冲一盏清香的花茶。

掌心,一朵朵的白色菊瓣,因失去水份而泛起隐约的黄。我在想,是谁?穿行在垄垄缤纷的菊园,将那初绽的花蕊,于欢声笑语间,利索地采摘。花叶分离的那一瞬间,那朵朵花,可曾有过挣扎?那采花人,可曾生过恻隐之心?

经采摘的菊花,交给阳光、交给季风、交给岁月。那些被风干酿制的菊花,枯槁、失色,皱成岁月的模样,依然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我知道,她们只是在等一个时机,在等一场沸腾的时光。

于这个层林尽染的季节,又是菊香漫漫。我,用一腕温凉,一念虔诚,静静取出数枚菊花,连同那一捧阳光,也许,还有一袖的心愿,纷纷浸泡在素色的杯中。

看朵朵菊花,在水中沉浮。任一朵时光,热了,又凉了;香了,又淡了。

伊人,把自己泡在一池浴水中,旁边放着刚沏的菊花茶,只向时光,借一朵花开的闲情。静静地听音品茶,不必向岁月打捞过往,所有的过往都是昨日残茶,再品也不是当初的味了;不必向远山追问鸿雁,谁又将指间柔情织成密密麻麻的锦书;更不必向流水叹问千千乱红去向何处,试问无情还是有情。

面对手中的一盏热茶,清香四溢,温煦如阳。朵朵菊花在水的滋润下,绽开纤细的花瓣,变得生动,变得轻盈,变得光泽。我只需,轻轻,捧起那杯,一饮而尽。如同饮下时光,饮下时光中的种种闲情逸致,饮下生活的百般况味万千纷扰。

黄叶未尽,时光已凉。满大街的人,无论老少,穿针织衫的、穿防寒服的、穿夹层衣的、穿羽绒服的,不一而论。做为服饰文化代表的女人,在这萧萧秋日,风衣的、裙装的、短裤的、丝袜的,应有尽有。女人爱美是天性,既要风度也要温度,无可厚非。假若世上少了女人这道千娇百媚的风景,无法想像,我们眼里的世界,有多荒芜与苍白。

这年头,已经不能单从服饰来判别季节。服饰是潮流,也是时光用来别在人们胸前的一种标识。不同的人演绎了不同的服饰文化,或雅或俗,或简或繁,并存于这个社会。

街道旁的梧桐树,就像一位满目风霜的老人。斑斑皱褶的枝干,挂着疏稀的叶子,不时有坠叶纷落。那叶子,就轻轻渺渺地落地,匆匆的人流,冷冷地走过,谁也没有闲情顾得上看她们最后一眼。

人们太匆忙,谁有心思在意这些枯叶坠落的心情。一片又一片的叶子,相继着飘散,根本不知,哪儿才是最后的栖息。这样也好,任意东西,不问归处,何偿不是一种洒脱?

穿行在朝来晚去的人海中,已然感到,那初冬的风,挡都挡不住,从衣领直往里窜。岁月不饶人啊!再也不敢逞强,再也不敢与岁月对抗。只得乖乖地系好围巾,捂紧领口,让冷风无机可趁。

日子真是经不得混呵。眨眼,又是一年。岁月不饶人,时光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输家。

谁能经得起岁月的兰舟催发而无动于衷?谁能经得起年轮无情地辗压而毫发无伤?

断然不再是青春年少,褪去了激情与嚣张,磨平了浮躁与桀骜,沉淀出岁月的琥珀香,淡定从容间有了秋叶的平和与沉稳。秋叶,静静地站在枝头,饱满地轮廓,清晰的脉络,是饮泣沧桑之后的凝练,也是生命最后的风骨。

在这个萧条的季节里,借一朵时光的闲情。看层林染霜,看枫叶舞情,看蒹葭水湄,看寒潭孤影。用一盏菊花茶的香,温暖时光,静静地把一朵时光,摇摆、辗转、掂量。

用山作笔,掬水为墨,以叶代字,勾勒一幅淡淡的水墨。始终愿意相信,时光是用来享受的、浪漫的。

人人都叹,长的是人生,短的是欢颜。何不在苦难的人生,适时借得一朵时光的闲情,用来享受逍遥,用来奢侈一回。

那夜,夜半醒来,无意识地往窗外一看,蓦然看到银盘样的月亮,高悬在丝绸一样的苍穹。天幕上零散的几粒星子,已经睡了,只剩微弱的光辉,守着月亮,俯瞰着夜色深笼的世界。

夜,如此安静,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没有喧嚣、没有鸟鸣、没有汽笛,只有月亮,温柔如水、恬静如诗。月儿,像母亲怀中的婴儿,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任内心再怎么动荡不安的人,也能静下来。

那月光,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月华裹着夜,以无尽的温柔呈现一种震憾的美。让心不敢狂跳,不敢有任何不洁的想法,只愿静静地与月华融为一体,感受这份无边无垠的美。

这静谥之美,从发端一寸寸渗入四肢,流经所有的脉动,至每一处肌肤。沐浴在这圣洁的月华中,仿佛整个人都变得轻盈如飞羽,干净如琉璃。心中所有繁芜被轻轻涤荡,只有一颗如水的心,与月华遥遥呼应。

我想,此时的月亮如此温柔,如此宛尔,像一首抒情诗,怎么吟唱都是绕指柔。此时的月亮又如此寂寞,所有的心事都已启开,只待一阵清风,捎来远方的鸽哨,便可把那寂寞,洒向万里疆域。然后,轻扬一弯迷人的笑,于两颊嫣红处,醉成深深的酒窝,只等,一唇缠绵,一指柔情,便可旖旎千里原野。

夜色迷离,月华迷离,连同那阵阵夜风,都变得迷离。想,这样的时光,若能月下漫舞,清风一曲,浅酌半盏,定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若是能,遇得一方荷塘,落坐于石凳上,甚至不必语言,只需要并肩而立。看一池残荷,于月色姣姣中,风骨清瘦,欲言又止,无语也胜千言。那零星的蛙鸣,便是这天地间最美的音符了。

月弄花影,竹过风声,那是多么久远的梦境了。

拥挤的人生,逼仄的空间,忙乱的生活,让我们已经忘记了一些梦,曾如此真实地拥抱过我们。每日忙于生存、忙于奔波、忙于工作、忙于杂乱,是不是?也应该,偶尔停下来,听听我们的心,看看我们的梦,在说什么。

记得那日看到一段话:看一样的景,春夏秋冬,芳菲,白雪,但来路去路,深心独往,静赏一分美,时时眼中有风光。遇一个人,见惯眉眼唇齿,过惯平常朝夕,若愿每日,细数喜悦,便能走一路桃柳明媚,秋水清和。

是呵,心不藏尘,万物在眼里都是静美的。一叶一花、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大自然最厚实的馈赠。走平常路,赏平常景,生万般情,念,春草样茂盛,风景,一路滋生。

冰心说:假如生命是泛味的,我怕有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经足够了。是啊!倘若生命像一杯死水,寡淡无味,抑或像一堵残墙,斑斑裂痕,这样的生活越长越可怕,不是吗?倘若生命生动有趣、盎然多彩,每一季有每一季的花开,每一程有每一程的山水,那么拥有此生,已经足够。

不经意间,年轮已悄悄为我们刻上了淡淡的岁月印迹,增添了流年的风霜。看着镜中的容颜,蓦然惊首,人已中年,心已如秋叶,祥和静美。

在这流年的秋水长天,我想,用一份诗意,借一朵闲情,涂一笺幽香。只为留住那千千贝叶的风情,留住那月华如水的温柔。

岁月忽已老,芳菲不堪留。于这匆匆忙忙的浮生,借来这朵闲情,听风萧雨,阅山读水,品茗自酌,拥抱夜色,拥抱月光,拥抱自己。

且许我,借一朵时光的闲情,携恬淡的心境,在俗世中寻一方幽静,一处雅致,把光阴过到清宁。不惊艳、不忧怨,安暖、淡泊,亦如那透明的素色瓷杯,那杯中的菊花,素到极致,雅到极致,无惊无扰,不怨不悔。

羊癫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佛法怎么治癫痫病癫痫病长期治不好有哪些病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