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天涯“我生活的故事”】绿皮火车上的往事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诗歌
无破坏:无 阅读:2258发表时间:2018-02-04 13:52:21 淮南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    “从前的日子慢,慢得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如今的日子快,快得忘记了故乡是什么模样”。私下喜欢这样的矫情文字,虽然酸不拉叽的,却也道出了生活中的无奈。   大伟是我同学,坐着飞机从重庆赶到北京开会,又乘高铁来杭州和我相聚。眨眼功夫,便穿越了大半个中国,让人不得不感叹当今交通的快捷便利。回想起当年出行的不易,绿皮火车这个名词常常涌上心头。而在这种当年远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上发生的一些事儿,总是难以忘却,常常令人感慨不已。   别看大伟的名字特雄性,其实他的性格忒娘们。当年在绿皮火车上的一幕,回想起来,至今仍然让我忍俊不禁。当然,时光流转,人生经历渐丰之余,由此也不免产生一些对岁月和人生的感悟,乃至唏嘘不已。   当年大学暑假期间,我因为特爱游山玩水,跟着大伟回他老家重庆。绿皮火车像个哮喘的老人,忽急忽慢,在走走停停里,不落下一个大小站,不急不躁得如拖腔的越剧,叫人急不得,怨不得,也更弃不得。   其实,我那时倒也没觉得慢,而且还乐于融入一车厢的嘈杂里。大伟这个慢性子更是习以为常,安逸得打起了瞌睡。我闹腾他也没用,好似今生缺失的睡眠,就得在这趟晃悠悠的回乡列车上得以悉数追补后,方才觉得车票钱花得是锦上添花,翻倍赚获似的!   火车穿山过河,天色渐入晚,列车员突然逐个查起了票。我推醒正酣睡的大伟,叫他拿车票交验。他迷糊中摸索口袋,掏出一纸片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注视片刻,发话说:“你当这里是电影院啊?被神鞭抽着了吧!”听到“神鞭”两字,湖北到哪里看癫痫身边几个乘客皆笑了起来。那时候,全国的电影院都在热播武侠剧《神鞭》,是大众热衷的话题。我好奇乘务员何以出此言,站起伸头探望究竟,方知大伟递上的原是两张叠在一起的旧电影票。我即刻也取笑起大伟来。大伟听说是电影票,立马睁开耷拉着的眼皮,伸手一把要拿回电影票。只是乘务员手捏得紧,大伟只捻回了半截,另半截还被乘务员拽在手指间。大伟见电影票被撕损,竟然呼地立起身子,一把揪住乘务员的胸口。我惊出了汗,以为他要揍乘务员。不曾想到的是,大伟竟然眼泪婆娑地边哭边低声言语着:你赔我电影票,你赔!不赔的话,我找你们领导赔去……如此闹剧突然发生,整个车厢人齐围过来看热闹。乘务员也懵了,他边喊大伟出示车票,边扭着身子想挣脱开大伟紧揪着的手。大伟一手摸索几个衣袋,一手却仍然死拽着乘务武汉哪儿治羊羔疯效果好员胸口衣服不放。大伟找到车票,高高举过头顶,一脸的委屈,哽咽着嘟囔:“我们有票!你得赔我电影票……”话音刚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里最好落,接着又是呜呜地哭声绵绵。乘务员看过车票,不再作声,发力地挣脱了大伟的手,低头快速溜走,连其他乘客的票也不查了。围观的乘客知道原委后,纷纷散开,有人默默摇头,责怪乘务员态度不好;有人打趣说不就是两张废电影票嘛;有人开始畅谈起了电影《神鞭》。我按住欲追赶乘务员的大伟,好声劝慰了半天,他方才停止流泪哭泣。安妥下来后,我问大伟这电影票有那么重要吗?犯得着如此失态吗?大伟擦下鼻子,说这是前天他和自己喜欢的一位女同学一道看电影的票,是俩人第一次相约看电影。当时进电影院时,还好声给把门检票的师傅打招呼,才没有被撕口子呢!我听罢,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故事中了。用情至深的大伟,随身珍藏的旧电影票,该是时刻回味美好时光的宝物啊!难怪如此“丢人现眼”了!此情此景,我无言以对,不置可否。   想当初在大伟家乡期间,游山玩水,尝遍地方特色美味,自然是愉快的。只是回来时,在这绿皮列车上发生的一幕,让我又一次确定大伟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娘们”,而我也学了他,娘们了一回。   那时已是暑期过半,我虽玩性未减,也得打道回府,回老家息息脚,陪陪父母。临别大伟时,我要求他别陪着到火车站送我,我怕见他的眼泪。他说好,不送就不送,还省了站台票。上火车那日,大伟果真没有来送行,我反而觉得若有所失,悻悻一人上了车,有些孤寂地临窗而坐。绿皮火车徐徐驶出重庆火车站不远,忽然看到大伟站在铁路边上,手举草帽向列车不停地摇摆致意。我浑身热涌,拉起窗玻璃,探出头欢快地喊着:“大伟,大伟,再见……”列车快了起来,窗口的风呼呼拂面。直到大伟的身影越来越远,我才缩回身子,关上窗门。此刻,我的双眼盈满了泪水……年轻时大丈夫豪气冲天,最看不惯男人抹脸拭泪,一副女人娇柔样。我在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不愿承认这是因情而生的泪水,而违心且固执地认为,这是当时车窗口疾风吹拂所至。记得当时对面而坐的,有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知识分子样女人,曾悲切切地看着我,吁叹不断,自言自语道:人生自古伤别离!此刻,我有些怪罪,甚至可以说是怨恨大伟。说好不来送行的,却当断不断,优柔寡断的,又这么煽情地站在铁轨边,像个娘们般挥手作别,把个平平常常的分别,渲染得跟电影镜头似的,害得我也失了男儿凌云豪气,泪涟涟如十八相送的酸人。真是埋汰人啊!不过,在后来的生活中,如遇上和至亲好友作别的场合,我倒是常常盼望有大伟送我这般类似的一幕。学校毕业后,远离故土,在异乡工作生活,常常不堪和故乡亲友作别的一刻,眼里总有泪打转,直至低首背转脸,黯然落下……   如今,我和大伟各处一方,我在杭州,他在重庆,虽相隔万水千山,但高铁的风驰电掣,将同学情意拽得更近,也更习以为常了。快速的交通已经淡然了漫漫旅途的乐趣和情调,而高速列车的短暂停留,车站作别这个古老的煽情景致,再也悠慢再现不起来了!匆匆别离已经成为乏善可陈的无味由头,更莫提寄寓了过往诸多情怀的绿皮火车,现如今已是所剩无几,日渐式微。这是现代科技和快节奏的生活所致,是不可逆转的时潮。   如果还有绿皮火车可乘;如果还有缘坐上绿皮火车;如果还有时光回返般的车站缠绵别离场景,“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样的俗语,是否仍然会瞬间逆转成“男儿有泪即轻弹”这样的柔情一刻呢?人至中年,眼窝子越来越浅的我,已难以断定了!答案任由天定吧!         (红灯花2018.2.3晚随笔。) 共 23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