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碧海】长城这头到那头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小说
破坏: 阅读:2090发表时间:2013-05-02 13:44:47

万里是个概数,也是一个不小的距离概念。
   说起万里这个数量词,很容易联想起长城。这是因为,长城从这头到那头,长度一万多里,故称万里长城。
   那是撼人心魄的一道景致。须知,那是一砖一石砌起的人工建筑,身躯伟岸,敌楼、烽火台高耸,在崇山峻岭间如巨龙翩飞达万里之遥,怎能不让人叹为观止,又怎能不成为世界八大奇迹之一!
   万里取网名为万里,可见志向不凡,颇有英雄胸襟。可据万里自己说,他取万里之名并非空间、距离之意,而是十分喜欢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以“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为代表的水乡、荷花诗作,仰慕杨万里这个了不起的人,故唤了“万里”。恰好的是,他的姓与杨万里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故而便以“万里”命名了。还有,他的空间也取名为“别样红”。这也挺不错,崇拜荷花不就是以荷花为图腾吗?荷花不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枝不蔓”的至洁至圣品性吗?足见万里人品追求、人格审美之取向,这就是:绝不在滚滚红尘中同那些世俗污杂同流合污,独善其身,清白做人,以人品、人格之端正,书写足以能濡身劝世之佳作美文。当然,身居安微南部的合肥近郊,虽非典型的江南之地,可在我们北人眼里,照样是山清水秀、荷叶田田的鱼米之乡,算不上南方,却也算不得北方。这种不南不北的地理区属,颇像我们山西不东不西,“不是东西”,东西部开发都轮不着,只不过从地理风光看,万里那里更胜一筹,同江南风光情同一脉,如出一辙。正是出于对家乡的山光水色、荷花映水的偏爱,取“万里”之名也就不难理解了。
   万里是在不经意间认识的。我空间好友较多,增人也多,请求添加好友的几乎每天都有。那一段发现有两个新人一直在我空间转,而且从最后一页目录起逐篇武汉看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好看文章、留评,但觉俩人评语中肯,文笔、见识不凡,于是很容易就记住了他们网名,一个是好一片蓝天,一个就是万里。出于礼貌,前往回访,万里一篇《记忆中的荷塘》、一篇《故乡的雪》,让我刮目相看,那语调不温不火,娓娓道来,起承转合自然流转,情致高雅,文笔俊美,文思不乏空灵与浪漫,足见艺术构思的融洽与精妙。心生喜爱间,去翻相册,居然有照片几幅,其中一中壮之人宽额方颐,极像陈毅,眼镜下一双半眯的眼睛精明老到,颇识世故,更有那额头,锃明瓦亮,便以为此人智慧一定和脑门一样有亮度,便猜测必是万里无疑,于是斗胆留下夸赞之语。岂知凭印象办事往往出错,当晚万里便回复:“我没有那么老,我才30多岁,那是我们副董事长!”我当时惊得舌头都吐出来好长:30郎当岁的年纪,文章就能写得这么溜索、风格高洁,不是牛人也是高人,最差也是个超人哪!赶忙又去看相册,两眼终于定格在一个30来岁、细高挑个、精精干干、小眼聚光的年轻人身上,这方是万里真身呀!唯一与原来判断相吻合的是,脑门竟也光明普照的,说明也和他的副董事长一样,一脑门的智慧,难怪这样的年龄就可以写出这么好的文章来。
   以后与万里交往增多,互相渐渐熟悉起来,成为至交的好友。因我愚长于他,万里称我为大哥。
   万里不容易,在市场经济、一切商品化的今天,高中毕业返村当农民的他,一边为担负起赡养老人、抚育孩子之责任,独赴上海打工挣钱,一边为酬志文学而笔耕不辍。更难得的是,作为一个打工者,在时间利用上绝不像我们工薪族那么自由和充裕,除了双休节假日外,只能利用夜晚的时间,伏牍写文,挑灯夜战,常常熬到深夜甚或通宵达旦,一夜不眠。多亏了他人年轻,换了我是无论如何也吃不消的。不过他这种透支性劳动颇让我担忧,万里虽年轻,可毕竟也会走向中年、暮年,现在的过度付出,将来是要拿身体健康的代价来偿还的。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好怕万里也重蹈我的覆辙。常常眼前幻出万里在职工宿舍深夜码字的高瘦身影,冬季寒气袭人,夏天热不可耐,并有蚊子饶耳……我们看见的万里的文章,都是这样辛苦写出的,且源源不断,属于高产,能不对他刮福建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目相看、肃然起敬吗?
   万里有才。在他的空间一路看过来,你会发现,他的几篇写家乡风光、胸臆情志的美文,让人如饮佳醪;大量的生活散文,都是自己的亲身所历。点点滴滴的事,到他这里就洋洋洒洒、水到渠成地成文了。文风清丽洒脱的同时,又质朴若素,静气悄伏,绝不像一般年轻人一样,追求花里胡哨的文字风光哗众取宠,字里行间尽显顺手拈来、遍地可材的灵气与才气。如在《故乡的雪》中他写道:“上海多雨,却少雪。前段时间,全国各地普降大雪,有的地方甚至是五十年不遇的暴雪。但上海的天空却依旧只是阴沉着脸,像极了一个受屈的小媳妇。”“家乡的雪下得肆意,下得畅快,下得热情奔放,下得淋漓尽致,唯有此雪,方可张扬冬的神韵。我始终觉得,雪就该这样的下,看这样的雪就好像吃四川火锅:够劲!”“这样写着,我竟又开始想家了。美丽的上海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千里之外,也许正飘着雪。总有一天,我要回到我可爱的故乡,在它的怀抱好好地再欣赏一回雪:酣畅淋漓的雪!”把一个在外打工游子思念故乡的心情,借着对故乡雪的回忆,不动声色却极有穿透力地表达出来。
   尤叫人击节叫好的是,万里的文章里时不时流露出机警幽默之气,而且常常是拿自己调侃,让人哑然失笑。在《揭短》一文里,本来奉“打人不打脸,揭人别揭短”为做人信条的他,不经意间却揭了一矮个子徒弟的短,可这时道歉的话会越抹越黑,于是陷他于尴尬之地。对此他写道:“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种事能道歉吗?道歉就是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啊!”接着,笔锋一转,又宣扬了自己做人的一种态度:自己有短,别怕别人揭,心里越害怕,越捂着盖着,别人就越喜欢揭你的短;索利自己敞开了,别人也就彻底淡了。比如他头顶的那点事,自己先开自己的涮,“该秃就秃吧,谁叫咱聪明呢”,读到此处,能不忍俊不禁吗?能不看到既懂得尊重别人,又豁达大度、修养于己的做人姿态吗?还有《如此的新年第一天》,虽写的是打工一族过新年的失落与辛酸,却通篇是卓别林式的幽默:为打发远离妻子、家乡的寂寥,他骑着便宜购买的二手“两轮宝马”去市区闲逛,在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写了自己的种种无聊、尴尬与失意后,终于觉得“两轮宝马”太过气了,与大上海的煌煌气象格格不入,于是下决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心将曾视若珍宝的“两轮宝马”扔掉,可自行车放在那里转了两圈回来,硬是没有小偷光顾:人家不屑一顾!甚至于想扔都难以扔掉,大上海没有一个适合扔自行车的地方……读至此不由发笑,可掩卷细思,鼻子却突然发酸,眼也泛潮: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打工人,太不容易了,尤其在新年歇假时候,没有了紧张劳动的情志转移,岂能不咀嚼“倍思亲”的精神折磨?不品尝天涯沦落人的失落、失意与恓惶?
   万里的文章到后来大有成色急增之势,几乎每篇文章都有了人生思考与针对社会、针对问题的价值取向,用“抖包袱”的手法放出一个响,产生振聋发聩的力量。体裁也由散文转短篇小说,且眼界大宽,目光犀利,从《老李》、《老杨》开端,及至到了《路在何方》、《戏中春秋》,俨然有了成熟作家之气象。特别《戏中春秋》,对两个企业副总为了各自的地位和利益,相互设局,明争暗斗,而“我”作为身份卑微的打工人,夹在他们中间,谁也靠近不得,谁也疏远不得,谁也得罪不得,陷入终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境地。两个副职与“我”这三个人,各揣心思,神态举止多有微妙,万里竟然都把握得恰到好处,细节描述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更难得的是,作为一个年轻人,竟然非常稔熟地将京剧《锁麟囊》的唱段引进文中:“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看——前面,黑——洞洞,待俺赶将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将两个副总明争暗斗渲染得淋漓尽致,可以说明他已经具备驾驭复杂环境与社会生活的能力。
   然万里毕竟尚在起步阶段,文章难以尽脱稚嫩,比如《老杨》一文里,对大儿子的“啃老”形象塑造尚欠火候,拙以为还可以运用典型化手法,让其背着老杨威逼母亲、胁迫弟弟等,使之“坏”到一定的份上,人物形象就会更加丰满,老杨被气昏向后倒下就有了更大的说服力。还有《戏中春秋》里,好像两位叫劲的对手应该都赋予他们一种读者一看就记得住的形象,人物自然就会鲜活灵动起来。这或许与万里的性格有关系吧?此子虽然年轻,却性情醇厚,为人随和,虽然也让他笔下的“万三爷”抡锤子砸了乡长既当妓女又立牌坊的“功德碑”,放了一个响(《敢问路在何方》),可终不让他笔下的人物太辣、太过,偏向于中庸,抑或与他在平原的家乡风土、人文濡养有关,使得人物平气有余,狠劲不足?
   好在通观地看万里,是有潜质、潜能的,正是“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鸣来鸣去,不仅会鸣成曲调,而且会一鸣惊人,有一番大作为。作为万里的老大哥和挚友,我衷心希望着万里能合理安排作息搞好身体的同时,不懈淬火,“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有朝一日可以破茧而出,化蛹为蝶,再造一个“杨万里”!
   长城从这头到那头,长度是一万里。愿万里兄弟扎扎实实一步步走过去,走出一番好精致来!
  
  
  

共 357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