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暖冬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景观
那是一个温暖的冬季。空气温和,阳光明艳,已是十一月份的天,还领略不到一丝寒气。只是,门前的老杨树,将它巨大的伞状的树冠攀岩在墙壁上,树枝上的叶子,落了一地又一地。   那日,依然是个明朗晴空的天,空中嗅不到一丝凉意。街头大妈与小媳妇们,身着单衣,站在巷口调侃着,一条条宽阔的马路,崭新地映在她们的眼帘。美中不足的,是刚刚修完马路的两端,由于施工人员的粗糙马虎,留下了一道道足有50厘米高和宽的小渠沟,这是支模型板时,留下的残缺痕迹。   远处一队人员,掀一辆小挖子(挖掘机),带有一只农用车,穿向北山坡下。由于村头的北面是一座土山,所以,很多时候,村民使用土方不成问题。   一行人足有七八个,多半是由于刚刚修整过的路面的两旁,有小的沟壑,这才相约而至。冬季来临,许多打工的男爷们儿,陆续回到了家里,乘着闲暇功夫,乘着天气还算暖和,将那些残缺的路面,整理完善。以防春季来临,雨水会困在墙角底下。   农用车已经装满了土,众人提议,先将这方土送往海父母的家中。海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力争自己家里有农用小四轮(四轮车),送完这趟就改用他人吧,自己的车能行。他是想,那么多人还在哪儿等着,自家有车,就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车行驶到街道口,海下了车,司机将土方依稀送往他父母的门前,他早已说好,到了晚上闲暇时,再去平整,白天会影响交通。   海刚走到自家的巷子,耳边就听到有喊自己的声音,回头望去,笑脸相迎。原来是跟自己不错的哥们。说是朋友,但辈分还是要称呼的。义虽然年纪不大,但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儿里,每个人都会忠称他一声“义爷”。   听说海要开车拉土,义爷要冲锋陷阵,两人这才来到海的家中,帮海摇车(手工摇车,没有电打火)。言谈声中,脚已经踏进了海家的院子。   海对义爷说:“我回家找壶热水来,这样会好着些。”义是个很爱调侃的人。扯起嗓子高道:“天儿这么热,那用热水啊,咱俩就行了。”海半信半疑,紧锁眉头,俩人拽起手摇棒,一手搬着油门,一手抛向摇棒,力争弄着机器。   说也奇怪,往常就算夏热的天,这个二十马力的柴油机,也得三个人来弄这才有把握。所以,海通常就再春耕秋忙时节才会用它。不武汉中际医院靠谱吗是因为急用,才不会动用它呢!   “今天怎这么轻易的就弄着了?”海禁然摸着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旁边的义爷,满脸讪笑,嘴里又一字一句地咀嚼开来:“呵呵,有我,当然能行了,没有咱办不到的事儿。”海怪异的朝他一乐,心中谩骂:“就你,瘦的就像小鸡子似的,还在这儿逞强,也就是这张嘴还行,别的无一所长。”嘴角不仅淡出讽然一笑。   小四轮一切准备就绪,把车开到巷口,海这才想起与妻子嘱咐几句。   海的妻子,虽说谈不上贤良淑德,但为这个家,她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尽着自己应尽的职责。因此,海对自己的妻子“丽”很是尊重。    这天,丽坐在炕上,哄着正在熟睡的女儿,目测前方正在走神。恍然间,发现大门开来,走进俩人,回旋观望,却只是淡淡一笑,好像没有出去迎接的意思,自己又俯身依偎在自己的女儿身边。   海掀开门帘,走进房里。丽隐然发现,自家的老公已经走到自己的跟前。   “今天是个好机会,我想把咱家和我妈那边,墙角下的漏洞补补,打完水泥路,还不是很整齐,加些土上去,好好的垫一垫,将来有雨水了,就不会存进里面了。”海急促的一边走,一边靠近妻子的身边说。   “去哇,晚上还回来吃饭吗?我准备给你晚上做玉米面糊糊,米面焓(用小米面和白面烙的锅贴),烩熟菜(用圆白菜边叶,腌制的菜)。”丽目视着海的面颊,手抚摸着他的衣襟迎上。   “好,我尽量回来吃!好久没有吃上这样的美味了,自从回来,还没有给我做过呢,我咋的也得回来吃啊!”这时,海把手轻轻地伏在女儿的脸上。   “要是喝酒,你的自控,每次都喝得烂醉如泥,也不怕人笑话。”说完,眼睛直勾勾地飘向将要冲出门外的老公。   丽目送自己的老公,心里隐隐为之担心,就怕他喝得不能够掌控。随后她瞄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半钟了。   海跨上自己的小四轮,旁边坐着义爷。虽说车上没有副驾驶的座位,但两边有遮挡大头轱辘的铁板,尽管窄了一些,却依旧可以坐人。俩人踮起脚下的油门,直接奔驰在村头向北的土坡的路上。殊不知,灾难正向他们一步步的逼近……         已然进入冬季的村民,闲暇之余,就会出去打麻将,侃三国,闲聊生活百态。之前,妇女们也会纳纳鞋垫儿,做作针线活儿啥的,可现在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的改善有效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什么,即使在百姓的心里,也已经悄然消失了,不在与那些缝缝补补有纠结了。   丽,通常没有那些生活习惯,一般就呆在家里。整理整理家务,照料照料孩子,没事的时候,拿出手机,看看空间的好友动态。要是有好的文字,就会多看几页。对于聊天玩游戏,她并不爱好,喜爱的还是能够多看看文字,多听听见闻。   看着熟睡已久的女儿,再看看钟表上的时间,心里盘算着,还有多久去接儿子放学,多久是做晚饭的时候。丽,随手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随意的翻阅起来。   “今儿,这是怎么了?眼皮困的这么厉害,以往这个时间我是不会犯迷糊的,可是……”丽一边用手揉着眼眶,一边责备着自己。眼睛就像粘了棉花糖,好赖就是眨不起来。最后,任由自己就这样困顿下去。   夕阳的光线很浓,桔红色的阳光,穿过窗沿,透向玻璃,洒满东面堂屋。一道道斜影经过墙面境,反射在地上。丽刚从学校接回儿子,忙碌的准备着晚饭,身影不时地穿插在映在地上的西安中际癫痫医院光线上。   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丽像平常一样,安顿完孩子吃过晚饭,儿子做完作业,铺坦开被褥,先让他们睡下。自己简单潦草的吃了几口,就准备把饭菜撤下去,她知道,晚上海是不会回来吃饭了。   海喝酒,丽不愿意去打搅,当然电话是不会轻易拨通的。丽照常合拢着衣服,趴在被窝里,看着电视,等待丈夫的归来。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醒来时,看到灯也亮着,电视也开着,瞅了瞅时间;呀,都已经十一点半了!丽猛然间,顿时心焦起来,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海的手机。   “丽丽,你打过电话了?那我就告诉你吧,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你就别担心了。”对面是海的大哥江,发着呻吟的哭腔回答着。   “什么?他这是又怎么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丽,顿时哽咽着喉咙,心如断了线的风筝,瞬间飘忽起来。   “下午不是拉土吗,还没等拉上,走在半山腰处,机器不听使唤,整个车头压到了……海的胸脯上。”江喉头哽咽,缓了缓神,又说到:“本来在危急关头,可以逃离的,只是义爷在旁边坐着,也没能有机会逃脱。这一来,反而替他做了挡箭牌,自己却遭罪了!”   那边说着,丽这边就像僵硬的尸体,直直地摊在炕上。   “丽丽,你听我说,你先别着急,事情已经出了,就往好的方面想,只要是花钱能够治愈的病,一切都会过去的!”作为大伯子(丈夫的亲哥),怜悯之心系上心头,就怕她在有个闪失。   “哥,你告诉我,他的伤势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丽已经预感到,海的病情非常严重。   江长叹一声:“好吧,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的,他一共断了八根肋骨,左右各四根,只是左边的骨头断裂后,直插肺部,导致胸内满满的都胀满了血。医生说,幸运的是,里面就只有血,还没有气,如果胸内在有气作干扰,气和血相冲击,当时就没命了。”   一番叙述直接融入了丽的脑海,她扬天张望,眼泪不自觉的滑落,侵入嘴里,咸长春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的更好咸的,带一点苦涩。她眨巴眨巴眼睛,定了定神,右手蜷起拳头,狠狠地摁在小腹上。她难受,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巨石,堵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微微地苦笑,然后又问。   “你们现在在哪儿?我明天就去。钱带够了没有?需要我拿什么,我一并带上。”此时的丽,别无选择,只好鼓起勇气。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选择承担起全部,其余的人只是辅助作用,关键就看自己。   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了。丽虽然遭受着突如其来的厄运,却没有影响到她做日常的必备。这时的她,习惯性的看了看挂钟,然后准备着明天将要离去,去伺奉自己心爱的丈夫,所需要的必须品。         那这是一个明月皎洁的夜晚。软软的柔风,吹袭着门前的杨絮枝,一闪一闪地跳动在窗帘的面扉上。整个院子,被明亮的月色照耀的无比鲜明。远处的山洼上,传来几声不知名的惊叫,打破了沉静宁远的深深的夜寂。   窗棂内,一幅身影在微微颤动,呼吸之中,夹杂着悲戚的声音。一只手伸向熟睡的孩童的脸上,一边哭泣,一边把自己心爱的孩子,摸了又摸。   看着尚不知人事的孩子,丽满脑子都是不好的迹象,像重复的影片,在隐隐浮现。她的心也随影片的故事,碎了一回又一回。   七月,原本是个瓜熟蒂落的好时光。孩子们的小脸儿,就像初熟的桃子,映出淡淡红韵。顽皮的喜气,又像调皮的苹果,既惹人疼又惹人爱。贪吃的念,总也挂不住心里那点小猫腻。不识人间烟火的家伙,以为有喜欢的好东西吃,就是此生最单纯的快乐。   海是个勤奋的人。这年夏季,他在山下种了满满一坡西瓜,还有好吃既美味的香瓜。那时他很年轻,年轻的就像东升的太阳,到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和蓬勃的朝气。女儿的出生,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活力。已经有了儿子的他,又多了一个女儿,心里那个乐,就别提是啥滋味了,总之就一个字“美”!   七月的夕阳分外妖娆,洒在大地,就像遍地的映山红,红的让人心醉,红的让人爱怜。海开着三轮车,奔驰在通往自己瓜地的坡路上。整个下午已经送回好几趟了,这是他打算的最后一趟。装满这车,一并拉上自己的姐姐,哥哥们就回去了,然后去享受天伦之乐。   海在心里想的美滋滋的,隆鸣高喧的机器声,哇哇地在耳边作响,好像在他看来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是一股脑的目伊远方,一门心思地回想着自己的美事。   已经走到离自家的地不足百米远了,海一眼望见姐夫在挥手召唤着自己。只听“碰”的一声,车子就不动了。海起身观察,细细品觅着声音的来源,故障的方位。一边思考,一边送手在工具箱里拿了一把钳子和一个改锥。   他拿到工具,俯身向车子底下查去,感觉声音不大,应该在这个位置。车上的小毛病,对于海来说不是问题,因经常捣鼓这些机器,平时有些简单的问题都是自己弄的,实在没办法了,才会找修理厂的技术人员来整修。   海面朝上,身子平躺着,两胳膊踏地向后挪移,直接钻进了车子的下面。三轮车的下面很窄,只能挨着地面,平卧一个人的距离。因他的身材偏瘦,所以很利索的就钻进去了。   顺着车身,一边查看,一边扒拉着发动机的线路。“唉,我说这声音哪儿来的,原来是从这里发出去的。”海一下逮到了毛病,高兴之余,会声地叫了起来。   原来发动机机体与柴油机的线路已断开,因正在工作,及时刹车,轮胎与铲板相撞击的声音。   海庆幸自己的运气,一下子就找到了车的毛病。他调整一下身体的姿势,侧面仰望远处的光阴,心里呢喃着,“呀,赶紧弄吧,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要么天黑之前就回不去了!”   他再一次回过头来调整着自己的身子,全身躺在坚硬的地面,两肘柔了柔背部的土块,做了一个两肩同宽,两腿弓起的姿势。这时,他扬起胳膊,拿起手里的工具,颤微微地舞弄起来。   就在将线路拧紧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放下工具,突然,发动机瞬间转动了起来。忙乱中,海两手托起后面轮胎相接的铲板,两脚顶起前面轮胎的轴承,使整个车身脱离地面。   因发动机带动链条转动,而海的胸脯就紧挨着链条部位,中间的缝隙,可怜的几乎容不下一丝薄尘。刹那间,海只有使出全身力量,将车身托起,这样身体与转动的链条就会拉开距离。   只是那么几下,链条就把海的上衣撕扯成碎碎屡屡的布条了,布条的上面还沾染了几道血迹。   “我是猪脑子啊,车停了,怎么也不懂得关油门!”海带着恐惧的面色,一边谩骂自己的失误,一边惶恐不得心安。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旦机身脱落,我的小命不足十分钟就结束了。不,应该只有几分钟而已!”海鼓动着身体,神经一刻也不敢松懈,只能在心里与自己默默的对话。   “姐夫,哥,你们快来啊,我遇难了,怎么你们一点也预感不到啊……”他落泪了,痛彻的心,由恐慌转为害怕,由害怕转变为担心,担心自己的生命就此失去。   泪水伴着失落,道道泪痕从眼角的一头向下滴落。不知流了多少,只觉得耳畔的鬓发湿漉漉的。他想求援,也想把远处的亲人喊叫过来,只是他知道,在车的雷鸣声下,那些也是徒劳无易。只有默默地期待,期待他们自己能够赶过来,从而得到解救。 共 1133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