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别有风情丫头山(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小说

去年大约这个时候,我写了一组关于歧亭的文章,其中在《歧亭山脉记》中,有一段文字提到了丫头山,因为歧亭八景有一句诗说“丫头不同老人眠”。虽然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它真正的含义,但相信丫头山是有传说的。最近有一篇《痴汉等丫头》的帖子在微信圈很是红火,浏览了一下,原来再不是“痴汉等丫头”了,而是“丫头在等痴汉”。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晚唐诗人温庭筠有一首《望江南》的词,让我仿佛看到那痴丫头了,委身于歧亭一个寂静的角落,温情脉脉。于是,就有我们一群“痴汉”,结伴而来。

深冬时节,阳光很是吝啬,在这个霾充斥的潮流中,这一天虽然烟消云散,但绝不是明碧。空气中徜徉着我们肉眼见不到的微尘,是那样若有若无,挡着我们的视线。这种感觉其实不是文字可以形容出来的,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我曾经以为冬天仅仅是寒山瘦水,现在要加上“淡烟”。也许不是“淡烟”,而是“薄霾”。“薄霾”,即使是在沉寂的乡村也未能幸免,真是时代的大不幸。当然这些,丝毫也没有冲谈眼前丫头山的“别有风情”。

歧亭任何的一个村落于我都不是陌生的。我曾经在这个地方工作了二十多年,几乎走遍了它的山山水水,丫头山也不例外。记忆中的丫头山,像李密《陈情表》中说的“门衰祚薄”、“茕茕孑立”那样。这意思或许不好理解和有些大不敬,但我就是这种感受,因为在歧亭22个村(听说最近合了一些)中,论人口块头,丫头山是最小的;论交通,从前也是道路最泥泞的;论经济发达程度,大约也是算差的。不是那里的人不勤劳,也不是那里的人不聪慧,大约是因为地域和交通制约的原因。有一则不知真假但曾经流传坊间的传闻:十多年以前,做任何事时兴请客,大到修一条路,建一个村部,维修一下小学,小到一个生产队的小队长儿子结婚、姑娘出嫁、媳妇生伢都要送礼。丫头山村麻雀虽小,但这些礼数是不能少的,少了就让人看不起。某一年,某大厦落成,按例是要收几个份子钱填窟窿的。强势的领导要求每个单位至少要送多少份子钱,大点的村还好说,像丫头山这不足三百五十人的小村的确是手长袖子短。据说那时任的某某书记在犟过一阵后还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好去找私人借,才完成这项艰巨任务。所以,反四风其实应该更早更猛烈一些。我相信这传闻的可合理性。那年头,请客送礼的情况不可枚数。多年来基层各级政府的亏欠,除了管理不善以外,与请客送礼大吃大喝大手大脚大搞形式主义密不可分。丫头山村曾经的尴尬,只是一个缩影。但愿这情景一去不复返!

话题似乎扯远了。还是说它的“别有风情”吧。

出歧亭西行,从浮桥河送水渠穿出,经过鲢鱼坝水库大坝,逶迤一两里路,就到了丫头山村了。从前的黄泥巴路现在已经变成了水泥路,并且经过了再次加宽,有些地方明显可以看到山缘削过的痕迹。到了丫头山,的确是大变样了,一棵有些年代的枫树,一棵移栽的雌老鼠刺,映入眼帘,浮来古朴的风味。说起来,我第一次到这个村来的时候应该是2000年前,那时和人去调查一个非体制内的乡村医生非法行医的事。走进那位老先生家里,看到的是家徒四壁,地上都是鸡屎。我记得他房子隔壁就是一个牛栏,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牛粪从牛栏中熏出了一阵又一阵气味。我们站了几分钟就离开了,从此再没有提起这个话题。2011年春,听说这里有古村落要开发,和几个朋友专程到了这里。我后来是这样记录的:

我们沿着一条塘坎走去,好像走过了村部,地上卫生很干净。见到了一些民房,有些古朴的风味,飞檐或是有雕花的那种,全是一色的大块青砖,好像新近有些改造。这古村落的规模与想像中有些距离,只有几家,不是成片成片的。我们虽然小有失望,但想到在这交通并不发达的地方还有这些旧房,在当年修建时也是很了不起。不是大户人家是不可能有这个实力的。这一次造访,让我对丫头山贫困落后的印象有一个大改观……

现在,大变样的丫头山已经非2011年时可比了:从整体来看,这些古朴的民宅背靠丫头山,一眼望去,丫头凸起的“双峰”很是形象和耀眼。村前是两口池塘,池塘从前长满荒芜的水草,现在水草已经全部清理掉了。池水虽然谈不上明碧清澈,但还算干净。两塘之间的塘埂,建了一座木质的风雨长廊,谓之曰:痴汉长廊。山如“U”形,将村落环绕其中,经过打磨和妆扮,这些民房“古香古色”的余韵显现了出来。外墙全都是石条砌基,青砖到顶,有些青砖还长满了绿皑皑的苔藓,山墙为人字形,有些两叠或三叠连在一起,飞檐翘角,燕尾凌空。霉墙上的枯草、屋中的天井、相邻屋子之间一色的青石板路,彰显了古朴风味。这些老房子的门檐前,有的还刻有毛主席闪光的画像和毛主席语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遗痕一览无余。房子的前面也进行了统一规划,曾经光秃的院墙上,现在都装点了一排排灰黑的老瓦。门前的空地,也因地制宜围成了一块块不规则的竹栅拦,里面种着花草。其间,放着一副石磨和石碾,多少增添了村落的沧桑。我们沿着一条条窄巷穿行,咣咣当当走在青石路上,像是回访一段段岁月留下的斑驳和苍凉。

岁月静好,时光安然。紫陌红尘中,总有一朵花点亮流年!

在村中间一处向阳的白色墙壁上,记录着《痴汉等丫头》的故事。故事大意是:

古时候,这里住着一袁姓富户,膝下仅一女名唤袁媚,聪明伶俐,心地善良。袁媚与一龚姓仆人青梅竹马,私定终身。到了婚嫁年龄,其父将其许配宋埠一项姓大族,袁媚告诉乃父已有心上之人,死活不从。后二人双双殉情,化作两座大山世世代代相互凝望,深情相守……于是就有了丫头山,于是就有了丫头山龚姓大家。

《痴汉等丫头》的故事,我是今年才听到的,或许从前没留心过。我翻了翻去年的一段文字,我是这样记载丫头山传说的:

相传远古时候有一富翁,膝下只一女,生得貌美如花,却看上了家里的一位仆人。富翁千般阻止,那女就是不回心转意,富翁偷偷为其定下亲事,眼看日子临近,那女只好深夜潜逃,历尽千难万险,逃到了这个叫“寨山”的地方,看这里山恋起伏、清静雅幽就住了下来,过着孤苦而平淡的生活。在女子的内心,希望心上人早一点找上门来,可一等十三等,终是未见,不禁抑郁而死。乡民怜其钟爱,为其收殓,在出棺当日路过寨山时,突然下起鹅毛大雪,顷刻间将丫头的棺木掩盖得严严实实,再也无法搬走,只好下葬于此。是夜,那下葬的地方突起两座小山峰,活脱脱是一个女人的双乳。后来那仆人找来此地,可惜阴阳两隔,悲痛之中撞石而尽,就埋在她对面的山上。这故事还没完,到了大宋时代,苏子瞻访问陈季常,登九骡山听季常先生一番指点后,调侃说:何不梳妆嫁去休,免将人唤作丫头。只因不听良媒劝,耽搁千秋与万秋。苏公题诗以后,邑人就将此山名为“丫头山”……

两个故事大同小异,结局都很凄凉,或许还有其它版本。这有些凄凉的爱情故事如今再配上这沧桑的青砖旧瓦、斗拱飞檐,更加激起了人们欲窥它过往的念想。但于我的感觉,石灰墙上誊写的《痴汉等丫头》的故事,字迹大小不一,版面设计简单鲜艳,字体也不浑圆,完全没有古典的余韵,与整个村落追求的古朴风格非常不协调,有些不伦不类。不知他人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听说歧亭的有关部门,为打造这古村落,这一年花费了很多人力物力,期望将它与杏花村旅游连成一片,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以我从前对丫头山的印象,现在变化真是太大了,不得不为有关部门作出的巨大努力而点赞!当然,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建设秀美乡村是当下一个非常时髦、非常响亮的口号。现在的丫头山,完全可以罗列在秀美之中。曾经的辉煌,曾经的落寞,曾经岁月流淌中熠射或湮灭的光芒,已被这个时代擦亮。有理由相信:它将不只是当做当地政府一个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而展示,深层次的建设,会让它变得越来越好,也能为当地老百姓带来更多的福祉!

我因为对歧亭多少有些感情,回来后就写了这一篇文字,当成游记或消遣。

(作于2016年1月11日,15日修于听雪庐)

郑州市专治羊角风的权威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什么郑州医治癫痫的医院哪家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