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老屋边的使君子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摘要:我在神思恍惚之间,猛然看到前面笔直陡峭的石坎上,有一簇粉红色的俏丽花朵,绽放在绿茵茵的碧草丛中。恰似一个风雅俊逸的女郎,羞怯地躲藏在绿色的帏幔之后,半露出酥红娇羞的脸庞,洋溢喜庆欢乐的表情。又宛若一支尽情燃烧的火炬,绽放出炫目迷人的光彩,正在伴随着清爽的微风摇曳,似乎在微笑着向我点头致意。呵,那是一丛使君子花。 今天上午,趁着久雨初晴的间歇,循着随风飘逸的花香,我怀着无比愉悦的心情,开车回了一趟老家,回去看一看家中现时的光景。正好是仲春时节,一路上春风和煦,艳阳高照,花红柳绿,莺歌燕舞,好一派春光明媚的景象。   我家的老屋,坐落在村子的半山腰上,处于巷陌纵横、重檐叠瓦的围龙屋当中。围屋依山而建,依势而筑,呈半圆的形状,背靠着耸立的山脊。周围屋舍俨然,鳞次栉比,人口密集,鸡犬相闻。围屋的后面,是绵亘逶迤的群山,巍峨峻峭的山峰,崇山峻岭,层峦迭嶂,延伸到遥远的天边。   在老屋的两边,并列着好几排土屋,形成纵向延伸的巷陌,习惯称其为“天街”,也不过百十米的长度。走出狭窄的巷道,穿过祠堂的内坪,走出峻伟的门楼,面前是一个偌大的门坪。门坪边上有一口池塘,终年水流泱荡,青蛙聒噪,飘散氤氲的气息。在池塘的水面上,大约丈把高的空间,是用竹片和树枝搭盖的藤架,覆盖着南瓜、葫芦、扁豆等植物的藤蔓。每到夏、秋季节,藤架上结满了各色的瓜果,在瓜棚下面垂吊着,伴随着微风晃晃悠悠,着实让人羡慕。   这口池塘里的青蛙,绝对是一个特殊的品类。根据年届耄耋的老前辈们说,他们在别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从外观看上去,背脊及其裸露的部分都是靛青色,绿油油的有些瘆人;其腹部却是纯白色的,形成鲜明的反差。而且,这种青蛙体型壮硕,善于攀爬,声音宏亮,繁殖力极强。等到每年农历的三月,它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在池塘四周或者棚架上交配产卵,吐出一团团白色的泡沫,一天到晚“呱、呱”地直叫唤,似乎没有一刻的消停,惊扰着村庄的宁静。   绕过这口湫隘清浅的池塘,只见一条河卵石砌成的小路,顺着迤逦宛转的山势,蜿蜒曲折地向山脚下延伸,一直到达碧波潋滟的小河边。这条路拐过旁边低矮的土屋,全部用浑圆的河卵石砌成,由于被人们长年累月地踩踏,路面有些凹凸不平,石头也变得光洁剔亮,加上春时天气潮湿,杂草丛生,看上去十分湿滑,走起来必须小心翼翼。小路边生长着几棵挺拔的枳椇树、乌桕树、朴枳树,一棵棵树形高耸,浓荫匝地,冠盖蓊郁,枝叶葳蕤,如同撑开的一把把巨伞,遮蔽住头顶上哪一片明澈的天空,投下一地斑驳的光影。   我迈着悠闲的脚步,踏着逼仄的路面,沿着蜿蜒的石砌路走下来,隐约从道路两边坍塌的墙垣中,追寻着历史沧桑的印迹。在以往漫长的岁月里,先辈们荜路蓝缕,拓荒垦殖,在这里安家落户,休养生息。他们无论春夏秋冬,总是迎着晨曦出去,踏着夕阳归来,春播夏种,秋收冬藏,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可以想见,他们从中原祖地辗转迁徙,来到被称作“瘴疠之地”的南方丘陵,在这一片荒山野岭之中落脚,适应恶劣的自然环境,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竭力改变自己的生存条件,走过了艰苦卓绝的创业历程,实在是可歌可泣,令人肃然起敬。可以说,这条石砌路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浸透了先辈们辛劳的汗水;每一个台阶,都凝结了先辈们奋斗的足迹。他们开拓进取的精神,吃苦耐劳的秉性,勤劳智慧的品质,必将载入村庄发展的史册,值得所有后来者永远奉为圭臬,尽心效法,加以发扬光大。   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来到沦漪荡漾的小河边。路坎下面的小河里,经过几场春雨的肆虐,水流变得异常湍急,翻滚巨大的漩涡,发出喧嚣的声响,漫过长满芦苇的沙洲,急速地向下游奔涌而去。在这条石砌路的上边,可以看到许多荒废颓败的墙垣,现在已被辟为菜地,种上了苦荬、红背菜、茄子、辣椒、黄瓜等蔬菜。这里是先祖们肇基时的老屋场,曾经是宗族繁衍发展的发源地。后来,随着人口的迅速增加,大家逐渐往山腰上迁徙,形成了现在的村落规模。   我在神思恍惚之间,猛然看到前面笔直陡峭的石坎上,有一簇粉红色的俏丽花朵,绽放在绿茵茵的碧草丛中。恰似一个风雅俊逸的女郎,羞怯地躲藏在绿色的帏幔之后,半露出酥红娇羞的脸庞,洋溢喜庆欢乐的表情。又宛若一支尽情燃烧的火炬,绽放出炫目迷人的光彩,正在伴随着清爽的微风摇曳,似乎在微笑着向我点头致意。呵,那是一丛使君子花!我的头脑里突然灵光一闪,瞬间便作出了非常肯定的判断,如同见到了久违的好朋友,心里头掠过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遥望石坎上的那丛使君子花,以往曾经漫漶模糊的记忆,一下子变得异常清晰起来,童年时的许多有趣的生活片断,如同放电影一般涌上了我的脑际。我连忙顺着石坎旁边的一条小径,向盛开着使君子花的方向攀援上去。   我依稀记得在石砌路坎的上面,原先坐落一幢前后两进上下厅堂的平房老屋,尽管厅堂的建筑规制不是很大,然而里面的装饰却有点别致,重梁叠瓦,飞檐翘顶,显得古朴而且庄重。在青褐色的纸筋石灰墙壁上,还描摹绘制了一些构图精美的壁画,诸如韦编三绝、凿壁偷光、映雪囊萤、悬梁刺股、孟母三迁之类的内容,画面人物造型惟妙惟肖,故事情节生动有趣,透露出浓郁的文化气息,积淀了深厚的人文底蕴。这一幢古朴而别致的老式平房,在我模糊的记忆当中,与周围人家的土屋相比,确实显露出其独到之处。   据说,这是一幢由本姓宗族蒸尝出资建造的馆舍,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当初要花费偌大的投入来建造这座建筑,目的是让本姓各房族所有年幼的子弟们,有一个平时习文练武的场所。因而,当地的老人称之为“书堂下”或者“打堂背”。由此可见,即使在当时极端落后的生产条件下,先辈们也十分注重对后代子孙的人文教化,重视对基础教育设施的投入,借以继承客家人耕读传家的秉训,弘扬宗族崇文尚武的美德,从而开创人文鼎盛、英才辈出的兴旺景象。   然而,随着后来经济社会的发展,村庄规模的日益扩大,居民人口的持续增加,加上现代教育的蓬勃兴起,这座建筑所承担的功能日渐式微,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时期,中华大地风云变幻,整个社会狂飙突起,历史上许多优秀的传统文化,皆被当作“四旧”而加以横扫和挞伐。“书堂下”当时已经破旧不堪,仅存的几幅壁画也不能幸免,顷刻间被强行抹上红色的颜料,任性地加上“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意蕴,变得不伦不类。从此,这里成为一座空荡荡的废弃建筑,被生产队用来当作牛栏使用,先辈们所创造的文明成果,被一些不肖子孙公然亵渎。在此过后不久,这座原本充盈着浓郁的人文气息,曾经响彻琅琅书声的馆舍,由于年久失修,粪水浸渍,墙基掏空,屋顶坍塌,最终夷为平地,渐次湮没于萋迷的蓬蒿之中。   现在,我绕过局促迂回的小径,来到原先的“书堂下”遗址,站在这块空旷杂糅的土坪上,看见面前是一片萋迷的荒草地,里面长满了黄荆子树、芭茅、葛藤等各种植物,将原来的读书堂遗址完全遮掩起来,呈现一派荒凉萧条的景象。在荒草丛生的土坪前面,是一个垂直陡峭的石坎,约摸两、三丈高的样子,被各种葱茏碧绿的植物所覆盖,隐约可见在纷披的绿叶丛中,有一种清雅秀逸的植物,攀援着柔软的藤蔓,伸展着嫩绿的枝叶,点缀着几束粉红色的花蕊,显得格外的耀眼。这种盛开着粉红色花朵的藤状植物,就是我所熟悉而且钟爱的植物“使君子”。它对于我以往童年的岁月,具有特殊而隽永的意义,曾经留下许多难忘的记忆。   使君子,又名留求子。在我们的家乡,也许是前人口误的缘故,因而以讹传讹,将其叫作“素心子”或者“苏君子”。现在之所以认识其真实的面目,知道它真实的名字,也是因为我经过大量查阅各方面的资料,才从卷帙浩繁的植物学书本中寻找到正确的答案。它是一种落叶攀援状灌木,习惯生长于平地、山坡、路旁等向阳的灌木丛中,大约有三、四米高的样子,枝条纤柔,叶片嫩绿,上面被一层棕黄色的短柔毛。花蕾初开时呈白色,过后逐步转变为红色。使君子既有野生的,亦可以驯化栽培,分布于南方地区的福建、江西、广东等地。根据《本草图经》记载:“使君子岭南州郡皆有之。生山野中及水岸。其茎作藤如手指,三月生花淡红色,久乃深红,有五瓣,七八月结子,如拇指,大类栀子而有五棱,其壳青黑色,内有仁白色,七月采实。”记载中对于它的植物性状和生长特点,都有十分贴切翔实的描述。   这种植物被冠名于“使君子”,获得如此优雅而别致的称谓,相传与三国时期的刘备有关。因其儿子“阿斗”刘禅年幼时得了一种怪病,面色萎黄,四肢枯瘦,浑身无力,肚子鼓胀,而且久治不愈。有一天,刘禅由兵士带出去玩耍时,因为偶然吃了一种野果,突然又吐又泻,又哭又闹,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竟然拉下了许多蛔虫,此病便霍然痊愈了。刘备自然大喜过望,认定是这种野果治好了儿子的怪病,便将其扩散于民间,屡试不爽,疗效显著。于是,人们便借用刘备曾经担任过豫州刺史,被人尊称为“刘使君”的典故和名份,将该神奇的植物冠名以“使君子”。当然,民间也还有另一种的说法,相传以前潘洲地区有一个叫做郭使君的医生,他在治疗小儿诸疾时独用此药,且治疗效果极好,后来的人为了纪念他,便称此药为“使君子”。不管如何,使君子作为一种民间流传的方药,具有杀虫消积健脾的功效,能够治疗小儿疳积之类的疾病,应该说是确证无疑。正是因为有这方面的原因,让我与使君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记得还小的时候,时常跟随母亲到“书堂下”的老屋场里种菜。每天傍晚读书放学以后,也经常独自一个人,遵照父母亲的吩咐,到“书堂下”周围的屋场里去摘菜。哪时候,经过“文革”的洗礼,“书堂下”被生产队用来当作牛栏使用,弄得臭气熏天。里面的壁画也被红漆所覆盖,早就已经漫漶,看不清楚了。由于“书堂下”周围都是以前的老屋基,这些旧屋倒塌风化后的老墙头泥当中,富含植物生长所必需的磷、钾、硒等稀有元素。所以,在这种泥土中所种植的蔬菜,如辣椒、茄子、黄瓜、豇豆等等,长势特别地好,产量也特别高,品质更是绝对一流。因而,这里所种的蔬菜,总是一茬接着一茬,一年到头从来没有断档的时候。   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些荒废的老屋场,简直就是小孩子们天然的乐园,总可以找到无穷无尽的乐趣。我趁着母亲忙于锄地除草、整畦种菜的功夫,在旁边帮忙着拣拾杂草,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我有时候会偷懒,就躲到一边玩耍,用棍子拨拉泥土中的蚯蚓、螬蛴,或者土蚕之类,看着它们可爱的样子。或者用竹片刮下墙脚上白色的“芒硝”,用玻璃瓶子装起来,等到以后邀上几个小伙伴,将“芒硝”掺上木炭,制作成可以燃爆的“火药”,到山涧里去炸鱼。   这时候,母亲看到我百无聊赖的样子,便指着一种攀附在石壁上面、参差披拂、郁郁葱葱、正在蓬勃生长的植物,告诉我那是一丛“素心子”,它的叶子可以用来做粄(古汉语,泛指用米浆所制食品)子。据说吃了这种粄子对大人小孩很有好处,可以起到化积消食、驱虫治病的效果。母亲吩咐我上去将嫩绿的叶片捋下来,装在盛菜秧的小畚箕里。等到傍晚收工回家以后,家里还剩一些碾米时筛出来的碎米,与“素心子”叶掺和在一起,拿到碓寮下用石臼捣烂,捏成耳朵一般的形状,然后下到沸水中煮熟,放上油盐、葱花之类的调味品,晚上就可以吃到这种香软可口的“素心子叶粄”。我听到自然十分高兴,急忙爬到石壁上去,全然不顾芭芒的锋利,开始采摘“素心子”叶,好用来做粄子吃。   在我们小的时候,由于体制僵化,生产落后,物资匮乏,当时的粮食非常紧张,大家一直过着“瓜菜代”、“糠菜半年粮”的生活。每日三餐吃饭,几乎都是喝那种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再搭配上地瓜、木薯、蕉芋之类的杂粮和蔬菜,才能充塞辘辘饥肠,勉强吃个半饱。如果平时能够吃上一顿大米干饭,已经实属不易。如果家里能够做粄子吃,属于比较精细讲究的吃法,绝对是十分奢侈的事情,一般要在过年或者过节的时候,才能享受到如此的待遇。因而,听到可以吃到“素心子叶粄”,早已高兴得喜形于色、手舞足蹈、跃跃欲试了。   说起这种“素心子”叶做的粄子,确实对人的身体极有好处,有着意想不到的功效。我记得十分清楚,当天晚上吃过这种树叶和碎米做成的粄子,睡觉特别地香甜,一觉睡到天大光,半夜也没有起来便溺。早晨起来目光清澈,周身通畅、内外调和、神清气爽,说明其不但富有营养,而且的确有一定的养生食疗功效。另外,我们惊奇地发现,吃过“素心子叶粄”以后,肚子里竟然排出了好些蛔虫,肛门被蛲虫侵扰导致发痒的症状也消除了。事实上,在当时营养不良、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许多小孩子都会罹患疳积之类的疾病,表现出精神萎蘼、面黄肌瘦、毛发焦枯、肚大筋露、纳呆便溏等儿科病证。该病主要是因为饮食不当,营养不足所引起,或者因为慢性腹泻、慢性痢疾、肠道寄生虫等疾病所诱发,而且药石难攻,经久不愈,阻碍小孩子的生长发育,影响后代的健康成长。所以说,这一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使君子,经过民间的长期探索和实践,发现其具有治疗这种疾病的独特疗效,不禁让人啧啧称奇,趋之若鹜,大为推崇,确实是一剂功效独到的神奇良药。 石家庄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正规江苏哪家医院癫痫好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呢
上一篇:【柳岸】梦魇
下一篇:【轻舞】绝密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