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美国纪行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破坏: 阅读:542发表时间:2019-09-05 16:17:20

1997年10月26日,因工作原因,我随团去了一趟美国。
   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那天我是带病出行。同时根据央媒消息,那天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将要出访美国。10月25日,我们一行人在北京集中,半夜时分,我的胆囊炎突然发作,将自带的药物服下后,没起多大作用,去附近医院诊治,医生睡得迷迷糊糊,知道这病死不了人,半睁着眼开了点药,算了事了。第二天出发时,我还是难受,担心路上给大家添麻烦,提出不要去了。可大家说,怎么能不去呢,有大家在,你担心啥?最后,在大家帮助下,晕头涨脑地登上飞机。
   那次出行,坐的是韩国的飞机,路线从北京出发,途经韩国停歇了两个多小时,又飞了一阵子,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停歇了三、四个小时,最后到达目的地纽约。在美国待了两个多星期,工作之余,去过不少地方。就城市说,去过纽约、华盛顿、费城、旧金山、洛杉矶、水牛城等,顺带去了紧邻美国边境的墨西哥小城蒂华纳。就景点说,那就多了,去过联合国大厦、纽约证券交易所、华尔街、百老汇、曼哈顿岛、自由女神像、时代广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迪尼斯乐园、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朝战越战纪念碑、费城独立宫和自由钟、金门大桥、尼亚加拉大瀑布、圣迭戈海港等。
   印象深刻的,要算去世贸大厦参观那次,当地人称之为双子楼。记得登楼时,几个人雄心勃勃地打算徒步爬到楼顶,谁知尚未走到三十层,就累得不行,只好放弃,坐电梯来到顶楼。当时的感觉是,传说中这座大厦神奇得不得了,可真正看到其面目后,也就那么回事儿,和一般的楼顶没啥区别,就是离地面高了些而已,投目望去,连楼下的物事也看不大清楚,别说更远的地方了,绕着楼顶转了一圈,照了几张像,觉得风太大,就下来了。这天的参观,有两件事忘不了,一个是上楼前排队,我们中国人一贯讲究文明礼貌,就按照人家的规矩,静静地排队等候,不像有些国家的游客,喜欢胡乱插队。我们的良好行为,获得当时在现场维持秩序和提供服务的黑人姑娘由衷赞赏,她来到我们近前,满脸带着笑,摇摇她的黑手,用特别醋溜的中国话说了一句,嗨,我爱你们。她这话一出口,将我吓了一跳,觉得这些美国女人,就是比我们中国女人开放。另一个是,后来参观自由女神像时,还专门远距离地以世贸大厦为背景,拍照作了留念,没想到回国后没有几年,这座闻名于世的大厦,竟然被本·拉登的基地组织给摧毁了,让人顿觉世事难料。
   美国自诩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一点,在那次出访中,有了一些真切的感受。有这样几件事记忆犹新。第一件事是参观白宫。在美国,总统办公的地方是开放的。每天下午两点之前,可以免费供游人参观;两点之后,清出游人,总统来上班。前往参观者不需要买票,提前做个登记就可以了。那天去白宫,主要看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克林顿办公室,一个是其夫人希拉里的办公室。吃什么能治癫痫病克林顿办公室没有啥特别。希拉里办公室,所有物件,包括窗帘在内,一应儿全是玫瑰红的颜色。当时我就想,看来中外的女人在爱好上,也没啥大的差别,中国女人喜欢红颜色,美国的女人也是如此。
   第二件事是参观国会。美国国会和白宫一样,同样对外开放,甚至连开会也开放。在国内就听说美国公民可以随意去听国会开会,总以为是天方夜谭。到了那里,就想体验一下。事实果真如此。那天去国会参观,巧遇一个啥委员会一帮人,在正经八百地开什么会。我们几个人按照规定,站在比他们高一层的楼道,倚着栏杆朝下看着他们开会。看了半天,由于有些距离,只能看见那帮人在指手画脚兼摇头晃脑地互相说着话,具体说的啥,既听不见,也听不懂,看不出啥名堂。遂觉得既耽搁时间,也没啥看头,干脆离开了。这时我也才明白,当地人为什么没有兴趣听他们的议员开会,简直无聊透顶嘛!
   第三件事是参观印钞厂。美元是个既神圣、又神秘,将全世界许多人脑瓜搞得晕晕乎乎的玩意。美国人印钱,不怕人看,还专门让你参观。只不过这种参观,并非零距离,而是隔着一道厚厚的玻璃墙。参观的人隔着那道玻璃墙,能够近距离地看到工人从印钞的第一道工序,即搬运白纸开始,一直到最后完成印钞。走出印钞车间,便有人以超出山东治疗癫痫病医院票面价值许多的价格,向你兜售连成一体的各种面值的美元,以期从游客手里赚钱。看来美国佬同样很爱钱,而且更精明,耍着花样掏游客的腰包。后来我想,那道玻璃墙,该是防弹的吧。
   第四件事是参观一个军事单位,惜忘记名字矣。说是参观,其实是忽悠。人家管得特别严格,几乎啥也没有看到,由几个军人带着我们,在指定的地方象转了转,然后和他们的大兵,包括几个白女兵和黑女兵,合伙或者单独照了几张相,就离开了。之后,又专程前往西点军校参观了一天,传说那可是个神秘的地方,就想仔细看看,而且有团员说,西点军校有一座雷锋塑像,开设有讲述雷锋事迹的课程,人家也在学习咱们的雷锋精神呢。到了那里后,方觉得有点泄气,不就是个学校吗?看不出有啥更加特别的地方。我刻意地查看了一下,没有找到雷锋的塑像。
   在美期间,专门腾出一天时间,去墨西哥蒂华纳小城游览了一次。那里的气氛和美国显然不一样。那里的人,不像美国人虽然对客人友好但却有点冰冷,他们对中国人是真友好,真热情,让人顿生亲切之感。有意思的是,那里的人,几乎都会说几句简单的中国话。说得最多的,就是毛泽东!毛泽东!说话时,拿笑脸望着你,翘起大拇指。另外还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马马虎虎!马马虎虎!美中不足的是,那里的人,有个做法让人有点尴尬,当他们满面笑容地给你说着中国话,你也对他报以点头和微笑时,他们会乐呵呵地伸出一只手,亲热地拽住你,生拉硬扯着要你去他们商店买东西。
   由于事先订的是往返机票,回国时仍然坐韩国飞机。那个飞机看起来有些老旧,但里面的空间很大,上下两层,机舱内两条通道,左边、右边和中间,都有座位,每排能坐10个人。途中感受最深的,是韩国空姐的服务态度,真的很好。每过不了个把小时,空姐就会端着盛有食品和饮品的盘子,笑吟吟地来到你身旁,先是礼貌鞠躬,接着柔声说话,一对一提醒你需要什么服务。空姐这种频繁甜腻的弄法,让同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同志,有些赧然和心烦,只要看到空姐朝他走来,打远就会伸出两只手,频频摇动着表示阻拦,并要翻译告诉空姐,别再动不动来搞啥送吃送喝,让他们待着,需要服务会喊她们。因为这件事,大家一路上开老同志的玩笑。记得返程那天,还真有点闹心。登机前,翻译告诉大家,明天中午12点,就回到咱们的北京啦,这让大家有点小兴奋。可谁知道,在途经韩国时,飞机突然降落在了一个小机场。降落就降落吧,问题是,既不告诉大家是啥原因要降落,也不说明降落在啥地方;既不说明会停留多久,更为讨厌的是,不允许乘客下飞机走动。我当时以为,可能降落在汉城吧,待不了多久就会起飞。谁知道,直到大家在飞机上坐等了6个多小时,这才终于起飞,这才知道飞机降落在釜山机场,回到北京已是小半夜了。下飞机时,没有一个人肚子不是气鼓鼓,没有一个不骂娘的。
   那次出行,总体觉得,美国是个经济发达,秩序良好的国家,那里的人看起来都很温和,但时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好吗不时会流露出一种傲慢。由于一路上我的胆囊炎时有发作,加上我有晕机、晕车的毛病,一直处于晕晕乎乎、不太美气的状态。看什么都不那么真切,也没有多大的情绪。到纽约后,不得已买了一盒止晕的药,一粒一美元,折合人民币8块多钱,比国内贵了10好几倍,实在心痛,吃了效果也不明显,中途还真想提前回国。说心里话,在美国呆过一星期后,一点新鲜感也没有了,一天也不想呆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觉得,无论再好、再有名的地方,只可以短玩,不可以久留;无论再好、再有名的地方,都不如自己的祖国和家里好。

共 304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