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秋虫秋歌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一   三伏过后,暑气将消,凉风徐吹,梧桐落叶,生感叹,一叶知秋也。整个夏天都在抱怨的人们,迫不及待地行完告别礼,匆匆踏上秋的征途,赶着参加秋歌盛会。   日沉西山,夜幕降临,歌台月照,四野空寂。纺织娘率先亮喉,织织织……奏起古典交响曲慢板引子,随即百虫应声而鸣,汇成充满活力、气势恢宏的快板奏鸣曲;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只要能出声,都在尽情振翅鸣响,这可是它们与生俱来的天性,此时不鸣更待何时,错过一时抱憾终生;还有许多不具发声功能的同类,因羞于自身的无能而默默倾听,有时倾听也是一种大美。相处于秋,秋意尽弄。   轮月西移,晨星乍现,曲终会散,唯有几声待天明;是谁还在独自歌唱,歌台众星已谢幕,热情观众也犯困入梦,唱得再好又有谁人捧场。它才不理会这些,想唱便唱,何必顾及他人看法,总不能枉一身绝技而韬隐于世?   说来不信,此君就一俗物,最早在《诗经》里就有对它的描述,“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古人用候虫对气候变化的反应来表达时序更易。蟋蟀,俗称蛐蛐,三大鸣虫之首,秋之歌者,生命不息,秋歌不止。   算起来它的一生不过百日,也有人称其为百日虫。别小视其不寿,却让有限的生命大放异彩,上接天露沐浴,下承地气熏濡,一旦扇动双翅,悦耳动听的歌声便传达四面八方,闻者自然陶醉其中不能自拔。若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便能听其声而知其形,声洪如钟者,形自然硕大;察其器而辨其性,器利如剑者,性自然善斗;观其域而得其名,产自宁阳者,名必甲天下。若是有幸碰上如此绝品顶配,你一定会珍藏于斋,每天好生伺候,像佛一样供着。   人们似乎更热衷于蟋蟀的斗性,把它当做一名斗士,令其驰骋疆场征战四方,只要一息尚存,就永不言退直至胜利。实际上斗士间的厮杀与玩家的自身好斗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自己躲在背后,令其代为卖命;卖命是有代价的,上等好虫动辄就要上万,这在不富裕的农村,就算一年做到头也未必能挣到这个数。   斗蟋之风,始于唐朝,著于宋而盛于明清,禁于文革,又复燃于改革开放,延续至今至少千年以上。参与进来的人数无从统计,只能笼统地说上至皇亲国戚,下到平头百姓,中间夹着文人墨客商贾匠手。涉及地域可达除人迹罕至、不毛之地以外的任何有人有虫的地方,几乎囊括了半壁江山。人数之众,规模之大,范围之广,没有哪国可以与之匹敌,恐怕整个世界也永难企及。   秋至处暑,秋意渐浓,“木兰秋狝”在神州大地隆重展开,捉虫大军声势浩大地挺进残垣断壁、瓜田黍地、乱坟荒郊,对吟唱秋之礼赞的小精灵实施最后的围猎。一番摧古拉朽式扫荡之后,玉米地里一片狼藉,种田人一年的收成恐怕要刨去三成;闲人免进的私家坟地,也好不到哪里,不把你家坟头削平就算烧高香了,想要祖坟冒青烟还是趁早断了此念。万里长城永不倒,只是未闻蛐蛐叫,玩主痛下秋杀令,夜深谁敢丛中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悲歌一曲唱凉秋,明月几时照土楼,可叹生来怀小技,他人作乐我堪忧。      二   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孕育出伟大的生命,生生息息,永续不断。春生秋死,春华秋实,四时轮回;一粒种子从春风化雨中萌发,一路走来,风雨兼程,出苗、抽穗、扬花、结果,直至白露前后开镰收割,一生跨越春夏秋三季,历时百日就完成了一个轮回;蟋蟀的生死轨迹大致如此,不同的是它的生命周期涵盖四季,寿数却没有延长,也不过百日。生命的短暂,岁月的静好,这巨大的反差,让生命体具有天然自我保护意识,珍爱生命,赞美生命,便是它们自身价值的具体体现。人们对春的赞美远超于对秋的称颂,这完全缘于春天是生命的发端,是蓬勃向上万象更新的季节,对她的溢美之词再多也不为过;反过来对秋的冷落也就不难理解了,一派衰败之象呈现眼前,野草枯黄,百花凋谢,万木萧瑟,秋虫哀鸣,又有谁愿意将自己青春年少的倩影与这般秋景同框,虫之将死,其鸣也哀。   山歌好比春江水,虫鸣赛过秋山月。春歌虽好,却难表达秋的意境,倘若我们独念春的好处,势必对秋失之公允,等于将一部完整的悲壮雄浑的生命交响曲,硬生生地删去尾声,而尾声往往又是最精彩最具价值的部分。生命之歌,就是四季之歌,没有了秋歌,便领略不到秋之壮美,秋之雄奇,那可真要枉过一秋又一秋啊。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诗中看不出半点怆然孤独、枯萎迟暮的秋煞之气,倒是热情豪迈积极向上的情绪向外四溢,受其感染而自觉身轻如燕,魂系蓝天,胸怀山川,纵情秋歌。   这样高调的颂秋古诗并不多见,难成主旋律,不过传吟至今仍不失为经典之作,本身就印证了一个道理,只要用情至真、至深,就是石头也会感动的。   秋天和春天一样美好,春天因百灵的啼声而春光无限,秋天缘蟋蟀的鸣响而秋色迷人。殷商甲骨文中的“秋”字,状似蟋蟀,这分明在告诉我们,蟋蟀是秋的化身,生来爱唱秋歌,整个秋天都在不停地唱歌:树叶在她的歌声中片片飘落,庄稼在她的歌声中垂下腰杆,百草在她的歌声中换上秋装,瓜果在她的歌声中变得甘甜,青山在他的歌声中越发斑斓,流水在她的歌声中盈盈顾盼,男人在她的歌声中尽享秋兴(斗蟋蟀),女人在她的歌声中对镜自赏,孩子们在她的歌声中快乐成长,大自然在她的歌声中走向新生。   托物寄意,不仅仅是文学的表达手法,也是生活所需要的情调。无法对斗蟋蟀的是非做出明确判断,情调兴起以至于获利,是很多玩家的套路,屡试不爽。我们在意的是,从自然虫象里获得不一样的快感,打破沉默,或改变视觉,寻觅可能的情调。就像秋虫鸣秋,不是聒噪,而是歌,歌的基调是什么,全在听歌的人的内心把握。      杭州看癫痫病哪家靠谱武汉癫痫什么医院最好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费用武汉癫痫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