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姑妈(散文)

来源:西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夜深了,屋外寂寥无声,我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于是我索性坐起,翻开床头的相册。捧起姑妈的遗像,凝视着姑妈的容颜,我潸然泪下,一幕幕往事情不自禁地涌上心头。

姑妈,是我小时候最崇拜的人。

姑妈当老师的样子格外神气,举手投足散发着迷人的魅力。那时候,我就喜欢牵着她的手,在小朋友面前显摆。我梦想长大后,也像她一样神气地站在讲台上。我曾无数次把弟弟妹妹招在一起,模仿着姑妈的一招一势,装腔作势地“讲课”。在我的认知里,就连姑妈批改作业的红墨水沾在手上,也是一种美丽。她教我唱歌,教我背唐诗,教我写字画画……奶奶门前的石桌旁,她用小木棍,在地上边说边画:“丁字没勾勾,俩边俩灯笼,三天没吃饭,来张大烧饼。”这种画大头娃娃的方法,至今已经过了半个世纪,我仍记忆犹新。

姑妈不到二十岁,就在山沟沟里当了老师。当时那座学校就在一所破庙里。我记得,有次放假回来,在小炕窑的油灯下,姑妈一边给我做鞋,一边讲她在破庙里遇险的经历:漆黑的夜晚,寒风呼啸,野狼一会儿学小孩哭,一会儿嚎叫着,耳听着声音由远而近,她噗地一声吹灭了油灯,只听见狼在门外“噌噌噌”地来回走动的声音。还是小姑娘的姑妈,边流着眼泪,边死死地顶着门。当她绘声绘色地说到,狼伸着爪子抓窗户,站起身撞门时,我吓得哭出了声,一头钻进姑妈的怀里。我竟忘了姑妈手里有针,一下子扎进我的手指头里,她看到流出了鮮红的一汪血,心疼得又是吹,又是自责。我抬起头,望着姑妈,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位大英雄,让我崇拜不已。

姑妈,是我走进文学殿堂的引路人。

姑妈调回我们队里教学时,我刚上一年级。上学的那条山路上,她牵着我的手,不知道留下多少欢歌笑语。春来时,她让我观察嫩叶的千姿百态;山桃花开时,她让我与花儿比笑容;麻茹红时,她穿链儿带我脖子上;酸枣熟时,她摘下一把把枣儿装进我兜里。那年冬天,一场大雪铺天盖地,她在前边带路,我在后边踩着她的脚印。我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突发奇想:“明天大雪封住门怎么办?”她抿嘴笑笑说:“我把铁锅烧热顶到头上,烫开一条雪路,我领着你钻雪洞去。”多么幽默的语言,多么风趣的想象,又多么诗意的憧憬。姑妈的话,让我放飞了想象的翅膀,恍若走进童话的世界。雪化了,山路上都是冰圪塔雪糊糊,姑妈怕我鞋湿冻脚,硬是背着我一步一滑向前走。等回到家时,她满头大汗,脸上冒着热气,头发都湿透抿到脸上,鞋里全是水,裤角已结成冰絮絮……而她看到我冻得红肿的小手,顾不得换鞋,握着我的手,一会儿哈气,一会儿用手搓着,还不忘提醒我,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

我还清楚的记得,一个冬天的假日,小炕窑的火盆里,火苗欢快地跳跃着,姑妈坐在火盆旁,边纺棉花,边指导我写《麦田赶猪》的作文。她笑着说,都写赶猪赶鸡赶羊,千篇一律不新颖,你能不能想个和他们不一样的题材?此时,门外金黄的玉米垛上,一只灰色的松鼠正在偷吃玉米,姑妈一使眼色,我便心领神会了。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入神地听松鼠“嘚勒、嘚勒”地叫声,看它双爪捧着玉米,歪着头“啧啧啧”地吃相。它的杏仁眼圆睁,小勺子一样的耳朵竖在头顶,又粗又长毛绒绒的大尾巴举在身后。我去追它,它蹦跳着一溜烟钻进洞里。我堵上洞口,它就从另一个洞口钻出来,等我跑过去,它随即又钻了进去,像是在与我捉迷藏……于是,一篇《智斗松鼠》的作文就这样写出来了,老师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在课堂上朗读。姑妈表扬我观察细腻,语言灵动,有文学天赋。她告诉我说,要养成写日记的习惯,每天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都记下来,日子长了就能在写作上取得很大的进步。遵照姑妈的叮嘱,天上飞的鸟儿,地上爬的蚂蚁,我都要看个仔细,看到的想到的就及时写下来。从此,爱好文学的种子,便潜在了我的心底。通过写日记,我发现,自己的思考慢慢地深刻了,语言慢慢地丰富了。

姑妈,是我情感港湾最依恋的人。

姑妈出嫁那天,打扮得像仙女,高高的个子,苗条的身材,齐腰的长辫,可她几次化妆都被泪水冲淡。我知道,她舍不得家,舍不得奶奶,舍不得我。可姑妈哪里知道,我更舍不得她啊!等姑妈出门时,我一手拽着她的嫁衣,一手牵着她的手,哭成了泪人儿。我哭姑妈的怀抱不再属于我;我哭炎热的夏天姑妈再不能给我驱蚊摇扇;我哭寒冬里姑妈再不能给我暖脚掖被。

姑妈结婚后,工作也有了调动,我最企盼的就是她回娘家。我的文具、本子都是她买的,肩上的书包也是她亲手缝制的。我第一次用的带橡皮的铅笔,是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第一次使用钢笔,是她手把手教我的。我与姑妈的生日只差一天,奶奶给她的煮鸡蛋,她舍不得吃偷偷塞到我嘴里……姑妈生大表妹那年,身体不好,营养不良,我抱着奶奶养的一只大公鸡,奶奶柱着枴杖,掂着一双三寸金莲,步行几十里路给姑妈送去。等姑妈下班回来,看到我满脸汗道道和被公鸡弄脏的衣服,对着奶奶劈头盖脸一顿数落。我从来没见过姑妈发那么大的火。说到底,姑妈是心疼我,怕我累坏了。我在古城上学时,周六回家,经过姑妈门前,她总是卡着时间在路囗等着我。每次都是把从自己嘴里省出的白馒头留给我吃,哪怕是从地里拾来的落花生,也会给我留一份。

在姑妈的引导、呵护和鼓励下,经过十年寒窗,勤奋努力,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长大后,我也真的像姑妈一样,在山村当上了一名老师。姑妈听说后高兴得不得了,请假专程去看我。她怕我一下难以适应,耐不住寂寞,特意给我带去了鼓鼓的一包书,有《红楼梦》《子夜》《茶花女》《西游记》等,课余饭后,我就在书海里畅游,书成了我的良师益友。

刚走上工作岗位那会儿,我心高气傲,有满腔的教学热情,却不知道怎样把知识传授给学生。我填鸭式的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孩子们却一个个睁着迷茫的眼睛。等第一次期中考试成绩出来,我难堪得抱着学生的卷子哭了。是姑妈给我雨中送伞,解除了我的困惑。她翻开自己用过的参考书教案,指着密密麻麻却一丝不苟的小楷,告诉我说:“教学就得像老婆婆纳底一样——实排,来不得半点虚伪和马虎。”

最听姑妈话的我,一头扎在教学上,沉下心来钻研教学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许多次的教学成绩均名列前茅,一次次被评为模范教师。有一次,我上台领奖,姑妈就坐在台下,她投向我的目光里满是惊喜与鼓励。我被评为山西省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姑妈比自己获得大奖都高兴。

一次长谈中,姑妈问我:“你文釆那么好,为什么不动笔写文呢?”一语问醒梦中人。我摸着厚厚的十几本日记,向姑妈表态说:“我马上开始写文,决不辜负您的培养和期望。”当我第一篇散文写完,读给姑妈听时,她笑着鼓励说:“文章写得不错,有散文的味道,不过文字功夫还得好好修练!”

姑妈退休后,我多次给她说,等我也退休了,就带她去旅游,好好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我还没有退休,姑妈就病了。从她得病到去世还不到一年呀,别人有病看看就好了,而姑妈却一病不起,永远离我们而去。我感叹命运多舛,感叹苍天不公。姑妈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非常憔悴,有时疼痛难忍。可是,每当我们去看她,笑容依然挂在脸上,她是怕我们心疼,刻意用一脸灿烂示人。看着姑妈的身体一天天走近黄昏,我害怕有一天叫她再无回应,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地叫着:“姑妈,您再喝一口水;姑妈,您再吃一口水果;姑妈,您听我给您读读我写的文……”

二零一七年农历五月十五日,我再也叫不醒姑妈了,她老人家真的走了,我的心也掏空了……我多想过年过节,再去看看姑妈;我多想姑妈生日时,再给她买生日蛋糕;我还想吃姑妈包的饺子,我还想拿姑妈用柴禾蒸的馒头,我还想与姑妈分享我的文章……我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不想让姑妈走,但是,这些理由只能变成想念姑妈的两行泪水。

自从姑妈离我而去,老人家的笑貌便永远定格在这张相片上,更定格在我的心灵深处。想念姑妈时,我就一次次按着回车键,从记忆的长河里打捞过往的点点滴滴。每每端详姑妈的遗像,我都会一任心底无限的悲痛翻滚,一任脑际无尽的思念蔓延。

夜愈加深邃,心愈加沉寂。我真想,真想姑妈能入我梦来。

小孩得了癫痫能治愈吗?拉莫三嗪片效果如何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有什么