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刺苔花开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2503发表时间:2014-03-01 13:37:45 摘要: 回头望,那一段岁月平静悠长:苇塘的水波摇曳、牧童的短笛悠扬、刺木苔的花朵芬芳、我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用青春叙写壮丽的诗行,用梦想指点远帆的航向,只留下一路的欢歌和为赋新诗强作愁的迷茫。    (1)物理老师   他中等的个头,梳着大奔头,我们有时候把这种头型称为“汉奸头”,主要是因为他的头发较长,又分着中分的头杠,抹着油油的发蜡,活脱脱就像是电影中让人生厌的“汉奸”形象。   但我们一点不会因为他的形象糟糕而讨厌他。他的课生动而有趣,就是有时候,有些题他讲来讲去也听不明白,我们不把这归咎为他的水平问题,因为如此深奥的物理问题,不是每个人都学得会。况且,听他的课,我们很少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习题上。   他在讲关于波浪的那一节,找了一群学生在黑板前演波峰、波谷和波浪运动时的纹路。他的裤兜坏掉了,扯了个大口子。他可能是太忙了,没来得及换,或者是他的媳妇儿不会做针线。他又不能张着个大口袋在学生们面前堂而皇之地走光。所以,他用一个夹子夹住!那个夹子是黑色的,又大,老往下坠,他不得不一次次地用手来触摸它是否还在,这也就等于是在一遍遍地提示我们:不要忘了它的存在。   有人演砸了,该蹲下来的时候没蹲,他气得跳脚,一使劲抬胳膊用手去敲那个学生的头皮,那夹子掉了,他春光外泄!有人嗤嗤,有人掩嘴,有人脸红脖子粗!只有他,异常镇定地反问:“有什么好笑的,谁小的时候还没光过屁股?”      (2)日记风波   我的数学成绩下滑得厉害,都到了120的卷子考到三十分了。原因只有一个:不喜欢那个刚毕业、失稳重的老师。   每次数学课前,路过楼道口,都能瞅见他倚在楼梯上跟三班的“班花”在那里嘻嘻哈哈!   此时,我会高高地昂起头颅,故意对他们熟视无睹。   他最喜欢翻看女生的日记,偏偏,很多女生的日记里都有对他充满赞美的记述,比如:高大、帅气、有亲和力。班里,还有两个女生为他争风吃醋,打起来了!其中之一还非要我找他来评理。我对此,很不屑!在日记里给予大力抨击,语言之辛辣就像我的性格跟脾气。   那一段时间他对我的听课三心二意、考试丢三落四、拒绝回答问题很是恼火!很想知道原因。就像关心其他女生那样瞄准了我的日记。在他顺手抄起我的日记本的时候,我给了他三分钟的眼神警告,然后毫不犹豫地夺了回来,并翻到了日记的扉页,扉页上写着:不要偷看别人的日记!然后,把日记一页一页地在他面前撕毁!他脸蛋慢腾腾地红了!   过后,我们谁再也没理过谁。      (3)“外号”   班里的女生在高二那年,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外号。是自称为“骚煽”的那个男生给起的。   女生咋一听说又气又急又有点儿不安,心里非常想知道自己的外号到底叫什么,我也一样。终于从一个“叛徒”那儿听到了确切的消息:班里一共有七个女生,三个复习生、四个应届生。有些人的外号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个喜欢穿紫色的衣服、留着五号头,脸色也跟她的衣服一个色的胖胖的女孩,名叫“紫茄子”;班里那个学习很好的复习生,脾气一直很麻辣,所以就叫做“朝天椒”了。这种辣椒炒鸡蛋吃辣死人不偿命的。我,不用问他们也知道,肯定叫“小豁牙”了!因为我有一颗牙在玩耍的时候磕掉了,还没来得及补上,一笑就狗洞大开!   据可靠的消息透露,男生们睡前都要夜话一阵,用来解闷。每天都会叫着女生的外号在那里评头论足,据说,还有某某某喜欢某某某,某某某害怕某某某的传闻。那些个平日里文静加腼腆的男生,此时都会充分展现出骨子里的闷骚来,大谈特谈某个女孩的身材和走姿。听说了这些,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很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评价自己的,但终究还是没能得知。   但让人又恨又爱的“外号”却留住了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某一天,当我都记不起一个人的郑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名字的时候,从提示的“外号”中,模糊的容颜却开始变得清晰,那些储存起来记忆像花香,一点一点地弥漫开来!      (4)知己   因为自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环境里,所以很瞧不起女生,也不屑与她们为伍。在班里,我一共有两个知己,确切地说,应该是不分性别的“哥们儿”。   一个是波涛。喜欢他,是因为他有讲不尽的故事,他熟悉中国的古典名著,尤其擅长背诵唐诗宋词。他的博学多才很令我钦慕。没事的时候,我就缠着他给我讲故事。《杨家将》、《七侠五义》、《五鼠闹东京》、《水浒传》等等,都是从他的嘴里讲出来的,我常常在课间听得如醉如痴,忘了出去玩儿!但他常常跟我顶嘴,惹我生气,我一生气就会向大洲求救,大洲就像个粘合剂,总能把我们欲断的友谊之桥修复!大洲其实是一个很害羞的男生,对人很体贴照顾,对我百依百顺,我常常会对能对我言听计从的人心怀敬意。   所以,我们三个整日里形影不离,好到都忘了彼此的性别。我们经常在一次谈古论今,分享书籍、展望未来。没想到,高二那年,大洲的家里失去了顶梁柱,他的父亲过世了,家里没法再供他念书,他退学了!他走的那天,我跟波涛都很悲戚,但我们都没办法对他提供任何的帮助!只是默默地送了他一程又一程。   本来,我和波涛一直好好的,高三的某一天,我们吵了一架,原因想不清了,从此,一见面就唇枪舌战,互相讥讽,渐渐地走成了陌路!有些人的丢失,看似无意,实际是感觉出了差池!多年以后,再与波涛相见,彼此都唏嘘不已,只能把理由归结为:那时,我们还太年轻,那时我们都不懂得珍惜!      (5)惊喜   我一直讨厌自己是女生,所以,平日里我留着短发,不施粉黛,总穿一身蓝色的涤卡。如果不细看,没人能把我同男孩子区别开来。我希望别人不要想起我的性别来,我喜欢他们把我当做男孩子来对待。   那一天的课间,正坐在座位上专心致志地听波涛给我讲故事。就觉得自己的左肩膀不断地被人按下去,因为听听得正入迷,也无暇顾及。竟然差点儿被按翻过去,我火大,转过脸来   不耐烦问,同学,你干嘛呢!那同学拿眼睛一瞧我,顿时傻了眼了!羞得满脸通红,两手不停地搓着,嗫嚅着说,对不起,对不起,你穿了一身蓝衣服,把你当男孩子了!   我的柳眉倒竖忽然就由倒“八”字转成了正“八”字了!不是一般的惊喜,简直就是心花怒放,拉着人家说,谢谢!谢谢你把我当成男孩子!我松开手后,那个男孩吓得吐着舌头,逃之夭夭了!      (6)补考   我的物理高一到高三,一次也没考及格过!最高的一次得了57分,还是补考得的。   原先的那个“大奔头”物理老师,被发配到乡镇去了,据说原因就是教课不好。也许只是他的命不够好,班级里有太多如我一样对物理始终不开窍的学生。更何况,因为生病,我至少有半年没能上课。   新换的物理老师,讲课细致又全面,没有人不喜欢,只有我,仍像是在听天书。前面的没学会,后面的弄不懂,急得眼泪在眼圈里直转悠!这一细节也被发现了。课后,我被请进了他的办公室。我告诉了他理由。他每天放学后开始给我补1~2小时的课,半年后,无论我怎样努力,只有很小的进步!   练兵考,我满怀信心地希望自己能考及格,算是给老师为我额外付出的回报。成绩出来了,却是49。按规定:不及格,学校会组织一次补考!为了我能考及格,老师又专门把试题给我重新讲解了一遍。我的补考成绩依然是不及格。我不再好意思去老师那儿补课。虽然没看见老师失望的样子,但常常会听到臆想中的他的叹气声,梦中,我就亲自看到了他对着摇头,然后远走!   一直不能忘记补考都没能及格的物理考试,就像一直会挂念那个锲而不舍地给我补课的老师。有些东西不是你选择忘记就能忘记,有些人不是你想要感激就有机会感激。我曾经在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给他寄过湖北专业治疗癫痫医院贺卡,可惜,贺卡被退了回来,原因是:查无此人!他已经调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7)一窝鸡蛋   高考前一天,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租住的小屋,有些难分难舍,准备在走前再把院子打扫一遍。不曾想,在一块大石头下面,发现了一堆鸡蛋,足足有三十个。   我、静和雯三个人兴奋地拥抱成一团。雯说:“真是好兆头啊!说明我们三个定能好梦成真,连撂蛋的母鸡都来给我们免费增加营养,天助我们也!”她说的没错,房东家没养鸡,鸡蛋定是谁家爱扔蛋的母鸡丢在这儿的,可以放心地享用!   整整一个下午,三个人激动得为如何吃掉这窝鸡蛋而争论不休。静想分作三份,各自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享用。我不同意,认为这样就意味着分离,我不想在我们还没各自纷飞的时候就放弃在一个锅里摸勺子!雯想留着等我高考的时候,每天早晨给我们做荷包蛋吃。静不同意,说高考的时候,我们要转到北校去,没法自己像平日那样开火了!我也赞同。最后,三个人议定:生火,煮蛋,大快朵颐!   那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三个人为一窝鸡蛋激动得手舞足蹈、脸颊绯红、吃得肚大腰圆的之后,就奔赴了战场,然后,被开拔到不同的城市,从此失去了音信!友谊有时候甘之如饴,有时候也脆弱如蕾。   高考前一天,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这!说明我们三个定能好洛阳有哪些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梦成真,连撂蛋的母鸡都来给我们免费增加。      (8)预选   离高考还有两个月,学校忽然要举行一场考试,美其名曰:预选。   前三十名在一个教室里,复习生占了大多数。三五个应届生成了羊群里跑出来的驴,格外的炫目。我自然在后三十名里,难望他们的项背!听说预选完后,要裁掉20多个,死的肯定只能是应届生,我祈祷我不是其中的一个。   班主任面无表情地敲着黑板擦,让后三十名学生保持安静!挨个地把同学的东西翻了一遍,翻到我的时候,连一张白纸的反面都不肯放过。我干脆把那张白纸像变魔术的人似地,正反在他面前好好展示,来表明:我不准备抄袭一个字!   考试开始了,字迹沙沙、心跳咚咚,交卷铃声响了,还有人没停笔在那里写。他一声断喝:“全体起立!”声嘶力竭,把我吓了一大跳!他走向了那个据说正在写名字的男生,一把扯过他的试卷撕成了粉碎!我们全体对他行注目礼,默不作声地!   预选结果下来了,我不在名单里,这就意味着我和其他的十几位落选生要打道回府陕西癫痫能去根吗,要被剥夺参加高考的权利,而学校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提高所谓的升学率,其实,是老师们为了多挣些贴补家用的银子。   我等自不甘心: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更不舍得三年的付出,打了一个水漂,无法向父母交代!集体上告到教育局。学校因为预选受了处分,我们也得以参加当年的高考。回来后,自然又受了些白眼和冷嘲热讽。那场要人命的预选考试让我初尝了人世的冷暖,也让我下定决心:不考入大学对不起那些将人看扁了的冷面孔。      (9)刺苔花开   发榜那天,我有些胆怯,让弟弟陪我一起去。   人山人海,挤都挤不进去!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到的却是分数线,挺高的,忽然就没了勇气,让弟弟帮我看去,我自己躲在树荫下数树叶的影子。   弟弟终于挤出来,满头大汗!我焦急地问,怎么样?弟弟沮丧地说,差一分!没考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沉默了一会儿,我就冲向了人群,我要亲眼看看,我到底考了多些分!497分,本科的最高分数线是498分,其实,我考的是专科的最高分!   我蹦跳着冲向了正等在树荫下的弟弟,拧着他的耳朵让他去瞧了一遍分数线,弟弟嗷嗷叫着说,他把本科线看成是专科线了!我又踹了他两脚才放他走,路上,一个劲在骂他,臭小子,差点要了你老姐的命!我真以为完蛋了,准备跳河去!   回家,母亲正在套棉被,看见我俩,赶紧放下活计,跟在屁股后头追问。我弟说,差一分!我妈咕咚一声,躺被子上了!我给我弟一巴掌,把我妈拉起来,说,别着急!给你开玩笑呢!本科差一分,年年都降分,没准就能上个本科呢!我妈用围裙直抹眼泪!   家里杀猪宰羊,亲戚朋友走马灯似地,庆祝村里的第一位女大学本科生!我穿了个粉色的裙子正在大门口用扫帚捕蜻蜓,巷子口聚集了很多乡亲都在那里看我长得究竟是什么样子!一看,都很吃惊:矮矮的,瘦瘦的,不出奇的嘛!我对着他们的评头论足忍不住想笑!我有什么新奇的,不过是故乡的土壤里培育出的一株刺苔而已,是刺苔,总就会花开的!   就这样,我走出了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开始了我命中注定的人生之旅。      (10)回头望   人在路上,总是走走停停,偶尔,回头望。   回头望,母亲的目光总在村头,送我一程又一程。夕阳,留下了她与我作别的倩影,尽管那身形有些弯曲、有些佝偻!那条整日里对着我摇着尾巴的大黄狗,忘不了叼来我的旧斗篷!   那个调皮捣蛋、总挨我揍的臭小子,抹着眼泪催我赶紧走!人都走了,只有母亲还站在风中!   回头望,插在窗台上的刺苔花枯萎了,那一缕清香埋进了一捧黄土里,我带着它,背井离乡!   回头望,那一段岁月平静悠长:苇塘的水波摇曳、牧童的短笛悠扬、刺木苔的花朵芬芳、我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用青春叙写壮丽的诗行,用梦想指点远帆的航向,只留下一路的欢歌和为赋新诗强作愁的迷茫。 共 48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