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最亲爱的女孩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摘要:我最亲爱的女孩,一路跌跌撞撞,或许千疮百孔,但终究,我们都踏上了归途,哪怕未来依旧遥远,道路仍会布满荆棘,,愿我们都能勇敢的走下去。 一场春雨后,校园里枯落已久的树木抽出了绿芽,缀在枝桠上,点缀着死气沉沉的枝干。樱花也已经迎着微风开放,一簇簇淡粉色的小花娇羞的绽放,驱去了一冬的黯然无光。   坐在书桌旁望着窗外的缕缕而来的春意,感慨着又是一年春。手中翻看着老照片,看着最初稚嫩的我们一点点成长起来,往事忽而历历在目。   是啊,又是一年春天。而我最亲爱的女孩,如今的你过怎么样?   三毛曾在散文中写道:“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心若浮沉,浅笑安然。”这是你我曾最喜欢的一句话。不论生活如何烦躁,如何恼人,我们能做到的便是顺应生活,不去抱怨,在芸芸众生中保持着自己的个性,活出另一个自我。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慢慢失去了曾经的那个自己,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些许流年,又剩几何?   我最亲爱的女孩,风雨飘摇中,哪怕草木解读不了海市蜃楼,也不要迷失本真的自我。十年恍如一梦,十几年前,我们还只是那个孩童般懵懂的孩子而已,而如今,飘飘洒洒的成长中,我们早已变幻了一番模样,也逐渐失去了联系,再没有办法再像从前那般袒露心事。我们的QQ彼此从未舍得删去,却从不再说话,在空间里了解着彼此微小的生活片段。每一次路过你的消息,看见你笑,我也淡然一笑;看见你悲伤,我也猛然间觉得伤感。回想之间,恍然已回昨日,点点滴滴,渗入心头。   那年,八九岁的年龄,我们相识。最初的你,总是梳着一个马尾辫,走起路来又极快,辫子随着你的节奏一晃一晃,似一个活泼的孩童。那时正当夏季,你却偏偏不喜欢穿上裙子,只着一身牛仔衣裤。当时,初到辅导班的我性格有些内向,总是站在门口望着你们一起玩耍,却又犹豫着久久不敢与你们交谈。你看出了我的窘态,忽然走到我的面前,拉起我的手便走向人群中,边走边说,来,和我们一起玩。时间久了,或许是心存感激,或许是志趣相投,我们之间成为了关系要好的伙伴,QQ企鹅,摩尔庄园,成为了我们间的轻轻耳语。总一起携手在校园中,踏过操场的每一点足迹。   后来,我们逐渐大了。初中,高中,我们从未曾分到过一个班级,却一直是临班。我们成为了彼此班级的常客,校园中,时常能见到我们在一起的身影,谈天说地,畅想未来。那时,总以为时光很远,岁月很长,梦想还远,一切都来得及。那时候,总是天真的以为,这样的时光不会走丢,会一直伴着我们,长大,变老。   还记得,高中的一个暑假,只我们两个人一起出游。一路上相互照顾,但你包容着我,迁就着我。在风景区的山路上,你在一个下坡时猛然加速,飞冲下去,忽如其来的风荡起了你披散的长发,你尽情享受在其中,高声大喊。而我,却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喊着你停下来,危险。你全然不听,我也追赶不上你,在那次,忽而觉得我们间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在彼此的性格中,在每一件小事里。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或许我们彼此吸引的便是我们想差异的性格,我们都从内心渴望成为着彼此,却从没有改变的勇气。而我,在那时正当花季的年龄,却忘记了青春。后来的后来,当我上了大学,走出去后,内心原本压抑的“野心”恍如得到了一个释放的契机,不再墨守成规,不再懦弱,在那一刻,我心中深深怀念着曾经那一天,原本有人陪我疯狂,陪我尽情体验青春,而那时的我,却不知。   后来,你谈了恋爱,身边有了他。陷在爱情中的你也恍然变了一般模样,从从前的女汉子慢慢变回拥有少女心,倔强的性格也有了些缓和。却不料,一段坚守三年的感情恍然间便烟消云散,那时我们已经不怎么说话,你却对我说:“我太累了,我想歇一歇,连同着过去把你们都忘记。”然后,你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去,顺带着把那些曾经的梦一便丢失。那时候,我还不懂,而当我的一段感情也毫无缘由的结束,我才那么深刻明白你。其实,我们从未远去,言语上的不再沟通也抵挡不了我们心中的相互感应。   如今,我们分散在不同的城市,拥有着不同的生活。我知道如今的我们,一个人都很努力,努力着学习,努力着奔向梦中的远方。十年一梦,我们磕磕绊绊,也曾欢笑,也曾哭泣,也曾就要选择向生活献丑,向命运低头。然而,我们挺住了,虽然不能再复儿时的风采,但最初的那颗本心早已刻入了我们的生命中,不愿再失去。经历了那么多挫折,体会了那么多酸甜苦辣,我们终于确信了我们想要的生活有着何等模样。   我最亲爱的女孩,一路跌跌撞撞,或许千疮百孔,但终究,我们都踏上了归途,哪怕未来依旧遥远,道路仍会布满荆棘。   “愿我们都能勇敢的走下去。”   我合上相册自言自语的说。   走到窗边,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春光如许,人心,也便慢慢跟着晴起来,阳光透过人们明媚的眼神带来的许许光晕,我也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鹤壁市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武汉看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癫痫病的具体症状儿童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