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清明祭(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说起来,或许自己真不算一个刻苦的好学生。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欣喜的借到一本名为《石评梅传》的长篇传记文学,夜里,其他同学都已睡熟了,而我挑灯夜战,夜未曾眠。

书中讲述的是民国才女石评梅与高君宇之间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石评梅,原名为石汝璧,是民国四大才女之一,革命活动家,她的才华出众,诗歌尤其冷艳感人,她也是生命最短暂的女作家,死时仅仅二十六岁,高君宇则是我党著名的早期革命家,五四运动的骨干和学生负责人。两人在一次同乡会中偶然相识,他们志同道合,常常在陶然亭中谈思想,谈抱负,那里也遍布了他们革命的足迹。他们鸿雁传书“满园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一枚象牙戒指传递着他们纯洁坚定的友情。可是,石评梅对高的表白迟迟没有予以回应,老天也未遂人愿,没有眷顾这对革命志士和文学才女。对于高君宇,他促成了别人的美满姻缘,自己的爱情却永远地成了遗憾。忘我工作的他,因为革命事业过度操劳,积劳成疾,以二十九岁的年轻生命告别了这个世界。

高死后,石评梅悲痛欲绝,追悔莫及,她把高君宇埋葬在北京陶然亭畔,并立了石碑,之后,每个星期天和清明节,不管严寒酷暑,常常独自去高君宇的墓地凭吊,痛哭流涕。并为高君宇写下了大量饱含血与泪的诗歌。在高君宇的墓碑上,她一字一泪地写着:君宇,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留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再看你的时候。三年后,石评梅为高君宇郁郁而终。之后,朋友们按照她“生未结合,死愿同葬”的遗愿,将她葬在了高君宇的墓旁。

高君宇和石评梅的故事如又一个“梁山伯与祝英台”,为世人演绎了一段绚丽灿烂的绝世之恋。读之,令人荡气回肠,无不动容。

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日子里,石评梅和高君宇的故事都在感动着我,既有对革命情侣的崇敬,又有对他们短暂生命的惋惜。在那些青葱岁月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很想去陶然亭,看一看那儿的芦花,看看石评梅亲手栽种的松柏是否依然青翠挺拔。很想在他们的墓前献上一束白菊花,亲手抚摸一下“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这被高君宇当做座右铭的碑文,那几年,成了挥之不去的心结。

一天夜里,睡梦中,真的去了陶然亭,那该是北京的秋天吧,灰蒙蒙的斜阳下面,湖心岛的荷花早已残败了,可是,苇滩的芦花极盛,在瑟瑟的秋风中轻轻地摇曳着。冷冷清清的亭子里,却立着一位长发披肩、神情忧伤的文弱女子。她告诉我说,她就是石评梅。随后,我们在湖心桥上一起漫步,她对我说,长发是为君宇而留的,后悔未能在他生前答应。她又说,三年来,她每天都会来这里,为他吟诵诗歌……

忽地,秋风阵阵,诗人已走远了,耳旁只回荡着她若有若无的声音:

……

狂风刮着一阵阵紧,

尘沙弥漫望不见人;

几次要归去,

又为你的孤冢泪零!

留下这颗秋心,

永伴你的坟茔。

有一年,去关内的亲戚家,火车到一半的时候,认识了几位去东北旅游刚返回的北京游客,那是一个天气晴好的上午,车厢里井然有序又不失热闹,和煦的阳光透过车窗和人们的谈笑声暖暖的洒在车厢的每个角落。谈话中,热情的北京游客为我介绍了许多名胜古迹和亭台楼阁。我说,在北京停留时,若来得及的话,打算去陶然亭。可是,他们告诉我说,陶然亭与火车站相距很远,去的话时间恐怕会来不及。所以,很可惜,那一次,未能如愿。

这都是多年前的事儿了,岁月的泥沙冲淡了许多记忆,而那个梦境和那次旅行却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时隐时现。而今,又到了清明时节,东风渐暖了,不知哪一丝风又一次拨动了我的心弦。想那陶然亭里又该是春意盎然、桃红柳绿了吧,这时,一定又有许多人来到高石墓前了!

陕西癫痫病医院能治好吗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哈尔滨那家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