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大表哥(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在寒冬的一个晚上,我的大表哥在孤独痛苦中结束了凄惨的一生。虽然他走的时候我没有能够最后看他一眼,但我知道,他是睁着眼,张着口离去的。因为他还有心愿未了,还有许多话想说啊。

我是对不起大表哥的。我想即使到了天堂,他也是不会原谅我的。

大表哥姓李,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这一生过得不轻松,十分的不容易。他小时候聪明伶俐,顽皮可爱。只可惜他四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后来,我的大舅又娶了个女人。自从有了后妈后,大表哥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三天两头不是挨骂就是被打。一次,淘气的大表哥爬上房顶掏麻雀蛋,弄坏了几片瓦。大舅做活回家后,大舅妈反复向大舅抱怨这件事。大舅是一个性格暴躁的人,耳朵禁受不住聒噪,大舅妈的话让他火冒三丈,一时盛怒之下,不分青红皂白,抡起他那大手掌狠狠地搧了大表哥几个耳光,打得大表哥在地上抱着头翻滚嚎叫。听我的母亲说,那天晚上大表哥就发高烧讲胡话,一病就是一个多月。看着皮包骨头,瘦得像一根干柴棍一样的大表哥,人们都以为他活不了。好在大表哥命不该绝,最后总算活下来。可是病好以后,他的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从此,大表哥成了一个聋子。

大表哥虽然耳聋,可他脑子好使,心灵手巧,悟性高,许多事他只要看着别人做一遍,他就能跟着做了。到六七岁,他看到同龄人们去上学,也向大舅嚷着要读书。大舅可能是心中有愧,想减轻一点自责感吧,思前想后,最终咬咬牙,还是同意让大表哥去读书。大表哥学习刻苦,成绩很好。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毕业,他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五年级毕业,尽管大表哥考上了初中,还想继续读书,可这种愿望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好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到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一个个去上了初中,大表哥心里痒痒的,于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转弯抹角地向大舅表达出读书愿望。大舅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声嘶力竭对他大声叫道:“人要知足,你撒一泡尿照照自己,我们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把你小学供毕业,哪有能力再供你去读初中?你还是趁早死了想读书这颗心吧,回家做劳动挣工分,帮助我们做事减轻家里的一点负担,这才是你应该干的正经事。”大舅在大表哥耳边大声吼着,好在他的耳膜早已破裂,不然大表哥的耳朵肯定要第二次被震聋。可怜的大表哥心都碎了,理想的肥皂泡也破了,他除了默默地流泪,还是流泪。

大表哥最喜欢看“有娘的孩子是个宝,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这首歌的歌词,这恐怕与他的经历有关吧?是啊,他有倒不完的苦水,诉不尽的委屈。许多同龄人还在父母面前哭鼻子的时候,小小年纪的他,早早的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山上砍柴种地,下坝犁田收谷,一年四季,早出晚归,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做不完的事。过度的劳累,加之营养不良,大表哥只有二十多岁,仿佛一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一头蓬松的乱发,脸上刻满皱纹,背有点驼,双手粗糙像老树皮。在我的印象中,他最喜欢看书。看书是他的最大的爱好,名著、杂志,还有一些科技书籍,他都爱看。有一天上午,大表哥来到我家,说要去公社(乡政府)办事,母亲告诉他办完事返回时再到我家。母亲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要到天黑才收工。母亲出门时安排我大表哥来时招呼他。大表哥办事返回到我家,刚进门,就在屋台的一个小木凳上坐下。用手袖擦了擦脸上的汗,从布包里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他还要回家,需走10多公里路。我赶紧做饭。一饭一汤,做起来简单。很快就做好了。我请大表哥吃饭,只见他左手拿着书,正看得津津有味,边看边“嘿嘿”发笑。我感到奇怪,把书翻到封面,书名叫《小砍刀的故事》。我已读四年级,略认得几个字。于是也跟大表哥一起看。大表哥看到我跟他一起看书,十分高兴。他边看边读边讲,他讲得生动,我听得仔细。我们都沉浸在阅读的快乐中。我原来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讲故事的书(此前我只看过几本连环画),能这样吸引我。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小说。大表哥回家带走了书,我为不能读完这本书而惋惜,可这次简短的阅读激发起了我的阅读兴趣。后来我喜欢看书,也许是与这次的阅读不无关系吧?

你别看大表哥耳聋,与他说话很费劲。但他记忆力强,看过的书中的故事,讲起来形象生动,犹如他亲身经历一般。他喜欢讲故事,他还喜欢自编一些谜语让人们猜。他在夜深人静的晚上读书,书籍赶走了劳动的疲劳,让他找到了乐趣,丰富了知识,增长了才干。在他们的村里,他能写会算,在人们眼中是一个有知识的人。他先后担任过生产队的会计,购销店酿酒厂的酿造师。你别看他是一个残疾人,他做事不比正常人差,有些许多人不会做的事,他都能做好,比如造水磨,铸造大铁锅等。大表哥做事认真负责,踏实。当会计,账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没出过差错。他酿制出来的酒,味醇质好,出酒率高,远近闻名。后来,生产队特殊照顾他,让他到大河边的磨坊守磨。这是一种轻闲的活,虽然一天24小时都要为他人磨面,但是没有多少事要做。他就到处借书来看,这样他的日子也就过得更充实了。

大表哥的写作水平不高,也许是书读得多了,有感于自己的命运,心中有话想要把它表达出来。于是他竟然做起作家的梦来,拿起笔来,开始搞起了“创作”。

大表哥有一股牛脾气,一旦认定了的事,他就会拼命地去干。他搞“创作”也不例外。为了圆他的“作家梦”,他白天挤时间写,晚上点上煤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写到凌晨一两点钟。写出来的故事,觉得不满意,把它撕碎了,再写。他就这样不停地写呀写。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终于写出了“一部书”。然后,他又对这部手稿进行了反复修改。直到觉得满意后,再把修改稿工工整整地誊写在一页页信笺纸上,装订起来。他很喜欢自己的作品,常常把它拿出来让人们看。许多人看后都给予了善意的称赞,听到他人的称赞声,他兴奋地对人们说,他打算把这稿子拿去发表,让更多的人看到他写的故事。

一次,我到他的磨坊去看望他。他见到我十分的高兴。我们闲聊没有几句话,只见他打开一个木箱,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叠装订整齐的信笺。双手递给我说:“这是我写的一部书,请帮我看看,我准备拿去发表。”我心想:一个小学毕业的聋子,会写什么小说?竟然还想拿去发表,简直是做白日梦!但是碍于面子,我还是把它接过来。我随便翻看了一下。他的“这部书”,用了200多张信笺,有书名、封面,内容分章分节,还有前言和后记。全“书”约10万字。

我翻看的时候,大表哥的眼睛充满希望地盯着我。是期待?是肯定?我读不懂他的心思,我也不想去考虑!

我一目几页的快速的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看完”了他的手稿,手稿中的主人公叫啥名谁我都没记住,也不想费神去记,情节内容就更不用说了。一番装模作样之后,我把“书”扔在他的床上,随口说道:“这种狗屁不通的东西,还想拿去发表,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好好地守你的磨吧!”他听不到我说的话,还以为我在赞扬他的“作品”呢,显得很高兴,嘴里“啊、啊”的叫着。然后,他找来一张纸递给我一支钢笔,让我把刚才说的话写出来。我就不加思索的把那些话写出来给他看。他看后,嘴唇颤抖,声音沙哑地低吼道:“你、你……”只见他额上青筋暴起,脸色灰暗,眼神沮丧,喉结上下蠕动,双手抖动,接着头像被霜冻病了的茄子,慢慢地低了下去。他呆呆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上,默默的,一言不发。那水磨磨面发出的“砰砰”的声音敲得我心里发慌,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自责,后悔,一切都已晚矣。我们之间仿佛隔了一堵墙,彼此都默默无言。我如坐针毯。感到继续呆着也无趣,只好赶快逃之夭夭。平时,我走时,大表哥都会送我到门外。这次,他没有送我。

据说,我走后,在磨房边,大表哥把那部“手稿”一页一页的撕碎丢进火塘。他边撕边念道:“这狗屁不通的东西,拿它做什么。”几个来磨面的人,看到此情景,觉得好奇怪,这是他花了许多精力,费了大量心血才写出的呀,他为什么把它烧了呢?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唉,苦命的人!

从此以后,大表哥再也不舞文弄墨了。我们每次相见,他对我也不像过去那样热情了。现在,大表哥带着遗憾走了。我知道,我曾经毁了他的愿望,深深地刺伤过他的心。如果不是我的无知,他的信念就不会倒下,他的追求也不会停止,他也就不会留下终生的遗憾(尽管他的作品不可能发表,但是可以伴随他走完一生)。我对不起他!他活着的时候,我曾多次想请求他原谅我,可到了他的面前,我却没有勇气开口。现在永远失去了这种机会,一切都晚矣。

我不负责任的一句话,撕破大表哥的心灵,给他的精神以致命的打击,这件事既震撼了我的心灵,又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在生活中,我们要学会理解、关心和爱护那些弱小者以及不幸的人。如今大表哥走了,如他的在天之灵有知,我要告诉他:大表哥,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做那样的傻事了。

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选择治疗癫痫病医院应该注意什么面色青紫、抽搐是癫痫的症状吗河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