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树下的理发店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青春幻想
无破坏:无 阅读:1739发表时间:2017-05-01 11:41:59 题记:在我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美丽的图画。   一   那是一条南方工业小镇寻常可见的街道,人行道上铺着绯红色的地板砖。下班回去很晚了,街上的行人和车辆不多,显得冷冷清清。一轮明月静静地挂在夜空,皎洁的月光流淌在无边的夜里,漫过摇曳的树叶,轻柔地涂抹着地面。我吃力地挪动着沉重的双腿,像负重的蜗牛一步一步往城中村的出租屋走去,鞋底擦着地面发出“嚓嚓”的声响。也许是我的脚步声吵醒了草丛中的虫子,细腻的叫声从路边一下一下飘了过来,眨眼间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人行道上有棵枝繁叶茂的榕树,浓密的叶片随风翩翩起舞,发出沙沙的声响,像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轻轻点着头向我问好。树下多出了一个简陋的理发店:一把椅子,一面没有边框的镜子,白色的小台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小镇的大街小巷武汉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哪家好都是理发店,有人会来这人来车往的街边理发吗?没有客人,理发师傅坐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打着节拍大声唱了起来: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   我忙着赶路,没有看清理发师傅的脸,可他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冷清的夜里飘荡开来,充满着无奈和期盼,透着丝丝的暖意,温暖着我的心房。我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唱着,心底渐渐涌起了一股力量,脚步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回去的路也不再那么漫长。   那以后的每天晚上下班回去,我都会在那棵榕树下看到理发师傅,他穿着发白的牛仔装,看上去干净而纯朴。他有时微闭着双眼唱歌,有时低头看着杂志,有时也忙着给客人理发。狭长的街道,飘荡着他那深情的歌声,多了几分生动和热闹。每次从树下的理发店走过,望着发出柔和灯光的那盏台灯,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孤单。   二   一个微风轻拂的黄昏,夕阳远远地挂在天的那一边,金色的余辉洒满了街道,几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直忙着加班,我的头发长得差点遮住了眼睛。路过树下的理发店时,我用手梳了梳头发,笑着轻声说:“师傅,帮我理一下发。”   理发师傅放下手中的旧杂志,抬起头望着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三十多岁,剪着平头,黝黑的脸庞看上去特别粗糙。他撑着椅子吃力地站起来,急着去取双拐,让出椅子招呼我坐下。我从他身边走过那么多次,我在一个个冷清的夜里听过他唱了那么多首歌,可我居然没有注意到他是个拄拐的残疾人。我的心仿佛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疼痛并流出血来。他远离故土和父母,来到陌生而遥远的城市,每晚守着这么一个简陋的理发店给人家理发,我感受得到他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困苦。师傅有些激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你这么年轻来我这里理发,我怕自己理不好,你还是去对面的那家理发店吧。”   “师傅,我在厂泸州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里打工,也不弄一些奇奇怪怪的发型,你帮我把头发剪短就行。”他点了点头,弯腰取来一块天蓝色的围布,抖了几抖拉着上方的两个角给我系上,接着挤压着瓶子,把蒸溜水均匀地喷洒在我的头发上。师傅站在我的身后,用梳子梳了梳我的头发,握着剪刀开始理发。他那长满厚茧的手掌,粗大厚实,温热地摸着我的头顶。他拄着双拐围着我,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左一下右,拐杖敲击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一下一下落在地上,也落在我那柔软的心里。师傅围着我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累了,一口一口喘气,手掌也被汗水浸湿了。我叫他歇一歇,他说自己习惯了,腋下架着双拐,转到我的身后,对着镜子歪着头,用海绵擦去残留在脖子上的发屑,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扶他坐上去,帮他把双拐靠在椅子边。是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有些貌美如花的女孩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像小鸟那样被人保养起来。可这位理发的师傅,他拄着双拐在街边理发,一分一分挣着血汗钱养活自己。他理一次发,只收六块钱,你去那些理发店理发,修修剪剪洗洗吹吹就是几大十元。我不知道他每天可以挣到多少钱,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者,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在心里为他默默祝福,希望他一天天会好起来!   “你的头发有些柔软,洗发时用力搓揉就会掉落。”师傅接着我递过去的钱,笑着说,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三   理发师傅的坚韧感动了我。在我的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迷人的的图画。路过他的理发店,我有时会给他送去一块西瓜,有时带去一本旧杂志,有时蹲在椅子边陪他说说话。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从闲谈中知道了理发师傅是广西人,他二十几岁那年去山坡上放牛摔伤了腿,落下了病根。他为什么会来深圳漂泊,每天理发可以挣到多少钱呢?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心,他自己不主动说,我也不会问。   一个晚上,我给他带去半斤瓜子和一瓶饮料,他嗑了几颗瓜子,喝了几口饮料,抹了一把嘴巴,缓慢地说:“失去了左腿后,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废人,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哭了大半夜。我哭,我妈也哭,一家人都在哭。我才二十几岁,今后的路还长,爸妈不可能养我一辈子。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了《水手》这首歌,在歌声里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我跟着隔壁的堂哥学了理发的手艺,十天半月就去街上给人家理发,挣几个钱补贴家用。后来,听人说大城市的机会多一些,村里的老乡背着我上了火车,我就和他一块来到深圳打寻找出路。我们租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铁皮房,老乡劝我去广场上讨钱,大城市人多,一天也有一百多块的收入。我想了几个晚上,自己没了左脚,可还有双手,就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在路边理发。这条洛阳靠谱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路是苦了一点,可用自己挣来西安有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的钱养活自己,心里头踏实。刚开始我担心城管会把我赶走,我就怕他们收走了这套理发工具,那我拿什么养活自己呢?这个城市还是好人多,那些城管没有收走我的理发工具,对面的那位老奶奶时不时会给我送来凉茶,一位老伯每次来我这儿理发,都会多给几块钱。我每天挣来的钱,除去吃用,多少还可以存一些。前几天,我还给家里寄去五百块钱,叫爸妈去街上买套新衣服……”   师傅搓揉着眼眶说不下去了,他的脸上写着幸福和对未来的憧憬。夜风从街道那边吹来,我歪过头去,泪水从眼眶里掉落下来,那是激动和幸福的泪水。师傅的处境是那样的艰难,可他选择了自己想走的那条路,咬着牙关一步步走下去,前面就是一片新天地!   四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树丫上冒出了嫩芽,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空气中飘散着花香的气息。中午路过树下的理发店,师傅刚理过发,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换上了黑色的新衣服,看上去精神十足。他像有什么喜事,红着脸乐呵呵笑着。   我刚和理发师傅说上几句话,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提着保温饭盒送饭来了,额头上有团铜钱大小的黑疤。她穿着发白的旧衣服,细致地挽了长发,透出淡雅的气质,看上去是个勤俭持家的贤惠女人。饭盒里有两个荷包蛋,几块炒肉片,香喷喷的米饭差点把我的馋虫勾了出来。那女人走后,师傅喝了几口茶水,给我递来一支香烟,一脸满足地说:“她是我的老婆,是我一个远房表姐介绍的。她离过婚,在夜市上卖一些小玩具。我们没有办婚礼,也没有买家具,请了几个老乡下馆子吃了一顿饭,现在娶媳妇要花好几万的彩礼,我们村里有二十几个男人都还没有成家哩。我是个残疾人,人家死心塌地跟着我过日子,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郎。我们还打算过些日子就回老家去,在小镇上开个理发店,也好照顾照顾家里的老人。”   是呀,理发师傅结婚了,他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家里有着热菜热饭,有个贤惠的女人等着他回去。我不会咂烟,可还是点燃了师傅递来的喜烟,用力吸一口,呛得我大声咳嗽起来。他坐在椅子上,望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渐渐润湿起来。这时,阳光洒满了这条街道,我觉得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是那样的温暖……   共 30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