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小镇秋韵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摘要:秋风一来,天上就啥也没有了,空空的几朵流云,随意的飘散着,叶子,确实黄的红的还绿中带着凋零的,灿烂如花,飞舞着,去了长天的尽头。霜是重了,水明显的凉着,双指放下去,骨子里的提神。菊花香得满园都是。这样的时节,来了一场雨。这样的雨,我在这样的一座地图册上都找不到的小镇,扔了所有的电子设备,玩人间蒸发。 秋风一来,天上就啥也没有了,空空的几朵流云,随意的飘散着,叶子,确实黄的红的还绿中带着凋零的,灿烂如花,飞舞着,去了长天的尽头。霜是重了,水明显的凉着,双指放下去,骨子里的提神。菊花香得满园都是。这样的时节,来了一场雨。这样的雨,我在这样的一座地图册上都找不到的小镇,扔了所有的电子设备,玩人间蒸发。   雨声来得断断续续,开始还以为是落叶,突然觉得是真的雨时,雨已沙沙的响在窗户上了,便直接停下了手上事,看雨。    秋雨清清冷冷的,有点伤人,反正是不敢仰面的迎雨,但,并不妨碍我一直就这样的喜欢着雨。不管是何时的雨,季节变更也好,人生选择也罢,不同的风雨,不同的味道。这雨儿下着的声音,可以韵律成太多的音节,哒哒坠落,点点跳跃,滴滴晶莹,特别的舒适,任何时候下着的雨,都能将世界洗一下,小雨可以润润土地,不会满天的污浊空气,大雨更好,洗得干干净净的,我喜欢这种没有风尘的样子。   趴在雨里,就想散散的随着风儿,让心事柔润了去,简单得没有任何。这,就是幸福的。幸福在一座不为人知的小城,能空白了自己的所有的思想和空间,能去雨里随性走走,能够无所事事的游荡,能够寻花问柳的去邂逅,那些所有的不经意的,遇上的,样样可以是惊喜。   青苔铺满的石板路,像梦里的江南。也像我的家乡,离开它时的样子。乡愁就是乡愁,一直在那里。不管是如何的远离,不管是如何的盼望着回归,近乡却是要情怯的,情怯的原因,于故乡其实是没什么,故乡完全能包容所有的,而原因只会在于自己,而且还要原因那么多,多到不知所云。而这里,一座似乡的小镇,呆着,情怯可以省略,就有了些理所当然的安然。   一路上的人们一点儿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小城的风光,唯有自己,像个游魂,撑着把伞儿在飘荡。   五花马,青锋剑,江山无限。   夜一程,昼一程,星月轮转……   这是谁,谁在咿咿呀呀的清唱,婉转里,感觉到京腔京韵的神气,不觉心神就荡了,魂丢了,那红砖青瓦的屋檐下,顺着声音的来源,像外面做事回来。回家的人,推门而入,连自己都疑心会让人赶出门来,或者有狗吠着将我吓出门外,什么都来不及想了,就已经立于一院落里。所有的打量也都来不及。眼里只有那唱曲的女子,那女子,看不出年纪,院落里看似随意,其实工整的摆放的物品,恰当的在她的周边。上天就这样不经意的安排了这场相遇,像是从来就相识的。双方只是微微的点首,唱腔却不用中断,那场景,该我本来就该在那里,该她也该在那里,为了相互的等待,豪华成一个人的专场,是我的,也是她的。她很自然的转了一种剧目,我是不了解这剧种,但一样的无关风月,唱的人,唱的声情并茂,听的人,听的年代不分了。那样的心神恬静,不必太多问候,已经懂得,恍然间里,自己已是水袖轻飞,罗裳承转,青衣如梦啊,便姐啊妹啊一起入了戏去。许久许久,才可以抽出自己的心魂来,水袖流纱的女子,依然不曾停下。   这样的小镇,竟然有这样的佳人儿。恍恍的味道,天上有鸟儿飞过,像是向人世炫耀什么痕迹似的。而雨,还在下,小伞儿却遗忘在那园子里了。回去拿吧,舍不得惊扰了那种氛围,此刻的秋雨儿便是有了缠绵意,不由低头,很想在抬头的时候,能冲口而出一段歌声和腔韵,不为宣泄,只是就那么想,就想唱,一张口,终究是不知道哼什么了,连啊一声也没有,转换成了长长的呼吸,唇边韵味的笑笑,便没有目的的自顾自向小镇深处去。   高跟鞋“咚……咚……”,走出格律的韵味,我,会惊醒了这小镇么?这么的安宁,或者会吵到旁人?这雨巷,这无人的街道,会不会,有人意会成一个妖出现的阴森?便脱了鞋子,拎在手上,两旁的房子,斑斑驳驳的墙,随处可见的落败。没有任何的风格可言。如果不是这些新楼更替夹杂在其间,真的有种掉入了时间的黑洞的感觉。忘记了那些繁荣的都市,而时光会停留,停留在民国,或许,更早的一些时光点上,静止的时刻。   在镇子的中间,有些零碎的商铺,有女人根本说不上形象的在打牌,有老人手上摸着啥的,在下棋。偶见孩子,寂寞在角落里,对着墙根发着啥呆,也还是有狗儿经过,也看到有鸡在小院落内,围着的小篱里,扑腾。闲情逸致的,活在这里,感觉不出压力,没有任何的节奏,好似这大好时光,全是用来浪费的。只有我傻啊,傻到荤荤碌碌,傻到忙着什么为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天天为了他人作嫁似的。看着这些,我就后悔,后悔自己这样的死忙。其实,没有自己,你看,天多蓝,外面的世界多好。没有自己,天,说不定更好,哪里会塌哩。   感觉到有一群的人,在对着我指点,我笑笑的随意的凑上一小店,店内没人,原来乱七八糟的,全是些生活用品,吃穿住行烟酒糖,好象都有。正想离开,却明显的从旁边聊天的人中,晃过来一女人,开口问话,我听不懂哩语乡音,只是笑笑摇头。女人就开口说话了,大概是说我是谁家的女娃之类吧。我也笑笑的。没想这女人,大招手旁边聊天的人,说,看看看,看这是谁家娃的意思。于是,兴奋了,于是,夸张了,于是,统一了话题,于是,热情的人儿几乎就要全部扑过来似的,吓得我,逃啊。于是,注目礼,一直绕着围着,一直送出老远老远。   镇子如果说直接走,不是溜达,五分钟肯定能走完。走出去,有一长长的水渠,人工的,横于公路之上,水渠两边满满的树,有休息亭,站在下方仰头去看,倒是真的像片云挂在苍黄的天上。外围,是大片的田地和远远的青山。相辅相成着水利和稻田,没有工业的印象,可以尽兴的深呼吸深呼吸。我在真的深呼吸,臆想中,这样洁净的天空,呼出一口浊世之气,吸一口清新,定然吐纳清香,兰心慧质,暗自发笑里,睁开眼来,一小小的女孩子,嫩得出水的小姑娘,汪着凉凉的水,没有什么声息的,那样定定的出现在我眼睛里。    我应当是受了惊吓吧。面前的小女孩子,在秋雨里,像极了聊斋里的人儿,聊斋里的人儿,是来勾引人儿的,或者报恩的,面前的小女孩儿,却是来为我挡雨的。小小的身子,没有长成的妖娆,要高踮了脚儿,以跳芭蕾的天鹅之姿,在我的面前,为我撑起一把黑黑的雨伞。我感觉着那份姑娘的清凉,不胜的娇羞里,凉也娇羞。我笑笑,雨不大,即使是现在挡雨,我也已经湿透了,然后我要刻意的将雨伞去挡着小姑娘,不想她再淋湿。手,碰到小姑娘的肩膀,才知道我的感觉是对的,她已经湿透了,和我一样凉。   小姑娘是追着我而来的。   很多年以前,不懂生命,不懂生活里的虚假繁荣,不懂岁月,不懂当年的所有的纯真会偶尔的蒙蔽,然后会干出很多的傻事来。但这小镇,就像那些老歌一样,扔掉了,以为忘记了,却在没有来由的时候,还是会脱口哼出来,一下就回到了青葱的当年,迷恋着,记忆着,那些曾经妥协了的心,就会死灰复燃,就会想要时光倒流,就像这雨里,只将中间洗涤,即使雨后将再染风尘,最少此刻往事空明着。所以,我会选择,为了一个承诺,为了我的友人,来这个地方。   小姑娘一直腻着我,就象她的姐姐,没有来由的只是相亲着。缠着要我说许多许多,只要是和她姐姐有关的事。我要努力的去记忆,记起当年我和她的姐姐,可是说着说着,我只记得她姐姐和我说起最多的,想回去,回去到现在的小镇,平凡,淡定,其实是这样美好的生活。还要说白蛇和青蛇,说五百年的山野清修,才换取的一世姐妹情份。其实,到了滚滚红尘,却原来当初的清修长大之地,成了一生的梦。小女孩说要快快长大,想要穿上我手中的高跟鞋,想要快快到最好的年纪,可以优雅的跟我去我的城市。   我宠溺的拉过女孩儿,我却向往如她现在这样青涩的现在。可是,她明白么。我这样,寻着当年她姐姐的记忆,来这小镇,何止只是了此念想。那年的那些人那些事,再也回不去,身边的女孩儿会慢慢长大,我却回不去从前,并且,我还会要将时间,慢慢的历练,再历练,不知道怎样的风雨,才可以历练成现在小镇的怡然自得。其实,只有这些正在经历着的将要经历着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来就好,总不能直接就跨入想要的岁月,一切,总是急不得的。急不得。   一手牵着小姑娘,一手拎着我的鞋子,就像执手一份岁月,深秋的小镇,初春的小姑娘,盛夏的我,都会要慢慢的等,等着冬雪的必然来临 。    回去的午后,泡一杯绿茶,清清苦苦的味道,一直至爱,让人劝了太多回,说绿茶凉性着,我的体质不适宜,却还是不能放弃。只要心静静的,耳边就会有落叶的声音,就想拾起一片放在手心,顺着掌心总能听到落叶如梦一般的呓语,由远而近,娓娓道来,像是一定会陪我,走过昨天,今天和明天,就让一切都不着痕迹,让那氤氲,一盏无味的茶,喝到至味,直接安宁着我的时光。            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病好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个专业患上癫痫能应该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