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哽咽的歌声(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故事会

从来没有听过令我如此心碎的歌声。

那个周末的晚上,客厅墙上挂钟的时针已指向11点,我正在盥洗室往牙刷上挤牙膏,“叮铃铃……”突然客厅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赶紧跑出去接。电话那头传来二哥的声音:“妹子,你拿好话筒啊,我要唱歌给你听!”哥哥今天怎么了?还未反应过来,话筒里已传来他激昂的歌声:“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总想……”有的字眼由于咬得过紧,以至于发出打摆子似的颤音。

二哥平常喜欢唱歌,尤其爱唱抒情的歌曲,我知道,但在电话里唱给我听,却是史无前例的事。他显然是喝醉了。一曲唱罢,他又说:“妹子,你不要放下话筒,我还要给你唱《说句心里话》。”“好,我听着!”话音才落,二哥的歌声已传了过来:“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前面几句还平稳,唱到中间声音就有点变调了(我听出二哥动了情),节奏也有点断断续续,尤其是唱到“家中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一句时,他已不能自抑,声音明显带着哭腔,但他硬往下唱,唱着,唱着,声音就嘎然而止,只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卡拉OK伴奏带悠扬的乐声和嘭嘭嘭的音响。过了一会,我故意问:“二哥忘记歌词了吗?”“没,没有,落泪了,落泪了,刚才我在擦眼泪……我想妈妈了。”此刻,那早已蓄满眼眶的泪水从我的脸颊刷地流了下来,二哥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也正在想妈妈的心弦,我再也说不出话来,两端就那么沉默着……我以为二哥准备放下话筒了,殊不知,他的歌声重新起来了,更为动情:“说句实在话,我也想家……”旋律里和着泪,带着哽咽……

我十分佩服二哥,在如此激动的情况下,他竟能哽咽着将整首歌唱完。唱完了《说句心里话》,二哥接着又给我唱了那首气势高亢的《青藏高原》,歌声深情而粗犷,还蕴涵了一种作为妹妹的我才能悟透的且只可意会却不可言传的非常繁富又非常邈远的东西,我沉浸在深深的感动之中……

时针指向11点35分,二哥终于跟我说再见,客厅重归宁静。为什么?二哥为什么?我立刻拨通了跟二哥离得比较近的妹妹的电话,妹妹说他一定是喝醉了酒了,还说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况则把话筒放下,别理他,以免浪费钱。可我不同意妹妹的意见,我跟她说:“二哥要么是遇到了不愉快的事,要么周末一个人在家喝了点酒是真的想起故去的妈妈来了,便借唱歌来表达和排遣,那么我能狠心扔下话筒不听他的宣泄吗?我了解他,他是一个孝顺父母又明事理的人,今晚这样,定是事出有因,我相信他是酒后吐真言,我相信他是真的想妈妈了,无论怎样,我们一定得耐心倾听。”

妹妹不再言语,我似乎听到电话那头眼泪簌簌落地的声音。跟妹妹通完话后,我陷入了沉思,我在猜测和解读二哥今晚异常举动背后的原因。

二哥长我两岁,我俩年龄相近,我在小学跳一级后,他便成为了我的同学,从小学直到初中,只是不同班,但我俩经常在校文艺队里出演同一个节目,甚至夫妻。因此,在兄妹中,我俩比较合得来,共同话题也多。初中毕业后,我上了师范,二哥进了高中,自此,我俩才由形影不离分开至寒暑假才回到同一个家,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又各奔东西,直到工作,直到各自成家。

二哥小时很顽皮,但长大后却是我们兄妹中最孝敬父母的。我记得,父母患病住院时,联系医生、办理住院手术的是他,常常跑医院送吃的、用的,照顾父母的是他,支付父母的医疗费用既多又主动的也是他。其实他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兄妹中最好的。感于他对父母生前的孝心和在兄妹中的大度与不斤斤计较,几年前,在他买房时,我与先生商量支援了他几万块钱。我想替父母关爱他,不仅仅表达兄妹情谊。

父母虽去世多年,但二哥总跟我说没有父母尤其母亲的家就不太像个家了,我表示了同感。二哥还常常为父母的过早辞世没能享子女的赡养之福而深感惋惜。所以他说“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又说“想妈妈了”我一点也不怀疑。再者——我估计——他还想起了他的初恋情人梅。那时,他们已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但女方父亲是南下干部,转业时要回东北老家,二哥如果欲跟梅结婚,就得做上门女婿,随女方到东北生活。我记得,二哥曾写过信征求我的意见。我告诉他,想得到真爱,就义无返顾地跟梅回东北,怕过不惯北方生活,就另谈一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还是不要离开父母兄妹那么远算了。”二哥回信表明了他的态度。我当然支持。虽然态度那么坚决,但我隐约察觉二哥心里并不能彻底地放下梅,这点也导致了后来他跟我嫂子的貌合神离。他一定常常将我嫂子与梅进行比较:一个那么苗条清丽,笑靥如花,又善解人意;一个如此矮胖,相貌平平,却得理不饶人。

哎,一扯就扯远了,也许二哥只是在微醺的情况下,仅跟妹妹通个话,顺便唱唱歌而已。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呢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名吗江西治癫痫三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