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江南烟雨(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江】

我想,我一直都是喜欢江的。

不论是从远古的诗经走来,还是从蜿蜒的长江撑篙,也或者逆流而上,去寻找那高原雪山的足迹,我都是喜欢江的。

曾经,深爱沈从文笔下的那一条江,那一条名叫湘江的江。

多少次午夜梦回,都想去摘一把虎耳草;多少次午夜梦回,都想去到那座边城之岸,去看一看翠翠是否安好;多少次,都想醉倒在那高高的桂花树下,听一曲鸟鸣虫唱。似乎,江与我,总有种莫名的情感,莫名的喜欢。

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于我而言,虽不是智者,却十分喜爱山水。置身其间,总有种拥抱自然的亲近感。而我眼中的山水,也都是相辅相成的一对情侣。少了山的伟岸,水就变得平淡无奇,如同一湾死水;而少了水的青山,也没了灵气,没有了那种细腻如丝的和谐美。这一滴滴水,汇聚成溪,一条条溪,汇聚成大江,不正如同江南烟雨社团的朋友们一般么?每一个人都是一滴水,聚集在一起,方才成就了今日的江南社团,这就是我对这个社团的第一印象。

古语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细流无以成江海”。于我,这个刚刚来到江山一个月的小书童,甘心愿意做一支细流,甚至是一滴清水,贡献自己的那一份绵薄之力。所以我写下这篇文章,作为送给江南烟雨社团的第一份“见面礼”。

江,我心里的纳十川之流。

用说文解字的方式来说,“江”字,左边一个“三点水”,右边一个“工夫的工”。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很多人花了很多工夫,聚集了很多的“三点水”,才形成了那一条秀丽壮观的河流。那个凝聚成一股绳的江,多么像现在的江南社团,一个集百家于一体的组织,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家园。

相对于海,我更喜欢江了。虽然常听人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可是,大海的宽阔,包含了所有的不同支流,也包含了所有的不同心境,汇聚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河流。所以,海的胸襟很宽阔,却不一定会适合所有人。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不必去取悦所有人,只需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互搀扶、相互鼓励、相互指正,共同进步,这就够了!何必去取悦所有人,又何必去依靠某些人,何必去低眉折腰?在我的心里,自己就是个“宁折不弯”的人,就如同那个身居陋室的五柳先生,岂能为“五斗米折腰”。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纵观古今中外的文人骚客,我依旧愿做一个小书童,也或者是一滴微不足道的小水珠,将自己投入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找到属于自己的乌托邦,笔耕在自己的世外桃源。所以,我宁愿选择一条江,择一江终老,遇一人白首。于我,这就足矣。人生若能如此,便也心安。

常听人说,上善若水。而我,更喜欢说上善若江。从善如流,从善如江,岂不美哉?常对人说,交友不在多少,而在于交心;结朋不在于贫富,而在于心有灵犀、志趣相投。所以,尘世中能遇到些真心相交的朋友,像是幸运,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凑出高山流水的天籁;所以,无须迎合,无须欢喜,只需以心交友,将心比心,才能交到挚友。

一直坚信,尘世间有些相遇不在路上,而在心间;有些人即使天天在一起,却也是心隔得很远,也是同床异梦。所以,找一些倾心相交的朋友足矣,何须在乎多少?于我,这个初到江山的小书童而言,便是如此。红尘有爱,锦书难寄,江南烟雨,似梦轮回。

江,依旧是我生命里的最美。即使你未纳百川,未聚百流。可我依旧,愿意为你驻足,依旧愿意,走进你那绚丽的绮梦。

【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幽梦午夜回,黯然诉与谁?

一直以来,都喜欢着这个“南”字。似乎与南字有关的东西,都有种别样的情感在其中。南国、南方、南北。因为是与南有关,所以我都分外珍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生于北国的我,却从小都对南国有种特别的向往。记得当时年幼,经常徜徉在诗歌所编制的世界里,读着古人的梦江南,忆江南,江南风雨。因为在他们的诗句里,江南是个格外令人神往的净土;江南总是一首唱不完的歌谣,江南总是一个听不倦的童话。

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丁香雨淋湿的睡莲,桃花坞旁的杨柳,断桥石堤上的残垣,都曾勾起了无数诗人的幻想。人们把江南写进诗里、写进梦里、写进岁月里。因为在那个天之一隅,民风淳朴,风景如画,秀丽婀娜。那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柔情,温暖了一颗颗潮湿的心;那南国的一颗红豆,摇曳了多少人一生的思量;那一份江南情结,在每个午夜梦回,都会清晰地出现在梦里。

似乎,江南之于每个人,都曾在心里驻扎过。我们憧憬、我们期待、我们梦想,我们用蓝天作纸,用清风执笔,用思念磨墨,勾勒出一幅幅的江南风光图,描绘出一张张的丹青水墨画。梦翔江南,魂绕烟雨,把整个心折叠成一只只千纸鹤,只为飞翔到江南的天空,看看那里的锦绣河山,叹一声江南如此多娇。

北国,是一个多山的地方。绵延起伏的群山,养育了我伟岸的身躯,而我却要用他去踏足江南,寻梦江南。因为,在那片梦幻般的土地上,有我的青春,有我的思念,有我明媚的展眉。山的伟岸给了我豁达的心胸,而我却要用他去寻找那份水的灵气。

众所周知,南国是多水的地方。在那片梦里的城邦,总有些水的清灵相伴。所以,当山峰遇到流水,当北国遭遇江南,我注定在一场悄然无声的相逢里,黯然醉去;在一场梨花飘雨的季节,痴痴地恋上;在一曲声声慢的小调里,掩目贪欢,浅唱轻吟;在一场无关风月的旧梦里,步履阑珊。那一弯明亮的月光,总会无声地催促着我,乘月下江南,泛舟白堤岸。

喜欢南字,也注定了喜欢那段千古传唱的佳话。

期待在南国的雨巷,撑一把油纸伞,遇到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似乎读过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之后,心里就一直停留着那么一位南国伊人,一位结着淡淡愁怨的女子。她虽不是北国佳人的那种倾国倾城,却有着南方女子的小家碧玉。以至于我的很多文字,都尽染上一层淡淡的忧伤,都与那么一个丁香姑娘结缘。说不清、道不明,心中却一直住着那么一位素未谋面,却又令人魂牵梦绕、辗转难忘的佳人。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每每回首,每每垂足,每每叹息。似乎都会想起这个故事,想起这个流传已久的爱情挽歌。春江花月夜,青丝绕指尖。我虽是北国的一个素衣男子,如今却也踏足了南国,成了人们口中的“孔雀东南飞”。不过,我虽不是孔雀,却也实实在在地恋上了南国的这一程山水,恋上了南国的一草一木,恋上了南国的那一场丁香飘雨、忧伤蔓延的心境,恋上了那一见倾城的隔世之恋。

南字之于我,虽不是岁月情深,却令我细细咀嚼。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或许,就是我对南国最深的一抹眷恋。那一份隐藏在心灵深处,隐藏在小小的城池里,隐藏在小小的梦里的情丝,如同每年春天的碧草,柔软地生长着。芳草碧连天,二十四桥明月夜,白帆载我下江南。

南风映明月,伴我下西楼。

【烟】

常常自诩为云,可我始终不是云。故此只能是烟,漂浮于烟的高度。

红尘之于我,虽然相交不深,却也有诸多感慨。之所以喜欢烟,是因为烟生于大地,起于山峦,飘于天空。这种连接着天、地、人的物质,很像是我这个迷途的小书童,很像我这个徘徊在理想与现实夹缝之中的人,很像我这个追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心境。

曾听人说,我的文字里有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总给人一种不接地气、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可我每次听到之后,总是淡淡地笑着。本是俗世之中的一个凡夫俗子,又哪里能够脱胎换骨,羽化登仙呢?就连李太白那样一个“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人,都被俗世束缚着,都需要去给杨贵妃粉饰,写什么“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之类的诗句,难以到达真正的超凡脱俗,何况我这个穷酸落魄户的书生呢?

所以,每当现实不如意的时候。我都喜欢徜徉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打开音乐,调到自己习惯的高度。以一缕青烟的姿态,存活于天地之间,任思绪飞越千山万水,任灵魂穿梭在绿水青山之间,寻找盛放自己的精神家园。不被俗世所染,不被俗事所缚,安静地漂浮于天空之际,静守着属于自己的天空之城。

红尘有梦,流年似水。回不去的曾经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时光荏苒,芳华易逝。每当自己站在岁月的边上,细数着流年过往的时候,都喜欢以一种安静的姿态,以一种素颜朝天的姿态,退却所有的色彩,还自己一个真实纯白的世界。任思绪在风中飞扬,把诸多的不快都随风散去,烟消云散,给心灵放一个假期,等一等灵魂。

喜欢烟的随性,不拘束,不做作。生的自然,飘的自然。就像是周敦颐《爱莲说》里的那样:“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我,却独爱烟。喜欢烟的虚无缥缈,喜欢烟的不拘一格,喜欢烟的随意徜徉,悠然宁静。

每当人们回首往昔的时候,时常慨叹“往事如烟,一去不返”。可是,正是因为烟有其独特的形态,才会令人们时常忆起,才会有一声声慨叹。烟,来的时候悄然无声;烟,走的时候随风飘散。看得见,却又摸不着;想得起,却又不知道其魂归何处、花落何方?就像爱情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等她走的时候,你才会真正的觉察到她的痕迹。流年往事,随风飘撒。留得住的是情感,留不住的是时光。所以,飘散了的就让其淡忘,值得铭记的才会永痕。有淡忘才有铭记,有宁静方能致远。

常听人说,旧梦难回,烟花易冷。爱情就像是一场烟花,开的璀璨夺目,却很容易凋零。用一生的时间去静候一刻的花开,把一世的柔情付诸于片刻的温存,这又是何其有魄力、何其美丽呢?就像昔日我曾写过的那一句话语,罗马假日,一日之恋恋一生。谁说一日之恋,不可倾城;有些爱,注定远去,有些情,注定被遗忘;谁说借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谁的心在低唱,谁的爱在疯长,谁的青春不花开,谁家烟火不温暖?

烟飘江南,心随笔动,意随心动。我笔写我心,我心照我笔。这便是我写作的原则,以最真的笔端,抒写最真的情感。渺渺红尘,大千世界,我们生命的终点都将是一抹清土,掩尽风流。那么请允许我以烟的姿态,存一份淡淡的念想,淡一生浅浅的思量。

烟染流年,佳期如梦缓缓归。

【雨】

喜欢雨,尤其是这江南的雨。总有一种别样的神韵,潮湿我铿锵的笔杆。似乎这江南的雨,总能勾起人的一些回忆,总能惹出一段风流佳话,总能给人一种惆怅的迷惘。所以,每逢雨夜,每逢江南的雨夜,我的心中都有一丝柔软在静静地流淌,以至于我的文字也会随之温润,随之变幻着色彩。

或许,雨之于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情感,然对于我,却自有一番风味。

《纳兰词》里写到,“我本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每每读到这里,眼前总会浮现出一个绝世才子,适逢雨夜,凭窗而立,秋雨栖梧,怅然低吟的身影。一个出生名门,仕途平步青云,却对亡妻一往情深的本色真性情的才子;一个写出看似一句平常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勾起了人们多少的遐想的翩翩公子;一个在亡妻多年之后,依旧在她每年的祭日之时,为其填词的痴情公子。一片幽情冷处浓,半缘修道半缘君。

李商隐有句诗“留得残荷听雨声”,每每读来,自有一番思量。在《红楼梦》,林黛玉说她最喜欢这句。

每次想起那个红烛之中的潇湘妃子,在一个个潇湘夜雨的时刻,倩影婆娑,楚楚可怜的情景,心中都会燃起一声轻轻的叹息。卿本佳人,奈何命途多舛。卿本天上绛珠草,缘何报答滴水恩。每次看到黛玉,推开轩窗,斜栏独倚,观雨叹息的身影,都会禁不住地想起那个清唱《葬花吟》的痴心女子,那一份真真的情。

雨,江南的雨。于我,总有诉不尽的情愫。

不想用太多的华丽词组去描摹,不想用太多的浓妆淡抹去粉饰,只因你在我的心中,是一幅别具一格的姿态,是清新自然的风景。江南的雨,清丽温婉,带给人们清凉的慰藉;江南的雨,缠绵悱恻,大珠小珠落玉盘;江南的雨,潇潇洒洒,不拘尘世。

曾对人说,我是一片云。云哭了,天空就会下雨,雨晴了,天空就有彩虹。这个周而复始的轮回,夹杂了多少人生的宿命变迁。可不论现实如何改变,不论时光怎样荏苒,我依旧愿意守候心中那一滴纯洁如玉的雨。

有人说,雨是天使陨落凡间的眼泪;而我,宁愿相信,雨是云烟哭泣的良心。冰心说,“雨后的青山像泪洗过的良心”,那么我们多久没有在雨中沐浴,多久没有揭开尘世的困扰,卸掉待在脸上的面具,多久没有洗一洗自己的良心?

江南的雨,你曾勾起我多少的回忆,你曾打湿我青春的双眸,你曾惆怅我多少如水的夜晚。可我依旧愿意,依旧为你执笔,依旧在时光的夹缝中,为你留一点空间,在心灵彼岸,在内心世界的灵魂深处,为你留一点空白。

雨打芭蕉,夜凉情殇。

【写为后记】

这是一篇我自己理解的“江南烟雨”,一个我个人对这个词语的浅薄理解。倘若文中有何不到之处,请予以删除,或者退稿。凌云是第一次走进江南烟雨这个社团,所以有很多的地方,肯定理解的不透彻,请勿见怪。

但有一点,凌云很确定。在心灵深处,一直有那样一片烟雨江南,一直存着那样一份不老的情结,一直都有那样一片不染尘世的心灵净土,一直都有一首温情缠绵的诗句。伴随着岁月的流淌,历久弥香。

凌云是个很少为人执笔的“愣头青”,不喜欢自古以来文人之间的那些吹捧,那些逢迎,所以如果文中有何得罪之处,请各位看客不要见怪,实乃无心之失。虽不是名家,但我还是很惜墨的;虽然与江南社团刚刚结缘,但希望社团越办越好,一直走下去。江山永固,江南辉煌。

江南烟雨,落墨成文。不到之处,请多指正。

癫痫病怎样才能治的好呢癫痫病怎么治效果比较好朔州哪家癫痫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