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听莫言讲写作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听莫言讲写作            昨天即4月19日早晨,在芍药居鲁院高研班学习的文友杨永康发微信给我,说“明天下午,莫言、麦家、李敬泽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有个针对麦家小说《解密》的文学对话,你们可以去听”。我很高兴,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发到班级群里,问同学们想不想去。大家都很高兴,纷纷都说要去,到时候约着一起去。这是北京,北大、清华等大学密集,估计想去听的人肯定不少,我们担心进不去听,就又问高研班的文友们会不会让我们进去听。高研班的文友们都说,因为中国现代文学馆是在芍药居鲁迅文学院新校区大院内,只要我们戴着鲁院的校徽,就可以进去。   我担心去晚了,挤不进去,或者不让进去,或者去了没座位甚至会没地方站,本来打算今天早早吃过午饭,早早去芍药居中国现代文学馆恭候莫言等大作家的。但是今天4月20日早上,一位云南老乡、在北京当领导的大作家,打电话来,邀请我们云南同学去他家里玩,一起吃顿饭。刚来北京,他就给我们说过此事。到了遥远的北京,老乡邀请去家里吃饭,而且他本身是大学者大作家,又是大领导,我们很高兴。但是我们坐地铁6号线,转地铁8号线,又走了很远,问了很多人,才终于找到他家里。主人盛情难却,美酒佳肴一大桌,反复给我们劝酒,吃完饭,已经将近下午两点,我们很担心赶不到芍药居去听莫言、李敬泽和麦家的对话,匆匆与主人告别,就打了出租车赶往芍药居中国现代文学馆,一路催促出租车司机快点快点。   到了芍药居,我们顺利进去了,因为我们胸前都戴着鲁迅文学院的校徽,莫言迷、莫言的粉丝们看见我们胸前都戴着鲁迅文学院的校徽,纷纷给我们让了让路。我很惭愧,但是也很高兴,厚着脸皮朝报告台前挤。感谢莫言,他让大家对文学和作家重新树立起了敬重。   中国现代文学馆的报告厅里,早已经挤得摩肩接踵。因为戴着鲁迅文学院的校徽,我们虽然很费劲,最终还是挤到了报告台前的墙边。中间密密麻麻的一排排座位早已坐满,靠墙的走道里也挤满了人。有小伙子小姑娘,也有很多头发花白或者雪白的六七十岁老人,有些老人一直坐在报告台的边上,或者坐在靠墙的地上。也有一些黄头发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   我反复看了看,报告台上放着三把椅子,一直是空的,下边观众席第一排也空着三个位子,看遍整个报告厅,我都没看见莫言和李敬泽。我不认识麦家,但是认得莫言和李敬泽。莫言的照片,我在他的小说和报刊上看过很多遍,我熟悉他的模样。李敬泽老师,前几天才给我们讲过课,我记得他的模样。跟密密麻麻的莫言迷、莫言的粉丝一起,站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报告厅里等了很久,也不见莫言他们的影子。   由于中午吃了很多竹筒酒,我口干舌燥,难受得很,但是又不敢出去买水吃,担心错过看莫言他们入场的机会。腿脚站得酸麻得很,倒换着两脚,倒换着重心,还是快要站不住、坚持不住了。   我忽然想起《老残游记》里《明湖居听书》一节来,作者描写听书人等着“白妞”王小玉出场说书的情景来。我们这些莫言迷、莫言的粉丝此时等着莫言到来的情景,与《明湖居听书》里描写的情景和观众的心理何其相似啊。《明湖居听书》里等着“白妞”王小玉出场说书的那些听书迷、“白妞”王小玉迷,等了很久,等得很累,大家却都并不想走,等着听书的兴致并不减一丝一点。我们这些莫言迷、莫言的粉丝,此时站得脚酸脚疼,口干舌燥,可是谁都不敢出去买水吃,更不敢跑出去外边找地方坐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生怕错过了看莫大师们入场,生怕错过了恭候和迎接莫大师们入场。我不由得一笑。   我忘记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大概是两点半或者将近三点吧,莫言他们才进来。虽然平时习惯睡午觉,今天没睡,我却只是略微有一丝、一会儿睡意。当莫言走进报告厅时,我的困意马上烟消云散了。欢快的掌声马上如潮水一般响起来,是真正的欢声雷动。大家纷纷用崇敬的眼光迎接着莫大师入场,流露着对莫大师的敬意和喜悦。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作家莫言,终于见到了我崇敬的诺奖得主莫言,我很高兴。    中国当代作家中,只有两个人的作品是我全部买齐了并且看完了的,那就是贾平凹与莫言。贾平凹的小说我都看过好几遍,有些还买过几种版本。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我看过两遍,十几年前初版的时候,我买过一本,看过一遍,后来被学生借去看,没还我,前年我又买了一本,其他的《红高粱家族》《蛙》《生死疲劳》《酒国》《红树林》等等,我也都认真看过。   莫言讲,小说最重要、最核心和最本质的在于写人。《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这些作品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小说里描写的人物,不管是宋江、李逵还是关羽、张飞,不管是贾宝玉、林黛玉,还是孙悟空、猪八戒,这些人物每个都个性鲜明、栩栩如生,都在我们的记忆当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都进入了中国或者世界文学经典人物的行列。莫言说,作家要努力创新,要作拓荒者。《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中国历史可圈可点的这几本书,为什么能进入经典的行列、获得不朽的地位?这就在于它们个性鲜明,在于它们和别的小说不一样,在于它们开辟了一个写作领域,创造了一种新的写作方法。   我带了数码相机去,一直挂在胸前,方便随时可以很快取下来拍照,我很想跟自己崇敬的大师莫言照一张相留念,但是很遗憾,听众太多,人山人海,我与大家一样,太卑微,一直等到莫大师们的对话结束,我都没有机会接近莫大师。大家的想跟莫言合影留念的心理和未能如愿的遗憾,肯定与我相同。   鹞鹰同学带了莫言的几本小说去,并且一直坐在第一排座位前边的地上看,希望莫言注意到他,真可谓用心良苦。莫言一入场,对话开始前,鹞鹰同学就递上了自己带去的莫言的这本大作,想请莫言签名,但是我看见莫言挥手拒绝了。鹞鹰同学没有灰心,就一直坐在第一排座位前边的地上翻阅莫言的这一本小说。皇天不负苦心人,莫言注意到了鹞鹰。在前几天刚刚给鹞鹰我们全班讲过课的李敬泽老师的介绍下,莫言在鹞鹰同学带去的这本自己的小说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莫言们的对话结束后,我翻看了莫言的签名,他的字很漂亮。鹞鹰同学幸福激动得无法自抑,说他是今天最幸福的人,因为这一天莫言只给他一个人签了完整的名,虽然莫言也给同班同学溪乐签了名,但是没有签完整。当莫言正在给溪乐签名的时候,麦家和李敬泽老师催他,莫言就走了,所以给溪乐带去的书上签的名就只有“莫言”两个字,却没有日期,而给鹞鹰自己的签名年月日俱全。   我也翻看了莫言给溪乐同学的签名,字写得很大很漂亮,但是确实没来得及签上年月日。   我也是莫言迷,也是莫言的粉丝啊,很遗憾,他没有给我签名,我去晚了,挤不到发言台边,没有接近他的机会。   湖北那家看癫痫病好西宁治疗癫痫病哪里的医院好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的医院患了癫痫该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