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永不消逝的柳笛声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我鼓起勇气,为儿子折下一截柳枝,扭出一支柳笛,呜呜咽咽将它吹响,只为寻找一个逝去的梦,寻回一条烧不断、折不弯的根! 窗外,一株柳树抽芽吐翠,矮矮的,婀娜似梳着麻花小辫、披着浅绿霓裳的小姑娘。嫩黄的芽苞,很羞涩,陆陆续续从枝桠间冒出来,调皮的眼睛一眨一眨,窥探着这个如烟的阳春三月。   踮脚,伸手,折下一段筷子粗细的柳条,轻轻扭转树皮,“绿衣”与枝干渐行分离,慢慢抽出白嫩嫩的枝干,用剪刀修齐“绿衣”切口,环绕其中一端,小心翼翼,削去薄薄的一层外皮,捏扁,衔在嘴里,用力一吹,清脆脆的柳笛声划破沉寂,如同跳跃的涟漪,一圈一圈,轻盈盈向四周扩散开去。   很久没有做过柳笛了。年岁逐增,老去的何止是岁月,还“麻木”了一颗敏感的赤子之心!   童年,梦幻般的童年,就像那个满怀希望的春天。   七八岁,顽劣的七八岁。那时的家乡,山青翠,水透绿。“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煦暖的春风唱着歌儿,掠过广阔的原野,唤醒沉睡的小草,唤回一只只旧时的梁间飞燕。一排排杨柳,伸伸懒腰,挥动柔柔的长臂,贪婪地吮吸着春的气息,尽情拥抱微风、拥抱旭日、拥抱着五光十色的春天。   母亲未知天命,父亲甫进甲子,一切,都好像年轻的模样。常常骑坐于父亲肩头,探出小手,折下长长短短的杨柳枝条,交到父亲手里。就像变戏法一样,粗糙的大手辗转腾挪,不消一会儿功夫,长的、短的,粗的、细的,一支支柳笛满满攥了一把。长而粗的柳笛,笛声低沉、浑厚;短而细的柳笛,吹起来,哨音清脆而高亢。父亲兴致盎然,将柳笛一一含在嘴里,幻化出婉转的鸟语、溪流的吟唱,还有老牛的低吼、鹰隼的长鸣……随了父亲吹奏的柳笛声,就如飞舞的杨花般,稚嫩的思绪丝丝缕缕轻飘起来,飞向湛蓝的天际,飞向洁白的流云;又迎着风儿,融到袅袅升腾的炊烟中,附着到盘在辘轳的井绳上。   父亲眯着眼,沉醉,如饮一盅陈年的老酒。背着我越过山坡,蹚过小溪,钻进悠长的小巷,走进阳光暖暖的家门。   母亲浅笑嫣然,从老屋里迎出来,抱下扛在父亲肩头的我,半嗔半怨拍拍我的小脑袋,而后,捧出一碗碗甜香四溢的榆钱拨烂子(一种面食)一一摆到院中间的石桌上……   十六岁,告别家乡,告别亲人,背起沉重的行囊,第一次踏上远赴他乡的求学之路。   四年师范、四年大学,每每娇俏的春姑娘降临到美丽的校园,睡梦中,耳际总要一次次回响起清幽柔婉的柳笛声:一层薄薄的青烟,笼罩着宁静祥和的故乡,夕阳西下,天空中的晚霞绚丽如画。响亮的鞭声过处,羊群咩咩乱叫,拥过巷子,扬起漫天尘沙。弥漫的烟尘过后,母亲独坐在院门口,满头华发,轻衔柳笛,吹奏起一曲曲童年的歌谣。那些歌谣,曾伴我入眠;那些歌谣,曾陪我一天天长大。藏在心底的旋律,悠扬,轻柔,如同母亲的手拂过面庞。蓦然间,两滴清泪悄悄滑落,打湿枕巾,也洇湿了一颗柔软的心。   大学毕业,二十四岁。七月,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父亲曾经挺直的腰板佝偻着,再也背不动长大成人的儿子,再也背不起流逝过的沉沉岁月。父亲说,儿子,你喜欢吹柳笛,折一条柳枝,自己做个柳笛吧,我想听一听你吹的调子。我点点头,折下柳枝,想拧出一支柳笛来。然而,时到盛夏,柳枝表皮与枝干早已紧紧相连,无论我怎样用力,终归无法将它们彻底剥离,就如我与父亲之间的血脉!   我告诉父亲,您老了,老得糊涂了,夏天的柳枝根本拧不出柳笛来。父亲没有言语,昏黄的老眼痴痴凝望着我,默默地,举起右手,轻拍了几下我宽厚的肩膀。   我忽然觉得,父亲似乎要告诉我点什么。然而,那时的我,不管怎样思量,总也猜不透父亲的心思。直到有一天,我的儿子呱呱坠地,降临到了这个人世间。我恍然大悟——血脉,无法割断的血脉,连接着我与父亲、母亲,也连接着我和我的儿子,时光愈久,愈发血浓于水!就像那片广袤的黄土地,虽无言,她的精魂却早已浸润于每个赤子的血液中,沿着血管,循环往复,经久不息!   三十七岁、四十岁时,父亲、母亲,相继离我而去。葬礼上,一把唢呐,一支笙箫,曲调悲怆,如同柳笛断断续续的哀婉歌唱。侧耳聆听每一个音符、每一段倾诉,父亲与母亲的魂都栖息在这流淌的乐声中。他们高高站在天堂上,俯视着已然娶妻生子的我,面孔慈祥,洋溢着微笑,洋溢着欣慰而灿然的微笑!   如泣如诉的唢呐与笙箫,陪着父亲与母亲,下山坡,蹚河流,走过故乡的每一寸土地,恰如当年父亲扛着我,走在阡陌纵横的乡野间。乡亲们抬着父亲、母亲,将他们最终一同安放到了山脚下——一块向阳的山坡中。每日每夜,他们,都能俯瞰这片充满生机与希望的黄土地;在每一个明媚的春天,都能听到悦耳的柳笛声。   多少年过去了,再没有折过柳枝,再不曾扭过柳笛。那缠绵的笛声里,隐藏着一段过往岁月,隐藏着一个久远的故事,更隐藏着一块不愿意轻易揭开的伤疤!它,只能珍藏在记忆深处,只适合深埋在心田里。   又一个草长莺飞的春天来了,携着温暖,携着淋漓的雨露,催绿山水,也催绿了每一条柳枝。这个春天,我鼓起勇气,为儿子折下一截柳枝,扭出一支柳笛,呜呜咽咽将它吹响,只为追寻一个逝去的梦,找回一条折不弯、烧不断的根!         武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癫痫没得治吧武汉儿童羊羔疯哪家医院好卡马西平的疗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