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南塘听雨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八公山 曾经在许俊文先生的一本散文集里,读到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若是爱上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散步”。我认为说到我心坎上了,因为我爱八公山,不但爱它有民间故事“火烧南唐大将于洪”,广为流传,还有宋朝皇帝赵匡胤领兵攻打寿春,被敌军围困在南塘,“刘金定梳妆救驾”的史话演义,更重要的是八公山也是我的出生地、成长地与工作地,如今我不愿搬离的家乡,所以,对于八公山的峰峦、脊野、崖岭、沟涧,今生,我会以散步的方式将它走遍,乃是一种纯粹的自我享受。   是啊,自从有了今生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把家乡风光走个遍的心思后,面对着这片连绵不断的秀美山川,我在骄阳天来过,大风天来过,阴雨天还真就没有来过,今日小雨,于是灵机一动,上山去,等到隆冬,山体肃穆,大雪封路再摸进来走走,岂不万全之美。   当隐隐约约,南塘长廊在我的目光中出现时,那些传说中所描绘的一切,便一览无余了。神仙灶,一箭谷,石门潭,老涧套,丘壑碧野莺飞草长;小柴胡、马兰头、益母草、牛舌头棵,郁郁葱葱应有尽有;南塘周遭怪石薏兰,杂花生树,和着一汪杨柳如逸的南塘水域,树叶“沙沙”、雨滴“沙沙”,仿佛一幅无疑江南水乡的婆娑画卷,烟雨蒙蒙。   我镇住了,八公山不突兀高大,也不巍峨,更没有奇葩险峰,原来,当你选择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气候走进来,就会涌起使你陶醉无限的另一种香泽。看,身旁的枸杞、曼陀罗不需要精心培植,信手拈来,还有为山脉绿波作着奉献的苍耳、艾青、野菊花,为报答丛林而生的灌木、乔木们,更是支立起了庞大的八公山森林,将这层峦叠嶂,渲染的灿烂无比。   眼前,草是绿的、树是绿的、山是绿的,一切都是绿的,可以讲南塘的夏天,是以绿色而著称的,这种绿,铺天盖地。   此时,半山腰中的我,立在伞下,无话可说,认为自己所读过的书中,所有描写风光旖旎的文字用在这里,都是苍白的,只有走进八公山来,才可痛切肌肤地感受到,与绿意交流所带来的快感。   万没有料到,雨中南塘竟会这样养眼,我被这种自然的美丽所征服,快要室息的表现,立刻,做了几个深呼吸,生怕辜负了这些充满了氧分的负离子,享受它胜似仙境的妖娆。   那一时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呆滞不前的我只有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南塘景观真是令人感叹啊。可当我从包里拿出水杯,拧开盖子还没来的及递到嘴上,一只通体墨绿羽翼丰满的小鸟,如入无人境地一般,撒落眼前枝头上。“叽啾叽啾、叽一啾”,银铃翠鸣翘首挠姿,左顾右盼惊鸿艳影,使在雨中依然艳情的合欢花,羞愧的低下了头。哎呀,原来我坐在一株合欢树下了,合欢花的花扇风摆杨柳,将那只小鸟摇曳的若隐若现,极其迷幻。我屏气凝神,生怕我这个天外来客惊扰了丛林主人的雅致,当我还没有完全彻底看清楚它的眉眼,又一只和它一模一样的小鸟落到了它身边,也是叽叽啾啾的鸣叫不停。两只小鸟好像久别重逢的老情人一样,开始相互帮助对方整理羽衣,然后拥抱亲吻,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目瞪口呆,它们竟旁若无人的交配起来了。   交配时间稍纵即逝,好像演一场真人版的《动物世界》那样,镂空的投影背景美丽如画。瞬间,山林里便音符悦动。“咕咕咕咕”的布谷鸟叫并不算什么了,“叽啾叽啾”、“咕嘟嘟咕嘟嘟”旋律优美,随风入耳,雨中南塘,鸟的天堂?您听,喜鹊来了黄莺来了白头翁也来了,一只麻色山鸡“哧啦啦”越过山野,跟着一只花尾巴的大家伙穷追不舍,还有灌木丛中的那些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鸟儿,更是肆无忌惮,纷纷在雨中亮起了歌喉,把个深山老林万籁俱寂这样的词语,剔出在八公山的夏天。你方唱罢我登场,隔着雨伞听到远外传来“勾嘎勾嘎”好似大雁洪亮的鸣叫,我抬头向天上望去,这些南来北往的候鸟们,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有返回到栖息地?可是,我除接了一脸雨水外,什么都没有看到,伞外的天空一片混沌。勾嘎声还在继续,我高高的举起雨伞,侧耳细听,原来声音来自南塘下方的那些村落。明白了,可能谁家饲养的雁鹅也发情了,躲不开这梅雨霪霏的初夏时节。   重新拾起上路的脚步,已是走在南塘水域与丘陵山岗的自然分界线上了,这里的空气、雨水、怪石、山土,干净、清远、淡定、安祥,透过从伞尖上慢慢滑落下来的水滴,我看到了对面,是南塘新近招惹到的另类人群,常在山里见到他们的身影,就是那些号称“驴友”的家伙们,他们用高倍相机,硬是把我南塘景观装进了他们的相册里,为自己玩“驴”的阅历增辉,为今生骄傲的行程增色。   这几年我常往山里来,我知道如果在晴天,走在这个地方,一个回身,刚好可以清楚看到,南塘下方的山岭、竹林、田畴与村舍,而这时,雨,一直下着,不紧不慢,万物都在轻烟飘然间,只有水花抚着水面密密麻麻。此刻,根本不是什么零星小雨了,低云徘徊,蛙鸣悠长,“沙沙”打在绿叶上,水滴趟着叶片滚动,一声一声落下,被草丛送往泥土,等待终年缠绵于下方的蚯蚓,酣畅淋漓。水域四周,烟波浩渺,雾气蒙蒙,苍松翠柏,若隐若现,我想,南塘,怕就是这样,被雨水一滴一滴,灌醉灌满的。   身处这随想入画之境地,听的沟渠“沙沙”、丛林“沙沙”,南塘,依旧爱上八公山来散步的我,心中只一个夙愿,那就是一万年后,南塘埂上依然能幸福的听到雨声沙沙。 北京看癫痫那家医院好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好鄂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云南癫痫病医院是如何治疗的
上一篇:【平凡】微笑
下一篇:【墨香】忆春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