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古宅笛声(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酣畅淋漓的暴雨过后,山谷清明如洗。村路场院积水未消。一支悠扬的笛声穿风过雨,在小山村的上空宛转流淌起来。

没有电视,没有半导体收音机。有了听的感觉后,雄鸡啼晓,麻雀争食,风拍柴门,泼妇骂街,慈母唤儿等乐音充斥耳根。南坡顶上有一颗孤零零的青叶树,树上架着一只高音喇叭,喇叭里整日传出的是上工的催促声。

懵懂无知的孩童如听仙乐,陶醉在悠扬的笛声里……

吹笛,村民口语里叫“哨笛”,村里会打威风锣鼓的多。稍难一些的技艺,如拉二胡吹笛子的人就少了。

雨后风中吹笛人叫宝明。

从行辈上讲我该叫他爷。

宝明爷,村里平辈人叫他“老革命”。参加过解放战争,战争中,一块弹片削掉了他的鼻子,他赶紧捡起来按捺上,居然长住了。我曾仔细地观察过他的鼻子,肉乎乎的,悬在满是麻子坑的脸上,看不出留下过什么痕迹。

村庙前,有一个高大的楼圪洞。洞两边砌有青石台阶,夏天的时候,洞里凉风习习,青石台冰凉。乘凉的人坐在两边石阶上。楼圪洞旁边的偏院就是宝明爷的家。青砖劵门,进去是一个天井似的小院,院墙周围古建筑巍峨,院墙有三四丈高,小院里只有一口窑洞,门窗朝东,前后各有一扇小窗,它比农村普通窑洞要宽敞很多,但采光太差,黑暗阴森。

宝明爷与独生子住在这里。院子窄小却热闹。他爱下象棋,来这儿下棋的人很多。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搭了一个打铁的炉子。风箱呼哈呼哈地响,一块铁烧红了,放在大铁砧上,师傅用小锤,徒弟用大锤。

“叮——”“当——”

“叮——”“当——”

反复多次后,一把斧头或镰刀或马蹄钉逐渐成型。

逢年过节时,村民组织小剧团排练戏,听母亲说还曾排演过大戏《红灯记》,在我长大时,演铁梅的女演员已经嫁人,不过,一个穿着红棉袄提一盏灯在舞台边晃呀晃的形象老是浮在我眼前。剧团小,更多的时候是在逢年过节时排一出小戏。宝明爷在戏里充当琴师的角色,二胡,笛子等乐器信手拈来。

老伴儿去世早,儿子一天天大了,宝明爷的日子过得凄苦。一顶鸭舌帽,一件厚褂子,父子俩饥一顿,饱一顿,他不会操持家务,在生产队里也不是好劳力。他话越来越少,有了来下棋,铺开棋盘,布好棋子,围观的人立即成了圈,七嘴八舌地支招儿。宝明爷的麻子脸上浮着卵石般的微笑。偶尔一抬眼皮,一道明亮干净的光倏地一闪,眼皮一耷拉,光又被遮住了。他的话越来越少,常常是一局棋下完了,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有。

秋风四起时,一个曾迁居他乡的远房亲戚要回村里安居。亲戚领回来了一个美丽大方的姑娘,村里人撮合着,让这姑娘给宝明爷的儿子成亲。

姑娘大大方方,不嫌贫爱富,这门亲事很快成了。

儿子成亲了,宝明爷的一桩大心事了结了,婚房却成了问题。儿子媳妇儿住在了那孔窑里,宝明爷的归宿在哪里?

旧时的农村,天蒙蒙亮,村民、学生起床后不洗脸,不吃饭,先扛着农具或背着书包去地里干活,去学校读书。八九点钟太阳升起时,再回村里吃饭。有时,我们上完早上的课回家,路过楼疙洞宝明爷家门口,可以看见宝明爷睡在门道里。风大,他花白的头发乱糟糟地微微抖动。

一场大雨过后,一场秋风拂过屋顶。宝明爷的笛声又起。他一个人站在空旷的窑顶上,脚下是及膝的蓑草,再远些是高低错落的屋顶。

悠扬的笛声响起来了,笛声中包含着年轻的奋斗;包含着战争的血腥;包含着妻子的疾病痛苦;包含着养儿的艰辛……

笛声飘过村东的寺院;飘过村南的青叶树;飘过村西的马房;飘过村北的古庙;再缓缓回到窑顶。

劳碌的人不会停下来倾听。男人忙着耕地;妇女忙着缝补做饭;小伙子忙着运肥耕地;姑娘们忙着绣花缀叶;小孩子们忙着嬉闹。

笛声就那样悠悠扬扬地响着……

2017.11.15

兰州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沈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陕西什么医院治癫痫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