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姑妈的眼泪_1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父亲在世的时候,有一年的春天,我从广州回来看父母,一天夜晚,我站在屋外,看天上面的月亮,月光照着大地,明晃晃的一片安宁,眼前的牢山安然的立在那儿,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悄悄望着我笑,我也默默看着牢山笑,心里美滋滋的甜,田野里不时传来夜鸟的鸣叫,村北头的小溪水静静流淌,池塘里的小鱼儿,不安分的搅动着池水,几条小狗在房前屋后窜来追去,山边旁的李树开白花,村前的柳枝冒新芽,春天里我的家乡实在美,在我感叹着家乡美景的时候,只看见父亲抽着叶子烟,从三佬家回来了,我跟着父亲进了家,我给父亲端来一杯开水,父亲让我也坐下,我坐下以后,父亲慢慢对我说:“你钱大湾的姑妈去世了。”当听父亲说钱大湾姑妈去世了的消息,我感到大惊失色,脑子一片空白。父亲说:“你姑妈无疾而终,事发突然,怕你赶不回来,就没有告诉你,你姑妈去世都有两月了。”父亲说完,捧起头低泣起来。想起我的姑妈,泪水从我眼角边哗哗落下。      一   在我记事的时候,我就听村庄的老三奶奶对我讲:“你奶奶来你爷这里生活的时候,是带着两个孩子来的,大的是儿子,小名叫圆儿,小一点的是闺女,小名叫英子。那两孩子可会心痛人呀!都是好孩子,特别是英子姑娘,也就是你的姑妈,实大体顾大局,真会体贴人,天底下难得见有几个她那样的好闺女,有才有德!”三奶奶还说:“你奶奶来你爷爷这里没有生育,后来你奶奶就把你父亲招到身边,给你爷爷当亲儿子养,他们都对你父亲好,好得真没话说。”听了三奶奶对我说了这些话以后,我就回到家里问父亲,父亲对我说:“你三奶奶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句假话。”   提起圆儿伯伯,父亲有说不出的难过,父亲告诉我说:“你伯伯对你爷爷奶奶都很孝顺,听你四奶奶说,还是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你圆伯伯就离家出走了,没有回来过!”父亲还说:“大概在我三岁多的样子,已经到你爷爷家里,同你奶奶你姑妈们一起生活了,那一年冬天特别寒冷,有一天夜晚,我们都睡觉了,不一会,我听见狗儿在村口,不停狂叫,不时传来踢踏踏的马蹄声,一阵马嘶过后,紧接着有人在敲打我的大门,我睡在你奶奶身边,感觉你奶奶身体在颤抖,心惊肉跳的。门外传来叫喊声:‘爹、妈、妹妹开门,儿子回来了’,你姑妈第一个起床,并高兴得哭喊着你奶奶:‘妈我哥哥回来了’,你姑妈飞快把门打开,嘴里不停的叫着哥哥。   你伯伯回来了,说你姑妈越来越漂亮,一看见我,就把我抱起来叫着弟弟。只看见你伯伯身材高大魁拔,浓眉大眼四方脸,白白净净,身穿黄尼子军大衣,腰扎皮带挂着匣子枪,一看便知,你伯伯是一个军官。门口外面还站立着两名卫兵在警戒,他们身后背着大刀,三匹战马,一匹白色两匹灰色,不一会两名卫兵抬一只箱子进来后,你伯伯让他们在村外观察情况,只看那两个卫兵,给你伯伯敬着军礼齐声说:“是,首长!”说完出去了。你伯伯走到你爷爷奶奶的身边,对你爷爷奶奶说:‘爹您和妈年龄大了,这箱子里面有一些吃的,有一些钱,是我孝敬您和妈的,弟弟小,夜晚还是要吃一点东西。(为了节约粮食卖钱,爷爷叫我们夜晚不吃饭)’又走到你姑妈的跟前,从衣服里拿出来一个花布包,并对你姑妈说:‘妹妹,这是哥哥给你买的手镯,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你姑妈接过你伯伯的礼物,高兴地对你伯伯说:‘哥哥买给妹妹的什么东西,妹妹都喜欢!’你伯伯又走到我的面前,蹬下身子,笑着对我说:‘弟弟你看哥哥给你带什么了?’他轻轻从衣袋里拿出来一个纸包,把纸包一打开,是一包糖粒,你伯伯给一粒放进我嘴里,我吃着糖,感觉你伯伯买的糖,吃着真甜呀!你伯伯给其他的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有礼物,每人一块银洋。   原来你伯伯说,他们的部队是开往北方,去打日本鬼子的,路过这里,才回来看我们。   第二天,你伯伯要走了,你爷爷奶奶,你姑妈和我,还有村庄许多人都来送你伯伯,走到村庄石桥十字路口,你伯伯突然跪到你爷爷奶奶面前,磕了三个头后,流着眼泪说:“爹妈,您们多保重,把日本鬼子赶跑后,儿子再回来看您们!”你伯伯起身又来到你姑妈身边,轻身对你姑妈说:“妹妹,哥哥走后,爹妈弟弟都全靠你了!妹妹,哥哥把他们全都托付给你了!”你姑妈流着泪对你伯伯说:“哥哥,妹妹舍不得你走,”,你伯伯拿出手帕给你姑妈擦拭泪水,笑着说:“乖妹妹,不赶跑小日本,我们没有好日子过。放心吧!妹妹,哥哥会凯旋归来看你的!”你伯伯说完,又向村庄的所有人告别后,骑上白色的战马,飞奔而去……没有想到,你伯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父亲说到这里,泪水夺眶而出,父亲接着说:“你伯伯走了以后,我们老戴家发生重大灾难,你爷爷们被害死,我们日子过得艰难呀!你姑妈不到十七岁,就嫁到我们隔壁村庄钱大湾,你姑爹叫熊定成,人老实憨厚!后来抗战胜利了,你奶奶在盼望你伯伯回来,一盼没回,再盼没回,日思夜想,眼泪都流干了,你奶奶盼到快咽气了,也没有盼回你伯伯,只听你奶奶临终对你姑妈交待,一定要找到你伯伯。一提起你伯伯,你姑妈心里就象针扎那样痛呀!……后来全国解放了,你伯伯也没见回来,你姑妈总是哭着问:“哥哥呀!您到底在哪里?怎么不回来看妹妹呀!”   虽然父亲同伯伯姑妈没有血缘关系,可父亲一直对我说,奶奶把他当亲儿子待,伯伯还有姑妈把他当亲弟弟照顾,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让我牢记在心。我听着父亲的话,眼角也流泪水,默默向父亲不住点着头,答应着父亲。      二   我五岁的那一年春天,在河南省五一农场任管教干部的老爹(老爹是在抗美援朝中,经历过五次战役的英雄)回来了,第二天,老爹就带着我到钱大湾去看我姑妈,老爹和我走在路上,只看见那山坡地上的麦穗变黄了,田野里禾苗泛着青,牢山的树林葱绿茂密,布谷鸟的叫声由远而近,路边的小草像是在朝着我们笑,老爹有时把我抱起来,有时把我扛在肩上,有时用胡子扎着我的脸,感觉在老爹身上真好玩,那时候,我最喜欢看老爹头上的大沿帽,身上的小手枪,感觉老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我同老爹有说有笑,不一会,就来到姑妈家。   我看见,姑妈头上戴着一条碎花毛巾,腰间束一个黑布围裙,一只手提着一个小木桶,一只手拿个水瓢,正在喂猪食,一看见我们来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走过来迎着我们,嘴里不停大声音的说:“我大弟弟来了,我小侄儿来了!”赶忙接过老爹手里,老爹给姑妈带的几包点心。姑妈一边说老爹不该带礼物,一边让我们屋里坐。只听老爹对姑妈说:“大姐,我来看您来了,我在外面工作,一直都想着您,念着您哩!”姑妈听老爹这样说,眼里闪着泪花,也问候老爹家里老妈和孩子们好。老爹一边应着姑妈,一边大步来到姑妈的厨房里,担起水桶就准备给姑妈挑水去。   这个时候,姑妈连忙过去拦着老爹,不让老爹去挑水,她对老爹说:“大弟弟,快放下快放下,你来我家是客人,哪能让你去挑水?”姑妈就去抢老爹手里挑水扁担,这个时候,老爹就对姑妈说:“大姐你听我说,我在你面前,永远不是客,是弟弟!大姐你就让弟弟我为你出一点力吧!”姑妈听着老爹说着这样的实成话,没办法放了手里的扁担,由着老爹挑水去,于是,姑妈就吩咐孩子去豆腐店,买千张豆腐,叫姑爹杀鸡宰鹅,姑妈去厨房生火做饭,一时农家小院,搞得鸡飞狗叫,热火朝天,其乐融融,老爹把他的大沿帽戴在我头上,他挑水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戴着老爹的大沿帽,把我高兴坏了,以后就成为同小伙伴们炫耀的本钱,不一会老爹就挑满了缸里的水,姑妈来帮老爹擦脸上的汗,姐弟两个说着话,有说有笑的很亲切……   到吃饭的时候,姑妈做了许多好吃的菜:鸡鸭鹅肉,鸡蛋炒韭菜,炒小青菜,小葱伴豆腐,咸鸭蛋……满满一大桌子,姑爹拿来自酿的米酒,姑妈还上了一大盆米酒汤圆,一盘花生米,姑爹陪老爹喝着米酒,一边说着家常话,不一会姑妈又上来一大盘面菜团,老爹一看见面菜团,就用筷子夹一只起来,一边吃一边笑着对姑妈说:“大姐,你做的面菜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我最爱吃。”姑妈接过老爹的话说:“看我大弟弟说哪里去了,你在外面什么好东西没有吃过高,还稀罕这面菜疙瘩。”老爹吃着面团,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自言自语道:“好吃好吃!稀罕稀罕!”我听老爹这样说,赶紧拿起来一个,咬一口,一边吃一边对姑妈说:“姑妈,姑妈老爹说得不对,面莱团没有米酒汤圆好吃,也没有肉和鸡蛋还有豆腐好吃,”我这样懵懵懂懂的说着,一下子,把老爹姑妈还有姑爹给逗乐了,姑妈过来笑着亲着我的脸。   我们临要走的时候,姑妈给我装一包好吃的,让我带上,姑妈自己亲手给老爹做的两双布鞋,又给老爹手里,姑妈这个时候对老爹说:“大弟弟,你在外地当干部,有时间,也帮助问问你圆哥哥的消息好吗?”老爹答应着姑妈,姑妈眼里流着泪水,一直看见我同老爹走很远,她还在那里向我们招着手。我和老爹走到山梁子上的时候,老爹让我与他在路边休息一会;这个时候,我问老爹:“老爹老爹,你怎么那样喜欢吃姑妈做的面菜团呀?”如是,老爹就摸一下我的头,点燃一只香烟,就给我讲了姑妈与面菜团的故事,给我听。      三   老爹说:“你爷爷们被害死以后,我、你父亲,还有你三佬四佬五姥,那时都是小孩子,没有父亲了,我们这些孩子就像大树倒了以后,那离了枝的树叶,漫天飞,没有了依靠,家里又一贫如洗,靠我们这几个孩子,拾柴到罗山易店卖,那根本解决不了吃和穿呀!大多数时间,都是饿着肚子。更是遭到别人的欺凌和白眼,多年的亲戚也断了来往,日子过得那真叫一个苦涩艰难呀!只有你姑妈同我们家庭的人来往,也只有当你姑妈一来,我们这个苦难的家庭小院,才有了笑声,才有了欢乐,好像你姑妈来了,我们兄弟几个人,才会感觉太阳还像父亲在世时,那样温暖,月亮才那样美丽!”   老爹说到这里,从衣袋里拿一支香烟出来抽,他一边抽一边对我说:“那些日子,让我们最盼望,最高兴的时间,就是傍晚,每到那个时候,都能看见你姑妈一个人,从南坳上边小路,挑一个担子走进村子来,一看见你姑妈的影儿一出现,我们兄弟几个都把你姑妈围起来,向迎接‘仙女下凡’那样,前呼后拥着你姑妈,有说有笑,这个时候,有了人气,家又象一个家了。你姑妈把两大筐吃的,都一五一十的分给我们,筐子里有面菜团,有玉米饼,有熟芋头,还有甜酒……”老爹说:“我最喜欢吃面莱团,你姑妈做的面菜团,吃得我口齿留香,感觉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你姑妈做的面菜团。你父亲说喜欢吃玉米,你三佬说喜欢吃玉米饼,你四佬说喜欢喝甜酒,你五佬说,你姑妈带来的东西,他都爱吃。每当看见我们这几个饿得不成样子的小兄弟,狼吞虎咽的吃着,你姑妈,就会在一旁偷偷擦拭眼睛里的泪水,轻轻对我们说:‘弟弟们喜欢吃,姐姐就经常给你们送!’我们吃着吃着,望着你姑妈,向父亲一样关照着我们,就想起你爷爷们那悲惨的遭遇,都走过去抱着你姑妈哭着说:‘姐,我们好想父亲!’你姑妈听我们这样一说,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们抱着你姑妈痛哭失声,这苦水浸泡的日子呀!何时才是头呢?……你姑妈要回去了,我们几个小兄弟,一直陪着你姑妈,送到南坳山梁子上,再看着你姑妈一个人,挑着空筐子,孤孤单单的向家走去,望着你姑妈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呀……”   老爹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的手帕,轻轻擦拭眼角上的泪水,点燃一只香烟,接着又说道:“有一次,你姑妈那天陪奶奶们聊家常话,聊得有些晚了,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夜很黑,你奶奶们就让你姑妈,明天早晨再回家,你姑妈说,婆家里一大家人,早晨她要早起做饭,不能耽误,还是回去吧!我们兄弟几个人商量,要一起送你姑妈回家,我们每个人都拿几根麻杆,在路上点燃,让你姑妈走在中间,意思是说,我们要保护你姑妈,我们举起火把出发了,火光耀眼,照得远处的牢山清晰可见,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附近山里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不知名的鸟,在树林里飞动着,不时还传来野猫的叫声,我们一点都不害怕,一直把你姑妈送到她的家门口,在转回来,那一天夜晚,我们一路走一路笑,感觉陪伴你姑妈一起走夜路,真幸福!你姑妈那一天夜晚好高兴,高兴的是弟弟们懂事了,学会保护姐姐了,那一刻,才让我明白:黑夜可以被彼此的爱点亮,世界在怎么冷漠,也会被真情暖热。还有一次,天下着大雨,你姑妈给我们送来两大筐东西,身上被雨水淋湿透了,你姑妈把东西分给我们后,就急着赶回家,我说姐你洗下头发,换下干衣服再走吧,你姑妈说,不了,弟弟,回家还有事,说着说着,你姑妈急忙就走很远了。可是第二天傍晚,你姑妈没有来,第三天还没有来,我们几个兄弟,都急哭了,不是说你姑妈没有送东西来饿哭,而是担心起你姑妈是不是出事了。你奶奶们也在焦急的问:‘这大姑娘,怎么了呀?是不是上一次送东西来,淋着雨生病了呢?’我们听你奶奶这样说,心里更急更难受,我同你奶奶们说,去看你姑妈,那天夜晚我们兄弟几人,又打着火把去看你姑妈……” 西安较好癫痫病医院武汉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羊癫疯能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