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海蓝】云水欢歌壮秋行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诗歌词曲
破坏: 阅读:2601发表时间:2013-10-25 14:52:26
摘要:欢乐的时光虽然短暂,美好的相聚也会释然。然,本次故乡之行我所到过的云水村却是另一番情形,感概中,除了亲朋故交窃窃私语的畅聊,更多的是云水村的乡亲们,在过去十几年来勤奋爱拼所带来的巨变。作为曾经该村的“仆”人,我又岂能吝啬笔墨,不去好好赞颂他们。时间虽短,但我收获斐然,我终于感悟到了山里人的聪慧与自信,我再一次亲身体念了青山绿水中蕴含的自然与清新……

【海蓝】云水欢歌壮秋行(散文) 傍河而居,云水与我的距离很近。智者乐山,仁者乐水,我和山水似乎有着不解之缘。在山水之间,我更偏爱水。不谋而合的是,算命先生说,我生辰八字的五行中最欠缺就是水。
   母亲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嗜水如命,还不及立夏就敢下河游泳。爱好整洁的我,擦拭家俬、浇花润草、拖地清扫、冲凉洗澡等等,每天都要用很多的水,母亲说我此生用水太多,当转世下一辈子时,阎王将会罚我到“晒栏”去挑水。也许真的是命运使然,但无论怎样,我和水似乎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情结,我也愿意与水殊途同归。
   尽管是深秋了,但故乡的土地上还是一片绿色,阳光照得车里暖洋洋的。我和我的老同事陈翔,神清气爽、全神贯注地眺望着前方道路两旁的山山水水、道路村庄,以及在梯田里忙忙碌碌于秋收冬种的老乡。每当我回到家乡,看见这里勤劳善良的乡亲,心里就有一种亲兄弟般的亲近。你们是这一片热土的创造者,更是故乡历史的继承人;是你们承前启后保护了故乡的美丽;也是你们以智慧和汗水创造了哪家云南癫痫病医院好神奇;是你们祖祖辈辈在故乡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并与她兴衰与共,你们总是让我肃然起敬,想起你们格外亲。
   午饭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阔别已久的寨芳乡云水村。为了不打扰乡亲们,我将车子泊在村口石拱桥东边的一处晒谷坪,踏着崭新的石板,走进了新近落成路的新村的大门。按照老规矩,老虎进村先拜“社公”。我第一时间拜见了当年的村支书林雪林。在村里与乡亲们朝朝暮暮日子里,我总喜欢称呼林书记为“老林头”,这是乡亲们对他一贯的称呼,既是为叫来爽口也是对他的敬称。忘不了二十年前在这里驻村时的吃的“百家饭”,一日三餐走到哪家吃哪家,夕阳西下就回老林头家,晚上有会就开会、当更多的时间还是到老乡家串门,在昏暗的油灯下聊天、谈心。渐渐地我似乎成了云水村的一员,一旦离开,我和乡亲们都会感到不习惯。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我竟然在他家住了整整两年。
   老林头怨我事先不来个电话,他说:“感谢几个孙儿对我这个老爷爷我的孝敬,他们为我又更新了这款叫什么‘苹果’的智能手机。我跟他们说,爷爷我大字识不了几个,这‘智能’对我来说就是聋子的耳朵——做样,简直就是“智能”配“智障”既费钱也费心;功能虽然很多,可它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她,什么微博、微信,对于我来说,人家发来微信就是对牛弹琴。”
   “您家人才济济且都是时尚型,跟我们那个年代相比,他们才是懂生活,赶时髦的一代。给你换个手机也是一种‘梦’,这个‘梦’是由子孙们来为您实现,换手机就好比喝酒,老是喝‘土烧’不行,应该尝尝高度,品品洋酒不是?”陈翔逗得我们满堂哄笑。
   落座之后,老林头的老伴——陈和坤大嫂给我们端来满满一盘的细籽花生、鲜嫩水淋的甜柚和黄橙汁蜜的脐橙。细籽花生还是跟从前一样用油沙炒制而成,籽粒虽小,但他的疏松和香脆是别的花生难以匹敌的。孙儿媳在厨房里忙了好一阵子,为我们煮了一大盆荷包蛋粉皮丝,很久没有尝到高山茶油所炸,自家菜园所摘的青菜荷包蛋粉皮丝了,这种浓郁的清香再一次让我馋涎欲滴,下咽后经久回肠。
   老林头知道我很钟情云水河,所以不用我来介绍,他就嘱咐孙子陈家昌给我们做临时向导,陪我俩去云翔山、云水河去观观光。陈家昌是老林头的第二个孙子,瘦高个,长得很机灵,一路上也很健谈,还能说出很多关于云翔山、云水河的故事。
   出了村,我们沿着一条古驿道盘山而上,在半山腰的一个茶亭里停下脚步,家昌迅即从茶亭一角的保温桶里给我俩各舀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遗传性癫痫疾病的医治方式有哪些浓茶。我端到嘴边用鼻子嗅了嗅说,这不是翔云山牛筋坳的“五叶老茶簿”嘛!他在这座高山自然生长,梗壮叶厚,没有化肥和农药,得到寻常百姓的赞赏和珍爱。其味宛似苦丁,香如九龙,但她让你苦在嘴上,却凉在心里。适逢过时过节,朋友的生日华诞,或者是当地老表漂藩出省,人们总是以她作为上等礼品,寓意亲情、友情同如兄弟,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我非常惊讶的问他“这间茶亭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我在这里驻村时很少有人在这里施茶,不知道又从那一年开始恢复了这种善举,出了这样的善人?”
   “这是我们村委在去年立下的规矩。因为国家改革开放之后,城市与乡村的距离正在拉近,我们村的年轻村官也以全新的内涵‘靠山吃山’,搞起了股份制的旅游业,由此带动山里人自己的‘三产’。早在四年前,我们这里就成了城里人心中的旅游胜地,一年四季,尤其是适逢节假日,到这里旅游如织,络绎不绝。为了方便那些喜欢喝茶的人们,村里指派专人在这里施茶水,每天早晨都有一中年妇女在云水河边烧开水,整桶整桶地挑上来供人们解渴、品味。”家昌手舞足蹈的给我们介绍,说起话来一套一套。如今山里的后生诚然不简单,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处世观念都应该被我们高看一眼。
   “哦,在当年施茶水的都是那些多病带痛,被算命先生嘱咐需要修善的人,才给过往的担楷过客施茶。而如今经济发展了,农村人富有了,这种传统也被集体取代了。真的是没想到啊!应当给予鼓励和推崇。”陈翔在夸赞的同时还带着几分崇敬。
   记得在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我跟爷爷去广东兴宁的表姨夫家里做客,两百多里的路程,这里是必经之路,那时不像现在,穿的是运动品牌,脚下的鞋类不是“李宁”就是“耐克”。那个时候从这里经过的客人,有钱、有身份者穿的都是布鞋,凡是跟我们这样出远门、走长途的人都是穿草鞋。渴了捧几口山泉水,饿了就吃几片番薯干,生活稍稍好些的还能嚼上两把爆米花。哎,往事不堪回首,我们都要好好珍惜现在,放眼未来。
   “叶伯伯说得真好,我们有今天的好日子离不开你们老一辈的奠基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你们老前辈辛勤劳动所留下的财富,哪有我们一代青年幸福的今天。”家昌颇有感触的说。
   “有文化的家昌,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希望你们能世代传承这样的好日子,让故乡变成金山银山和驰名中外的天然粮仓。”陈翔再度赞赏的说着。
   说话间我们起身走出了茶亭,在一拐弯的悬崖之上驻足。我们举头远眺,只见群山逶迤峰峦叠嶂,沿河两岸莽莽苍苍;万绿丛中穿插着一颗颗红纸伞似的红枫树,远看近看,左端右详都像绿色绒毯上精心缝制喜鹊,用大红丝线刺绣而成的凤凰;鸟瞰山下,层层梯田齐齐崭崭,金桔飘香稻穗弯弯;青瓦红墙的新村依山傍水,乡道两旁香樟叠翠,菊花飘香。一排排崭新的饲养场,已是鸡鸭成群、猪肥牛壮,山珍、蔬菜种植大棚在艳阳之下闪着银光;炊烟之下呈现几处晒满粉皮丝的硕大的晒场,这是山里的人们也学会了集约经营,将原来小打小闹的作坊,联户变成了有相当规模的加工厂。秋风盈盈,艳阳如镜,在这高山大龄之中宛似雨后涌现的一道彩虹,更像一幅生动的油画镶嵌于大山之中。
   “哇!实在是太美了,好一派山乡金秋的绝色风光。”陈翔激动得几乎蹦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着实让我刮目相看,又怎能不令人感慨万千。十年不见,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变,人与自然在和谐相处中没有了曾经的乱象和野蛮,而是依靠科学发展观,苦干加巧干,在国家诸多富民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山山水水都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比如,在翔云山以西那一片次生林经过改造,如今生长着成片成片的油松和银杉,粗的已经成材,小的也有碗口大,佛岭岽山脚下原来是杂草丛生、荆棘覆盖的山中荒野,如今也栽种了富有商业价值的红心柚和高山云雾茶。山里人不再是单纯的靠山吃山、而是因地制宜,启动了多种经营,他们不再甘愿做“富贵思来年,穷人思眼前”的奴隶。
   说话间,我们走出茶亭来到了云河岸边,翔云山已经巍峨屹立在我们面前。山还是那座山,水也还是这条水,所不同的是,她似较以往显得更加的沉稳庄重,充实宁静。可谓秋来清新明丽,春归山色空蒙。当年我的爷爷曾说:“这里山上有飞泉,山下有云水,传说她是天河的支流,是佛岭岽、鸡笼璋、磨盘岭等几座大山的神仙引来天河之水在此汇集而成。”我尽管半信半疑,然,一但置身于云河上游的观光亭,就可以居高临下的将九九八十一弯的云水河一览无遗。阳光下,蜿蜿蜒蜒的云水河,宛似一根镶嵌于崇山峻岭中的银链,虽不及大江大河那样波涛汹涌,但她的灵性、生动、野性却是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而且充斥着古朴和神韵。
   据考证,云水河真正的源头是武夷山脉的仙来峰,经长途跋涉后,与翔云山、老虎玲等无数涓涓溪流汇合而成,她自海拔1300多米的深山峡谷顺流而下,在河床嶙峋石岩的作用下,河水流经此处便白浪翻滚,整条河流宛似在一条长长的蓝色绸缎里点缀的白花,这是另一种意境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云水河河谷幽深,翔云山山势险峻,她宏伟博大的情怀,包容了这里的崇山峻岭,滋润了沿河两岸安居乐业的人家。人们赞誉她是岭南的三峡,虽不能比拟“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庐山瀑布,而从谷底看向山顶,可谓是一道叹为观止的美景,堪比金沙那个著名的虎跳崖。
   峰峦之上秋明天蓝,灌木蓍草露珠串串。弹指之间,我离开这里已过去二十年。今天故地重游,我在云水岸边的秤钩潭驻足,久久不愿离去。虽然时值深秋,山下平原的草木已经憔悴干瘦,而云河两岸却依然温润暖和,成团成块的雾气在山涧弥漫,迷离的景色让人不无绝口赞叹,这种温润与清新妙不可言,这里也许就是神话里描写的神仙居住的伊甸园。雾里看花难辨色彩,雾里巡山很难分辨是早是晚。置身此境,我思绪万千,又怎能不唤起我爱山、爱水、爱国、爱家的涌涌情感……
   我一直都钟情的云河,时光的流逝没有把你从我的印象中冲淡,在我所有的记忆中,唯独对你我才一往情深。今天是我跨世纪的探望,与你牵手之时,宛如我生命之花再一次的绽放。我不再犹豫也不再彷徨,我当张开双臂与你紧紧相依,融入你博大而又宽阔的胸膛。
   清风下,虽然山花消尽枯叶飘零,而一株株腊梅却正在孕育生机一片;云河里,河水的水位虽然下降了许多,而她却清澈见底,在一个个深水潭里荡起了粼粼清波;云水河总是这样的潋滟,这么的轻柔。远看翔云山奇险峻秀,近看却峡谷深邃通幽,沿河两岸壁立千仞,群山之中绿树婆娑。在我的印象中,秋末冬初,一泓清流从山石嶙峋的河床缓缓漫过;仲春盛夏,她俨然是一匹野马驰骋在深山幽谷;湍急的水流,形成一束束翻卷的银花向岸边打来,即便是一场暴雨过后,河水也不会浑浊,但她会捎上无数的枯枝野草,如短跑健将般,在称钩潭蓄势而发,可让千沟万壑即刻吼叫起来,以其强势的动力,一泄千里、势不可当,奔向那雄浑而苍茫的原野,捎去客家人亲山的淳朴和爱水的情怀。
   云水绵长,却从不张狂,在人们的心中她是孕育子孙的圣母,是仁爱慈祥的亲娘。她从武夷之巅一路走来,迢迢千里从不停息,造福福建、江西两省40几个县的庶民百姓,滋润和养育了沿河两岸无以计数的生灵。正因为有她大爱无杭州哪能治癫痫病疆的母性,才有了后来物华天宝,鱼米飘香山乡情韵。据传北宋诗人林逋笔下的《山园小梅》,尤其是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就是描绘赣江源头寻乌之绝景。这里奇珍异果四节不尽,山野丛林长满药材,她可以同湖北的神农架媲美,也能与驰名中外的长白山比个高低上下。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就是这座凤翔溪大坝,她横垮云水河两岸,她是河床地壳的自然凸起,将云水河拦腰斩断,使原本湍急的水流在这里得以暂时歇息,让其野性得以舒缓。其“坝”高达两层楼,居高临下、气贯如虹、水清如淳、清凉如琼。之所以称之为“凤翔溪大坝”是因为此坝阻拦于凤翔溪的溪口,加之坝顶倾泻下来的水波玩死一只将要起飞的凤凰。当你细细端详之后,一定会嗟叹古人聪慧的想象。凤翔溪大坝下游五十里外是故乡的古城,这里有着古韵悠然的十里诗墙,她绕城望江,极富遐想,诗情画意亘古绵长,她是一部如诗如画的历史长卷,凸显云山云水深厚的文化底蕴馆藏。赣江以西的岭西湿地,是岭南山区的又一传奇,人们称之为高山平湖,是鱼儿鸟类的繁衍生息之地;她蒹葭茂密,一望无边,白鹭栖息,鱼翔浅底,无时无刻都展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生命力,给人一种超脱自然的深刻记忆。
   ……
   男声:
   云山远啰云水近,云山处处呈美景;
   云水情深胜亲娘,想起云水格外亲。
   仿女声:
   云山青啰云水纯,云水孕育客家人;
   风调雨顺风光好,猪肥牛壮五谷丰。
   突然,不知从那儿传来这首脍炙人口、人皆会唱的客家山歌,其悠扬的曲调,演唱的技巧绝非普通老表所能。当我驻足聆听,刚想发声询问时,还未等我开口,他又再次唱响山歌问起了我:
   云水河边一客人,请问老表你高姓?
   秋山秋韵竞秀色,云水有意候光临。
   我只能曲高和寡的应和道:

共 16461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